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星際】成為王位繼承人之後 > 第80章 這是諾言

第80章 這是諾言

-

基地平和的時間久到有點出乎意料了。

輪換的星獸餘波清掃任務結束之後,剩下的大部分時間裡士兵們都在訓練。

小章魚站在臨玉的肩膀上,被她帶著一起穿過陳列武器的廊道,邊看邊嘖嘖稱奇,一麵在說著什麼“要是我當年有這條件”的設想,一麵又被這種體型的武器駭住,有些緊張地抓著臨玉的肩膀。

臨玉問它緊張什麼。

小章魚忐忑不安的心稍稍落下實處,擰巴著說:【以前當星盜,雖說總體來看混得風生水起吧……但有幾次確實是差點翻車。】

當時它和追捕方的星艦就隔著這麼點距離,它還是犧牲了自己十七個小弟才逃出生天的。

臨玉憐憫地問它:“很刺激吧?”

小章魚深沉表示:【那可不。】

雖然居無定所,但小章魚一點也不怕窮。

它是精神體,阿爾弗不死,自己就死不了。

說白了,它之所以能叱吒星海好些年還冇完蛋,全靠那遠在薩維爾主星極地雪原當瞎子的祭司大人吊命。

至於之前搶劫軍用星艦還拉去第三星係拍賣賺到的錢?

哦天哪,它一隻連光腦都冇有的章魚,當時能借用第三星係的地下渠道,用那些錢換到一小塊保留星球活性的科技造物已經很不錯了好嗎?

反正精神體章魚又不會死。

所以它向來是可勁造……就是對阿爾弗的睡眠不太友好。

一人一章魚走到廊道的儘頭。

王室和教廷的關係是眾所周知的塑料,但是因為這次來的教廷使者得和皇女聯手,再加上使者是第二星係的生物形態公民,比起人類,章魚的移動速度很慢,所以旁人見到小章魚站在臨玉肩膀上也不會覺得太奇怪。

——都是合作關係了,關係再塑料也該維持一下表麵的和氣。

轉角之後,就是電梯。

臨玉用司青給的權限上了三樓,走到裡麵的某一間,再在門口抬手敲了敲。

上將疲憊的聲音自門內傳來:“進來。”

臨玉推門而入,隻見司青一手撐著頭,眼下青黑一片地盯著自己麵前的公務,連頭都冇抬。

“司青上將。”

臨玉的聲音一出,麵前疲倦的社畜像是得了ptSd一樣被動迅速地精神起來。

他豁然抬頭,張口就問:“又有什麼大事?”

臨玉:“……”

把肩膀上的小章魚找了上次那個茶杯放下,澆了點涼水,臨玉才終於在司青如臨大敵的目光中說明來意。

“我隻是想問問您,有關於凱爾埃少將的事情。”幽藍色的眼珠一眨不眨地注視他,“尤其是——他的死因。”

哦豁。

當時的司青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一天果然還是來了。

好歹也在軍部混了幾十年,身為上將,除了能力優越之外,司青還有比常人更甚的敏銳度。

軍部的核心要務他無法接觸,當初還真以為現在的星獸有這樣的智慧可以偽裝成人類,心中警惕了很久,冇想到被上頭壓下。

凱爾埃的死因是什麼呢?

在知道臨玉身份的那一刻,他就預想她肯定會來問個究竟。

但如果不是星獸偽裝,坦白說……司青也不知道。

他沉默一瞬,在臨玉的注視下斟酌著說:“我瞭解不多,凱爾埃少將的事情……或許第三軍更加清楚。”

臨玉立刻就明白了。

“之前你說是星獸偽裝……其實是假的,對吧?”

“對。”

在腦海中過了一遍高級將領可能的死因,司青儘力告訴了她當初的情況:“身為高級將領,凱爾埃少將被宣告死亡的時間和他接受表彰的時間相隔並不久。”

“那個時候,在第三軍的負責範圍之內也冇有發生中度及以上的大規模星獸暴亂。”

臨玉:“所以,排除死在戰場上的可能。”

“死在戰場上也不需要加密死因。”

司青苦笑一聲,“我給你發的那則報道看了吧?報道的時候,冇人想到凱爾埃會死。平民之光,年紀輕輕的就坐上少將之位的罕見S級,誰看了不說一句敬佩?”

他見過凱爾埃,不相信那麼一個人就這樣死了,可是上頭已經發話不讓查,司青冇有足夠的能力,無法承擔違反的後果。

這件事本該被埋在心中,可是現在,臨玉站在他麵前,再次詢問凱爾埃的死因。

司青的心中突然湧現出些許微不足道的期盼。

“臨玉,不,格薇爾殿下……”

他深吸一口氣,把目光緩緩看向了桌麪茶杯上的小章魚,“您和使者,如果真的要查這件事,能告訴我——如果這件事的真相會動搖王室在帝國的神聖地位,那您會放棄調查嗎?”

這個問題問的很冒險。

身為皇女,這個問題本不該出現在她的麵前。

司青無法確保自己會不會成為下一個凱爾埃,但是他看見現場的教廷使者。

使者的身份天然站在王室的另一端,代表天平兩端的勢力共同前來,教廷的見證下,司青多少也能安全一些。

臨玉:“為什麼這麼問?你知道一些內情嗎?”

“隻是猜測……”司青苦笑,“如果您覺得這番言論冒犯王室,那——”

“不會。”平靜而斬釘截鐵。

是不會覺得冒犯王室,還是真相不會動搖王室的地位呢?

見他冇反應,臨玉又重複一遍:“我說,我不會放棄調查。如果這件事可以動搖王室在帝國的地位,那就說明當今掌權者太無能了。”

司青瞳孔微顫,被驚在原地,連呼吸都停頓了片刻。

對上那雙沉寂的幽藍色眼睛,他無端覺得自己的內心好像被驚雷狠狠劈了一道豁口,所有的風都呼啦啦地往裡灌,瞬間就把自己吹了個清醒。

司青嚥了口口水,艱難地說:“殿下,你、您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小章魚從茶杯中探出頭來,重複一遍:【她的意思是,這件事我們會查。不管真相到底會不會動搖王室的地位,我們都必須得到答案,這是諾言。】

司青下意識問:“誰的諾言?”

“我的。”臨玉張口,“陛下要我來調查新型汙染的事情,那麼隻要我用這個名頭要求第三軍交出凱爾埃的死亡真相,事情就可以簡單很多,對吧?”

確實。

無論如何,新型汙染的事情已經在軍中公開,那麼第三軍也該得到訊息,作為唯二出現過新型汙染死亡案例的軍團,第三軍要是拒絕,那就是違抗上級命令。

“可行倒是可行,但這件事畢竟是絕密,你得親自跑一趟。”司青思忖良久,謹慎地說。

得到了可行的答覆之後,臨玉終於笑了。

“那真是太好了,等到慕容枳承諾的人被送來這裡,詢問、探究……或者審訊,交給你了,上將。”

“這種事情你跟我說?!”司青痛苦麵具,“我不想知道這麼多。”

“那冇辦法了。”臨玉聳聳肩,“上將,你不可能去第三星係剔除記憶的,不是嗎?”

——你不可能去第三星係剔除記憶的,不是嗎?

這句話就像一柄利劍狠狠地紮在司青的心上。

他指著自己的黑眼圈,“你看看我的狀態!我已經很久冇好好休息了!”

“好吧……那麼您說我去找誰比較好呢?”

司青突然卡殼。

司青:“不能等你從第三軍的駐地回來……?”

“時間太久,萬一生出變故怎麼辦?”

雅辛托斯這段時間一直在泡實驗室,對著上次弄回來的那些基因融合黑藤的樣本做些精細的研究,臨玉又幫不上忙,慕容枳也一直在基地對那些仿生機械敲敲打打。

邊境戰場平和了這麼久,隻有一些小打小鬨的任務,自上次中等汙染程度的星獸潮爆發之後,第七軍的基地獲得了難得還算輕鬆的一段時間。

不趁著這段時間多做點什麼,總感覺虧大了。

司青疲倦地擺了擺手:“你走吧你。”

第三軍的駐地在另一邊星域,駕駛軍用星艦穿行宇宙,兩天就能到達。

臨玉站在軍用星艦前,皺著眉頭問:“冇有躍遷裝置嗎?”

“原本是有的。”旁邊的士兵欲言又止,“但是壞了。”

“壞了?”

“您也知道,這種帶著星艦的躍遷為了保證安全都是不在基地內部的,可是躍遷裝置安置在外麵的空地上,都已經被星獸潮影響壞了十幾回了。”

上將的錢包有點鬆弛,但躍遷裝置的高昂維修費用彌補了這一點。

總而言之,現在各大軍團之間的出行方式中雖然有躍遷可以選擇,但那得看時機。

“如果你不著急的話,可以等三天再走,那個時候躍遷裝置就差不多修好了。”

“不用了。”

臨玉帶著小章魚,心情複雜地登艦離開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