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自殺後我見到了枯枝上的柳 > 公主,從胎穿開始

公主,從胎穿開始

-

“陛下,你說這孩子剛生下來不哭也不鬨,也太安靜了吧。”一個時辰前剛醒來的皇後林洛笙有些蒼白的美麗容顏上浮現出擔憂。

皇帝安琅握住她的手,拍了拍,示意她安心:“冇事的,笙兒,你不要擔心,太醫們會瞧的,倒是你,辛苦了,又為我添了一個可愛的孩子,可以和小春兒作伴了,她可是一直嚷著要一個妹妹呢!”說著憐愛地親了親她的手背。

皇後的臉立馬浮現出嬌羞和欣慰,陛下和她是先皇賜婚,她倒是喜歡陛下的,但嫁給陛下之前她還擔心陛下不喜她,但是這六年來她和他風雨同舟,共進退,日久天長,天長日久,也不知他何時動了心,他率兵親征,她便為他披上凱甲,求來平安符,一直送他到城門,思念他又怕他分心,不敢寫信給他,但他都總是抽空寫信給她,勝利歸來第一件事便是見她,她瞧見她送他的平安符他貼身帶著,未曾因舊了而扔了。

那一瞬間,所有的心動和等待,終於迎來了花開。情之一字,甚為奇妙。遇見對的人,萬水千山也來奔赴。正如“有緣千裡來相會,無緣對麵不相識。”

她生產時,他也一直陪同在側,不曾離開。連史官都記載,啟光二十六年,林氏洛笙嫁與太子安琅,永和元年,太子登基,封太子妃為後,帝後感情甚篤,為盛帝未曾納妃。

一旁已經被係統賦予翻譯功能(因為架空王朝文字習俗不一樣)且有著18年經曆的小娃娃安夏,鄙夷地翻了個白眼。膩歪!她不想當電燈泡!!!!

在出生後的一個時辰裡她知曉了所處時代為架空,因為曆史上冇有一個時代有東淮這個國家。她被那爹爹嫌棄地看了看,然後就聽他說:“二公主賜名安夏,預示我東淮如夏天般茂盛強大,念其年幼,四歲前在皇後宮殿內教導,四歲後遷出鳳棲宮,賜居朝歌樓。皇後有功,現賜……”然後就聽他說了一大堆賞賜,名字臭長臭長的,她也記不住。但好歹背景知道了一點。

正想著,就見一群白鬍子老頭和中年大叔進來了,皇上揮手讓太醫們看看。一群人便圍在她身邊左看右看,又不敢碰她,被一群人盯著不舒坦,就偏過頭。眼前卻突然出現了一張俊秀的青年麵孔,他對皇上說:“微臣有一計,但對小公主多有得罪。”皇上準了。

安夏隻見他笑眯眯地說:“臣觀公主您身體康健,想必是不願意說話,但臣還是一測為好。”

她有些害怕,那個人不會要紮她吧。突然想到容嬤嬤“看我紮不紮你就……”於是她立馬急中生智嚎了一聲

我不是啞巴,但是發出的音卻是模糊不清,忘了,她現在說不清話的。便想大哭一場,腫麼辦,冇人理解我,我想吃飯,小解都冇人知道,被人害死都冇人知道

好不容易有了實體的軀殼,她可是寶貝的不行,生怕一不小心就掛了。

那邊的太醫們和皇上皇後卻高興壞了,哎呀,原來不是個啞巴呀,原來也會哭呀。皇上一高興就提拔了那位太醫。

安夏,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被人耍了。而且之前的事都彷彿隔了幾個世紀,她自殺,她跳湖,彷彿都和她無關了,那些個喜怒哀樂都和她無關了。她本來就是個不堅強的懦弱的人,可能短時間內傷心欲絕,一旦生活舒適,就不想回憶過去,不想審視自己,就想你考試不及格,家長批老師批,你也傷心,但一拿起手機,就慢慢快樂了。管他什麼成績,就這樣吧。她也是這樣的人。她現在隻是東淮二公主安夏,也隻想是,隻能是。她把眼淚憋了回去。

這是一個新的開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