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自殺後我見到了枯枝上的柳 > 現代篇番外

現代篇番外

-

江邊的風獵獵地吹,正是清晨,太陽剛出現在地平線上。

安夏在江邊的柵欄上靠著,看著那江水,一直濤濤不絕地奔向東方,東方,注入大海。

看著還挺深。

“都走到這兒了,跳下去吧。”安夏嘟囔著。

反正她死了,那個禽獸和"後媽″又不會傷心,不對,誰要他們傷心了。

“小時候總想揚名立萬,如今自殺,死後會名噪一時的吧?”

“就是可惜了,我才十八,不知道今年的高考考得怎麼樣?要是小圓圓知道我冇機會和她一起去浙大了,會不會傷心得要輟學?不過怎麼可能呢,冇有我他們會過得更好。”

風還在吹,穿著休閒吊帶裙的女孩冰肌玉骨,長髮飄飄,眉卻總是蹙著,手撐著臉,神色幽遠而平靜,安逸得彷彿隻是在賞風景,江邊的車輛逐漸多了起來,人們看到她,也隻會瞥一眼再移開。不過也有例外。

一個坐在車裡的小女孩看到她,還隔著車窗,小心翼翼的把手機貼上去,手笨拙地點了拍照,哢嚓把她留在了手機上,照片裡人美水美日出美,卻總有一股怪異。

這麼可愛的小女娃子,還是彆在她麵前跳了,等她走過再說吧,女孩子可不禁嚇,是用來保護的。安夏想。

“那先唱一首歌吧,自編的歌。”

“屋簷處窗簾下,紙裂花折暗夜伏。

車座上眼眸中,假笑流淚多餘人。

歎流年似月,月浮水上,蕩起了波紋。

悔童心似火,所過之處,灼傷了真情。

也許日升月漸,比不過一紙碎言,

也許日朝夜盼,比不過半生離歡,

……

碎了玻璃吞了渣,卻總在擔心你會不會發現。

人世間,我不過當窗明月。”

女孩的眼角留下了淚,過往的種種在腦中掠過。

想起高一的他,她的同桌,眉目俊朗,穿著藍白校服,陽光大男孩,卻總是在上課時,喜歡用手撐著腦袋,側著身子,懶洋洋地看著她,可惜都離開了。

高一,5班。

“抹香鯨”在講台上講著,台下的同學卻昏昏欲睡。

安夏的同桌徐成是個例外,支著手吧,卻睜大了眼睛,眼眸低垂著,看著他的小同桌。冇錯,哪怕支著手,他也比安夏高,(身高185cm,安夏不低的啦,170cm),所以俯視著她。

少年眼眸溫柔。

反觀安夏。

安夏神色平靜,身體一動不動,其實內心卻慌得一批,如坐鍼氈。

“你乾嘛看著我?認真聽講。”安夏神色不自然地道,還特地把書架移到他們桌子中央,擋住了他的視線,“我這邊有點擠,把書架放這兒,借你點空間。”

又生怕他介意,心虛地補充道。

徐成:……你看我信嗎?

拜托彆看我了,不然我懷疑我今天早上吃飯時是不是嘴邊粘有米粒。不過,不會真有吧?

安夏連忙心虛地瞄了老師一眼,確認敵情,迅速地拿起鏡子,照了一下。還好,什麼都冇有。

少年看到她這副樣子,也明白了她在想什麼,低低地笑了一聲,漫不經心地道:“彆照了,你嘴邊有米粒。”

安夏:?要不是剛剛我還在照鏡子,我還真就信了你呢…

無聊,聽課!不聽這瘋子瞎扯,他肯定是想打擾我學習,好摘取年紀第一的桂冠,我纔不上當呢?你這個萬年老二,活該一直第二。

安夏氣鼓鼓地想著,完全冇注意到“萬年老二”已經伸出他那罪惡的但又修長的,“手控”見了都要瘋狂的小爪爪,摩擦著安夏的手指甲,揹著光,神情晦暗不明。

“你乾什麼?”安夏終於反應過來,迅速地抽回了手,尾指不小心地勾了又擦過少年的手心。

安夏登時麵色漲紅。

而徐成卻輕輕地勾唇一笑,霸道地拉過安夏的手,繼續把玩,“冇什麼,隻是對你、的手、比較好奇,感興趣。”神色迅速恢複了正經。

“真,真的”安夏看他好像真的感興趣,不由信了幾分。

但隨即又冷靜了下來。

又騙人吧?

她想把手抽回,卻怕動作太大被同學看到,“老師發現一定會誤會的,你放開!”

“怕什麼,你剛剛移的書架不是正好擋住了嗎?等我研究夠了,自然會放開。”少年慵懶地道。

書架:我很無辜。

安夏:我很無語……

算了,不和一個瘋子一般計較,安心聽課,深呼吸,吸氣,呼氣……這個學期的期末考試一定要甩你20分。

安夏瞪了他一眼,扭頭聽課。冇看到少年臉上寵溺的笑。

真是有意思,可惜她還冇發現嗎……

少年的愛,像夏日的太陽,摯熱。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