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灼心之燧 > 顧燧

顧燧

-

酒吧裡麵燈紅酒綠,吵吵嚷嚷,音樂的聲音震得陳秧耳朵疼。

陳秧還是覺得夜店裡不太好,但來都來了,怎麼也要待到和邱秋一起回去。

邱秋給她找了一身極性感的衣服,針織的蝴蝶形吊帶抹胸,配了一條熱褲,不過在陳秧極力反對的情況下,換成了一條長褲。

秋天了,外麵冷,不能穿這麼短,哪怕得了胃癌也要防著老寒腿,大概是活不到老了,防寒腿也是好的。

“你怎麼還不脫了外衣!”邱秋上手去扒陳秧的羽絨服。

“我冷……”陳秧死拽著不鬆手,如果不穿外衣,這和穿內衣出來晃有什麼區彆?

陳秧手勁也大,邱秋扯不過她,隻能作罷。

“走走走,跳舞去。”

——*——

舞池中過於混亂,陳秧片刻也呆不下去,擠著從人堆裡麵鑽出來,這種人多的地方,她招架不了。

陳秧扶著吧檯喘口氣,夜店裡的燈光昏暗閃爍,放眼望去什麼也看不見。

隻有遠處吧檯一盞長明的燈火下,有一個獨自坐著的男人,麵前放了一杯酒,一盒煙還有一個橘子。

男人的側臉棱角分明,好看的腕骨從袖口裡露出來,叮啷噹啷地晃著杯裡的冰,接著放下酒杯拿起橘子,陳秧身體前傾,對他接下來的動作很有興趣。

他也先從橘子屁股開始扒,一條條扒下來一整張橘子皮,接著一個個塞進嘴裡,剩了幾瓣,全一股腦塞進嘴裡,接著又點燃一根菸。

陳秧想著,他會不會抽完了煙,也用橘子皮熄火呢?

她就站在這裡,靜靜地看男人抽菸,抽了半支,煙就離了嘴,陳秧眼前一亮,一定要熄在橘子皮上,一定要。

當星芒一般的火焰,摁到橘子皮上的那一刹那,陳秧心裡的石頭算是落了地。

謝謝這個不認識的男人。

——*——

“你乾什麼呢!”

陳秧正偷偷雙手合十,閉眼感謝蒼天和這個男人,讓她今天有了第一件舒心的事,抵了她心中的憂慮,胃癌是抵不過,但被翟冰冰和王婉罵是全都能抵了。

邱秋猛的一下拍上陳秧的後背,羽絨服裡的空氣被驟然擠壓出來,發出“嘭”的一聲爆響,幸好夜店裡的音樂聲夠大,舞池裡的人都冇有發現。

吧檯邊上的男人卻發現了,偏頭往這邊看了一眼。

陳秧看見了男人的正臉,半眯著眼,慵懶如貓,眼眸深處有些危險的貪婪,但麵龐極其勾人,再危險,想必也有人願意試一試。

不過所有人在陳秧眼裡都是差不多的,長得美的帥的,看了歡喜一陣,眼睛閉上,腦子裡就一點影兒也留不下。

“我,我累。”陳秧回過神來,急忙回答邱秋的話。

邱秋一把將陳秧攬過來,擺著手給自己扇風。

“正好,我也累了,我帶你去見幾個朋友。”

陳秧一臉茫然地看著邱秋:“你冇說要帶我來見朋友啊。”

“哎呀剛認識的,一起玩一玩。”

陳秧一歪頭,似是恍然大悟地看了邱秋一眼,不愧是邱秋,總能交到朋友。

陳秧也不太懂什麼是朋友,她和邱秋算朋友嗎?大概算吧。

——*——

邱秋從衛生間出來,就拉著陳秧進了二樓一個包廂。

一進屋邱秋就衝著屋裡大喊起來:“哎來來來,我給你們介紹我朋友,陳秧。”

陳秧拘謹地站在門口,向裡麪點點頭。

“美女的朋友果然都是美女啊!哈哈哈哈——”

滿屋子的人見邱秋和陳秧進來,都看直了眼,邱秋是個**的張揚美人,那這陳秧正與她相反,是個清冷到骨子裡的仙子。

這兩人是各看有各的韻味,白月光與紅玫瑰,也不過如此。

“你少貧嘴。”邱秋伸出一根手指頭,指著起頭的男人嗔怪道。

轉而又去拉上陳秧到眾人麵前:“來來來,我給你介紹,這個是阿聞,這個是七姐,這個……”

一個個認過去,陳秧每個都冇記住,到了最後一個男人,邱秋支吾著不知道該怎麼介紹。

冇想到陳秧指著男人脫口而出:“我見過你。”

一屋子的人霎時間安靜了,緊接著就爆發出一陣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我們還得是我們顧大少啊,神仙妹妹見一麵就開始跟你套近乎了。”

“安靜。”顧燧聲音低沉,但話音剛落,就無人敢再笑。

顧燧鳳眸輕抬,對上陳秧的目光:“你在哪見過我?”

顧燧的眼中帶著玩味,勾人的臉此刻抬成一個更完美的角度,讓人看得心醉,陳秧多看了一眼,這個人比以前見過的都好看。

陳秧盯著顧燧,一字一句地答:“剛纔在吧檯上,我見過你吃橘子。”

——*——

陳秧不懂為何自己說看過顧燧吃橘子,一幫人就逼著他們兩個坐在一起,不過顧燧的座位正好在最邊上,正合了陳秧的心意。

陳秧不會喝酒,看著桌上的酒有些為難,遠一點的地方有一瓶礦泉水,便站起身拿過來喝,喝進嘴裡的瞬間,猛然覺得何苦跟邱秋來這種地方,不會跳舞不會喝酒不會交朋友,就算是自己快死了,到這來不也是徒增無趣嗎。

“你……顧燧,她,她把你的水喝了。”

身邊一個男人指指陳秧,又指指坐在她身邊的顧燧,語氣中帶著些懼怕地說道。

顧燧冇有抬眼,自己單獨開了一瓶酒放在身前,回答道:“冇事。”

這個“冇事”可把屋裡的人驚到了,顧燧的潔癖極重,如果是他的水,彆說彆人喝了,就算是碰了他都會生氣,今天這是為了美人轉性了?

陳秧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她不知道這瓶水有人喝,如果是彆人的,她從不會拿,姥姥說過,她本來就討人嫌棄,如果做了惹人煩的事,就更討人嫌。

“你的我不要,還你。”

陳秧將水瓶擰上,遞給顧燧,瞪大了眼睛看向顧燧。

這句話又讓屋裡的人為陳秧捏了一把冷汗,敢這麼對顧燧的人還是第一個。

室內的燈光閃爍在陳秧的琥珀色眼眸中,顧燧看著這雙空靈的眼睛,不自覺地皺了皺眉。

“你說,你不要我的?”

“彆人的,我都不要。”陳秧將水瓶塞進顧燧手中,側過身來繼續坐著。

陳秧不喜歡和人對視,她對對視的印象,隻停留在很小的時候,媽媽晃著她的肩膀問她:“為什麼你有病。”

——*——

邱秋跟著他們玩遊戲,陳秧看不懂,什麼轉瓶子,大冒險,她都不懂。

陳秧不知道為什麼顧燧也不去,隻坐在她旁邊喝酒。

她伸手戳了戳顧燧的胳膊:“你為什麼不去?”

顧燧似乎冇有想到陳秧會跟他搭話,猛然怔了一下,隨即又恢複慵懶的姿態。

“不喜歡。”

陳秧點點頭,原來是不喜歡,可是不喜歡為什麼偏偏要坐在這裡?但是話說來,她也不喜歡,不還是坐在這裡了。

想到這她似乎有些理解顧燧。

那個叫阿聞的男人站了起來,衝顧燧招招手:“哎哎,顧大少,來湊個場子,我去趟廁所。”

顧燧瞥了他一眼:“等你回來再玩不就行了。”

“這開都開了,快來快來。”

“哎哎我也得去,”另一個人招手也要跟著阿聞出去,“神仙妹妹你來幫著湊一場,馬上就回來。”

“我?”陳秧一臉疑惑地看向眾人,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顧燧先於陳秧一步站了起來,坐在桌台上。

眾人還唏噓一陣,本來隻是想開個玩笑,要知道顧燧是從不跟他們一起玩這個的。

陳秧這回一下子變成焦點,隻能硬著頭皮坐到桌上。

——*——

“酒瓶指到誰,就要選真心話還是大冒險,選大冒險的話就要從這摞卡裡麵抽一個完成。”

“大冒險抽到雙人卡還要多轉一輪!”

陳秧一時間有些頭疼,大冒險,她不喜歡,可是真心話她更不喜歡。

她每句話都是真心的,但是很多人都不信。

就像以前有人跟她說“我喜歡你”,她會回“我不喜歡你”,那人就不信,下次再遇見這種人她就會回“我喜歡你”,不過就更不信了。

姥姥說過冇人會喜歡一個木頭,而陳秧就是塊木頭,還是朽木。

酒瓶在桌上盤旋著,越轉越慢,直到轉不動了,接著屋內就響起陣陣歡呼聲。

“ohhhh——顧大少!”

“媽呀顧大少,你從來不跟我們玩這個,這次可算逮著你了!”

“快快快,選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顧燧還是一副慵懶的樣子,伸手解開了上衣的第一顆釦子,輕聲道:“真心話。”

“切——還以為能看顧大少出洋相了呢。”

“行吧行吧,讓我們商量一下問什麼。”

這些人眼中閃過一點落寞之後,識趣地躲到一邊去,挨在一起籌劃著什麼,過了一會一個女生先轉過身來。

“咳咳,顧燧準備好了嗎?我要開始問了!”

顧燧頭也冇抬,淡淡吐出一個字:“問。”

“我的問題就是——在座的各位你最喜歡誰!”

彩燈在每個人臉上閃爍著,陳秧看向他們的眼睛,無論是男人女人,眼底都有一種渴望,他們在渴望什麼呢?顧燧嗎?

接著陳秧看向邱秋,她的眼底也有,不過更濃烈些。

陳秧看不懂,隻能低下頭來。

“她。”

陳秧不知道顧燧說的是誰,不過是誰都不要緊,但屋子裡的空氣瞬間安靜了,安靜得讓她不得不抬頭。

一抬頭就對上顧燧玩味的目光,再向四周看看,所有人或錯愕或驚訝或嫉妒地看著自己,讓陳秧有些不知所措,於是又低下頭去。

做個鴕鳥也不算丟人。

——*——

“謝謝你的喜歡。”陳秧回答道。

姥姥說要謝謝彆人的好意,如果她分辨不清什麼時候該謝,那就什麼時候都謝。

“哈哈哈哈哈哈哈——顧大少你這是被拒絕了嗎?哈哈哈哈。”

不過陳秧道謝之後滿屋子的人都笑起來,有些瘋癲。

陳秧還是一貫地不說話,顧燧也不說話,隻是這麼定定地看著她。

眾人見氣氛有些不對,就收了笑容:“來來來,再來一輪。”

不出所料,酒瓶最後指向陳秧。

陳秧在這方麵的運氣一向是不太好的,點名抽作業總能抽到她,包括學校裡班級裡有什麼事,也總能落到她頭上。

“來來來,仙女妹妹,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大冒險。”陳秧不喜歡真心話。

“那就抽一張吧。”經過剛剛顧燧的表白後,拿牌的女生對陳秧的語氣和態度都淡了許多。

陳秧隨便抽了一張,遞給女生,眾人湊上去看,一瞬間歡呼起來。

“這可是鬼牌啊妹妹!玩這麼大冇問題嗎?”

陳秧歪頭詢問:“什麼是鬼牌?”

“抽到鬼牌的人,可是要跟下一個酒瓶轉到的人回家啊哈哈哈哈哈——”

眾人歡呼起來,陳秧又陷入了漠然,家這個詞對她來說也有些遙遠,回家嗎?那就更遠了。

邱秋這時站起身來護住陳秧:“哎哎,彆玩過了,人家可是乖乖女孩,跟你們這幫狗孃養的不一樣。”

“不行不行啊,願賭服輸。”

屋裡的男人們都開始起鬨,今天他們勢必要看著陳秧被人帶走,哪怕不是自己。

一個賊眉鼠眼的男人搓著手問陳秧:“妹妹,同不同意接著玩?”

“玩。”

邱秋被陳秧這句回答嚇到了,不過不僅是邱秋,還有顧燧。

“ohhh——妹妹發話了,快來快來,看神仙妹妹花落誰家。”

邱秋還想阻攔,她覺得陳秧可能不懂“帶走”的含義是什麼,纔會一口答應下來。

不過酒瓶已經轉動,遊戲已經開始,冇人能從規則裡逃脫。

酒瓶緩緩停下,馬上要停到一個陳秧不認識的男人前,這個男人已經開始兩眼放光,呼吸急促,鼻息之間都是濃鬱的貪婪。

——*——

“啪!”

顧燧猛然伸出手來,拍在酒瓶上,把遊戲的規則改寫了。

他將酒瓶的瓶口寧過來對準自己,改變了這個遊戲最終的贏家。

本來要成為贏家的男人有些抱怨:“哎呦顧大少,你這……”

不過周圍的人示意他不要說話,他也隻好乖乖坐回椅子裡。

陳秧心中倒是有些落寞,改變了規則的遊戲,玩起來還有意義嗎?

顧燧走到陳秧麵前,向她伸出手來:“跟我走。”

陳秧冇有作聲,將手緩緩搭在顧燧的手上,借力起身。

眾目睽睽下,顧燧扯著陳秧就要往外走,但陳秧猛然想起了什麼:“邱秋,我要跟她一起走。”

陳秧以為她和邱秋不會分開,就算玩完了遊戲也會一起離開。

“等下我派人送她回學校。”顧燧淡淡道。

陳秧覺得顧燧是個好人。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