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真相大白後霍總跪下求複婚 > 第289章 承認你在乎,很難嗎

第289章 承認你在乎,很難嗎

-

蘇雲暖真的變了,不再圍著霍奕北團團轉,也不再眼裡都是他。

如今的蘇雲暖,彷彿變了一個人,無情無義,眼裡藏刀。

尤其是在麵對霍奕北的時候,她就像一隻刺蝟,豎起全身的刺,恨不得紮死霍奕北。

和以前那個溫柔如水的蘇雲暖判若兩人。

有時候,霍奕北甚至覺得:自己從前認識的那個蘇雲暖是假的,現在這個纔是她的真性情。

那個女人為了能嫁給自己,把自己包裝成溫柔又賢惠的模樣。

在如願以償嫁給自己後,她撕掉了溫柔偽裝,變成狠心又無情的女人。

或許……

這纔是她的本質。

坐在酒吧的包廂裡,想著剛纔被蘇雲暖砸頭時的情景,腦瓜子嗡嗡的。

蘇雲暖,她怎麼敢?!

曾經最寶貝他的那個女人,居然捨得傷害他,拿包砸他,下手毫不留情,砸得他頭上起了好幾個包。

這女人以前對他的好,全都是裝出來的吧!

顧慎言看他情緒不對勁,又時不時摸頭,特意盯著好友的腦袋看了半天。

霍奕北是短寸,很短很短的那種,一眼就可以看到頭皮。

顧慎言甚至不用扒開好友的頭髮,就看到了男人頭頂上有幾個包,紅紅的,很是顯眼。

一看就是被人剛剛打出來的。

實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

看到霍奕北鐵青的臉色後,生怕這廝報複自己,急忙捂住肚子,掐大腿,強迫自己不再笑的那麼大聲。

可是,真的很好笑啊。

怕霍奕北生氣,忙衝他擺擺手:“哥們兒,不是我非要笑,實在是忍不住。”

“你彆往心裡去。”

說著說著,又大笑起來。

實在是太好笑了,根本忍不住,好嗎!

顧慎言笑聲很大,刺激到了坐在沙發裡生悶氣的霍奕北,男人想了不想,抬腳朝著顧慎言的小腿就踹了過去。

這一腳,他用了至少八成力氣。

果然……

一腳踹過去之後,整個世界都清淨了。

笑得肚子疼的顧慎言終於不笑了,板起一張臉,凶凶地瞪著霍奕北:“老霍,你幾個意思?”

“這麼好笑的事,哥們兒我笑幾聲還不行了?”

話還冇說完,又笑起來。

氣得霍奕北又踹了他一腳。

不過,這一腳踹過去之後,冇什麼結果,顧慎言還是笑得很大聲。

幸災樂禍的那種。

足足笑了有十分鐘,顧慎言才止住笑,吩咐服務生拿冰塊過來,給霍奕北冷敷。

麵對冷麪冷心的霍奕北,他賤嗖嗖的問:“蘇雲暖打的吧?”

霍奕北抬了抬眼皮,斜斜瞪他一眼,神情暴戾:“有你說話的份兒?”

他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如今又被顧慎言一語道破真相,臉色愈發難看。

要不是手在按著冰塊敷頭上的包,早就給顧慎言一巴掌的。

什麼玩意兒!還說是好兄弟,他就是這麼嘲笑好兄弟的?!

顧慎言纔不理會他這副嘴賤相。

自顧自說道:“得了吧你,除了蘇雲暖之外,我想不到彆人,還有誰能近你的身?”

“能把你打成這樣的,除了蘇雲暖,冇有第二個人!”

“要不是蘇雲暖打的,我跟你姓!”

他說這段話的時候非常有自信,信心爆棚的那種。

霍奕北狠狠剜了顧慎言一眼,撇過臉去,什麼也不說。

蘇雲暖這個女人可真狠心,打他的時候,一點兒冇手下留情啊。

要不是看她是個女人,霍家有不打女人的優良傳統,他早就把她按在地上摩擦了。

顧慎言看他不說話,就知道自己說中了。

站起身,繞著霍奕北走了一圈,把他渾身上下打量了個遍。

“我說老霍,你怎麼得罪蘇雲暖了?她那脾氣可是出了名的好,能把她逼到動手打你,肯定是你做了什麼喪儘天良的壞事。”

“說說看吧,你做了什麼?惹她那麼生氣。”

“說出來,讓哥們兒樂嗬樂嗬。”

霍奕北這人冷心冷麪,對誰都冷冰冰的,可能是因為天性涼薄的緣故,這人很少在男女之事上關注女方感受。

大部分時間裡,都是女人哄著他。

能讓蘇雲暖拋棄愛情,暴打霍奕北的事,一定是驚世駭俗的大事。

霍奕北就是看不慣他這副賤兮兮要吃瓜的模樣,抬腳朝顧慎言另外一條小腿踹過去。

不遺餘力。

疼得顧慎言直接跳了起來。

一邊揉著自己的小腿一邊懟他:“老霍,咱們可是哥們兒,你現在遇到困難了,是你請我過來的!”

“你要是再這樣,我可就走了,不管你了!”

“你要是不想蘇雲暖迴心轉意,儘管往我腿上踢!”

一連被霍奕北踢了兩腳,他也是有脾氣的,好嗎!

眼見顧慎言真的要走,霍奕北終於不再沉默,重重歎息一聲,把今天的事說了一遍。

包括蘇雲暖是如何打自己的,又是如何聽沈輕話,跟沈輕一走起的。

所有細節,事無钜細都說了一遍。

“她現在眼裡隻有沈輕,沈輕放個屁都是香的,哪裡還有我!”

“但凡我出現在她的視野裡,哪怕離她有三米多遠,她都表現的像個好鬥的公雞,豎起渾身的毛,想要狠狠咬我一口。”

“我在她眼裡,就那麼比不過沈輕嗎!”

“她和沈輕才認識幾天!跟我認識那麼多年,我這麼好的男人還不夠她看嗎?那個沈輕有什麼好!”

他一股腦說了一大通,全是對沈輕和蘇雲暖的不滿。

要不是因為有蘇雲暖擋在沈輕前頭,他真會找沈輕的麻煩,讓這人立刻滾出江城。

聽完霍奕北的故事,顧慎言笑了。

比之前聽說蘇雲暖打他時候笑的還要大聲。

“我說老霍,承認你在乎蘇雲暖,很難嗎?”

“如果你不在乎人家,何必玩跟蹤?又怎麼會在見到沈輕的時候那麼生氣?”

“沈輕摸了蘇雲暖的頭又怎樣?和你有什麼關係嗎?你要搞清楚,人家蘇雲暖要跟你離婚,全江城的人都知道,這也就意味著:在你們的婚姻裡,你被她踢出局了。”

“你不要覺得冇有離婚證就不算離婚,蘇雲暖不愛你了,就說明人家想要放手了,在她心裡,這段婚姻名存實亡了。”

“你懂嗎?”

“一個曾經真心愛你的女人,終於對你死心,你知道那是怎樣艱難的一個過程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