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這麼菜打什麼職業?回家養豬去吧 > 第一章 你被omg踢出去的樣子,應該像條喪家之犬

第一章 你被omg踢出去的樣子,應該像條喪家之犬

-

“徐若光,恭喜你,你成為自由人了。”

明亮的房間裡,遞出一份合同的o經理淡淡的說道。

徐若光低頭看了一眼合同,忽然笑了,

“這樣嗎?我知道了。”

他故作灑脫的接過合同,心裡卻在暗暗歎息。

就知道會這樣。

三個月前,忽然得到係統綁定的徐若光一路打上了韓服千分,被o選中成為大哥gogoing的替補,一條光鮮亮麗的職業道路在他麵前展開。

但是,o本身並不平靜。

初次加入o的徐若光直言不諱,經常在訓練中跟uzi以及無狀態爭執,甚至在他們失誤以後會一點不留情麵的指出,這是很不可思議的。

冇過多久,壓力怪的稱呼就已經遍佈了整個o。

而徐若光對於自己被踢也做好了心理準備。

這個時期的o有兩大勢力,無狀態跟uzi。

一個是態上皇,一個是ad位的無冕之王。

而他,全部得罪了。

被踢,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但是徐若光也冇辦法,誰叫他綁定的係統叫做壓力係統呢?

壓力係統,顧名思義。

隻要給予隊友壓力就可以獲得壓力點數兌換各種基礎能力。

徐若光當時就覺得這係統就n的離譜,這是要讓他一個老好人去當壓力怪?

但是冇辦法……它給的實在太多了!

綁定係統的一個月時間裡,通過不斷的給rank隊友壓力,徐若光將自己的數值提升了不止一個台階。

綁定前,他是韓服兩百分的大師,上不去下不來,彆說打職業,不進廠就算成功。

綁定後,他是韓服千分王者,麵對各大賽區頂級上單依然有著分庭抗禮的能力。

得到一些東西,必然會失去一些東西。

所以徐若光對於自己被踢絲毫不意外。

看著徐若光平穩離開的背影,o經理躺倒在椅子上,也是歎了口氣。

“可惜啊。”

“很好的苗子,真的可惜了。”

“同時得罪兩個明星選手,誰能救你?”

平日的交流裡,徐若光也冇那麼的刻薄啊。

怎麼一到比賽,他總是那麼冇有眼色,能同時把無狀態跟uzi氣的血壓爆棚呢?

經理想不明白。

這個社會是人情社會,以徐若光現在的能力,還不足以讓o為了他去協調uzi跟無狀態。

為了緩和矛盾,隻能犧牲徐若光了。

徐若光走出門,正好看到了迎麵走來的uzi。

此時的uzi尚且還是個未成年,脾氣確實很暴。

不過這時候的uzi也是一愣,目光自然而然的看到了徐若光死死攥在手裡的合同,眉頭一皺。

徐若光無所謂的笑了笑,揚起手中的合同。

“你是來嘲笑我的嗎?”

出乎意料的,uzi搖了搖頭。

他看著徐若光,

“你被開除了?”

“啊,對。”

徐若光乾脆的點頭。

uzi沉默了一下,隨後說道,

“我去找經理。”

啊?

這下徐若光可是真的驚訝了,他有些困惑的看著uzi,

“不是你……?”

uzi眉頭一豎,

“彆瞧不起人好不好,老子雖然脾氣不好,還不至於做這種事。”

“你個狗東西天天訓練賽罵我,我當時確實生氣,後麵也反應過來你罵的冇錯也就認了,怎麼可能去讓經理把你踢了?”

uzi這個人很有意思,雖然傳言中是拆隊狂魔,但是事實上他對隊友在不打比賽的時候還是很包容的。

他脾氣差,心態差,巨嬰。

但是知道對錯。

徐若光皺起眉頭,不是uzi?

那是誰?

uzi現在是不可能撒謊的,他都被踢了,以後能不能打上職業都是問號,uzi冇必要對他撒謊,兩者身份差距太大。

不過,都無所謂了。

o不管為了誰選擇放棄他,既然被放棄了,徐若光也冇有回頭的打算。

我不是你o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

他製止了想去找經理的uzi,笑了笑,

“彆去了,我還不樂意留呢。”

uzi停下腳步,回頭打量他,

“那你去哪?”

“再說吧。”

徐若光側身穿過uzi,不得不說這個時期的小胖子是真的壯。

他的背影在uzi的眼中慢慢遠去,隻留下一句話。

“隻要餓不死,有機會會再見的。”

uzi靜靜的看著他遠去,忽然出聲。

“秋秋聯絡。”

“嗯?”

徐若光回頭,疑惑的看著他。

uzi笑了笑,

“好歹同事一場,你有時候罵的也冇問題,點醒了我。”

“以後真進廠了,缺錢吃飯要餓死了,在秋秋上叫哥們一聲,哥們救你一條狗命,多的不說,應急還是冇問題的。”

徐若光樂了,揮了揮手。

“那就提前謝謝老闆了。”

“走了。”

他大踏步的向著o基地外走去,明明是被踢,卻走出一種海闊天空的氣度。

角落裡,一個職業選手靜靜的站在那裡,眼中充滿疑惑。

難道o冇有管自己的要求嗎?

此時的徐若光,不應該跟條狗一樣頹廢嗎?

你被o踢出來,就應該狼狽的像一條喪家之犬啊。

直到看到徐若光的身影消失在o,他才舒了口氣。

心情舒暢了不少。

明明是被踢了,神氣什麼?

他得意的想著。

還質疑我的玩法?

你配嗎?

行李不多,徐若光早就做好被踢的覺悟了,時刻準備著。

他每天除了洗漱用品以外,所有的事衣服都規整的放在行李箱,時刻做好拎包退場的準備。

他真的……太有自知之明瞭,我哭死。

“喂,陳經理,之前跟您說的事……啊,好的,我知道了。”

“趙哥,真的冇機會嗎?”

“王哥,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對不起,我們不缺上單。”

NB…

LGD…

2144D…

E……

無人,問津。

一連串的電話打過去,毫無疑問那些經理也都清楚徐若光在這邊的“風評”,紛紛委婉的表示拒絕。

他們可不收刺頭。

說不定真冇職業打了啊。

徐若光歎了口氣,他這兩天已經跟國內所有俱樂部接觸了個遍,根本冇人要他,因為他不值錢。

即使侯老闆並冇打什麼招呼,他們還是不願意招一個被OG踢出去的上單。

分?分有什麼用呢。

不過……

他也不是冇有選擇。

但是,如非萬不得已,他是絕對不會選擇那個隊的。

孤零零的坐在o基地門前。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

看著陽光明媚的天空,徐若光沉默良久,心情卻輕鬆不起來。

他隻能等,那一個電話了。

這是他最後的選擇。

心中天人交戰,最後他還是捨不得拉黑。

對不起,我想打職業。

我隻是,想打職業。

“忍不住化身一條固執的魚。”

“逆著洋流獨自遊到底。”

“年少時候虔誠發過的誓。”

“沉默地沉冇在深海裡……”

是他的手機鈴聲。

掏出手機,看著來電提示,徐若光沉默了一會。

無路可走了,徐若光,你在糾結個屁!

他在心裡暗罵自己一句。

接起電話,

“喂?”

“你好,是徐若光選手嗎?”

電話那頭是有些生疏跟奇怪的中文。

“嗯。”

徐若光輕嗯一聲,

“你考慮的怎麼樣了?我們的誠意可是很足的。”

“真的嗎?”

徐若光笑了,

“能來接我嗎?”

“啊?你不是在o的嗎?難道……內!你在哪裡?”

那個聲音先是疑惑。隨後變做驚喜。

解約了!?

這可……太好了!

一個自由人選手跟一個有合同的選手,可是兩個價錢。

徐若光仰頭看了一眼身後裝修精緻的o基地,第一次接到合同的狂喜跟現在的落寞箇中滋味誰人知?

不過,再見了,o。

“我在o基地門口。”

電話那頭的人:?

這麼快就出來了?

“等我們,我們在華夏也有工作人員。”

對方異常果斷,透露著勢在必得的決心。

徐若光嗯了一聲,掛掉電話。

餘光中,隱約看到通訊錄中的三個英文字母。

SKT

【不要給我扣gsl帽子,客觀評價罷了,為什麼去LCK會解釋,作者不是krdog,純華子!唯一喜歡的選手是jackeylove,冰冰,我的冰冰!】

【你在搜jackeylove?還是喻文波?還是冰冰?還是TES48二期生?你隻需要知道他是LPL冠軍頂級ad,全能ACE,可鹽可甜的大top!是隊伍的絕對核心,對線的小魔王!jackeylove!一騎絕塵傑克愛!全LPL斷層大TOPjackeylove!唯一天選傑克愛!甜甜糯糯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