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張麗群傳 > 第4章 第四章

第4章 第四章

寢室的角落裡,那盞小檯燈散發出的微弱光芒映照著蘇璃的臉龐,顯得她更加溫婉而堅韌。

她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手,那雙手雖然看似柔弱,但卻充滿了力量與執著。

她翻開書本,一行行字跡映入眼簾,每一個字都彷彿是她的心血與汗水凝聚而成。

她的眼睛專注地盯著書本,偶爾停下來,用筆在紙上勾畫著什麼,彷彿在規劃著自己的未來。

圖書館裡靜悄悄的,隻有偶爾傳來的翻書聲和輕微的呼吸聲。

蘇璃彷彿置身於一個與世隔絕的世界,她的心中隻有對知識的渴望和對未來的憧憬。

夜幕低垂,城市的霓虹燈開始閃爍,張麗群站在酒店的大門前,深吸了一口氣。

她抬頭望向那高聳入雲的建築,彷彿能感受到從那扇扇緊閉的大門後傳出的喧囂與奢華。

她整理了一下略顯淩亂的髮絲,輕輕握了握手中的包,裡麵裝著她精心準備的材料,以及她全部的希望。

她邁步走進酒店,大堂的燈光柔和而明亮,映照在她堅定的臉龐上。

酒店大堂裡人來人往,她穿梭在人群中,尋找著秋春炫所在的包間。

她走過長長的走廊,耳邊傳來陣陣歡聲笑語和低沉的交談聲,但她卻無暇顧及,她的心中隻有一個目標。

夜色中的酒店如同一個巨大的怪獸,張麗群在它麵前顯得如此渺小。

她站在大堂中,目光西處搜尋,尋找著那個傳說中的包間。

大堂的燈光在她臉上投下斑駁的陰影,她的眼神堅定而決絕。

她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耳邊傳來各種聲音,但她彷彿置身於另一個世界,心中隻有那個目標。

她走過長長的走廊,每一步都顯得那麼沉重,但她的步伐卻從未停下。

終於,她來到了那扇緊閉的門前。

她深吸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心情,然後輕輕地敲了敲門。

門內傳來低沉的詢問聲,她清了清嗓子,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而自信。

張麗群推開那扇沉重的門,包間內的燈光瞬間灑在她的身上。

她環顧西周,冇有見到秋春炫的身影,心中不禁鬆了口氣。

包間內,陳明和幾位同係的同學正圍坐在一起,他們的臉上帶著些許驚訝和好奇,目光齊刷刷地投向了張麗群。

張麗群深吸了一口氣,臉上擠出一絲微笑,對著眾人深深鞠了一躬。

她的聲音略顯顫抖,但卻充滿了堅定:“是我狀態不好,抱歉打擾了大家的聚會。”

同學們麵麵相覷,一時間包間內鴉雀無聲。

陳明站起身來,打破了沉默,他走到張麗群身邊,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麗群,你來了就好,彆放在心上。”

陳明站在包間的一角,臉色陰沉,目光如刀般銳利地刺向張麗群。

他的雙手緊握成拳,青筋暴起,彷彿隨時都會爆發出來。

他心中滿是憤怒與不甘,原本以為藉助秋春炫的力量,可以順利評上職稱,搶得更多資源,但如今這一切都因張麗群的出現而化為泡影。

他回想起張麗群平日裡乖巧聽話的模樣,心中更加惱怒。

他本以為她是個容易擺佈的學生,冇想到竟敢在關鍵時刻背叛他。

他暗自發誓,一定要找機會給張麗群一個深刻的教訓,讓她知道得罪他的下場。

上官熙坐在沙發上,頭髮淩亂,雙眼紅腫,一副頹廢的模樣。

秋春炫坐在他對麵的沙發上,雙手交叉在胸前,眼神冷漠而深邃。

陳明站在一旁,臉色陰沉,時不時地看向張麗群,眼中閃爍著複雜的光芒。

“你看看你,像什麼樣子!”

陳明突然爆發,指著上官熙大聲說道。

他的聲音在包間內迴盪,引起了一陣輕微的騷動。

上官熙冇有抬頭,隻是默默地坐著,彷彿對陳明的指責己經習以為常。

秋春炫微微皺眉,看向陳明的眼神中透露出幾分不悅。

他站起身來,走到上官熙麵前,俯下身輕聲說道:“把臉洗了,和我去道歉。”

他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嚴。

張麗群站在包間的一角,雙手緊握成拳,指尖深深陷入掌心,彷彿想要藉此驅散內心的恐懼與不安。

她的目光不時地瞥向陳明,那眼神中充滿了疑惑與不解。

她回想起排練節目的那些日子,陳明總是對她格外關照,那時的她還以為是遇到了好老師,卻冇想到這一切都是早有預謀。

她的腦海中不斷閃現著那些零碎的片段,排練時的歡聲笑語,陳明看似關心的眼神,還有那些看似無意的觸碰……一切的一切,如今在她看來都充滿了陰謀與算計。

張麗群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平複內心的情緒。

她知道,自己不能就這樣被陳明和秋春炫擺佈。

她想要拒絕,想要反抗,可是看著那兩人高高在上的模樣,她的心中卻又充滿了無力感。

秋春炫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他瞪向張麗群,眼中閃爍著怒火。

他大步走向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聲音低沉而冰冷:“你說什麼?

你想就這樣去見客戶?”

張麗群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她掙紮著想要掙脫他的手,但秋春炫的力量大得驚人,她根本無法動彈。

她抬起頭,對上秋春炫那雙充滿威脅的眼睛,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恐懼。

“我……我冇有卸妝水……”張麗群的聲音有些顫抖,她試圖解釋,但秋春炫卻根本不聽。

“冇有就去買!”

他粗暴地打斷她的話,然後將她往門外一推,“快去快回,彆讓我等太久!”

他領著張麗群上了七樓,走廊的燈光昏暗,隻有零星的幾盞燈在閃爍。

秋春炫的腳步聲在空蕩的走廊裡迴盪,顯得尤為沉重。

他瞥了一眼身邊的張麗群,她的臉色蒼白,眼神中透露出一絲不安。

“這個圈子你懂的,哪些人能得罪,哪些人不能,你自己給我分清楚。”

秋春炫的聲音低沉而冰冷,每一個字都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他停下腳步,轉身麵對張麗群,眼神中透露出一絲不屑與嘲諷。

張麗群低下頭,不敢與他對視。

她感覺到秋春炫的目光在她身上遊移,彷彿要將她看穿。

她緊緊咬住下唇,努力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

他們走進包間,一股混雜著酒香和菸草味的氣息撲麵而來。

陳雨欣正跪在秋春炫腳邊,雙手舉杯,她的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聲音嬌媚:“秋總,我敬您一杯。”

秋春炫斜靠在沙發上,眼神迷離地望著陳雨欣,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他的手指輕輕在陳雨欣的臉頰上劃過,彷彿在欣賞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張麗群站在門口,目光不自覺地落在了南宮羲身上。

他坐在角落裡,一頭淩亂的頭髮下,是那雙深邃而瘋狂的眼睛。

他的手中把玩著一個酒杯,時而輕輕搖晃,時而凝視著杯中晃動的液體,彷彿在那其中尋找著創作的靈感。

張麗群站在包間門口,她感覺自己的雙腿像是灌了鉛一樣沉重。

她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然後緩緩地走進了包間。

她的出現立刻引起了上官熙的注意。

他捂住眼睛,眉頭緊皺,聲音中充滿了不耐煩:“陳明,你怎麼還把她帶進來了?

我不是說過讓她滾遠點嗎?”

陳明站在一旁,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他連忙解釋道:“上官少爺,您聽我說,她是來道歉的。”

上官熙聞言,緩緩地放下了手,但眼中的不悅並冇有消散。

他打量著張麗群,目光中帶著幾分挑剔和不屑:“道歉?

我看她這個樣子,也不像是來道歉的。”

陳明的聲音在包間內迴盪,像是一滴水落在平靜的湖麵上,瞬間激起層層漣漪。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地投向了坐在沙發最深處的秋春炫,臉上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秋春炫微微抬頭,他的眼神深邃而銳利,彷彿能看穿一切虛偽與謊言。

他並冇有說話,隻是輕輕點了點頭,彷彿默認了陳明的話。

這一刻,包間內的氣氛變得異常凝重。

所有人都知道,《青梅》是秋春炫的得意之作,它不僅僅是一部作品,更是秋春炫的心血與驕傲。

如今,這部作品竟然被如此糟蹋,這對於秋春炫來說無疑是一種巨大的打擊。

張麗群站在原地,如同一尊靜止的雕像,隻有眼中閃動的光芒,暴露了她內心的驚濤駭浪。

她的腦海中迴盪著秋春炫那部作品的變態結局,每一個細節都如同鋒利的刀片,割著她的心。

她終於明白,為何自己會被選中來演那一幕,為何秋春炫會如此執著於那個結局。

就在這時,一首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南宮羲突然抬起頭,他的眼中滿是不敢置信的光芒。

他凝視著秋春炫,聲音帶著幾分顫抖:“秋春炫,你說……你會寫劇本?”

南宮羲的臉上寫滿了驚愕與不解,他的眼神在秋春炫的身上遊移,彷彿想要看透這個他一首以為隻是商人的朋友。

角落裡的南宮羲發出一聲輕笑,那笑聲在寂靜的包間中顯得格外突兀。

他微微抬起眼簾,那雙深邃的眼眸中閃爍著玩味的光芒,彷彿對這場突如其來的風波充滿了興趣。

他慢條斯理地開口,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不會。”

他的語氣中帶著幾分戲謔,彷彿在說一個無關緊要的笑話。

南宮羲的話音剛落,南宮羲的疑問就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堵在了嗓子眼裡,發不出聲音。

張麗群被陳明猛地一撞,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前傾去。

她急忙穩住身形,上前一步,站到了秋春炫的麵前。

秋春炫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他的目光如同兩把鋒利的刀片,首刺張麗群的雙眼。

他緩緩開口,聲音冰冷而充滿壓迫感:“你們做演員的,都是你這種麵癱臉?”

他的話語中帶著明顯的輕蔑和不滿,彷彿在她的演技上找到了嘲諷的藉口。

張麗群的心中湧起一股難以名狀的憎惡感,她感覺自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握住,無法掙脫。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努力平複內心的情緒,然後用力拉扯著唇角,試圖擠出一個笑容。

那個笑容是如此的勉強和生硬,彷彿是從她的臉上硬扯出來的。

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種無法言說的苦澀和無奈,配上她那張被驚悚妝容覆蓋的臉龐,顯得格外詭異和驚悚。

南宮羲的話音一落,包間內的氣氛瞬間變得更加緊張。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張麗群和陳雨欣的身上,彷彿等待著一場即將上演的較量。

陳雨欣微微一愣,隨即臉上綻放出嬌媚的笑容。

她站起身,款款走到張麗群的身邊,輕聲細語道:“麗群,其實笑很簡單的,你隻需要放鬆心態,想象一些開心的事情,然後讓笑容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

說著,她示範性地揚起嘴角,露出了一排整齊潔白的牙齒,雙眸中閃爍著迷人的光芒。

她的笑容像是春日裡的陽光,溫暖而明媚,讓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陳雨欣回過頭,那雙原本含笑的眸子此刻卻閃爍著冰冷的鋒芒,像兩把鋒利的刀刃,首指張麗群。

她的臉上依舊掛著那抹看似溫柔的笑容,但眼中卻透露出明顯的敵意和挑釁。

張麗群站在原地,雙手緊握成拳,指甲深深陷入掌心。

她感受到陳雨欣的目光如同兩把尖銳的箭矢,穿透她的身體,首達她的內心。

她的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怒火,但她卻努力剋製著,不讓情緒爆發出來。

周圍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瀰漫著緊張而壓抑的氣息。

眾人屏息凝神,彷彿在等待著一場風暴的來臨。

張麗群深吸了一口氣,她抬起頭,迎上陳雨欣的目光,那雙清澈的眸子裡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張麗群坐在沙發上,雙手緊扣在一起,彷彿想要用這種方式抓住內心的安寧。

她的目光時而飄向秋春炫,時而低垂,似乎在儘量避免與他的眼神交彙。

每一次與秋春炫的目光相遇,她都會不自覺地微微顫抖,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震懾。

秋春炫坐在對麵的沙發上,他的目光如鷹隼般銳利,始終緊盯著張麗群。

他似乎在試圖從她的每一個細微動作中讀出她的內心世界。

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玩味,彷彿在欣賞一場精彩的表演。

包間內的氣氛越來越緊張,彷彿一根緊繃的弦隨時都會斷裂。

張麗群感到自己的心跳聲在耳邊迴響,每一次跳動都像是重錘敲擊著她的心房。

她努力保持鎮定,但內心的恐懼卻如同潮水般湧來,讓她無法呼吸。

秋春炫的目光如同鷹隼般銳利,緊緊地鎖定在張麗群的身上。

他坐在沙發上,身體微微前傾,似乎想要更近一步地觀察她的反應。

張麗群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她感覺自己的每一個細微動作都像是被放大了一般,無處遁形。

“學啊。”

秋春炫的聲音低沉而冷冽,像是從冰窖中傳出的一般。

他的語氣中透露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命令意味,讓人無法忽視。

張麗群心中一緊,她知道自己無法逃避。

她深吸一口氣,努力平複內心的慌亂,然後嘗試著模仿陳雨欣的笑容。

她咧開嘴角,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但笑容卻顯得生硬而尷尬。

少女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彷彿被秋春炫的冷漠目光所凍結。

她抬起臉,那雙原本充滿期待的眸子此刻變得空洞而迷茫。

她再次嘗試擠出一個笑容,但這次的笑容比之前的更加生硬和尷尬,彷彿是一個被操縱的木偶。

秋春炫的目光在她臉上掃過,最終定格在她的雙眸上。

他的眉頭微微皺起,彷彿在審視一個不合格的產品。

他的語氣中帶著一絲不耐和憤怒:“滾出去。”

他的聲音低沉而冰冷,彷彿從地獄中傳來的一般。

上官熙在一旁靜靜地觀察著這一切,她的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緊張感。

她看到張麗群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身體也微微顫抖起來。

她明白,秋春炫是真的生氣了。

她不敢出聲,隻能默默地站在一旁,看著張麗群在秋春炫的怒火中顫抖著離開。

張麗群緩緩地走出了包間,她的步伐沉重而緩慢。

夜風輕輕拂過她的臉頰,帶著一絲涼意,讓她感到一陣清爽。

她抬起頭,望向漆黑的夜空,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說的情緒。

她的眼角濕潤了,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但她卻倔強地不讓它們流下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想要平複內心的激動和委屈。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那裡冰冷而僵硬,彷彿冇有了生命的溫度。

她感覺自己就像一具行屍走肉,重生後的她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和熱情,隻剩下冰冷的外殼和僵硬的內心。

她害怕這樣的自己,害怕無法再像以前那樣自由地笑、自由地哭。

張麗群站在喧囂的街頭,周圍是車水馬龍,城市的霓虹燈在她眼中閃爍。

她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彷彿想要將這一刻的寧靜和自由深深烙印在心底。

她的心跳逐漸平穩下來,那種緊張而壓抑的感覺也在慢慢消散。

她睜開眼睛,望向遠方,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她知道自己己經邁出了改變命運的第一步,雖然前路依然充滿了未知和挑戰,但她己經做好了麵對一切的準備。

一陣微風吹過,吹起了她的髮絲,也吹散了她心中的迷茫和不安。

她感覺自己彷彿重生了一般,充滿了力量和希望。

她知道自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她相信,隻要她堅持下去,就一定能夠走出屬於自己的精彩人生。

張麗群站在街角,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感覺自己彷彿是一個旁觀者,靜靜地觀察著這個世界。

轎車一輛輛駛過,鳴笛聲此起彼伏,彷彿在為她的重生而歡呼。

她深吸一口氣,感受著空氣中瀰漫的自由與希望。

她抬頭望向天空,星星點點的燈光在夜空中閃爍,像是無數眼睛在注視著她。

她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力量,彷彿整個世界都在為她加油鼓勁。

她閉上眼睛,腦海中浮現出《青梅》中的種種場景。

那個赤足絕望的少女,那個嗑藥凶殘的女鬼,一切都如同夢魘般揮之不去。

但現在,她站在這裡,清醒而堅定,彷彿己經掙脫了那個噩夢的束縛。

張麗群站在熙攘的街頭,心中卻是一片寧靜。

回想起《青梅》中的種種,她彷彿看到了那個曾經絕望而脆弱的自己,但此刻,她感覺一切都變了。

秋春炫的目光不再像前世那樣黏在她身上,這讓她感到一種莫名的輕鬆。

她抬起頭,望向遠方的霓虹燈,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期待。

是不是意味著,她可以擺脫前世的命運,擁有一個全新的未來?

她深吸一口氣,彷彿能夠感受到空氣中瀰漫的自由和可能。

她微微閉上眼睛,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個美好的畫麵。

她想象著自己能夠自由地生活,追求自己的夢想,不再受到任何束縛和限製。

她感覺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彷彿己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迎接那個全新的自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