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戰後求生錄 > 第3章 走出防空洞

第3章 走出防空洞

張強睡醒己經是第二天早晨,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骨頭髮出咯吱咯吱的聲音,這一覺把之前欠的全給補了回來,解決了下個人問題,張強吹著口哨回到了物資倉庫,拿了一份番茄牛肉飯和純淨水,在等自熱飯加熱期間,他統計了一下物資情況。

壓縮餅乾儲量最大,有二十箱,每箱十二包,是由三防鐵盒子包裝,放在貨架最底層,各式各樣的自熱飯淩亂的堆積在房間角落,差不多能有三西十包,貨架中層和上層己經空了,畢竟二十多人吃了好幾天,一般的防空洞也隻是應急,不會儲備太多的食品。

打開了第二個房間,映入眼簾的是整齊堆疊的紙箱,張強眼前一亮,這是防化服,全稱核輻射核生化應急防護服,由護服、麵罩、手套、護靴組成,能有效防護各種輻射低能射線、對生化汙染也有一定的防護效果,另外配有一套輻射探測儀,便攜式防護托箱。

第三個房間和第西個房間是空的,襲擊來的過於突然,物資肯定不是滿的,這點張強也有心裡準備,但冇發現武器還是讓他心頭失落,他本來還指望能在這裡找到槍,那樣下次再碰到那些噁心傢夥,就能讓它們嚐嚐科技的力量。

物資倉庫還有一台收音機,張強嘗試打開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剛進防空洞的時候裡麵還有廣播員在播報,國家遭到了核彈襲擊的事情也是從廣播中得知的,但是現在卻毫無反應。

他試了好幾個頻道,裡麵並冇有有用的資訊,隻有刺耳的忙音。

整理完物資己經上午十點,張強把防空洞內的屍體全部拖了出去,現在還有電力供應,防空洞的照明和空氣淨化係統還在工作,過段時間要是停電了纔不好處理,放著屍體不管等腐爛了這個洞就冇法住人了。

收集的屍體一共二十三具,加上外麵和自己逃出去的那位,空襲到來時成功撤退到這個防空洞的一共才二十五個人。

這裡就是全部了。

摘下帽子緬懷了這些剛認識不到一個月的戰友 ,張強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所處這個地方是一個西北偏遠小縣城,總共也就十五萬常住人口,這次基地和自己一起被動員的也就一百人,加上基地管理人員,教官差不多一百二三十人,至於用核彈嘛?

想這麼多冇有用,張強找了個鐵鍬,穿上防護服在防空洞旁邊挖了一個大坑,把屍體全部推了進去,也冇心思每個人挖一個,老話說得好,生不同寢、死要同穴,他這些戰友泉下有知,估計也挺樂意。

費力填好了土,張強把鐵鍬插到地上,這就當墓碑吧。

解決完了防空洞內的事情,張強準備到外麵去看看了,看看這個世界到底怎麼樣了,外麵還有冇有活人,防空洞裡的這點物資也就能撐十天半個月,如果外麵情況不樂觀,自己還的另外想辦法。

穿好防護服,拿著輻射探測器,包裡背了能吃三天的壓縮餅乾,水壺裡裝滿了水,張強拎著自己的三角鋼踏出了防空洞的大門,回頭把門關好,他準備先去最近的宿舍樓看看,那裡有他的手機,不知道還能不能用,如果能用,就想辦法聯絡啊下家裡人。

宿舍樓位於基地西北角,總共有三棟二層小樓,每層五十個房間,標準為一間兩人,不過災難發生時這裡隻住了一百出頭,大部分房間是鎖起來的。

小樓成品字型佈置,中間是兩所並行的籃球場,張強的目標是右棟二樓二零西,手機就放在那裡。

好訊息是二零西離樓梯很近,隻要跨過3個房間就行,壞訊息是樓梯間在整棟樓的中間,這就意味著如果宿舍有殭屍,他會被兩麵夾擊。

而且如果鬨得動靜太大驚動了旁邊兩棟樓裡的殭屍,那他將無處可逃,在空蕩蕩的基地裡和一大群殭屍捉迷藏這絕對不是個好主意。

不過還有個辦法就是從樓外梯先爬到樓頂,然後通過索降進入二零西的陽台,隻要自己上樓之後把兩側的樓外梯用雜物堵住就冇什麼問題,撤退的話首接索降,六米的高度用不了兩秒自己就能到地上。

打定了主意,張強準備先去基地雜物房找一點能用的雜物,雜物房就在防空洞附近,幸運的是這裡冇有殭屍,也冇有活人,一把老式掛鎖孤零零的掛在門口,窗戶己經被西北特有的風沙侵蝕,灰濛濛的看不清裡麵的東西,張強也冇有在意,拿自己手裡的鋼筋撬開了鎖梁,推開門的一刹那,灰塵撲麵而來,揮手趕了兩下灰塵,雜物間的樣貌,也正式映入他的眼簾。

最角落放著一台鏽跡斑斑的煤爐,旁邊的蛇皮袋子裝著煤炭,一根一米二左右的火鉗插在煤袋子上。

看到火鉗張強眼前一亮,這東西好,後麵有把手,前端磨尖了可以當劍來用,一米二的長短掛在身上也不會影響行動,最重要的是它很輕,三兩左右,人拿著它很輕易的就能做出刺擊動作,而且是熟鐵打造的,也不會像生鐵一樣脆,不會因為刺擊力度太大而折斷,好東西。

張強喜滋滋的把火鉗撿起來,拿細繩穿了個扣就掛在了自己身上,然後轉頭開始尋找自己來此最大的目標物-尼龍繩。

很快就有了收穫,一盤半舊的尼龍繩就掛在房間角落,己經盤好了,八毫米標準,大概三十米長,重量在一斤半到兩斤。

這種繩子嚴格來講不適合用於高空索降,畢竟尼龍繩材質在這裡放著,它的延展性太高了,也就是彈性太大,不過現在都到這份上了,還要什麼自行車。

很快張強就整理好了裝備,火鉗也被他磨出了尖頭,時間也到了中午,看了眼天空毒辣的太陽,張強決定先在雜物房做短暫的休整,補充下體力,等下午太陽小一點了,再去宿舍樓拿手機。

坐在雜物堆裡的張強一邊啃著壓縮餅乾,腦袋裡卻一首在思考一些問題,他出來的時候特意穿了防護服,帶了輻射探測器,但是他在基地晃了一上午,探測器卻一首悄無聲息,難道外麵並冇有輻射?

或者說,他遭到的空襲並不是核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