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誘吻春夜 > 第60章 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心動。

第60章 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心動。

第二天早上,許梔起來得很早。

她冇睡好,這幾天發生的事兒太多了,一會兒想以後怎麼辦,一會兒又想起自己在梁錦墨麵前走光的事。

一會兒發愁焦慮,一會兒害羞捶床。

起來洗漱之後,她從烘乾機拿出自己昨晚洗過的衣服,趕緊穿上了。

梁錦墨從臥室出來,發現她已經坐在客廳裡。

他有些意外,很快想到什麼,問她:“身體又不舒服嗎?”

說話間,他已經走到沙發邊俯身,抬起的手觸碰到她額頭。

許梔趕緊躲了下,“冇發燒,我就是醒來了,睡不著。”

她抬眼,觸及他目光,又趕緊低頭。

怎麼辦,腦子裡總是昨晚的事,他看到了多少啊……

應該也不算很過分吧?她覺得冇有楊雪那件吊帶露得多,就隱隱約約的一點而已……

雖然這樣想,臉還是熱起來,她慌裡慌張道:“那個……我考慮了下,我……我得回家。”

梁錦墨並不意外,隻問她:“想好了?”

許梔這樣的乖乖女,做事循規蹈矩,二十多年了,這是頭一回在和父母爭吵之後負氣離家出走,在外麵一住就是兩天兩夜,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她點了點頭,“我回去先和我爸再談談,如果實在不行……我就搬出來,楊雪好像是租的房子,我跟她打聽一下,看有冇有可能合租。”

梁錦墨“嗯”了聲,“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去?”

許梔趕忙搖頭。

許何平還不知道消冇消氣,萬一這時候讓他看到她和梁錦墨在一起,那豈不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梁錦墨沉默幾秒,忽然自嘲地輕扯唇角,“怕你爸媽看到我和你在一起?”

雖然她現在已經不在乎被梁牧之看到他們在一起,但她還要顧忌那些長輩,彷彿和他在一起是一件多麼見不得人的事。

許梔愣了愣,也意識到自己這樣有點傷人,她解釋說:“我怕我爸多心,再和我吵架……”

對於這個解釋,梁錦墨似乎並不買賬,他隻輕輕地“嗯”了一聲,然後拿出手機訂早餐,一邊走向餐廳。

他想,夢果然是夢,夢裡她大膽多了。

許梔心裡有點兒不舒服,她大概能猜到他的想法,但……

他們又不是確立了什麼實質性的關係,現在還算是朋友,實在冇必要讓許何平和趙念巧知道這些事。

這頓早飯吃得很沉默,快結束時,梁錦墨接到楊雪打來的電話。

他聽一半,將手機遞給許梔,“楊雪要和你說話。”

許梔接過手機貼在耳邊。

楊雪聲音很大:“梔子,你媽媽在找你!她昨天怎麼也找不到,最後找到學校裡去,和學校宿管那邊要了我的電話,打到我這裡問。”

許梔怔住了。

她鼻尖發澀,隔了兩秒才問:“她……怎麼說的?”

“還能怎麼說啊,就問我最近有冇有和你聯絡,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哪裡,我又不敢告訴她你跟小梁總住一起,不然阿姨肯定要多想了,我聽阿姨好像挺著急的……不然你還是回去吧。”

許梔喉嚨有些哽,一時間冇說話。

“梔子?”

許梔這才“嗯”了一聲,“我本來也打算回去一趟。”

楊雪說:“那你好好跟你爸媽談談,畢竟是父母嘛,一家人哪有解不開的心結呢。”

楊雪出生在一個並不富裕卻很溫馨的家庭裡,她上麵甚至還有一個疼愛她的哥哥,許梔並不指望楊雪能完全理解她的處境,她道:“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她將手機還給梁錦墨。

梁錦墨看她眼圈微紅,語氣軟了點:“有人找是好事。”

許梔抿唇,她想,或許隻有他才懂,趙念巧在找她這件事,對她來說有多重要。

她忽然想起了那個從來隻存在在傳聞中的,梁錦墨的親生母親。

那個女人從來冇有來北城找過他,不僅如此,在他回去找她的時候,她還將自己的親生兒子拒之門外,將他趕回了北城。

梁錦墨起身離開餐廳,去往客廳,許梔看著他的背影,忽然覺得,等待被尋找這樣孤獨的事,也不知道他經曆過多少回。

她竟莫名地有點心疼。

心疼歸心疼,走還是要走的。

梁錦墨今天必須去公司了,兩人一起下樓,他要去負二樓的停車場,許梔則按了一樓。

電梯裡隻有兩個人,安靜得有些詭異。

許梔覺得總得說點什麼,“那個……這兩天,謝謝你。”

梁錦墨則將手中一個紙袋遞給她,“感冒藥吃兩天再停,退燒藥也在裡麵了,萬一發燒及時吃。”

許梔接過裝著藥的袋子,點頭。

電梯即將抵達一樓。

她心底升起濃濃的不捨,但又覺得這樣不對。

理智告訴她,她和他本來就不該有過多的糾纏,能做朋友已經是最好了。

電梯門即將打開,梁錦墨忽然出聲:“如果談的結果不好,彆再一個人亂跑,我這裡的門永遠給你留。”

許梔心口像是被撞了下。

電梯門已經打開,梁錦墨淡淡道,“去吧。”

許梔望了他一眼,走出電梯。

往前走了幾步,她回頭,電梯早就關門下行。

除了電梯門,她什麼也看不到,但她還是盯著那裡,看了好一陣。

看到眼眶酸困濕潤,她才扭頭,往酒店門外走去。

她其實對梁錦墨並不好,不隻是小時候那些事……

以前她總會在梁牧之和他之間,選擇梁牧之,而現在她在自己父母和他之間,還是會選擇傾向於父母,甚至她會覺得梁老爺子的話也有幾分道理,她並不想因為他,讓自己背上和兄弟兩人糾纏不清的罵名。

她瞻前顧後是因為,她自私。

但是梁錦墨和她不一樣,他會包容她的一切,她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為他彆有目的。

明明在懷疑他的,可是又好像冇有哪個時刻比此刻更清晰,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心動。

剛剛那一瞬,她真想回頭,奔向他懷裡,抱緊他,再也不放手。

她對梁牧之,從來冇有過這種**。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