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一蓑煙雨任平生 > 鯨落

鯨落

-

“人們總說,生命是一種循環的,周而複始的過程。”徐笙安靜地望向窗外,天空陰沉,可以預料到,回程將伴隨著雨水滂沱。

彼時,人們將會匆匆地撐起各式各樣傘在雨中掠過,像深海中一尾尾鯨從同類身旁輕輕地掠過彼此的鰭,尾

乃至呼吸中零星幾朵的氣泡。

回過神,徐笙朝著餘林微微頷首,“抱歉,我剛剛說到哪了?”

“冇事,我們隻是簡單地聊天,”餘林放鬆地擺了擺手,放鬆地倚在身後沙發靠背上,“那麼,我們繼續吧。”

“好的。”見狀,徐笙再次地放空思緒。

“我時常會想,鯨落髮生時,萬物爭先恐後地去汲取與吸收鯨身上的營養,而鯨在自身消散後,遺留身體於海中,促進更多生物的生長。”

聊至此處,徐笙頓了下,而餘林隻是安靜地等待她的後續。

“人們總會讚歎世上一些事情,由於那些渺小的概率真的太小了,因此通常會被人們稱為奇蹟。”徐笙低聲地感歎道。

餘林思索著,隨後說道:“你覺得你和這樣的鯨很相像嗎?”他注視著對麵的徐笙,隻看見對方與前幾次見麵相比越發蒼白的臉。

徐笙否認道,“不,非要說的話,我隻是有些好奇,鯨在死亡前的旅途,因為我時常夢見一隻鯨獨自在漫無邊際的海中孤寂地遊蕩。”她的眼神越來越空蕩,“那是場連聲波都無法傳達的壯闊。”

“這樣嗎?”餘林溫和地笑了笑,提起放置在桌麵的筆,在紙上寫下了一連串流利的文字,“那,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點頭示意後,徐笙起身將自己的揹包拎起挎在背上,“再見。”伴隨著道彆的聲音,門被關上了。

餘林仍舊坐在原處,看著那份報告,在心中歎息,走出了辦公室,“餘醫師,下班了啊,我們先走了。”一群小護士笑嘻嘻地打過招呼後,收拾完東西便朝門外走去。

“行,路上小心。”門再度被關上。而放在桌麵上的報告上,寫著心理評估結果:疑似輕度抑鬱。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