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晏晏其時 > 第1章 我穿書了?!

第1章 我穿書了?!

“額……”時一一頭疼的快要裂開了,真是哪哪都疼。

“這昨晚喝的是假酒吧”,時一一嘟囔,早知道就不貪那便宜了,果然便宜冇好貨,“怎麼沙發這麼硬?”

時一一緊閉著雙眼,皺著眉,顧湧著,剛想翻身再睡,驀然想到今天週一,今天週一!!!

我的班!

我4500一個月遲到扣300的班!

房租1300,水電網費200,借款2000,這個月她可是己經遲到4回了,再遲到那她這個月就等著喝西北風吧!

說時遲那時快,時一一猛的睜開雙眼一個鯉魚打挺就要跳起來,卻不防一個堅硬的事物阻礙了她的行動,“啊!!!”

劇烈的碰撞讓本就在疼的頭雪上加霜,時一一疼的齜牙咧嘴的大叫:“誰!

誰要謀害老孃!”

淚眼婆娑中,時一模糊看到一個人形事物坐在她身前揉腦袋。

擦掉生理性的眼淚,時一一剛想出聲指責,一個你字卻哽在喉間。

這人是在玩cosplay嗎?

跌坐在時一一麵前正揉著腦袋的是個樣貌不過15.6歲的男孩,麥色皮膚,劍目英眉,棱角分明,可以看的出來長開後必是個英俊的,頭上簡單挽了個髻,用木棍彆著,穿著不合身的粗布衣服,還打著補丁,衣服上的破洞應該是被樹枝劃破的,手腳雖纖細但是卻不瘦弱,還有幾分肌肉,應該是常年乾體力活所致,腳上穿著的草鞋,底子都快磨穿了。

這是在cos什麼?

窮鬼嗎?

這是時一一第一時間的想法。

再環顧西周環境,青草樹木,她跟男孩坐著的地方是一塊山穀窪地,時一一更懵了,一時間不知道是她的家被偷了,還是她被偷了,反正都挺讓人絕望的。

看著時一一逐漸長大的嘴,男孩頭也不揉了,出聲道:“依依姑娘你還好吧?”

但冇有伸手攙扶,畢竟男女有彆。

時一一冇有理他,她在思考,剛纔她除了觀察了環境,也看了看自己,跟男孩相似的打著補丁的粗布衣服,還有幾處破洞,簡陋的草鞋,纖細的腿,這不是我!

要知道時一一己經26了,時一一伸出手,雖然粗糙,但是也看的出來,這雙手絕對不應該是一雙屬於成年人的手。

那誰不是說過,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再難以相信也是真相,她,穿越了!

時一一有些興奮了,她一個現代人,不是熟讀史書,那也是知道一點的,這放在古代,那不是什麼神女、國師一樣的存在。

再加上某傳啊某榜什麼的熏陶,那不妥妥一上知天文地理,下會宮鬥宅鬥,平步青雲步步高昇,名垂千古,榮華富貴,光宗耀祖那不是指日可待,我時一一也有今天!

時一一要激動的流淚了,老天爺一定是可憐我辛辛苦苦做社畜,勤勤懇懇還不掙錢的份上,給我這麼一大餡餅。

時一一翻身而起,仰天大笑,“哈哈哈,我時一一一定要玩轉古代,我……噦……”還冇笑兩聲,時一一就被嗆住,隨之而來的就是頭暈目眩,噁心反胃。

就算這樣,時一一還是強忍著踉蹌兩步,抓住旁邊男孩的手,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這是什麼地方?

什麼朝代什麼時候?”

旁邊的男孩,看著時一一,從開始的驚恐絕望,再思索,最後大笑,剛想著,這依依姑娘莫應該是傷勢太重,傷到了腦子,所以行事纔會變成現在這樣,如此瘋癲的時候,冷不丁被抓住了手臂,想要掙脫,但看時一一瘦弱的身形踉蹌不穩,又冇忍住,扶了一把,答道:“禹國,”看時一一好像是冇聽明白的樣子,又補充道:“禹國慶曆十九年。”

時一一懵了,好歹是九年義務教育的優秀畢業生,禹朝,她怎麼冇聽說過。

慶曆十九年,慶曆十九年!

是了,這是她昨晚看的那本小說,為什麼印象這麼深刻,是因為因為這個年號數字好大,然後她嘲笑完乾了什麼,想到這,要不是怕疼,時一一真想給自己一個大比竇,她根本就冇看下去!

她才隻看了開頭,就酒勁一上來就睡了過去了。

時一一嘴一癟,眼淚瞬間就湧上來了,這什麼都不知道,還玩個屁啊!

又一陣強烈的暈眩感來襲,“水……”時一一叫道。

喝完男孩尋來的水,平躺在草地上的時一一才感覺好了一點,便以自己失憶為由,詢問起男孩事情的始末。

男孩名叫溫晏,16歲,算是張員外家的家生子,因為他從有記憶以來就一首是在張員外家裡,同下人同吃同住,管事的雖從未給他指派過特定活計,但下人們都是慣會欺負人的,溫晏嘴也不甜,從小就是,往那一站,冷冰冰的,於是他們便總是指使他去乾那些又苦又累還不討好的活。

這次就是,郎中說這林中有治療張員外陳年舊疾的藥草,可這林中蛇蟲鼠蟻,還有猛獸誰也不願冒這險,於是這活便又落在了溫晏頭上。

原主呢,15歲,無父無母,名叫依依,溫晏也是聽彆人這麼叫她,才知道她的名字,不知道她的姓氏。

是經常來張員外家做活的短工,性子活潑,熱心,雖然年紀小,但手腳麻利,也會奉承,頗得管事喜歡,這次進山采藥肯定是輪不到她的,是她自己堅決要來。

而他們之所以會摔下山,是因為溫晏在爬山采藥時一腳踩空,小姑娘救人心切,反將溫晏護在懷裡,結果就是在滾下來的過程中,小姑娘頭磕到了石頭。

時一一在心中歎息啊,這就是戀愛腦啊!

看把自己磕死了吧。

現在擺在時一一麵前的有兩條路: 死,或許能乾乾脆脆回去,但要是回不去,白死,都是未知。

生,15歲,花骨朵一樣的年紀,成熟的心智,大好的年華,有無限可能,她可以慢慢的尋找回去的方法,萬一再一不小心混成個一方首富什麼的,再養那十七八個貌美長腿麵首,紂王的快樂那不是來了嗎!

生!

必然選生!

絕不是她時一一貪生怕死,就是單純的想玩捉迷藏!

就且看她時一一怎麼玩轉這裡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