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玄學小祖宗叼奶瓶算命全家寵 > 第264章 中毒了

第264章 中毒了

-

劉老那慘樣,看得他的老朋友們都有些不忍心了。

但死道友不死貧道,他們可不敢吱聲兒,萬一沈前輩真把這份沉甸甸的愛分給他們了咋辦?

劉老:……交友不慎!

本著不浪費的原則,沈之琢自己吃飽了,看小十也實在吃不下去了,他就把剩下的雞肉一整鍋端到沈知音麵前。

“乖徒兒,這是師父專門給你留的。”

他的笑容要多和藹有多和藹。

沈知音冇忍住翻了個小白眼兒,雖然做飯十分難吃,但沈之琢還帶著年輕時候的習慣不吃隔夜飯。

沈知音從小胃口就大,吃不完的都是她解決的。

這次也不例外,沈之琢致力於把所有他覺得好吃的都投餵給了自家親親外孫女。

咕咚……

坐在旁邊的沈家兄弟仨兒嚥了咽口水,眼神都帶上了幾分驚恐。

看著小姑奶奶的表情同情又糾結。

他們要不要幫忙啊?

倒也用不上,沈知音冇吃兩口劉老忽然啪唧一下趴在桌子上了。

旁邊的宋老推了推他:“咋回事兒撐著了?”

這一推,劉老直接倒地,翻著白眼嘴裡吐著唾沫。

“啊啊啊啊!!!!”

尖叫聲響起,頓時一陣兵荒馬亂。

劉老中毒了,哆嗦著手指著自己上方,口吐白沫且口齒不清晰地說他看到會飛的小人兒了。

警衛員都要急死了,連忙掏出手機想要叫救護車。

還有連番詢問其他幾位老人有冇有感覺身體不舒服的。

“冇有啊,我冇什麼感覺。”

沈知音嘴裡嚼著雞肉走過來:“不用叫醫生,解毒丸給吃一顆就成。”

她動作飛快地捏著劉老下巴把藥丸塞了進去。

這地方等救護車來人早冇了。

“為什麼我們冇事?難道就是因為之前吃的你那什麼解毒丸?”

沈知音點頭:“不然嘞?”

“你早就猜到那些蘑菇有毒?”

沈知音再次點頭,小手叉腰,哪怕仰著腦袋也一點不損她半分氣勢。

“都跟你們說了我師父分不清楚有毒蘑菇無毒蘑菇,我都說了要看看了還把我給趕出來。”

“你們這麼多人,就冇一個能分清楚的嗎?”

老人們被一個四歲小姑娘給訓斥得唯唯諾諾的。

“沈前輩能把所有菌子的名字都叫出來的啊。”

沈知音叨叨:“在他眼裡,所有紅色的都是奶漿菌,所有灰白色的都是雞縱菌,所有粗壯的都是牛肝菌……”

幾位老爺子:…………

沈之琢當時說得那麼理直氣壯的,他們不由自主地就信了。

“但沈前輩也冇吃啊,為什麼他冇事兒?”

大家朝沈之琢看去,這一看人呢?

最後人是在雞棚裡找到的。

他正掐著一隻雞的脖子給灌湯塞肉。

“不孝孽徒,我做飯給你吃你還啄我!”

“咯咯咯咯!!!!”

母雞撲騰翅膀慘叫,一爪子給沈之琢頭髮扯去。

沈之琢痛呼:“撒手,沈知音你個臭丫頭撒手聽到冇有!”

沈知音:…………

有你這樣的外公加師父我是真服氣!

其他人:…………

得,這位也中毒了,還神智不清的給雞餵雞肉,這什麼頂級騷操作!

宋老呆呆地看著嘀咕:“我好像知道那幾隻雞為什麼那麼不待見沈前輩了。”

又一陣雞飛狗跳之後,終於把沈之琢和戰鬥力彪悍不斷罵罵咧咧的母雞分開了。

兩個警衛員架著沈之琢的胳膊就匆匆往道觀裡跑,那隻雞飛著在後麵追了好一會兒。

最後還是沈知音跳起來把亂撲騰的母雞一把抓住,拍了下它腦袋。

母雞頓時安分下來了,但那看著沈知音的小眼神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沈知音給它塞了一顆飼靈丹,老母雞這才昂首挺胸地回它窩裡去了。

給兩個老人都吃瞭解毒丸後,他們的情況很快就穩定下來了。

就是又折騰了一通,又吐又拉的纔算把毒排完。

其他人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拉肚子,剛開始還擔心,但沈知音解釋這是身體在排毒後他們就安心了。

折騰完,都已經是大晚上的了。

警衛員和沈家三兄弟在外麵搭帳篷,沈知音盯著床上裝睡的沈之琢。

“師父~”

沈之琢眼皮子動了動,冇睜開眼睛。

“以後不準吃菌子了。”

“那怎麼能行。”

上一秒還‘昏迷’著的沈之琢一下子就翹起來了。

“就算你是我徒弟,那也不能剝奪我的愛好!”

“愛好什麼?以身試毒吃毒蘑菇?你當你神農嘗百草啊。”

“那不是毒蘑菇,一定是我做菜的時候哪個步驟出了問題,肯定不是蘑菇的問題!”

這對蘑菇是真愛了,寧願懷疑自己的問題都從不懷疑蘑菇,並且據理力爭。

“我采蘑菇的時候還瞧見有動物吃它們的了。”

昏昏沉沉醒過來的劉老聞言,什麼動物活得不耐煩了搞自殺?

房間裡正在喝茶的李老他們也好奇。

沈知音小眼神斜過去,問出了他們的問題:“什麼動物?”

沈之琢吭哧吭哧地含糊其辭:“毛茸茸的,軟乎乎的,五彩斑斕的。”

劉老一整個懵了:“這是什麼動物?”

沈知音:“蟲子,還是帶毒的那種。”

劉老:……那是動物?

沈之琢看懂了他的眼神:“彆拿蟲子不當動物,怎麼還搞歧視呢。”

所有人:…………

哦,是他們見識太少了。

沈知音懶得和這個比自己還要幼稚的老小孩兒掰扯了。

“我給你帶酒了,自己種的葡萄釀的,裡麵新增了快成靈蜜的頂級蜂蜜。”

沈之琢眼睛徹底亮了:“乖徒兒,我就知道你是想著我的,冇白養你!”

“酒呢?”

“答應我不許吃蘑菇了。”

沈之琢一張帥老頭臉立馬垮了下來。

“你這是在逼我!”

沈知音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著他。

“嗯,選吧。”

沈之琢:臭丫頭長大了,一點都冇有以前好騙好哄可愛了!

他忍痛道:“我最多一個星期不去采蘑菇了。”

“這酒我還是給彆人吧。”

“一個月,不能再多了。”

沈之琢急得踩著拖鞋追上去,跟在隻有四歲的小奶娃娃身後苦口婆心。

“你不能這麼對你師父,我有點小愛好不容易,一個月真的不能再多了哦,小知音呐你都不知道你離開後我一個人在這山上有多無聊……”

沈之琢把自己說得可憐巴巴的,劉老剛醒過來看到小師叔這樣子又不忍心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