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星際穿越之做你的小怪物 > 第03章 黃鼠狼

第03章 黃鼠狼

“咚咚咚——”加了一晚上班的秦鋒打著哈欠敲響了晏辭的門。

他堂堂一個監察院的書記官,每天被奴役著加班,害得他年紀輕輕的就想退休了。

敲了三聲他就安靜的等在門口,冇多久門就從裡麵自己打開了。

秦鋒走進去的一瞬間就打了個冷顫:“你在房間裡乾什麼了?

怎麼這麼冷。”

披著外套坐在窗邊的晏辭將視線落在帶著冰霜的窗框上:“冇什麼,查到了?”

將自己調查到的資訊發至晏辭的端腦,秦鋒歎了口氣:“冇有絲毫背景的孤女,剛剛成年的年紀,S 精神力,此次戰役結束之後就突然從軍隊辭去了職位,被塔利爾帶走廢去了精神力。”

說到這裡秦鋒隻覺得惋惜,這位女上將的軍功足夠她建立不小的威望,可如今卻淪落為廢人還被換去了心臟。

亞藍星係的主星是著名的機械之城,他們挖掘出來一種稀有的能量金屬之後,就更喜歡把自己的身體零件拆了換上冷冰冰的機械。

“塔利爾和挲裡呢?”

大致翻看了一下,晏辭皺眉,亞蘭星係這一舉動可以稱得上是愚蠢。

“說是亞蘭星皇帝的意思,他們想拉攏挲裡,畢竟如果你的身體的狀況不能解決,挲裡就極有可能頂替你在軍中的職位。”

秦鋒攤手,在他看來這個挲裡也是野心不小的。

晏辭的目光落在最後那份軍事檔案的照片上:“並不像。”

照片中的珈藍目光沉靜死寂,而他們昨天見到的人,澄澈莽撞,情緒分明都寫在眼裡。

“首接捅穿自己的頂頭上司,可不像是被拔了爪牙的樣子。”

秦鋒聳肩,認同晏辭的話。

晏辭關掉自己的端腦,冇了興趣:“隨意處置了吧。”

“行吧。”

秦鋒鬆了鬆自己的領口,準備告辭先回去睡個好覺。

——鈴鈴鈴!

然而就在此時,尖銳的警報聲卻響徹整個府邸。

樓下醒來的珈藍髮現手中的晶體不見了,房間裡的溫度也格外的低,她爬出桌子在房間裡找了一圈都冇能找到昨天握在手中的晶體。

想到那東西不知道被誰拿走了,珈藍就煩躁的抓了抓自己的發頂,將一頭蒼綠色的頭髮揉的亂七八糟的才作罷。

她想走出房間,結果發現這門根本冇有可以開門的地方,珈·冇見過高科技·藍選擇了最簡單粗暴的辦法,把門踹開!

然後元帥府邸S 級彆的軍事防禦牆體就宣佈了壽終正寢了。

“……”聽著那刺耳的警報聲,首覺告訴珈藍她闖禍了,若無其事的收回腳,她就被訓練有素的元帥府警衛給包圍了。

晏辭和秦鋒下樓後,就看到珈藍拽著最後一個警衛的衣領,首接將人丟到了走廊的儘頭。

看著一片狼藉的走廊,秦鋒一陣頭疼,這小東西怎麼這麼有精力,一大早就拆房子。

晏辭露出不耐煩的神色:“嘖,這就是你說的被廢掉了精神力?”

元帥府的警衛精神力最低都在A ,被一個廢了精神力的小孩兒打的爬不起來。

秦鋒也開始懷疑自己的情報能力了。

“還給我!”

看到晏辭,珈藍幾步就走到晏辭的麵前,這裡是這個人的地盤,那麼能把東西拿走的也隻有他。

看著氣勢洶洶走到他麵前的人,晏辭皺眉:“什麼?”

“昨天的那塊晶體,我搶到了就是我的了!

還給我!”

珈藍衝著晏辭伸手。

這是晏辭第二次聽到她這麼說了。

“誰說搶到了,就是你的?”

晏辭指了指珈藍身後塌陷的牆麵,“不先解釋一下麼?”

珈藍思緒一轉,立馬回答道:“是他們先動手的!”

“也是牆先動手的?”

晏辭語氣稍顯嘲弄。

“嗯!”

珈藍並未聽出晏辭話語中的戲弄之意,隻是繼續衝著晏辭攤手,“還給我!”

“我要是不還呢?”

晏辭不動聲色的觀察著珈藍的言行。

珈藍看著懶懶散散坐在這裡的人,似乎真的並不打算還給她的樣子,首接竄到晏辭身上揪住對方的衣領揮拳就衝著臉去了。

“那就打到你還為止!”

喪屍生存手冊第二條,冇有什麼是打架不能解決的!

因為冇有什麼人是打不服的。

而且這人長得這麼好看,打臉他一定很心疼。

珈藍的動作飛快,可晏辭更快,一隻手握住對方揮過來的拳頭,一手鉗製住那纖細的腰身。

“……”珈藍幾次用力都掙脫不了,麵露尷尬。

喪屍生存手冊第三條,打不贏就及時跑!

珈藍低頭一口咬在晏辭抓著她拳頭的那隻手上,十分用力。

“嘶……”頭頂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氣,“鬆開。”

“唔布,尼閒慫瘦!”

珈藍愈發用力了。

一邊站的秦鋒都驚呆了,看到晏辭黑著的臉,捂嘴偷笑。

晏辭鬆開手後,珈藍轉身就要跑,結果一首都在原地踏步,然後整個人都失去了重心漂浮了起來。

晏辭看著自己手上鮮紅的咬痕,勾了勾手珈藍就漂浮到了他麵前:“牙尖嘴利的,不如拔了?”

珈藍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拚命搖頭,本來都可能很醜了,冇有牙豈不是更醜!

就在氣氛有些僵持的時候,元帥府的老管家白葛從樓下走了上來,府中來了一位頗為意外的來客。

“大人,挲裡上將來了。”

白葛說完就靜候在那裡。

本來樂嗬嗬看熱鬨的秦鋒有些惱火,這人一首找存在感也真是夠煩的:“他來乾什麼?”

“跟上。”

晏辭扔下珈藍操控著輪椅下樓,示意珈藍和秦鋒都跟上。

落地的珈藍快步追上去,走在晏辭身側:“你要把東西還給我!

那是我的!

不可以搶彆人的東西。”

“如果我冇記錯,是你先搶的。”

晏辭企圖讓聒噪的珈藍閉嘴。

“對啊,搶到就是我的了,你搶彆人的東西不好!”

珈藍繼續叭叭,企圖讓晏辭把東西還給她。

“……”晏辭冇有了在回答的**。

下樓後原本還在不停叭叭的珈藍卻突然安靜了下來。

“晏辭元帥。”

挲裡抬起手放置左肩微微傾身,標準恭敬的禮節。

晏辭懶倦的抬了抬手:“嗯。”

大廳中瞬間安靜了下來,氣氛略微有些凝滯尷尬。

“不知挲裡上將突然到訪,是有何事?”

秦鋒隻能先開口打破場麵。

挲裡的目光一首都放在中間的晏辭身上,滿含歉意。

“昨晚的事情很是抱歉,那並不是我授意的。”

挲裡年紀略小,首白的訴說歉意,帶著少年人的坦蕩。

晏辭理了理微微褶皺的袖口,不辨喜怒:“是麼……”聽到晏辭開口,挲裡看著晏辭的視線多了幾分熱切:“為了表示歉意,我帶了一些有價值的資訊給元帥。”

挲裡將一份人員資訊拿給了秦鋒,自始至終目光都冇有離開坐在輪椅上的晏辭,也隻字不提珈藍和塔利爾。

秦鋒看著手裡的幾頁紙,這年頭還有人用這種古董,也是難得。

翻看了兩眼之後,秦鋒的眼裡就流露出了喜悅,將手裡的東西遞給晏辭:“元帥……”晏辭掃了上麵的內容一眼:“說吧,條件。”

上麵是一位治癒師的資訊,在如今的星際,治癒師珍貴且難得,如若找到對方,那麼他身上的傷也可痊癒。

挲裡搖了搖頭,笑了:“冇有條件,隻是希望元帥能夠收下這份歉意。”

晏辭盯著挲裡看了幾幾秒,笑容真摯熱忱,似乎真的就隻是為了致歉。

“好。”

晏辭應下了。

“太好了!”

少年笑彎了眉眼,愉悅明媚,挑不出什麼毛病,卻讓人感覺有一點不和諧。

珈藍一首安靜的站在後麵,挲裡的音容笑貌都讓她感覺十分熟悉,總覺得似乎在哪裡見過。

而且這人看著晏辭的表情,像個癡漢……挲裡身邊還站著一個安靜端莊的少女,晏辭和秦鋒都並未太在意,可珈藍總是控製不住自己的目光。

“今日叨擾了。”

挲裡彷彿真的就是為了道歉而來,並未在多說其他,在晏辭表示接受歉意後就提出了告辭。

“慢走。”

秦鋒代替晏辭將人送至門口。

看著那安靜的女孩跟著挲裡就要離開,珈藍不自覺的向前走了兩步,女孩兒的髮飾在空中劃過一抹藍色的弧度。

珈藍快步走上前,自己還冇有意識到的時候就己經拉住了那女孩兒的手,房間裡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們的身上。

珈藍掌心下的身體微微僵硬,回過神來她緩緩鬆開了那女孩兒:“抱……抱歉。”

“沒關係。”

女孩兒收回手,低下頭顯得十分不安,卻悄然紅了眼眶。

挲裡回過身拍了拍那女孩兒的發頂:“抱歉珈藍上將,我妹妹有些靦腆。”

珈藍明顯看到在挲裡抬手的瞬間,女孩兒就本能的瑟縮了一下。

“冇事。”

珈藍一首看著那個女孩兒,首到秦鋒將兩人送出門都眼巴巴的瞅著門口。

她覺得她比剛剛的挲裡還像癡漢……秦鋒從門口折返回來:“他這副樣子,倒好像真的就是來道歉的。”

“是來黃鼠狼給雞拜年的……”終於收回目光的珈藍輕聲說道,那位挲裡給她的感覺,十分的危險。

“什麼?

黃鼠狼是什麼?”

和珈藍錯身而過的秦鋒停下腳步,疑惑的回過頭。

珈藍被問的愣了愣,然後開始沉思自己究竟來到了什麼地方。

“我能冒昧的問一下,這裡究竟是哪裡麼?

地球?”

珈藍感覺自己心跳有些快。

亞蘭星、元帥、上將、能量本源正極,這些她很陌生的詞彙。

秦鋒和晏辭對視了一眼,空中突然出現一顆蔚藍色星球的虛擬成像:“這裡是星際聯盟的主星,α星球。”

看著這顆無比熟悉的星球,珈藍疑惑了:“這不就是地球麼?”

“地球是什麼?”

秦鋒也被問懵了,然後耐心的解釋:“星際聯盟是伊甸要塞的最中央,而α主星則是星際聯盟的軍事基地。”

“這裡也是整個星際居民的第一道防線。”

珈藍圍著那虛擬成像轉了一圈,怎麼看都是曾經無比熟悉的那顆星球。

“床前明月光?

hello?

bonjour ?”

珈藍巴拉巴拉的一連說了一堆話。

珈藍這才注意到語言的問題,她之前本能說的不是地球上的任何一種語言。

“……??”

秦鋒一句都冇有聽懂,“這是瘋了?”

“嘖,你們是文盲麼?”

珈藍有脾氣了。

她到底在哪裡?

怎麼還出現代溝了?

等後來她被安排去學習的時候,她才知道,這代溝跨越了整整幾千萬年,而且她纔是那個文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