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仙途再現:六載輪迴之約 > 第141章 出爾反爾

第141章 出爾反爾

-

當守衛弟子看見夏東河與眾修士現身於山門前時,皆不由得眉頭緊鎖,“各位前輩為何再次蒞臨此地?”

“莫非上次的懲戒未曾讓諸位醒悟?家師夏真人已然嚴令禁止諸位踏入禁地,望諸位速速離去吧。”一名守衛弟子喝道。

“爾等鼠輩,若是尚有一絲靈智,即刻退避!”夏欣然牽著魏然的手臂,毫不客氣地質問這些守衛弟子。

聞聽此言,守衛弟子們的麵色瞬間黯淡下來,正欲施法驅逐來者。然而還未等他們動作,魏然已先發製人。

“轟!轟!轟!”

伴隨幾聲悶響,魏然宛若遊龍戲珠般輕易將幾名守衛弟子擊倒在地。

魏然麵帶譏諷之色,嘲諷道:“爾等區區螻蟻之流,竟也膽敢在此喧嘩?”

“夫君,好生威武!”

夏欣然滿目崇敬地看著魏然,緊接著對著身邊的長輩說道:“祖父,父親,我們可以進去了。有魏真人在此,無人能阻擋我們的步伐。”

“待會兒便要好好教訓那個忘恩負義的夏子衿一頓!”她憤憤不平地說道。

夏東河與夏明二人放聲長笑,心中暢快無比,闊步邁入禁地之內。他們在昔日遭受的恥辱此刻終於得以洗刷,內心的歡喜難以言表。

此刻,夏子衿正在靜室之中與一位重要的宗門外商洽談未來的修煉資源交易事宜。然而門外突然傳來的一陣叩門聲打破了寧靜。

其貼身侍女疾步至夏子衿身邊,在她耳邊低聲稟告:“掌門師姐,大事不妙!前任掌門帶領眾人強行闖入本宗聖地,此刻已在門外叫囂,聲稱必須見您一麵。”

“護山陣法呢?怎會讓這些人進來?”夏子衿聞訊後秀眉緊鎖。

原來這群人竟然還敢膽敢涉足此處!

“轟隆!”

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靜室大門應聲破裂,魏然宛如雷霆一般自外踏入門內,身後跟著氣勢洶洶的夏東河一行人。

正在與夏子衿談論修煉物資交易的那位宗門外商嚇得一哆嗦。

“郭宗主,抱歉讓您受驚了。”夏子衿連忙致歉。

夏欣然目光挑釁,緊緊盯著夏子衿,口中出言譏諷:“夏子衿,彆來無恙啊,想必你一定冇想到會有今天吧。”

夏子衿從座位上起身,麵容冷漠地斥責道:“爾等何故至此?此地不歡迎爾等,還不速速離去!”

夏欣然冷笑一聲,冷冷回道:“夏子衿,你有何可傲嬌之處?須知,正是因我祖父在此地鎮守數載春秋,才使得本宗不至於衰敗破落。如若非我等奮力支撐,這家宗門早就淪為廢墟了。”

“若非我們竭儘全力,你今日焉能安然坐於此位?”

“你這個背宗棄祖之徒!”夏欣然步步緊逼,不斷向夏子衿發出尖銳的指責。

“的確,宗門的積蓄都被你們私吞殆儘,如今宗門陷入這般境地,正是拜你們這些貪婪的蠹蟲所賜!”夏子衿冷笑迴應,假若冇有這些貪得無厭之輩從中作梗,宗門發展前景必定更為光明,並可晉升至更高的層次。

“你——”

麵對夏子衿的犀利反擊,夏欣然一時語塞,無言以對。

“夫君,瞧她那副得意忘形的模樣,真是氣煞我也!還請夫君為我出一口惡氣!”夏欣然懇求道。

夏欣然輕輕搖曳著魏元的靈魂鎖鏈,帶著一絲撒嬌之意。

“道侶,安心,有吾在此,她豈敢猖狂妄動!”

魏元攬緊夏欣然,並在其額際留下一道靈力之吻。

“無需在此地玷汙仙緣,退下吧!”

夏子衿寒霜掛麪,對身旁侍立的修士指示道:“傳令護山大陣,喚來守山弟子,將此二人驅離山門之外!”

“此舉已是徒勞無功。”

魏元嗤笑一聲,滿不在乎地道:“僅憑爾等修煉未成的守山弟子,也想驅逐吾等,實乃笑話。”

夏子衿眉頭緊鎖,心知此次對方是有備而來,此事愈發棘手。

夏東河端坐椅上,輕輕咳了一聲,“子衿,看來你已看清,昔日跟隨你的修真盟友,如今皆已歸順於我。”

“僅此一事,便可明鑒,在你的引領下,此宗門一日不如一日,衰敗之象已然昭然若揭。”

“罷了,看在祖孫之情份上,便贈你一線生機。你可願將此宗門納入我新開創的大宗之內,作為附屬分支存在?”

“免了你們這一番虛偽憐憫之舉。”

夏子衿冷笑迴應:“爾等勾結妖邪之事做完了嗎?做完了就速速離去,貧道無暇與此類小醜糾纏!”

“仍舊這般目無法紀,自視甚高!”夏東河冷哼一聲,收回目光,望向一旁的郭通。

他堆砌笑容,詢問道:“郭真人,你當記得老夫吧?”

郭通點頭示意:“自然記得。”

夏東河搖頭歎道:“我那宗門屢次上門尋求仙緣共結,怎奈閣下始終未曾應允,這叫我心中頗有遺憾。”

郭通淡然回絕:“恕難從命。貧道向來對夏真人修為與治宗之能深感敬佩,故而不能答應貴宗合作之請,待日後有機緣再議亦未嘗不可。”

聞聽此言,夏東河臉色驟變。

“此事就由晚輩接手處置。”

魏元嘴角勾勒出一抹譏諷之笑,“魏某此刻便賜予你一個機緣,投入我宗門旗下共謀大道,屆時好處自然豐厚無比。”

郭通麵色慍怒,反問:“你這是威脅我嗎?”

“非也非也,魏某並非威脅,而是宣告。”

魏元揮手一甩,淩厲的法力直逼郭通臉頰。

郭通麵帶憤慨,掙脫其手,怒喝:“即便我不從,你又能拿我如何?”

“竟敢抗拒?有趣!”

魏元仰天長笑,眼中流露出一絲輕蔑,旋即揮掌,毫不留情地朝郭通麵部劈去。

隻聽得“啪”的一聲,郭通半邊臉頰立刻顯現出五個鮮明的手指印,其佩戴的金色鑲邊眼瞳墜落在地。

魏元順勢一腳踏下,“哢嚓”一聲脆響,金框眼瞳頓時破碎成片。

“郭真人,你覺得如何了呢?”

夏子衿忙趕至郭通身邊施以援手,隨即朝魏元怒斥:“你怎能肆意出手傷人?”

“他既然不願與我聯手修真,我纔會出手教訓,這怎可稱之為亂打人?”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