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先婚後愛,豪門大佬他溫潤如玉 > 第2章 你是哪來的野男人

第2章 你是哪來的野男人

“唰——”冷可染猝不及防,被冒著熱氣的咖啡淋了一頭一臉。

她驚慌地閉上了雙眸。

濡濕的睫毛如受驚的蝴蝶急促顫動。

許是天生麗質難自棄,被淋得濕透的冷可染,看起來並不滑稽,反而多了幾分破碎感,惹人愛憐。

棕色的咖啡溶液順著她潔白如玉的麵頰,淅淅瀝瀝地滴下。

白色旗袍的胸口也染上了一大塊咖啡汙漬,變成了半透明狀。

傅言墨一怔,站起身來。

“唰——”冷可染全然不顧臉上的咖啡汙漬,閃電般地抓起手邊的咖啡杯。

手一揚,向著徐珍媛潑了回去。

“啊!”

徐珍媛驚叫一聲,抬手抱住了自己的腦袋。

精心打理過的金色長髮,變得斑駁糾結,貼住頭皮往下流水,樣子狼狽至極。

“冷可染!

你這個土包子!

窮鬼!

你竟然敢潑我?

我可是國際名模徐珍媛啊!

徐珍媛冇想到,看起來弱不經風的冷可染居然敢反擊她,怒不可遏,歇斯底裡地大喊“國際名模?

在我看來,也不過就是個戀愛腦可憐蟲。”

冷可染不為所動,輕輕勾唇譏諷:“林楚南不過當你是個玩物,你以為他真的愛你?

他愛你就該光明正大帶著你來跟我攤牌,談分手。

而不是讓你一個人跑來逼宮。

你以為你羞辱了我,其實丟臉的是你自己。”

傅言墨也驚呆了。

這小丫頭看起來斯文柔弱,竟然如此生猛。

麵對強敵,毫不膽怯。

唇槍舌戰,針鋒相對,這外表與性格的奇妙反差,讓傅言墨又對她多了幾分好奇和欣賞。

“你這個賤人!

竟然敢罵我!

我這就讓你知道誰纔是可憐蟲!”

徐珍媛氣急敗壞,一躍而起,伸出細長手臂,抓住冷可染的頭髮,將她拖出座位。

“叮鈴噹啷——”一陣脆響。

冷可染頭上的髮髻被抓散。

墨黑秀髮瀑布一般倏然垂落,漾出耀眼的光芒。

那根銀簪也順著散開的長髮滑脫,滾落到了沙發下麵。

徐珍媛個子比冷可染高了十幾公分,力氣也比她大的多。

冷可染被扯的頭皮火辣辣的疼,也不敢掙紮,隻能順著她的動作挪動身體。

“讓你嘴硬!

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徐珍媛拖拽著冷可染,向咖啡館外走。

“住手!”

伴隨著男人的一聲嗬斥,一道人影衝了過來。

徐珍媛隻覺得右手臂一陣痠麻,不由自主地鬆開了手。

“混賬!”

她惱羞成怒,握住被彈開的手臂,抬眸看去。

頎長挺拔的年輕男人冷冷垂眸,佇立在她的麵前男人皮膚冷白,身著一件白色襯衣,外搭輕薄柔軟的米色羊絨開衫,下穿一條深咖色長褲。

墨黑順滑的髮絲自然垂落在寬闊光潔的前額,半掩住臉上的銀絲邊眼鏡。

兩條細細的銀色眼鏡鏈在麵頰旁輕晃,投下水波般盪漾的影子。

男人五官俊朗,無可挑剔。

尤其是眼鏡片後那雙修長鳳眸,線條優美柔和,瞳仁清澈。

此刻雖噙著怒意,卻依然掩蓋不住沉靜溫潤,矜貴斯文的氣韻。

男人寬肩長腿,身材高大。

骨節分明的左手握著一本捲成筒狀的《博物院》雜誌,屏障一般擋在了冷可染前方,將她護在身後。

顯然,這本雜誌就是方纔他擊退徐珍媛的武器。

這男人正是一首在一旁旁觀的傅言墨。

徐珍媛看清來人,一臉不屑。

她隻覺得眼前這男人衣著樸素,渾身冇有一件認得出的高奢單品,不像是有錢有勢的富貴人家子弟。

麵相又和善,看起來很好欺負。

片刻的遲疑之後,徐珍媛又恢複了瘋狂好鬥的狀態,抬手指著傅言墨叫囂:“滾開!

你是個什麼東西?

竟然敢多管閒事!”

“我是個什麼東西,我不大清楚。”

傅言墨神情淡漠,冷冷開口:“我隻知道,你不是個東西。”

“撲哧——”身後傳來一聲輕笑。

傅言墨不禁回眸,看向身後的冷可染。

這小丫頭披頭散髮地站在他身後。

大約是受了驚,還有一縷呆毛翹在頭頂。

都這樣了,居然還有心思幸災樂禍,嘲笑敵人?

心也真是夠大的。

“你笑什麼?”

果然,冷可染的嘲笑激怒了徐珍媛。

她往前一撲,伸出細長手臂,試圖繞過傅言墨,抓住冷可染。

冷可染急忙挪了挪腳步,瑟縮在傅言墨身後。

像隻被老母雞護著的小雞仔。

“這淘氣的小傢夥!”

傅言墨心底一軟,輕輕勾唇,揮起手中雜誌,輕鬆擋開徐珍媛的襲擊。

“你到底是誰?

難道你是冷可染找來的野男人?”

徐珍媛趔趄著倒退兩步,瞪著傅言墨問。

“徐小姐,不要以己度人。

你喜歡勾搭野男人,不代表彆人也跟你一樣。”

傅言墨語調慵懶不屑:“我與冷小姐並不認識,隻是路見不平,出手相助而己。”

“呸!

你給我滾開!”

徐珍媛怒火中燒,啐了一口,惡狠狠地道:“少多管閒事!

我今天一定要打爛這女人的臉,看她還敢不敢嘴硬!”

“徐珍媛小姐。”

傅言墨冷冷看著徐珍媛問:“國際名模,對嗎?”

“是啊!

怎麼了?”

徐珍媛挑挑細眉,一副不好惹的樣子說:“她一個土裡土氣的鄉巴佬,想要跟我鬥?

真是不知死活!”

“簽約公司是哪家?”

傅言墨拿出手機,語氣依舊淡淡的。

“你什麼意思?

想乾嗎?”

徐珍媛忽然嗅到了威脅的意味,警惕地挑眉。

“插足他人感情,知三當三,還動手毆打受害者。”

傅言墨解鎖了手機螢幕,翻看著通訊錄說:“你這種劣跡藝人應該被封殺,我要通知經紀公司與你解約。”

“哼,就憑你?”

徐珍媛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抱起雙臂,對著傅言墨冷笑:“你以為你是誰?

還讓公司跟我解約,搞笑!

我可是公司的金字招牌!

你能把我怎麼樣?”

她可是國內一流模特經紀公司,從國外高薪挖回來的頂級超模。

一個區區路人,還想威脅她?

真是跳梁小醜,不知天高地厚!

傅言墨勾唇笑了:“巧了,我還真能把你怎麼樣。”

言畢,他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將接聽模式調成了外放。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