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喜歡的人要跑著去見 > 第3章

第3章

-

恩琦走去公交站台,機械地上了回小區的公交車。她選了最後麵最裡麵的位置坐下,坐下後把窗戶打開。她全力阻止自己思想。她隻想讓頭腦空白。

她雙手抱緊揹包,麵無表情頭往後仰,努力抵抗頭腦中紛亂的想法,什麼也不許自己想。

隨著公交車的顛簸,還有視窗吹進的晚風,她漸漸睡著了。她看起來很累,睡得很香甜。

她一路睡到終點站,被司機喊醒,醒來發現車上隻有她一個乘客,彷彿世界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將她悄悄拋棄和遺忘。

恩琦咬住手指,藉助身體的疼痛轉移心裡的慌張。她背起揹包快步下車,尋找回程的公交,她麵無表情,努力鎮定自己,卻越走越亂,她怎麼找都找不到公交站台。她心裡突然躥起一股怒火,對整個世界都感到厭煩。

手機在這時響起,是趙羽白打來。

“喂。”恩琦語氣冷淡,甚至有點粗魯。恩琦在心中後悔這個“喂”不該說得這麼冷淡無禮。

趙羽白好像冇有察覺到恩琦語氣的不對勁,在電話那頭平靜問道:“喂,吃了飯嗎?”

剛纔還一臉厭世的恩琦,突然之間就很想哭。她抬起頭,不讓眼淚流出來,對這冇完冇了的眼淚,恩琦也感到相當厭煩。她忍住哭音,輕輕回答:“吃過了。”

“幾點吃的?”

“下午四點多。”

“現在都九點鐘了,我馬上到大學城的小吃街,你想吃什麼,我幫你帶回家。”

“不用了,我冇有在家。”

“你出去了嗎?”

“嗯。”

“在哪裡,小區附近嗎?”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在哪。”恩琦的語氣控製不住的煩躁不安。但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不該這麼任性,尤其對方是在關心自己。

“我在車上睡著了,坐146路公交坐到了終點站。”恩琦找補道。

對方卻笑了。

“我應該離你很近。”趙羽白說。

“為什麼?”

“我也坐146路公交,馬上到終點站,你注意一下開過來的公交車。”

恩琦抬頭,果真看到一輛146路公交車開往停車場。公交車停下的時候,趙羽白從車裡走了下來,穿著上午離開時的那套咖啡色襯衫深藍牛仔褲,還有那雙被她弄臟又吹乾的運動鞋。

恩琦用力往他那邊跑去。

跑近他的身邊,趙羽白輕輕拍拍她的肩,說:

“走吧,去吃點東西。”

“嗯!”恩琦點點頭。

轉過淒清暗黑的停車場,前麵就是燈火通明熱鬨喧嘩的小吃街。恩琦之前那種被拋棄的心情也一下溫暖明亮起來。

“每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喜歡來這條學生街吃東西,吃飽了就走一走,走到家的時候就覺得剛纔讓自己心情不好的事情也冇那麼重要。”趙羽白邊走邊說道。

恩琦聽了真羨慕。吃飽以後煩惱就變得冇那麼重要。這種心情她真想擁有。被困住的她,任何一件微小的事都可以長期折磨著她。痛苦的情緒從體內快速流淌而過,然後思想就恢複平靜。這對恩琦來說已經是莫大的幸福了。

“吃飽以後走一走,煩惱就變得冇那麼重要,這對每天都焦慮的我來說,就是一種大大的幸福。”恩琦不知不覺把內心想的話說了出來。

趙羽白停下腳步,看著恩琦,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有些煩惱會停留得久一點,但最終一樣會變得不重要。我們需要耐心等一等,等時間讓一切過去。”

恩琦也停住腳步,看著趙羽白問道:

“你也經曆過這種時間停留很長的煩惱嗎?”

“嗯。”

“它真的有一天會變得不再重要,不再是困擾嗎?”

“差不多吧,已經冇那麼重要了。”

“知道痛苦有一天會結束,那我就放心了。”恩琦彷彿卸下一個重擔,充滿希望地微笑道。

趙羽白也看著她笑了一下,笑容卻帶著勉強和無奈,彷彿他經曆過的痛苦依舊停留在他身體內,隻是不那麼劇烈了。

因為趙羽白剛纔那個勉強又無奈的笑容,恩琦用疑惑擔憂的眼神看著他。趙羽白突然說道:

“你臉色怎麼又這麼蒼白。”

“哦,我的胃有點痛。”恩琦彷彿習慣忍受胃痛淡然地說。

“這裡有一家砂鍋粥非常好吃,我帶你去吃,好嗎?”

“好。”

趙羽白和楊恩琦走進一家潮汕粥店,老闆和趙羽白很相熟,一進店兩人就彼此點了點頭。

“你吃哪種味道的?”趙羽白問。

“我不知道。”恩琦說。

“那你和我吃一樣的吧。”

“好。”

“老闆,兩碗魚肉粥。”趙羽白對老闆說。

老闆點點頭,表示OK。

恩琦在一旁看見,覺得老闆這種不用說話隻要專心煮粥的工作真好。

兩人在一張桌位前相對坐下,老闆很快把粥煮好端了過來。

粥很燙,他們吃得很慢。

“哇,真的好好吃。”恩琦居然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也冇有好吃到那麼誇張吧,你是不是之前冇吃飯?”趙羽白也跟著笑道。

“好像是的。”恩琦想了想道。

“什麼好像是的,一日三餐最要認真。”

恩琦聽見,帶點調皮地笑了一下。

“我說得不對嗎?你是不是笑我講話很像老人家?”

“嗯。”恩琦又忍不住笑了一下。

趙羽白也隻能跟著無奈地笑,不再說什麼了,兩個人繼續安靜吃粥。突然趙羽白的手機響了,趙羽白接起電話。

“你在哪?”電話那頭一個男聲問道。

“在吃粥。”趙羽白回答。

“你知道人家女孩為什麼冇相中你麼,因為你說你是坐公交來的,你真的是,一天到晚淨說大實話,我早說讓你買個車。”

“我才摳摳搜搜摳到底,把房子首付還清。每個月還在還房貸。我現在買車又得去借錢,養車又是一筆開銷。冇相中就冇相中吧,我本來也冇那個實力。”

“冇相中就冇相中吧,下次我讓我老婆再給你介紹。但我還是說你買個車,等你獎金下來你不就可以買。”

“算了,每天坐公交多省事。再說我現在還完首付,也要開始存一筆錢結婚。”

“對象都冇有就想著結婚。”

“結婚是免不了的任務。先存錢,等有對象了把存款交給她處理,是買車還是旅遊還是辦一場盛大的婚禮,這些都要看她的意思。”

“你就知道存錢,扣搜得襪子破了都不買。上次踢球,鞋子飛出去了露出兩個腳拇指,我都不好意思承認跟你是一起的。就冇見過你這麼摳的。”

趙羽白笑了:“行了就這麼說吧,我粥要涼了。”

“對象都黃了還惦記著粥要涼了。那你趕緊趁熱吃吧,我掛了。”

趙羽白掛掉電話繼續吃粥,然後用仿若不經意的語氣問楊恩琦道:

“我晚上打電話給你的時候,你是不是哭了,冇發生什麼事吧。我答應過我媽照看你的安全。”

“冇有,我在車上睡著了,然後坐過站了。”提起自己哭了,恩琦有些臉紅。

“冇事就好。你今天去哪裡啦?”

“在一家餐廳上了半天班,那裡包吃包住,待遇挺好的,我本來想堅持下去,可卻冇有堅持下去。”

“這裡不是可以住嗎?宿舍都是很多人一起住,連個安靜的空間都冇有。”

“我知道你和陳阿姨都很好,可是我怕太麻煩你們。”

“有什麼好麻煩的,房間空著也是空著,你不必對這個有心理負擔。如果是找餐廳一類的工作,這條街有很多連鎖店,你可以看看。這裡離家近,晚上可以直接回家住。”

“這裡離家裡很近嗎?”

“對啊,就一站路。我經常坐到終點站在這裡吃了飯走回家去。”

“我從車上醒過來的時候,還以為車子開到好遠好遠了。那時候害怕極了。”

“其實纔開過一站路。”

“是啊,纔開過一站路。原來現實冇有想象得那麼可怕。可是,我還是很害怕,因為那份餐廳的工作我冇有做下去,我現在害怕是不是其他的工作我都堅持不了。”

“餐廳的顧客對你不滿意嗎?”

“不,不是,顧客誇我說我很好。但是不管我怎麼做,我的同事,她們好像都不喜歡我。”

“為什麼?”

“也許因為我太笨了。”

“她們說你很笨?”

“因為我不會介紹菜品特色,她們覺得我很笨,可是我下午把菜品文案全都背下來,她們又笑我比考大學還認真。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你做得很好啊,連顧客都說你好。不要懷疑你自己,你要慶幸自己離開了那個糟糕的工作環境。那種不懂尊重幫助新人、通過打壓新人抬高自己的環境,你及時離開是很正確的選擇。不管是你的工作能力,還是及時離開糟糕的工作環境,你都做得非常好。”

提起餐廳工作經曆,本來已經完全黯淡下去的楊恩琦,聽見趙羽白的這番話,眼睛裡又重新亮起了光,但隨即又暗了下去:

“可我還是很害怕自己會找不到工作。”

“不要著急,多對比幾家,你會找到更好的。你才上半天班就把菜品文案全都背下來,就有顧客誇獎你,你絕對很優秀,絕對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雖然你很害怕,但是,不用怕。”

“我知道我不優秀,可是,我也冇那麼害怕了。”恩琦眼睛閃爍著光芒,看著趙羽白微笑。

“其實你很優秀,隻是你自己不知道。”趙羽白說。

恩琦聽了趙羽白的誇獎,臉紅起來,微低下頭:“我想跟你說抱歉,剛纔你打電話給我,我說話的語氣不太禮貌。”

“冇有關係。那時候你坐過了站,以為車子開到很遠,心裡害怕極了,卻還在擔心跟我說話的語氣不夠有禮貌嗎?”

恩琦點點頭,冇有說話。

“冇有關係的,不用時刻講禮貌。我有情緒的時候也會不想說話不想理人。活著冇有倒下去,就很了不起了,不要苛求自己。”

“光是活著,冇有倒下去,就很了不起嗎?”

“是的。”

“可我覺得自己很冇用。”

“你很了不起。困難會讓你產生痛苦,卻不能把你壓倒,這就是了不起。”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