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喜歡的人要跑著去見 > 第2章

第2章

-

趙羽白拉著箱子走在前麵,恩琦揹著揹包,雙手扯著揹包帶,跟在趙羽白後麵。

當趙羽白走得快,恩琦就小跑著跟上;當趙羽白察覺恩琦需要小跑才能跟上自己便故意放慢腳步,恩琦也在他後麵放慢速度。

恩琦專心跟在趙羽白後麵,踩著他經過的腳印,這種放空自我的平靜讓她完全沉浸,以致於趙羽白轉過身跟她說話她也冇有聽見,差點撞進趙羽白懷裡,當她反應過來急忙後退兩步。

“什麼?”她睜著眼睛完全茫然地看著趙羽白。

趙羽白指著馬路對麵的小區道:

“對麵就是我們住的小區了,你記一下路,還有這個公交站,記住站台名字。”

恩琦順著趙羽白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對麵的小區、腳下的十字路、還有身旁的公交路牌。陌生的環境讓她感到慌亂,她聽見趙羽白問她記住了嗎,忙糊裡糊塗點點頭。

“那走吧。”

恩琦就往前一直走,一輛汽車恰巧在她麵前疾馳而過。

“哎,紅燈!”趙羽白急忙把恩琦往回拉。

“哦。”恩琦忙退回到趙羽白身後。

“你在想什麼?”趙羽白看著剛纔遠去的那輛汽車問恩琦。

“不知道。”恩琦腦袋裡懵懵的。

“不要老發呆,過馬路一定看好紅綠燈。還有出門要認路。我今天帶你走過的路你都要記得。這些基本常識和獨立能力你要有。”趙羽白神情嚴肅地道。

恩琦臉色通紅,乖乖點頭。

“坐了這麼久的車,又走了這麼遠的路,你應該很累吧。”趙羽白見恩琦被他說了後情緒變得低落,於是用和緩的語氣找補。

“不累。”恩琦搖頭,又用充滿歉意的語氣對趙羽白道:“隻是實在太麻煩你了。”

“冇什麼,我不過是提供一個住處,一切要靠你自己。”

“嗯。”恩琦用力點頭。

趙羽白領楊恩琦穿過馬路,走進小區,來到家裡,家裡的裝修和傢俱都是新的,散發著和主人一樣冷清的氣息。楊恩琦小心脫掉鞋,把鞋擺在鞋架上,鞋架上放著趙羽白的幾雙運動鞋,都是鞋底磨損或者鞋麵破皮的,明顯穿了多年,但也能看出主人對鞋的愛護。趙羽白從櫃子裡拿出一雙自己的涼拖給她穿,打開電視機後把遙控器遞給她,讓她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休息,自己則穿著襪子走去陽台刷洗弄臟的新鞋鞋麵,恩琦注意到他的襪子也和鞋子一樣磨得很薄幾乎就快破了。隨後趙羽白接起一個電話:

“應該來得及,我馬上就過去。現在才十點鐘,約的十二點一起吃飯,吃完飯再一起去看電影。如果相親成功了肯定會請你吃飯。”

趙羽白刷乾淨鞋把鞋放窗台晾著,歎了口氣說“不知道一時半會能不能乾”,在一旁的恩琦小心開口道:“可以拿吹風機吹乾嗎?”

“是哦,用冷風吹應該可以。”

“不好意思,我剛纔聽見你講電話,聽起來時間有點趕,你去弄其他的吧,我來幫你用吹風機吹乾鞋,用冷風檔吹對吧。”

“對的,會不會太麻煩你。”

“不會的,本來也是我的原因。”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的確有點趕時間。”

“嗯嗯!”

趙羽白把吹風機拿給恩琦後就進去衛生間洗澡。恩琦把鞋收進來,小心又仔細地吹乾。

趙羽白出來時換了一件咖啡色襯衫和一條深藍牛仔褲,這套衣服明顯也是嶄新的,換上新衣服之後的趙羽白也連帶著年輕帥氣了許多。

楊恩琦連忙把鞋遞到趙羽白腳邊,趙羽白一邊穿鞋一邊對恩琦道:

“我也跟你一樣好像個小孩子,昨天剛買的鞋今天一早就忍不住要穿出去。”

說著對恩琦笑了,甚至帶著點孩子氣的羞澀。恩琦也微笑著。

趙羽白穿好鞋站起身,指了指一個房間:

“你就住這個房間,被子那些都是現成的,行李你等下自己整理一下。中午和晚上我都在外麵,冰箱裡有菜,樓下也有便利店,你自己解決午飯和晚飯。你可以上網找找工作,也可以到小區附近轉轉,自己安排。”

“好。”恩琦一邊聽一邊點頭。

“那我出去了,你有事可以給我打電話,這是家裡鑰匙。”說著遞了一套鑰匙給恩琦。

恩琦點頭,接過鑰匙。

“你一個人應該冇問題吧?”趙羽白走到門口,關門之前又轉過身問恩琦。

“冇問題!”恩琦看著趙羽白,用力搖頭。

趙羽白衝恩琦揮一揮手,恩琦也揮揮手。門關上了。

趙羽白出門後,恩琦把行李箱和揹包放進他指給她的那個房間,給手機充上電後打電話給爸爸,爸爸很快接起。

“琦琦啊,陳阿姨兒子接到你了嗎?”

“接到了,我現在已經到了他家。”

“那就好。吃了飯冇有?”

“還冇有。趙羽白出去了,他中午好像要去相親。我想趕緊找到工作,感覺自己太麻煩人家了。”

“那確實是,人家中午有重要的事,還花了半天時間去火車站接你,的確太麻煩人家了。”

“嗯。所以我想儘快找到工作搬出去。”

“那樣也好。要不要打錢給你?”

“不用爸爸,你給我的錢我還冇動,你自己吃好一點不要太省。”

“我知道,你不要擔心我,你照顧好自己。需要用錢就跟爸爸說。”

“嗯,我會的,爸爸我先掛了,我想趕緊看看工作。”

“好的,反正有事就給爸爸打電話。”

“我會的爸爸。”

恩琦掛掉電話後,對著手機開始找工作。有一家餐廳招服務員,待遇包吃包住,恩琦簡單問了兩句後,記下地址和電話,拿起揹包出門了。

恩琦坐公交車去往應聘的餐廳,餐廳經理讓她填了一張表格、換上店裡統一的服帽。恩琦說不好意思,請問什麼時候可以搬進員工宿舍。經理說先試用一天,可以的話明天就搬進來。恩琦問那今晚可以八點下班嗎,因為要坐公交車回去。經理說可以,然後叫來一個資格較老的服務員,讓老服務員帶恩琦。恩琦從進餐廳起就小心翼翼,她跟在老服務員後麵學習點菜、上菜、收桌子等,期間恩琦有不懂的地方,想問老服務員,老服務員就皺著眉頭表情很不耐煩,說“剛纔不是教過你了嗎”,於是恩琦不敢多說話。有桌子要清理老服務員就讓恩琦去,自己故意慢慢幫客人點單。等到用餐高峰期過了,老服務員和其他服務員聊天,有客人進店,老服務員就喊恩琦:“哎,新來的,你去幫客人點菜”,自己則繼續閒聊。恩琦趕忙拿起菜單去到門口迎接顧客,引導顧客入座後,客人問起一道菜的口味,恩琦不知道,隻好把目光投向老服務員。正與他人聊得高興的老服務員,看到恩琦求助的目光後,臉馬上垮下來,小聲嘟囔一句“笨死了”。但這個聲音也足夠旁邊的服務員還有客人和恩琦聽見。其他服務員都發出“嗤嗤”的偷笑聲。客人看著臉色漲得通紅的恩琦道:“那就換一道菜吧”。但這時老服務員已經走了過來,熱情流利地為顧客介紹起了菜品口味,顧客“哦哦哦”地聽著,還接受了老服務員推薦的高檔紅酒。恩琦在旁邊,她想努力記住老服務員介紹的這道菜的口味,因為她知道下次再問又會被罵。但她怎麼也聽不進去,腦子裡隻有那句笨死了還有他人嗤嗤的笑聲。她瑟縮呆板地站立著,對自己感到厭惡。

下午兩點到四點半是服務員休息和晚飯時間,除了餐廳值班人員,其他人都回宿舍了。恩琦坐在餐桌邊,拿出包裡的筆記本,對照菜單,記下菜品的特色和口味。然後關上筆記本複述,直到每一道菜她都能流暢介紹,她才微微鬆了口氣,把筆記本收進揹包,把菜單放回吧檯,這時也已經到了下午上班時間。大家一起吃員工餐,恩琦不怎麼吃得下,店裡進來顧客她第一個就去招呼了。

到了晚上,恩琦逐漸感到自己進入了狀態,對顧客的提問可以對答如流,點餐上菜擦桌子全都得心應手,她感到自己喜歡這種體力勞動。當顧客誇獎她服務態度很好時,恩琦靦腆地微笑著,心裡感到溫暖滿足,但她的微笑很快消失,因為聽見一個值班服務員在和老服務員悄悄議論她,說她一個下午都在餐廳裡背菜品文案,當個服務員比考大學還用功,說完兩個人一起笑了。

於是恩琦不敢去點餐了,專門收盤子擦桌子,其他服務員見到顧客走了要收拾桌子,就馬上喊恩琦。恩琦也馬上過去,快速地收盤子用力地擦桌子,其他服務員慢慢悠悠地捏了塊抹布過來,恩琦已經把桌子擦得乾淨發亮了。

熬到八點鐘,恩琦去員工休息室找經理,告訴經理自己要先下班了。經理喊老服務員過來,問她新員工怎麼樣。老服務員說,做事情手腳很麻利,就是不怎麼說話,有點呆呆的。經理說,手腳麻利就夠了。說著抬頭和老服務員相視一笑。然後經理又對恩琦說,那你明天帶著行李早點過來上班吧。

恩琦的胃很痛。她想吐,想哭。她努力控製住自己不要流眼淚,然後抬起臉輕淡地說:“算了,我明天不來了。”

說完從身上摘脫下店裡的帽子和衣服,又取過自己的包背上,誰也冇看,從店裡走了出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