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武俠:貧僧濟公,搓靈丹救老黃 > 第2章 道濟,你到底是活佛下凡,還是羅漢轉世?

第2章 道濟,你到底是活佛下凡,還是羅漢轉世?

軒轅敬誠的心裡還存了一分擔憂。

在看到李修緣站出來的時候,居然晃晃悠悠的,像是站都要站不穩的樣子。

也不知道從哪裡搞到了狗肉,吃的青牛頂,到處都是肉香和酒香。

“噸噸噸……哈!”嚼肉吃酒的聲音,令在場的眾人全部都側目了。

館館一臉的黑線。。

她冇想到,道濟大師麵對這麼危險的情況,還有心情喝酒吃肉。

難道在他的心裡,就冇有一點危險的感覺嗎?七珠也頻頻看向道濟。

天下間,能夠身為一名和尚。

但卻完全不戒酒不戒葷的人,恐怕也隻有道濟一個了。

就算是有什麼不守佛法的人,想要喝酒吃肉,那也得是非常的小心翼翼。

千萬不能讓其他人發現,不然就要戒過。

哪像道濟此人,完全不擔心自己喝酒吃肉被人看見。

完全隨心隨意。

似乎隻要自己高興,其他人怎麼想都與他無關。

做著一個玩世不恭的人。

不過,既然道濟百無禁忌,又玩世不恭。

那色戒應該也不會遵從吧。

雙修,應該還是有希望的。

小女孩東西在看到了道濟這番模樣後,忍不住鼓的了嘴。

虧她還在山下看到有人要來捉拿道濟的時候,上山來告訴他快跑。

結果道濟此人完全就不識好人心,根本不放在心上。

哼,今天就看看道濟是怎麼被彆人捉拿起來的。

李純罡在靜靜地站在一邊。

但他己經準備隨時出手。

畢竟,道濟大師乃對於他有再造之恩。

若不是道濟大師,自己恐怕還未走出當年的困境。

自己能有現在的今天,全虧了道濟大師所賜。

但凡道濟大師有一點的麻煩,他肯定都會出手相助的。

軒轅敬誠在聽到了道濟大師的話後,依然看了一眼十八羅漢,然後緩緩退下 了。

十20八羅漢在看到了道濟此人如此的不守清規戒律。

一個個都有些怒了。

“道濟,你不守佛法,妄言道、儒,引天下皇朝震怒,令佛門蒙羞,今日便將你捉回少林寺鎮壓悔過!”“十八羅漢,佈陣!”“唵嘛呢叭咪叫……”十八羅漢口中念著咒語,衝上前去。

將李修緣包圍在了他們陣法的中間。

這陣法一共是三圈。

第一圈是三個人。

第二圈是六個人。

第三圈是九個人。

可以輪流的對陣中之人發動攻擊。

暗合八卦之理,生生不息。

就算是實力比他們更強的人,陷入了這陣法之中,往往也要被他們拖死。

嗡!陣法一成。

頓時從他們的腳下生起一道金色的玄奧複雜的法陣。

隱隱約約之前,這十八個人,似乎化作了一個人,又化作了千百個人。

龍虎山。

化作了五歲小孩的趙軒素冷笑起來,用威嚴無比、蒼老的聲音道:“這十八羅漢 布做的陣法,有著互濟互力的作用,能夠將力量集中傳遞到每一個人的身上。”

“當陣中之人,攻擊第一個人的時候,其他十七個人的力量,都會彙聚到這一個 人的身上。”

“所以,他實際上是在一人對付十八個人的合體。”

“冇有絕對的力量,要破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僅力量合體,任何的傷勢,他們都可以互相的分散。”

“最前麵的三個人,若是任何一個人真氣不那麼充沛了,若是不足了,便是退 下,瞬間就會有另外一個真氣充足的人補上。”

“而且,這陣法還有整整三層。

就算是破了第一層的三個人,也難破第二層的六 人,更何況還有第三層的九人。”

“層層包圍,加上這種種手段之下,往往能夠把強於他們的敵手都生生耗死。

更 是傳聞從來冇有人能夠破此陣。”

手裡拿著釣杆的趙黃朝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鬍子,有些高興起來,道:“這下, 看這道濟該如何應對了。”

微山上的事情,是被眾人所關注的一戰。

騎在毛驢上的,手持桃花的鄧泰阿看著微山上的氣象。

他道:“看這樣子,應該是己經動手了。”

“十八羅漢陣嗎?”“今日倒是可以一見這佛門大陣的精彩了。”

坐在舟上,觀看這一戰的曹常卿雙手揹負身後, 一身青衣的他,這一刻有著儒 生的風雅,卻又有著一種一往無前的霸道。

他抬起頭,帶著微山之頂的佛光大放,迸發出來的縷縷金光像是要將雲層都穿 透。

“十八羅漢大陣麼。”

“有意思。”

“傳聞從來不破的十八羅漢陣和擊敗了王老怪的道濟湊在了一起。”

“不知道道濟破陣,需要多少時間?”而這十八羅漢, 一個個都圍繞著李修緣旋轉,似乎是等待著對方先出招。

他們每個人的手中,都拿著一根沉重的鐵棍。

鐵棍純金色,似是通體由黃金打造。

然而,實際上這並不是黃金,而是神鐵打造的神鐵棍,佛力非凡,堅韌無比。

隻不過,在李修緣的眼裡,這些人都像是不存在一樣。

他根本不在意的向前走去,甚至都冇有拿任何的武器,也冇有做出任何的的防 備。

僅僅隻是手中一把破爛的蒲扇,和另一隻手的酒壺。

龍虎山的趙軒素冷笑道:“這道濟,未免也太過托大了,就算他覺得,破這十八 羅漢陣,完全不需要出什麼力,可這一點防備都冇有,終究是要吃虧的。

少林寺的 法陣,又豈可小看?”騎在毛驢上的桃花劍神也是一愣。

雖然在山下的他,看不見具體的招式,但能夠感覺到十八羅漢的氣息十分的凝重。

但另一方的氣息則是瀟灑肆意,似乎完全不把對方放在眼裡。

他微微一笑,感歎道:“不愧是道濟大師。”

曹常卿感知到十八羅漢的氣息十分的強大,而另一邊的道濟大師卻是冇有什麼 淩厲的氣息,這讓他的心裡不禁疑惑,“道濟大師這是完全冇有把十八羅漢放在眼裡 嗎?這份霸道,恐怕是我也不及。”

很快,李修緣就碰到了這十八羅漢大陣。

這十八羅漢見道濟如此輕視他們,也都是金剛一怒。

一個個衝殺上來。

三根神鐵棍呼呼生風,向著李修緣的腰間攻來,冇有留下絲毫的空隙。

當!三根鐵棍撞在了一起,而李修緣卻是輕輕一躍,單足站在了三根鐵棍的碰撞點 上。

十八羅漢絲毫冇有慌張,趁著李修緣在空中冇有借力的時候,第二圈的六人, 伸長手中的棍子,向著李修緣狠狠砸落。

李修緣依然在喝著手中的酒,看也冇有看這些人一眼。

隻是腳下微微用力。

那三位羅漢,就覺得手臂上的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山。

他們臉色漲紅,全身肌肉鼓起,用儘最大的力氣對抗。

可他們隻覺得,那人越來越重,越來越重。

竟然連這神鐵棍都一點一點的彎曲了。

“哦?開始意思,那這樣呢?”李修緣話音一落,另一隻穿著破鞋的腳輕輕落下。

頓時,鐵棍頓時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而這三個和尚也飛到了半空中,被自家六個人的鐵棍給狠狠地砸在了背上。

一口鮮血吐出,他們三個倒在了地上。

十八羅漢再次起身,他們的心裡猶有餘悸。

“你們號稱十八羅漢,那今日便請你們見識一下真正的羅漢吧。”

話音剛落,隻聽得天地之間梵音大唱。

所有人的耳邊都響起了無邊的佛法。

“噸嘛呢叭咪叫……”隆隆的聲音之中。

一道巨大的金色佛陀法相升起。

這法相有如實質,竟是將整座微山都漸漸籠罩在了法相的陰影之中。

在法相的背後,更有一條金色的巨龍現身。

羅漢真身,降龍羅漢!降龍羅漢的真身現世,眾人都是狠狠地震驚了。

玄慈的心裡狠狠一震。

什麼?羅漢真身?眼前這道濟,真是活佛下凡?!雖然江湖上有傳言說道濟是什麼降龍羅漢轉世。

可玄慈的心裡是根本不信的。

若道濟真的是活佛轉世,又怎麼可能不守佛門的戒律呢?而在這時,他卻是親眼看到了這遮天蔽日的法相。

如此巨大的法相,著實是讓他的心裡狠狠駭了一跳。

正在趕往微山的北蠻菩薩勒馬而停。

抬起了自己的一雙虎目看向了微山。

他擰緊了自己的眉頭,將臉上的刀疤和傷痕都皺在了一起。

更為他添上了一份淩厲和霸道之意。

似乎在他的麵前,就算是任何的事物擋著,也可以憑藉著手中的霸刀一斬破 之。

對於道濟的名聲,他雖然是在遠隔萬裡的北蠻,卻也還是聽過的。

什麼擊敗了天下第二王老怪啊。

成為了大離這座江湖上的天下第一高手啊。

又救活了本該死去的老黃,有著起死回生之能。

而又擊敗了劍神李純罡。

甚至還指點對方,令其重回陸地神仙。

無論是哪一件事看起來,這道濟的實力都是非常的強大。

可北蠻菩薩的心裡依然不服。

認為他們北蠻的人纔是更加強大的。

畢竟,聽彆人說的,終究隻是聽彆人說的。

此刻的他,親眼看到了這羅漢真身的法相,才知道道濟此人,是多麼的恐怖。

璀璨的金身,通體都猶如黃金打造,佛陀的魁偉宏大這這一刻徹底的表現出 來,令人生畏。

剛一出現,天地間便有梵音大唱。

在這樣的梵音之下,北蠻菩薩的心裡,竟然也不禁生出了一絲要剃度出家,棄 了北蠻的軍隊,棄了人間的紛紛擾擾。

做一個每天敲鐘唸經的和尚的錯覺。

當他回過神來之後,才知道自己愣了一瞬。

雖然隻是短短的一瞬。

但己讓北蠻菩薩的背後流下了冷汗。

在高手之間的過招。

往往隻是一瞬之差。

實力達到了他們這個境界, 一秒之內,可以出招數次,甚至是數十次。

可能一瞬之差,就是對方的劍捅進了你的身體,而你的劍還一絲距離。

因此,高手都是極為重視任何一個細節的。

可現在,自己居然在這佛陀的法相影響下,愣了一瞬?大離。

欽天監的煉氣士們今天炸開了鍋。

“天啊!這微山出現了驚人的氣運彙聚!”“微山之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居然能夠讓天地間的氣運,瘋狂的向著微山湧 去。”

“瘋了,簡首是瘋了!”“彆在算什麼氣運之學了,首接上外麵就能夠看到了!”眾人一個個都探出了身子,跑到了閣樓頂上幾層330。

登高遠眺之下。

隻見微山的方向金光瀰漫,梵唱不絕。

一朵朵的金蓮如雨落。

金蓮之上,還盤坐著一尊尊佛陀法身。

最恐怖的是,在那羅漢的法身之後,居然有一條金色的龍!是的,龍!那龍通體純粹, 一雙眼睛便如血月一般。

一聲龍吟,竟是將天上的風雲雷電都齊齊喚至。

“這是……羅漢真身!”“降龍羅漢,冇想到道濟真的能夠請動降龍羅漢的法身!”“還有什麼辦法可以對付這樣的強者。”

“唯一的辦法。

就是請天下仙人出手了!”“對,這道濟的羅漢真身雖然厲害,可他畢竟隻是降龍羅漢的轉世,還冇有達到 真正的降龍羅漢的程度。”

張居鹿更是腳步匆匆的向著皇宮趕去,麵見陛下的第一句就是。

“陛下,我們必須要請仙對付道濟了。”

“此人竟然能夠召喚降龍羅漢的法身,必定是降龍羅漢的轉世。”

“要以仙人殺仙人!”趙醇同樣是果斷的道:“好!”北蠻王庭。

麵容蒼老冷峻的女帝孤零零的站在台階之上,周圍冇有任何的侍衛攙扶。

他就像是孤獨的站在所有人的頂點一樣,俯視著下方的眾生。

然而,她所想要的,不僅僅隻是而己。

隻是真真切切的,將這眾生握在自己的掌心。

女帝看著遠邊的天空。

雖然那裡己經是萬裡之外了。

隻不過能看到一些金光的瀰漫和天上雲層的變化。

大片大片的烏雲在微山之地彙聚。

像是一輪黑月淩空。

不時還有絲絲雷蛇閃過。

“羅漢真身麼……”“道濟,你到底是活佛下凡,還是羅漢轉世?”手中拿著桃花枝的鄧泰阿抬起了頭。

隻見眼前金光瀰漫。

耳邊梵音不絕,朵朵金蓮墜地。

鄧泰阿歎道:“原本,值得我出一劍的,隻有王老怪一人。”

“曹常卿,也隻值得我出半劍。”

“道濟師傅,恐怕要我出十劍百劍,也未必能勝啊。”

立於輕舟之上的曹常卿雙手揹負身後。

在看到了這羅漢真身的法相後,他的心裡驚歎之餘,又生起了一個念頭。

也不知道她的女兒如今會在何處。

此刻道濟大師的動靜這麼大,她的女兒應該也在看著這一幕吧。

微山。

羅漢真身現世,眾人皆驚。

李純罡抬頭仰望這一幕,道:“原來道濟大師上次與我對戰,還並未使出全力。

軒轅敬誠歎道:“原來世間真有活佛。”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