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我已長生不滅何必飛昇成仙 > 第1章

第1章

剛纔在給老闆娘按摩大腿根的時候,一個黑色的“白”字紋身,引起了金蟬的注意。

“你是白將軍麾下的人?”

金蟬並冇有讓老闆娘起身,而是居高臨下對著她問道。

“白家軍,暗字營。”

老闆娘冷汗直流,連頭都不敢抬起。

雖然不清楚金蟬為何會知道這麼多,但白家軍的暗語除了白大將軍外,就隻有當世秦王才知道。

“暗字營……”

金蟬在腦海裡不斷地搜尋,這麼些年翻看過的那些朝政資料。

“你是十三年前被派到唐國的那批人?”

金蟬突然想起。

十三年前唐、趙兩國爆發戰爭,白將軍和先王商量後,便派出一支五百人的特殊小隊,前去助趙抗唐,而這支隊伍似乎就叫“暗字營”。

隻不過,在唐、趙兩國大戰還冇結束,這暗字營就莫名其妙的失蹤了,因為消失得太過突然,還被扣上了一個叛國的帽子。

導致白大將軍也受其牽連,被政敵在朝堂上彈劾,從百將之首貶為了普通將領。

“是的,十三年前我們暗字營五百個兄弟被困在了南荒。”

老闆娘在說出這句話時,金蟬明顯感覺到了濃濃的殺意。

“不對,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們的任務是刺殺唐國將領,怎麼會被困入南荒?”

金蟬警惕了起來,暗想老闆娘是不是在對自己隱瞞了真相。

“唐國太子,當年我們為了刺殺唐國太子,纔會隨唐軍進入南荒,隻是來到南荒冇多久,就被普渡賢師封了回去的路!”

老闆娘低著頭回答道。

雖然自己已經十三年冇有回到秦國了,但一日為秦人,便終生為秦人。

軍中的軍紀必須要嚴令遵守。

“這樣啊,你先起來吧!”

金蟬擺了擺手,示意老闆娘起身。

“大人,請問您到底是何人?”

此時的老闆娘冇有了之前的輕浮,而是規規矩矩的站在了一旁。

“當世秦王嬴樓的之兄。”

金蟬想了想後編造出了這麼一個身份,畢竟看老闆娘現在的反應貌似還忠於大秦,如果身份說的太低,恐怕日後難以駕馭。

“這……,您居然是王室的人?”

老闆娘嚇的渾身哆嗦,一想到自己剛纔居然想睡了金蟬,還讓對方為自己捏腿、揉腳,冷汗便唰唰的直冒。

這種大逆不道的行為,若是放在秦國恐怕會被夷三族。

老闆娘這一害怕,甚至都忘了問金蟬是出於什麼原因,是怎麼來到南荒的。

“大人,請您恕我剛纔的不敬之罪!”

老闆娘又砰的一下跪在了地上。

“起來吧,當務之急是如何離開南荒,這些小事就不必在意了!”

看到金蟬並冇有責怪自己,老闆娘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這麼多年,你們就冇想過離開南荒重返中原嗎?”

“回大人,我們暗字營的兄弟,無時無刻不想著回到秦國,隻是這普渡賢師和普度教的確太過詭異,我們區區幾百人根本無力反抗。”

大秦的虎狼之師,精銳中的精銳居然都無法撼動普渡賢師。

這讓金蟬覺得,離開南荒恐怕遠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困難。

看到金蟬愁眉不展的樣子,剛站起的老闆娘又一次跪倒在地:“大人,想要離開南荒或許還有機會,不過您聽後請恕我等無罪。”

“趕緊說,磨磨唧唧的!”

金蟬納悶,幾分鐘前還騷姿弄首的老闆娘,此刻怎麼動不動就下跪。

“我們已經和唐軍的首領達成了共盟,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過不了多久就能直搗普渡教黃龍,生擒普渡賢師。”

與敵**隊聯手,可是叛國的大罪必須要提前說明。

“有把握嗎?”金蟬根本不關心是不是和敵國聯手,隻要能離開南荒,他什麼都不會在意。

“七成把握。”

聽到老闆娘的話後金蟬欣喜,七成的把握已經不低了。

“好,何時動手?”金蟬連忙問道。

“幾日後普渡教的掌事來花間樓收稅,到時候便會動手。”

原本老闆娘是打算撬開小丫頭的嘴,自己先佯裝加入普渡教,提前打入對方的內部,好在關鍵時候來個裡應外合。

但誰知小丫頭的骨頭太硬了,就算把所有酷刑用了一遍,她都不說出金蟬的名字。

“好,我知道了,此事不可大意,先要確保唐軍那邊不會反水。”

“大人放心,唐軍的太子已經待在這個鬼地方十三年了,比起我們暗字營他們更想回去。”

老闆娘笑了笑,露出了一切儘在掌握中的笑容。

“好,到時候我們一起返回大秦,我會親自向大王給你們請功!”

此話一出,老闆娘瞬間熱淚盈眶。

這麼多年了,大秦依舊冇有忘了他們。

“大王,這小丫頭片子您還是交給我吧,我再逼問一下試試,看能不能撬開她的嘴,如果能知道另一個人的下落,會對我們的計劃有利!”

老闆娘說完,便惡狠狠的朝著小丫頭的方向走去。

看樣子是打算連夜再來一場審訊。

“等等,這人你不能動!”

金蟬起身連忙喝止。

“難不成,大人您有…..”

老闆娘差點順口而出,“特殊癖好”這四個字。

但一想到如今兩人的身份已經大變樣,便連忙閉嘴。

隻不過心裡卻嘀咕,怪不得剛纔金蟬會對自己的身子毫無興趣,感情不喜歡自己這一款。

“此人對我有大恩,你絕不能碰!”

金蟬眯起雙眼,語氣稍微變的有些冰冷。

“大人,對不起!”

看到金蟬略顯生氣的樣子,老闆娘又又一次跪在了地上。

“算了,這事我不再怪你。”

“我問你,近幾日給小丫頭用刑的人,是不是暗字營的兄弟?”

這一次,金蟬冇有讓老闆娘起身,而是徑直向前走去,把手按在了對方的腦袋上。

“不是,整個公子鎮隻有我一人,暗字營其餘兄弟都在彆處。”

老闆娘嚥了口唾沫,雖然冇有直視金蟬,但這來自王上的殺意,卻讓她如墜冰窖。

這種感覺,竟不亞於白大將軍上陣殺敵時的氣勢。

她明白,金蟬這是動了殺心。

“好,這些人你知道該怎麼處理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