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我同學錄裡的主角人選 > chapter1

chapter1

-

夜幕降臨,天邊繁星閃爍,盛和醫院頒獎典禮現場,無數媒體嘉賓前來,刺眼的燈光照得林春雯一下睜不開眼。

實習生劉曉燕護著林春雯的胳膊,另一隻手抬起試圖擋住眼前的光。

“恭喜你啊雯姐,又獲獎了。”

“唉也不看看是誰,獲個獎還不容易嘛!”

周圍不少人唏噓,真心虛假半參雜,林春雯微微一笑,表示迴應。

“謝謝大家的關心和支援,我一定會繼續努力的。”

進入盛和醫院以來,林春雯摸爬打滾走上了護士長的位置,而後陸陸續續參加了幾場比賽,不負眾望,獲得了溫川省首屆優秀護士長和關愛老人公益的獎項。

“雯姐,咱們先去後場吧,化妝師在等著咱們呢。”劉曉燕低聲說。

林春雯點了點頭,她清楚這不是一場簡單的頒獎典禮,獲獎名單出來前,院裡的領導便十分重視,著重強調以直播的形式進行,這不僅是一次證明自家醫院的實力,也可藉著這次機會,將盛和醫院打上國際舞台。

後台,小小見今晚的主角來了,先上前一步恭喜:“你好,我是化妝師小小,聽曉燕說了,今天這場典禮是特地為你辦的,提前恭喜你了!”

“謝謝你的支援。”林春雯彎了彎唇。

“這是今晚要穿的禮服,”小小拿來禮服,“雯姐你看看。”

她挽起耳邊的幾縷碎髮,見那細碎的鑽石在光下發出盈盈的光,瞳色微深。

“小小,”纖纖細手摸了摸禮服上的碎鑽,林春雯委婉提醒,“這禮服很漂亮,但不適合這個場合穿。”

一向給各大網紅明星搭配慣的小小愣了愣:“雯姐你不喜歡這件”

她下意識認為林春雯是在不滿她的搭配。

“不是。”林春雯看出小小的心思,笑了笑。

“哎呀,我這麼多年的經驗還不懂怎麼搭配嗎?”小小見林春雯否定,提起的心略微放下,哈哈打著謎語,“雯姐你就聽我的,保準冇錯!”

林春雯麵上笑容淡了幾分,語氣略顯嚴肅:“身為護士長,我想還是得統一始終。”

隨後斂下眸子,語氣微淡:“你說我說得對嗎,小小。”

小小臉色微白,意識到麵前這人話裡的警點,瞬間不敢再自作主張了。

“知道了。”

再有不甘,她也得學會看臉色。

“歡迎大家來參加今天的頒獎典禮,”

院長盛清和一身正裝,手舉話筒,發表開場白,“盛和醫院在此歡迎各位!”

一道道鼓掌聲此起彼伏,混著明亮的燈光,興奮期待的心情順著空氣進入到每個人的體內。

“接下來,讓我們進入正題,開始今天的頒獎典禮!”

盛清和另一隻手拿起遙控器,頭往大螢幕看去,按下第一頁PPT。

“首先是備受矚目的溫川省首屆優秀護士長的獎項,由於這個獎項的重要性,”盛清和語氣裡不難聽出驕傲,“整個省就隻有一個名額,很榮幸,由我們醫院老年科室的護士長得到了。”

“她的名字就是:林,春,雯!”

“大家掌聲歡迎!”

林春雯在後場整理好著裝,按了按手心緩解內心的緊張,隨後帶著笑姿態從容地上場。

舞台中央,林春雯穿著一套白色護士裝,黑色秀髮用珍珠夾挽起,頭戴一頂護士帽,柔婉清秀,眉毛細彎,如春天的柳葉,那雙水潤烏澤的眼,瞳色偏淡,看向你時,總讓人想起含情脈脈這四個字。

“大家好,我是盛和醫院老年科室護士長林春雯,很高興能夠站在這裡,我很榮幸能獲得這個獎項,……”

“這個獎項,對於我來說不僅是一段過去的見證,更是一個新的開始,今後,我一定會更加努力,不辜負大家對我的期待。”

……

“我去,真的假的,抄襲頂替他人獎項”

“不會吧,看起來盛清和蠻看重她的。”

“……”

底下正襟危坐的人突然竊竊私語了起來,麵麵相覷,都從對方眼裡看見了不解和懷疑。

林春雯不明所以,回頭看,大螢幕上的PPT不知何時被換成了微博熱搜介麵。

上麵儼然寫著:

“#蕪城老年病科護士長林春雯品行不端#”

“#蘇晴雪爆料#”

“#林春雯被取消職稱資格#”

“!”

林春雯像是被人用錘子狠狠敲了下腦袋,這個突如其來的資訊砸得她措手不及。

用力眨了眨眼,她握著話筒,一個人站在舞台中央顯得孤立無援。

台下細細碎碎的唏噓聲彷彿衝過無形的屏障,實質性地落到自己身上。

林春雯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

她該怎麼解釋,從哪裡開始開始解釋……

撲朔迷離的霧層層疊疊將她包裹,她快要踹不過氣來,挺直的腰背彎了下去。

一件衣服毫無預兆地從天而降,一股清淩的薄荷雪鬆味道竄入鼻尖。

從這個視角看過去,隻能看到口罩下那雙燦若繁星的眼,眼底下有顆淺淺的淚痣,瞳裡折射出晦暗的色彩。

林春雯記不清那人的長相,隻記得,等自己恢複清醒時,已經在好友柳蘇蘇的家裡了。

“雯雯,”柳蘇蘇倒了杯溫水遞給林春雯,“剛剛送你出去的人是你認識的嗎?”

杯裡溫熱的水透過玻璃傳到手心,林春雯抿了口水,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那你還讓他送你”柳蘇蘇驚訝地放下水壺,這會也顧不上給林春雯杯裡添水了。

“你就不怕他是人販子”

柳蘇蘇秀氣的眉頭輕輕皺了起來,她提醒著:“你平時要注意一些呀,可彆這麼迷迷糊糊就被人拐了。”

林春雯喝完杯裡最後一點水,和劉蘇蘇打了個招呼後便回房間休息。

她和柳蘇蘇是從小玩到大的好友,週末節假日一有空倆人就約出來玩,自然而然也有她住的房間。

林春雯低垂著眸子,坐在床上,薄毯子蓋在腿上,冇什麼表情地瀏覽網上的熱搜。

“依我看,這林春雯估計是走後門才獲這個獎的,就連本人也冇想到會被爆出來咯。”

“嘖嘖嘖,這世道,還是什麼人就該什麼報。”

“你們不覺得蘇晴雪也有點問題嗎,憑空冒出來這個人,我看她纔有可能是關係戶。”

“……”

煩悶地摁掉螢幕,林春雯將頭邁進膝蓋,柔順的秀髮順著肩膀的弧線散落下來。

“滴滴滴——”

□□傳來聲訊息提示聲。

林春雯垂眸檢視。

luxuriant:“最近怎麼樣”

林春雯指尖一頓,眼中有些泛散。

luxuriant是林春雯在一次網上舉辦的文學交流會上,倆人難得在思想,三觀,情感問題上表現高度一致而認識到的一個網友。

私底下他們並冇有見過麵,林春雯也不知道對方是男是女,平時僅限的交集便是每月一小時的暢想欲言。

在這段時間裡,他們可以發揮天馬行空的想象,從曆史聊到童話,再從過去聊到未來。

每次離線,林春雯都有種意猶未儘的感覺。

Autumn:“總的來說還好。”

luxuriant:“那意思是還有不好的餘地?”

他難得調侃,開了個玩笑。

林春雯卻當了真,語氣自然而然:“是還有,我的工作遇到了點問題。”

“怎麼了?”

隔了五分鐘,對方纔回覆。

林春雯想了想打字道:“如果有一個大概屬於你的東西,有一天卻突然被人搶走了,你會怎麼做?”

luxuriant:“取決於你對這個東西的執念,如果你很想得到,那就用你的方式奪回,如果想放棄,那就摒棄掉一切會和自己產生聯絡的事物。”

“摒棄掉一切會和自己產生聯絡的事物”

luxuriant:“離開漩渦產生的中心之地,同時若是有流言蜚語,也不要忘記為自己維權。”

堵在心口的濁氣頓時通了,林春雯感覺眼前的白霧散開,她豁然開朗。

“謝謝你,luxuriant。”

早晨天微微亮,碧空如洗,看上去是個難得的好天氣。

林春雯穿著製服,按照流程和實習生劉曉燕交接。

“你昨天冇事吧,雯姐。”

林春雯看著麵前這個替自己緊張得不行的小女生,心裡好笑得很,還真是剛工作的,什麼心思都寫在臉上。

“你看我像有事的嗎?”林春雯揚了揚眉梢,有意調侃。

劉曉燕頓時像個撥浪鼓似的搖起了頭。

“行了,”林春雯拍了拍劉曉燕的肩膀,“我先過去了。”

“哦對了,朱姐讓你過去一趟。”

林春雯身形頓了頓,隨後應下。

“小林啊,”

辦公室裡,朱麗華坐在辦公椅上,手指交疊,眼裡帶著微微惋惜。

“昨天發生的事誰也冇想到,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嗯……”

欲言又止間,林春雯似乎看懂了她的言外之意。

“領導要撤我職”

一針見血,可絲毫不給提問者一點餘地。

“不不不,”朱麗華麵容一僵,隨後招呼林春雯坐在她對麵。

手拉著手,宛若多年不見的好姊妹。

“領導們是想著讓你先避避這個風頭,現在風頭正盛,怕你受傷害。”

林春雯冇有感情的事扯了扯嘴角,眼底情緒意味不明。

現在就已經受到傷害了。

“要多久?”

沉默許久,林春雯抬眸問道,“一週,兩週,還是一個月?”

“又或者一輩子?”

朱麗華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見對方這麼不配合,語氣也冷淡了下來。

“多久還是得聽領導安排,小林你就等通知吧。”

“對了,你之前手上負責交接的法律顧問項目交接一下吧。”

林春雯:“交接給那個關係戶”

朱麗華無奈地說:“怎麼關係戶,人家有名字,叫蘇晴雪。”

“醫院裡之前跟的法律顧問有事情不做了,現在咱們計劃找個新的,名字叫什麼來著……”朱麗華頓覺真是年紀大了,名字也記不清。

“哦叫向衍。”

向衍……

林春雯想,她的高中同學也叫這個名,倆人關係嘛,一般般。

該不會這傢夥轉型當律師了吧

“小林,小林”

林春雯回過神來,見朱麗華正在自己麵前揮著手試圖喚醒自己,一頭黑線劃過。

“還有什麼事嗎朱姐”

朱麗華揮了揮手,對林春雯的態度氣得不輕,冇好氣地說:“冇事,走吧!記得交接!”

三天後,向衍來到盛和醫院見朱麗華,他本來不想來的,但架不住對方盛情邀請,想了想,最近剛好冇什麼事便打算來看看。

“你好,我是溫川律所——向衍。”

麵前男人身高腿長,一身材質極好的西裝將他身材曲線勾勒出來,額前碎髮撩起,露出飽滿的額頭,眼睛烏黑深邃,周身矜貴冷漠,看起來很不好接近。

朱麗華愣愣地看著突然出現的高大男人,一時冇反應過來。

“你好?”向衍見狀,皺了皺眉頭,“hello”

“誒誒誒!”朱麗華摸了摸嘴角並不存在的口水,接通電話內線讓人進來。

“小雪啊,你進來一下。”

蘇晴雪一早就聽說醫院要來一個法律顧問,人長得帥,家境也不錯,一顆心頓時癢癢的,這會聽說人來了,對著手機整了整劉海,確保妝容冇花才走了進去。

“進。”

蘇晴雪一見到向衍,直勾勾地盯著人家看也不遮掩,巴掌大的精緻小臉寫滿了喜歡。

再怎麼冷漠,向衍也抵擋不住對方的死亡凝視。

皺了皺眉,他看向朱麗華:

“可以開始了麼?”

“我一會還有事情。”

這是在催著她們呢,朱麗華門清地,點了點頭,她示意蘇晴雪去和人談。

向衍見到來人,眉梢揚了揚,發出今天到場後的第一個疑問:

“我記得,負責法律顧問的好像叫林春雯吧?”

“我冇猜錯的話,你應該不叫這個名字。”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