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我的冰山女總裁 > 第4568章唯我獨尊!

第4568章唯我獨尊!

-

四大巔峰至尊的激戰,一直持續。

三天三夜後,即便雲劍晨已經變成血人,但他實力悠長的特性,還是彰顯出來。

原本幾乎處於捱打的狀態,慢慢的占據了優勢。

經過九天九夜的瘋狂激戰,四大巔峰至尊,竟齊齊出現力竭之態。

戰鬥狀態,分明銳減,每次出擊,都能分明看出,已然有氣無力。

但受創的已非雲劍晨一人,誅天盟另外三大聖尊也無不受到重創。

確實有魚死網破的節奏。

在此過程中,雲至尊依舊未死,但其遭受的極儘痛苦,人人都能感受到。

也能分明地體察到,其生命氣息在以極為緩慢的速度流逝。

又經過了兩天兩夜的持續奮戰,四人最終都飛落無形的防禦層上,處於癱軟狀態。

這是旗鼓相當的實力,經過瘋狂的對戰,應該發生的情況。

雖然四人都癱軟在了距離地麵,僅有百丈的防禦層上,卻誰都在抓住機會修練。

因為現在誰能更快的恢複,就能占據絕對的優勢,甚至抓住機會,將對方絕殺。

實則也是在跟時間賽跑,隻不過最終取勝的存在,獲得的將是生命的獎勵。

可是……

就在他們齊齊癱軟在防禦層的瞬間,好不容易清朗的蒼穹,又發生了變數。

無數道密紋縱橫交織,形成了一方紊亂且能令人感受到恐怖的地域。

密紋縱橫交織的中心,有數米方圓的黑洞,深邃無比,給人極為恐怖的感覺。

於黑洞中,卻清晰可見一道人影,款步而來。

那道人影似近在咫尺,又仿若遠在無儘的空間深處。

即便是款步而行,都能讓人隱隱地感覺到,一步一位麵,能跨越無儘的空間。

僅是數步而已,原本還難以看清的麵容,已經清晰可見。

是一名俊朗絕倫的青年。

“釋靈空?這個該死的,難道是要在這九天現身嗎?”

待真空窟窿內的身影,麵容清晰浮現,雲善立馬就認出,有些難以置信地驚語道。

畢竟,包括它在內的一些人,皆見過釋靈空。

但釋靈空本為凡俗中人,按常理而言,是絕不可能出現在九天的。

卻出現如此情景,釋靈空分明就是要橫跨虛空而來,於此地現身,讓雲善如何不驚?

認識釋靈空的其他人,現在也無不是同樣的反應。

雲善的驚語聲剛落,釋靈空就已經自真空窟窿內脫出,於這方天地的虛空現身。

雙手負後,顯得無比狂傲,甚至露出一幅世事儘在掌控中的姿態。

俯瞰向癱軟的四大至尊,嘴角微翹,露出不屑冷笑的同時,還極為的殘酷無情。

“你……是何人?看你的樣子,必然……也跟雲劍晨這孽畜有仇,隻要你……現在將其擊殺,我誅天盟……絕不會虧待你。”

片刻後,贏曌率先清醒過來,看著傲懸於高空的釋靈空,孱弱而語。

其話音落地,雲善當先沖天而起。

有它的帶頭,其他凶獸,也不再耽擱,齊齊展開行動。

實因誰都知道,戰局再生變數,已經打破了原本的因果關係。

隻可惜,於百丈高空,就被無形的防禦層阻止,任它們如何衝擊,都冇有絲毫作用。

甚至都看不到任何的異樣。

就在雲善等一眾凶獸,齊齊展開行動時,釋靈空也終於開口。

“當空,我的目的,可不是要得到誅天盟的優待,而是要徹底掌控誅天盟,成為獨一的聖尊,或者說是誅天盟的盟主,於這天地間,唯我獨尊!”

釋靈空俯瞰向贏曌,微笑著說道。

隻不過他的笑容,怎麽看都讓人不舒服。

很陰鷙、很陰險、很怨毒,還有著滿滿的陰謀味道。

他的話,讓贏曌滿臉的震撼,驚得張大了嘴。

因為稱她為當空的,僅有一人,那就是釋煛

甚至於,連雲至尊都不會如此稱呼她。

要知道,當她於修練界崛起後,現在所用之名,為釋煱鎪所改。

取名曌,實有日月當空之意。

當時改名的還有釋煟其改名為煟也頗有深意,意喻飛龍在天。

隻是……

釋熗蝗灰粵硪桓鋈說男蝸蟪魷鄭實在太過詭異,也大大的超乎她的預料,令她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震撼了片刻後,贏曌便清醒了過來,立馬就露出了無比驚喜的神色。

“天龍,是你嗎?”

她看著釋靈空,激奮地問道,也用了隻有她纔會用的稱呼。

因為太過激動,說起話來,都變得異常的利索了。

釋靈空冷然點頭:“是我!”

“太好了,你曾經的夙願,終於要實現了。隻是……我萬萬冇想到,你會用這種方法實現。”

她依舊激動無比地開口。

而此時,其他人都有些懵逼。

唯有雲劍晨震撼莫名。

利用徹地之能,他知道這兩個老怪物,關係不乾淨,甚至知道很多細節。

可是……

雲劍晨也做夢都冇想到,釋熅尤換嵋哉庋的方式重生。

畢竟,釋靈空跟釋煟應該是兩個絕對獨立的存在纔對。

即便到了現在,釋靈空在他眼中,都處於很正常的狀態。

他還及時動用了徹地之能,窺探了眼前這個釋靈空的一切,都未發現任何異常。

這尼瑪……到底是怎麽回事?

也正因為如此,令雲劍晨都感覺到,眼前這個釋靈空很恐怖、很可怕。

此時的釋靈空,卻平靜得出奇。

麵對贏曌的說法,隻是淡漠地點了點頭,道:“我的夙願,確實即將實現。”

其話音落地,右手輕輕一揮,一股肉眼可見的質化力量,便注入到了雲劍晨體內。

“孽畜,在你慘死之前,本尊願意滿足你一個心願。現在,你可以用你特製的劇毒,對付他們了。”

贏曌俯瞰著雲劍晨,用施捨的口吻,殘酷用怨毒地說道。

力量的注入,就是為了讓他直接擁有行動的能力。

其話音落地,雲劍晨已經站起身來。

“也包括贏曌嗎?”

但雲劍晨並冇有及時行動,而是抬首看著傲懸虛空的釋靈空……

不對,現在應該說他是釋煟饒有興趣地笑問道。

“當然!”

釋熀斂揮淘サ鞀卮鸕潰都冇有半點情緒的波動。

但他的話,卻讓贏曌的靈魂,都如同遭受了一記恐怖滔天的暴擊。

令其滿臉的難以置信,盤膝在質化氣層上的身軀,都在情不自禁地顫抖,已經有些許恢複的身軀,似乎隨時都要如先前一般,再次處於無力的狀態,徹底癱軟下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