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天上何所有,曆曆種白榆 > 初到人間

初到人間

-

靈庚25年,距四界簽署和平契約已4000年,此間,人間重輝生機,百姓和樂。魔戒也暫時隱秘了作亂的鋒芒。天上仙子也各司其職,至此,四海八荒太平無事。

今妖族少女白榆已五百餘歲,今住常歡鎮才化行不久,終是可以幫爹孃做酥餅了。

“娘,乾嘛呀?”日上三竿,嬌陽高照,白榆睡眼惺忪,硬是被白母杜霜從榻上拉了起來。“起起了,小榆兒”白母給她抹了把臉,塞了兩口酥餅。就急匆匆把白榆趕到馬車上去,白父也鑽了進來。

“小榆兒,我與你娘自己降生便尋了個偏僻地兒開了個酥餅鋪,本想簡簡單單做個酥餅謀生,結果一不小心成了遠近聞名酥餅第一人了,哈哈哈哈”白榆望著她爹,困惑道“爹,你到底想說啥?叫娘把我那麼早從床上拉起來乾啥”“哎呀,小榆兒,娘給你說”

白母上前一步,拿住白榆的手,“爹與娘呢,守你成長也幾百年,現你也能化形,該去遊曆遊曆了,品味品味人間百態啦。剛好呢,最近狐族長老召集我們回去應該是有點及時,可能要處理比較久,我跟你爹肯定顧及不了你了,就放你出去遊曆好了”

說著,白母遞來一枚納戒。“這裡麵是給你準備的衣裳和銀兩,以及保命的瞬行符”白母停頓到“銀兩也不用省著用,冇了再賺就行,反正你還有你爹祖傳的做酥餅的手藝呢”她彎了彎眼,又帶著一絲憂愁。“還有要是有啥事就用傳音符,告訴你爹我”白父也終於說話了。

白榆就聽他倆在這裡自言自語,更困惑了什麼意思?怎麼自己就要出去遊曆了?“你們倆就不能帶我一起喔,我還是不是你們親女兒了”“哎呀,小榆兒最聽話啦,事出有因,聽爹孃的話,爹和娘辦完事都會儘快來找你的呀,給你帶百花釀喲”白母摸摸小榆兒的頭,又將她攬進自己懷裡。摩擦著小榆兒的頭髮,又輕輕地在她頭上落下一吻。

白榆還是感覺有點不能接受,為啥呢?但是白父白母已經出了馬車,“陳阿叔,快走吧,咱小榆兒都迫不及待了”隻聽“駕”的一聲,馬車便疾馳而去了。

白榆心裡浮出淡淡的憂傷,她纔剛剛化形,不想跟爹孃分開。不過爹孃平時一向疼她,這次不帶上她,還叫她出去遊曆,一定是有他們自己的考量,所以還是接受了。

靠著馬車窗,白榆視線流連到外麵,卻冇有注意到漸行漸遠的馬車後麵,白父白母,眼神中那飽含不捨。

嘟著小嘴的白榆,臉上細細的絨毛也被透進的陽光照得透明,細密的睫毛撲閃著,眼睛也滴溜溜的望著窗外。

田間阡陌,長亭古道,已儘是陌生光景白魚,終於是認清現實,馬車外雀鳩啼啼,日照樹林留下斑斑光影,暖暖的微風緩緩吹起車簾的一角,舒適的溫度,和煦的陽光,讓白榆倍感愜意,白榆心中升起了新奇與嚮往,畏懼也被美景衝散,留下欣喜和憧憬。

“陳阿叔,我們這是去哪兒”掀起簾子,白榆傳聲問道“你父親囑咐我送你到妖人交界,通都驛站,小榆兒放心,那兒不遠,便是極城,算得上是一個繁華的邊界之城,邊塞城防也是吉言,不過小榆兒略使小術,應是混得進去哩”

白榆扶額苦笑,難怪兩年前爹孃,非逼我學人間的東西,那麼多人間話,本知識大全還有一本叫做什麼《成為人的第一步》,看來也是早有準備了。

“小榆兒,人間還是蠻好玩的,早幾百年前去遊曆過一番,如今應是大不一樣了”

白榆聽到這也是來了興趣,央著求著陳阿伯跟他講人間的趣事。

半月餘——

白榆揮彆陳阿伯,既到通都驛站,白榆思索一番,自是應換上人間女子服飾,才方便行事。來到小巷子,掩去狐耳狐尾,換上明黃羅裙,已然成了人間女子的模樣。

“不錯不錯”白榆就著這身模樣,順著官道一路向下,終於來到城門東口,卻見官兵正在挨個檢查著什麼……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