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聖光 > 第0929章 拱白菜

第0929章 拱白菜

-

聽到這句話後,眾人有些沉默。

當時的環境的確是太惡劣了。

不過幸好現在時代已經變了,那種事情,從此以後不會再發生。

馮寶寶看到眾人沉默。

隨即閱讀筆記打破沉默的氛圍。

【我們進入五仙教門內後,就被分配到了一個小院子裏麵,負責院子的衛生和周圍藥田的澆水除蟲。】

【而加入五仙教後,他們也將這五仙教的入門功法《引毒術》教給了我們。】

【這引毒術是五仙教弟子的基礎入門功法,需要將雙手浸泡到毒液之中,然後吸收其中的毒素來進行練功。】

【這引毒術作為基礎功法很是精妙,改動空間不大,我悟透這引毒術的訣竅後,為我們每個人定製了一套修行方法,可以讓這引毒術的危害性大大降低,還能夠更好的修煉出更多真炁。】

【我們三人的進度很快引起了那個帶我們入門的五毒使者的注意,他開始著重觀察我們三人,並適時地提出修煉建議。】

【我們浸泡的毒液剛開始隻是一些毒性不明顯的毒素,在他的安排下,開始朝著劇毒發展。】

【直到最後,更是直接每日用砒霜化為的毒水泡手。】

聽著筆記中的修煉方法,張楚嵐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這聽起來好邪門,萬一出點什麽事情,雙手不就廢了?”

一旁的諸葛白對這種修煉法門也很害怕。

“這五仙教簡直就不把人給當人,每天用砒霜泡手,這引毒術修煉到後麵,豈不是全身都帶毒了。”

諸葛青臉色凝重。

“老奶奶,這些玩毒的門派,都是這樣修煉的嗎?”

“聽起來簡直有悖天理,人怎麽能和毒共存呢,這樣必定會產生極大傷害。”

諸葛雲霞點了點頭。

“是的,現在所有修煉毒術的門派都會和毒打交道。”

“我聽說這入門功法唯一安全的,就隻有唐門,他們的基礎功法很完美,幾乎冇有出現過毒素反噬自身的情況。”

張楚嵐聽到後心中腹議。

這可是您的父親改良後的功法,能不完美嗎?

諸葛青點了點頭。

“看來這唐門能夠成為川渝第一大派不是冇有道理的。”

“就這種玩毒不傷身來看,其他的毒術門派都比不上他們。”

“是啊。”

諸葛雲霞感慨一聲不再說話。

馮寶寶則是繼續閱讀著筆記。

【兩個月後,我們開始用鶴頂紅泡手,這種級別的劇毒不說是見血封喉,那也是百步即死。】

【當我們做到了引毒入體而不傷身後,引毒術纔算是修煉到了大成。而那名巫毒使者則是收了我們三人為徒,並傳授給了我們他獨有的進階法門《黃仙法》。】

【五仙教的五毒使者隻有五位,修煉的進階法門也不相同。】

【分別是《黃仙法》、《赤仙法》、《青仙法》、《黑仙法》、《藍仙法》。】

【黃仙法效仿金蛇,氣通下元,出於兩陰之交,止於三脈之會,能將毒質寄藏運轉於肚腹之中,不使妄行。】

【而赤仙法則是效仿紅蟾、青仙法效仿青蛛、黑仙法效仿蜈蚣、藍仙法效仿毒蠍。】

【隻有成為五仙教主纔有資格修煉所有的進階法門,從而融會貫通,以此為基,方能煉成五仙教最高法門《百邪體之法》。】

【傳說這百邪體之法匯聚世間諸邪,能以陰毒之氣養人之真形,使人精氣充塞,神魂清明,災殃奔散,群鬼摧精。】

【但如今的五仙教主卻是資質有限,甚至隻修成了黃仙法》、《赤仙法》和《青仙法》。】

【剩下的《黑仙法》和《藍仙法》更是想也不要想。】

【連這五種進階法門都冇有修成,又何談修煉這最高功法。】

聽到這句話後。

諸葛青不由得看向了諸葛雲霞這位老奶奶。

他們諸葛家。

不正是麵臨著這樣的困境嗎?

諸葛家的最高功法三昧真火,除了老奶奶的父親這位外姓人之外,算是幾百年都冇有出過將三昧真火修成的人了。

似乎是感應到了諸葛青的目光,諸葛雲霞看向了諸葛青。

她也頓時明白了諸葛青的心中所想。

“小青,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諸葛青緩緩點頭。

“是,老奶奶。”

張楚嵐看到這一幕有些不明所以,但轉而就想到了先前筆記中的內容。

原來是因為三昧真火啊。

……

【這黃仙法的修煉開始讓陳玉樓和鷓鴣哨有些不適,因為每日都要吃下一條毒蛇才能夠獲得修煉黃仙法所需要的能量。】

【加上我修煉的如魚得水,兩人一致決定,退出黃仙法的修煉,讓我一個人修煉就可以,而他們則是趁著這段時間利用五毒使者弟子的身份,去周邊地區打探有關獻王墓的訊息。】

聽到這。

眾人無奈一歎。

這黃仙法的修煉方式的確是有些苛刻了。

居然要用這樣的方法來進行修煉。

張楚嵐無奈扶額。

“也不知道這黃仙法修煉所用的毒蛇是熟吃還是生吞,要是生吞的話,我還真是佩服這位清朝的前輩。”

諸葛青則是說道:

“這自然是生吞。”

“不然的話,蛇類做熟了,尤其是毒蛇,鮮美的很。”

看著一本正經的諸葛青,張楚嵐不由得好奇問道:

“你吃過毒蛇嗎?”

諸葛青點了點頭。

“當然,小時候後山就有不少毒蛇,因為我喜歡吃,所以就經常抓來吃,尤其是草上飛雞婆子,吃起來可好吃了。”

“不過因為我很喜歡吃的緣故,那些毒蛇逐漸被我抓冇了,現在幾年也見不到一條。”

說完諸葛青還一臉遺憾的揉了揉肚子。

似乎在為這種逝去的美味可惜。

看到諸葛青這樣子,張楚嵐立刻閉上了嘴。

他是對這種蛇什麽的敬而遠之。

別說吃,就是看到都能感到毛骨悚然。

此時,馮寶寶繼續閱讀起來。

【陳玉樓和鷓鴣哨走後,那名五毒使者便將所有的精力放到了我的身上,不斷地加大修煉強度,以至於後麵我每天都要吃掉三條毒蛇。】

【但這種修煉強度的增強是顯著的,我不僅將黃仙法修煉到了大成,甚至修煉出了一絲本源炁毒。】

【那名五毒使者卻並冇有感覺到高興,而是警告我千萬不能將修煉出本源炁毒的事情告訴他人。】

【我自然是明白這其中有什麽隱秘,為了自己的計劃,我也隻能夠照做不誤。】

【同時五毒使者告訴我,修煉出本源炁毒後,就可以去尋找五毒仙教的大巫修行另一種高深法門《離魂功》!】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