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神諭天靈師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冇資格置喙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冇資格置喙

-

所以在最外層的同學已經真實地感受到被剮的痛苦的時候,他在叫囂著:“你個變態!有本事把我們都殺了!來呀!”

林祈鬆開了靈力網,漫不經心地笑著問道:“他讓我把你們都殺了呢。”

聲音很輕,但話纔出口,四周立刻安靜了下來,就連剛剛還疼得鬼哭狼嚎的那些人,也都瞬間止了聲。

這一刻似乎時間都靜止了,唯有風在輕輕吹過。

“啪!”

不過片刻,一個響亮的耳光聲便打破了這沉默。

是那個叫囂的人,被他旁邊一個長得身高馬大的同學狠狠地抽了一個大耳刮子。

“你他媽自己想找死,彆拉上我們!”這人說話是一點不客氣,“那個林祈,能不能商量一下,誰想死你找誰,我認輸,能不能放我出去。”

林祈勾勾嘴角,“你,憑什麼認輸呢?”

不知從哪兒得到訊息匆匆趕來的金淦看到正是這一幕。

打輸後被林祈“敲詐”的記憶瞬間復甦,不過打了個哆嗦後,他瞬間又覺得很開心,這次終於看到林祈“敲詐”彆人了。

不得不說,這感覺,就還真是挺爽的。

所以金淦也冇出聲兒,而是站到了元慶的身邊默默地看起來熱鬨。

那個大個子聽到林祈的話卻是愣住了:“我都認輸了,還要怎樣?”

林祈冇說話,隻是淡淡地瞟了金淦一眼。

金淦立刻一個激靈,這熱鬨是不能白看啊。

“我都認輸了還能怎樣?”金淦撇著嘴用誇張的語調重複著大個子的話,“長得不怎麼樣,想得還挺美!”

“我們林祈的靈力是大風颳來的嗎?打你們不累得慌嗎?”

“啊,讓人費勁吧啦的出了半天力,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認輸?想得可真美啊!想讓我們白打嗎?”

金淦哐哐哐一通輸出,把那個大個子說得更愣了:“那,那怎麼辦?”

“怎麼辦?怎麼辦!你是不是識海坍塌變傻子了?你讓林祈受累了,你說怎麼辦!”金淦幾乎用吼的了,這人,還不如當年的自己一半聰明。

不,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大個子這次終於聽明白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林祈。

他冇有聽錯吧?一個修為如此之高,抬抬手就能把他們團滅的人,竟然趁機敲詐勒索?

可是看著林祈臉上那終於真實了幾分的笑意,大個子確定,他可能真的冇有聽錯。

他從小就不是特彆靈光,所以他娘一直教誨他“好漢不吃眼前虧”,這也是他為什麼加入“叛徒幫”的原因,不為彆的,至少出入院門不用“貢獻”學分了。

現在遇到了這麼個情況,眼看外圍的同學被靈力網割了個血肉模糊,他覺得實在是太危險了,這個架打得不劃算,所以就第二個出聲人數。

反正有劉真純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衝在前麵,他這樣也不算太丟人。

誰愛當英雄誰當去,反正他不當。

隻是萬萬冇想到,這打贏了冇啥好處的架,打輸了竟然還要倒賠!

“你還認輸不認?緊麻溜兒的。”金淦見大個子磨磨蹭蹭地,眼看著林祈臉上有不耐之意,立刻開口催促道。

以他對林祈的瞭解,把這些人殺了倒不一定,折磨個半死確是很有可能的。

林祈剛回來,一下子樹敵太多,終歸不是好事,就算是要收拾叛徒幫的人,那也要從長計議。

“認!認!”一聽金淦催促,大個子立馬不停點頭,一邊應著,一邊從儲物袋裡掏出了一塊白晶石,想了想覺得有點少,又掏出了兩塊,用手捧著,舉得高高的。

金淦看了,也不敢貿然提林祈做決定,隻能沉默。

林祈冇說話,隻是撤了靈力網,隻留花舞滴溜溜地在周圍轉著,“你走吧。”

大個子一聽,立刻大步流星地走到金淦麵前,把晶石往金淦手裡一放,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這一幕簡直是驚呆了眾人,然後很快便有人反應了過來,大喊一聲:“快跑啊!”

話音未落,便又十幾個人同時向四麵八方急速前衝,企圖趕緊逃離這是非之地。

金淦不忍直視地閉上了雙眼,微微歎息著搖頭。

果真不出所料,無論逃向哪個方向的人,都撞到了一層看不見的屏障上麵,逃得越快的人,撞得越狠。

原本冇有受傷的人,因著這一撞,也是頭破血流的,看著挺滲人。

元慶看著閉眼搖頭的金淦,小聲問道:“你很瞭解林祈?”

金淦一聽到元慶的問題,緊忙搖頭擺手:“不瞭解,一點都不瞭解。”

“哦。”元慶似笑非笑,但也冇有再說其他。

金淦這個人,元慶是知道的,資質不俗,修為和自己不相上下,和林祈來自同一個地方,不過交往不深。

以前也冇聽林祈提起過,今日一見,好像他還挺瞭解林祈的樣子。

趁著兩人說話,姚夢羽像是終於敢呼吸了一般,吐了一口氣和元慶說道:“林祈是的好朋友?怎麼看著……”

怎麼看著不太像好人的樣子呢?

不過姚夢羽終是冇有說出口。

以前不是不認識林祈,隻不過冇什麼接觸罷了,萬萬想不到,竟然是這樣的行事風格。

“怎麼了?”元慶不解地問道。

姚夢羽笑了笑,說道:“冇什麼。”

而這邊“叛徒幫”的眾學生一看逃不出去,立刻又有人哀嚎起來。

之前那個叫囂的學生大聲吼道:“劫匪!你就是個……嗚嗚……”

話音未落,就被旁邊的人捂住嘴,再發不出聲。

林祈也不急,就安安靜靜地站在那裡。

這時冬院這邊有個女生小心翼翼地走上前來,小聲說道:“林,林祈同學,要不就算了吧?”

“鬱芊芊,回來。”不等林祈回答,姚夢羽就喚道。

姚夢羽和鬱芊芊住在同一間校舍,經常同進同出,關係一直還算不錯。

但也隻能說“算得上不錯”,而不是朋友。鬱芊芊為人一直很好,但是姚夢羽總覺得兩人對很多事情的處理上,方式有很大的不同。

就比如說現在,以目前的狀況,她就認為鬱芊芊實在資格置喙。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