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山野有霧之兄弟暗語 > 短暫離彆

短暫離彆

-

他竟然莫名其妙迴應了一個男人的吻,想到這裡沈繁星忍不住滿臉爆紅。

他沿著一路荊棘小路飛快的跑著。

離爺爺的醫院僅剩一條馬路的地方,沈繁星的腳步卻被釘在了地上,原本爆紅的臉也瞬間變白,隻因空曠的街道那邊卻站著一個臃腫猥瑣的男人。

如蛇一般的目光,連眼裡都似乎淬著毒,是那個試圖□□自己的罪犯。

沈繁星憤怒的握緊雙拳,鬨市區裡還敢出現,這人是在找死。

“寶貝兒,跟我走吧。”

對方說著就從馬路對麵跑了過來,見四周無人,伸手就要朝著沈繁星抓過來。

沈繁星躲開了他的手,抬腳就踹了過去。不知道爺爺那邊是什麼情況,他不想糾纏太久,卻見對方雖然胖但很靈活,幾下拳腳都被避開了,像條油膩的蛇一樣順著躲避湊了過來。

嘴裡還說個不停,

“寶貝兒,你跟那個快死了的老東西有什麼用,把我伺候舒服了,你要什麼冇有。”

“...

...滾...

...”

“過來吧寶貝,到爸爸懷裡來。”

...

...

院子裡顧宥嶼像個毛頭小子一樣愣在原地,隻因對方竟迴應了他那個無比冒犯的吻。

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該追去抓人。

“老闆,可能我們幾輛車包抄去堵截會更快。”

轉過三個路口,終於找到了逃跑的小傢夥,但他看起來不太對勁,憤怒地瞪著什麼,顧宥嶼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是一個表情陰狠的中年男人。

在看到對方伸出的手竟試圖來拉他的時候,顧宥嶼低沉著嗓子:

“撞過去。”

路上的兩個人都被突然飛馳的這輛車下了一跳,沈繁星握著的拳剛揮到一半,就連手腕帶整個拳頭一起被一雙大手握住,被那人攔住腰就抱到了一邊。

自己的嘴裡甚至還被對方抽空餵了一顆奶糖。

他嚼著糖著看像對方,卻見對方輕柔的捏了捏他的臉,說:

“去吧,剩下的我來解決。”

爺爺那邊確實更急,沈繁星急忙聲謝,轉身就跑。

“他媽你...

...你少多管閒事啊!”

“那是老子花錢買的兒子,兒子聽老子的天經地義!”

“你你你...

...你們彆過來啊,你開車撞人,我可是要報警的!”

原本肥大臃腫的人這會兒卻嚇得坐在了地上,顧宥嶼卻隻是目送著對方走進醫院,然後回頭悠悠的看了一眼道:

“帶回去,問清楚哪隻手碰過他,剁了。”

“剩下的丟去警局門口。”

沈繁星一路跑的飛快,趕到醫院的時候卻發現病房門口站著很多警察。他剛一冒頭,就被原本坐在地上了無生機的小老頭一下蹦起來抱在懷裡。

“崽兒,崽兒你冇事兒就好,冇事就好。”

他一顆心終於落定,兩人都激動的抱著又笑又跳。

誰知老人大喜大悲之後身體竟犯了病,好在這會兒醫生配合調查都在身邊,一陣雞飛狗跳過後總算是平穩了下來。

警方知道少年這會兒一門心思都在手術室裡的爺爺身上,留下了電話安慰了兩句就先離開了。

手術一直持續到了晚上,出來後沈繁星牢牢的牽著爺爺的手,眼眶憋的通紅硬是不掉下一滴眼淚。

“孩子,老師的病情穩定下來了,這會兒是手術的麻藥勁兒還冇過去,等會兒就醒了”

甲醫生原來是受恩於老人家的學生,知道老師困難偷偷幫墊了不少醫藥費,手術的費用都是含糊個小數字說給爺孫倆。

但作為主刀的醫生,他也知道老人家的情況現在僅靠市裡這些醫院怕是冇有什麼作用了。

「聽說國外最近有一些針對心腦血管的臨床研究...

...」

又搖了搖頭,那些私人診所自己一個醫生都預約不上,讓這個半大的孩子怎麼辦呢。

再說出的話語氣都不自覺放得更加溫和。

“老師他這個年紀...

...”

還是冇忍心說出口,隻是拍了拍少年單薄的肩就走了出去。

老人家清醒比醫生預估的時間晚了一些,大家都以為瞞的天衣無縫,可被綁架的孫子,突然回來獻殷勤的兒子兒媳,一輩子什麼事冇經曆過,多多少少也猜出來了。

老人心裡暗暗怪著自己,年輕的時候一心撲在班級撲在學生的身上,忽視了對兒子的教導,讓他越走越偏,竟然一步步成為了賭博和販賣兒女的畜生。

心裡憋了太多的事,老人本就疾病纏身的身體更是以極快的速度衰敗下去。

好在還有一些進口的藥物可以幫助老人在生命的儘頭延緩少許痛苦。

沈繁星偷偷瞞著姥爺去學校辦理了退學,將爺爺給的學費和攢的錢都拿來買了藥。

固執的希望爺爺能少疼一點,哪怕一點也行。

案子的判決下來的很快,好在作為受害者被賠償了一些錢,不過知道了小孫子差點被□□死裡逃生老爺子又是被氣地在手術室折騰了幾個小時。

晚上聽說那個□□犯也被剁掉了兩隻手仍在了警局門口。

所有證據洋洋灑灑像雪花一樣鋪滿地麵。

鬨劇一般的生活終於恢複安定。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