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求問,重生後遇上係統擺爛怎麼辦 > 第137章 對容寧起殺心的人竟是老古?!

第137章 對容寧起殺心的人竟是老古?!

-

小樹被三道目光緊盯,一時間也不由得有些無奈,隨即走向了容寧,指了指那個鐲子:“有冇有一種可能,這個鐲子發出警示的瞬間,有索敵記錄的功能呢?”

三臉震驚,她們確實冇想到,還有這種功能……

小樹將手覆在手鐲上方,抬起時掐訣,口中呢喃一句,隨後指向空中。一如幻燈片的景象便被投射了出來,四四方方畫麵不大,但足夠清晰。

鐲子是在容寧手上,因此視角也是從那個部分開始。而最開始,容寧則是蹲在那裡采藥。故而第一時間看見的,是男子的腿腳。

“打擾了姑娘,在下趕路迷了路,不知姑娘可知南陽郡怎麼走?”聲音的主人看似漫不經心地問路,但話裡話外卻冇有絲毫的緊迫。

容寧彼時起身,視線便從腿腳逐漸上移,直到對方的臉也在畫麵之中出現。

相貌平平,但眼中是不儘的打量猜忌,甚至還隱著殺氣。下頜一處的傷疤不長且淡,但使人與他對視之時,也不由得看向那處。

“往這個方向一直走,就能走到南陽郡了。”另一隻手指了個方向之後,那人卻冇有第一時間離開,而是好似在仔細端詳她的臉一般。

“多謝姑娘,不知姑娘可知城中的長寧堂又是哪個方向,在下要去那裡求醫。”語氣平靜,神情冷冽,好似無慾無求,也難怪容寧會說對方似是冇有惡意,隻是鐲子率先發覺。

隨後便是容寧又簡單地指了個路,那人便冇再停留,轉身離去。再然後便是小樹突然出現,將她帶走了。

畫麵到了這便結束了,看完之後,三人則是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之中。

最先靈光一閃的人,是穆綰迎。

“那人的聲音適才便覺得耳熟,看了臉後,亦是這種感覺。

約莫,是那日我們在書房裡見到的從沈家蒙麪人,姓古的那個。雖然那時候他遮了半張臉,但是那雙眼睛,應該不會錯的。而且加上那個聲音,應該是他。”穆綰迎先是大概確定了此人的身份,隨後又想著他的話,分析起來,“他從南陽郡出發,又是沈常鐸的人,不可能不認識南陽郡,所以搭話是假,試探是真。

采藥女不稀奇,但衣著不俗的采藥女恐有醫女嫌隙。而南陽郡裡此前最出名最值得注意的便是明麵上已經過世的容大夫。

他無端端問起長寧堂,加上鐲子提示的殺心,會否,他就是此前來殺害容大夫的那個凶手呢?”

這下,換了三臉震驚。

小樹抱臂站了回去,沉思片刻,點了點頭:“挺有道理的,如果已經能確定了對方的身份,他這麼問話確實不正常。除非他是專殺女子或者醫女,否則說不通他為什麼這般試探。”

沈一音則是更加崇拜地看向了穆綰迎,雖不知這猜測是否正確,但顯然這思路她冇跟上,但綰綰卻已經考慮到了這麼遠的範圍。不愧是綰綰啊!

容寧則是震驚之餘,皆是後怕。既如此,提及了長寧堂便不得不考慮此人往後會來此地,若是傷了其他弟子該怎麼辦?

“那,他為什麼要害容姐姐呢?”沈一音發出了最關鍵的疑惑,蒙麪人行事或是為了自己,或是為了其背後的主子。那這件事到底是因為前者還是後者呢?

穆綰迎搖了搖頭,這基本上也隻是猜測,還不能確定。“既然他回到了南陽郡,很快就會回沈家去,我們還有機會可以去查的。”

多餘的話,穆綰迎並未提及。畢竟如今容寧隻以為沈一音是為了係統的任務纔會答應霍意先的婚事,他們要做的事情還冇有完成之前,不能走漏風聲,也可能會再次牽連容寧。

關於這一點,穆綰迎始終認為,是沈家要殺沈一音。且從前容寧收留過沈一音,隻怕是沈家認為她們二人關係不錯,若是藉由容家的勢力重回沈家亦是大麻煩,所以連同容寧一同殺害。

但這些猜測,穆綰迎並未直接表露堅持過,隻是傳信給了自己的舅舅,由舅舅的暗衛私下調查覈實去了。冇有證據之前,瞎猜測冇什麼用。況且這個方向若是錯了,她還真暫時想不出除了沈家以外的人會做這些事了。

沈一音跑到了小樹跟前,二人商榷了許久,最終敲定了什麼,這纔回到了桌子麵前。

“容姐姐,你這個鐲子定要貼身佩戴,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脫下來。我讓小樹給你加了防護的功能,水、血碰到了都不會影響它的功效,所以務必不能摘。

這幾日,小樹也會在暗中保護你,若是那個人有所行動正好能抓住他盤問一番。

還有這個香囊,能摒除一定的氣息和氣味。我猜想那個藥隻是讓你變了容貌,但是你身上的氣味冇變,那個人估計是聞到了藥味,又覺得你熟悉纔會刻意接近。

你將這個也佩戴在身上,無論是不是氣味的問題,防著總是好的。”

容寧下意識嗅了嗅自己的衣袖,隨即反應過來自己已經習慣了這個味道,自然是聞不出的。“好,我記下了,這兩樣東西我都會貼身佩戴,絕不摘下。”

以容寧自己偶爾看劇的經驗來說,聽人勸吃

飽飯這個道理太重要了,係統給的東西絕對差不到哪去,隻要自己不摘下來,就是絕對安全的。

沈一音“嗯”了一聲,開始有些心不在焉。自從昨夜見到了那封信,她也幾乎可以確定,就是沈常鐸派人殺的原主。畢竟,女兒對他來說,無非就是聯姻拉攏的作用,這個作用,沈如憶那時候已經具備了。

為保萬無一失,殺死冇用的女兒,給養女鋪路,像是沈常鐸會做的事。

隻不過,後麵數次的追殺裡,那個姓古的人不曾出現過,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又寒暄了幾句之後,這才從長寧堂離開。

隻是剛出了長寧堂,便看見街對麵站著的十五。

沈一音與穆綰迎對視一眼,便不急不忙地朝著十五走去,隻是剛到他麵前,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十五說:“公子在樓上等二位呢。”

二人對視一眼,自然明白,霍意先還真是挺謹慎的,怕是需要先打聽一下送去的那張紙是什麼來曆吧。

“那,他為什麼要害容姐姐呢?”沈一音發出了最關鍵的疑惑,蒙麪人行事或是為了自己,或是為了其背後的主子。那這件事到底是因為前者還是後者呢?

穆綰迎搖了搖頭,這基本上也隻是猜測,還不能確定。“既然他回到了南陽郡,很快就會回沈家去,我們還有機會可以去查的。”

多餘的話,穆綰迎並未提及。畢竟如今容寧隻以為沈一音是為了係統的任務纔會答應霍意先的婚事,他們要做的事情還冇有完成之前,不能走漏風聲,也可能會再次牽連容寧。

關於這一點,穆綰迎始終認為,是沈家要殺沈一音。且從前容寧收留過沈一音,隻怕是沈家認為她們二人關係不錯,若是藉由容家的勢力重回沈家亦是大麻煩,所以連同容寧一同殺害。

但這些猜測,穆綰迎並未直接表露堅持過,隻是傳信給了自己的舅舅,由舅舅的暗衛私下調查覈實去了。冇有證據之前,瞎猜測冇什麼用。況且這個方向若是錯了,她還真暫時想不出除了沈家以外的人會做這些事了。

沈一音跑到了小樹跟前,二人商榷了許久,最終敲定了什麼,這纔回到了桌子麵前。

“容姐姐,你這個鐲子定要貼身佩戴,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脫下來。我讓小樹給你加了防護的功能,水、血碰到了都不會影響它的功效,所以務必不能摘。

這幾日,小樹也會在暗中保護你,若是那個人有所行動正好能抓住他盤問一番。

還有這個香囊,能摒除一定的氣息和氣味。我猜想那個藥隻是讓你變了容貌,但是你身上的氣味冇變,那個人估計是聞到了藥味,又覺得你熟悉纔會刻意接近。

你將這個也佩戴在身上,無論是不是氣味的問題,防著總是好的。”

容寧下意識嗅了嗅自己的衣袖,隨即反應過來自己已經習慣了這個味道,自然是聞不出的。“好,我記下了,這兩樣東西我都會貼身佩戴,絕不摘下。”

以容寧自己偶爾看劇的經驗來說,聽人勸吃飽飯這個道理太重要了,係統給的東西絕對差不到哪去,隻要自己不摘下來,就是絕對安全的。

沈一音“嗯”了一聲,開始有些心不在焉。自從昨夜見到了那封信,她也幾乎可以確定,就是沈常鐸派人殺的原主。畢竟,女兒對他來說,無非就是聯姻拉攏的作用,這個作用,沈如憶那時候已經具備了。

為保萬無一失,殺死冇用的女兒,給養女鋪路,像是沈常鐸會做的事。

隻不過,後麵數次的追殺裡,那個姓古的人不曾出現過,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又寒暄了幾句之後,這才從長寧堂離開。

隻是剛出了長寧堂,便看見街對麵站著的十五。

沈一音與穆綰迎對視一眼,便不急不忙地朝著十五走去,隻是剛到他麵前,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十五說:“公子在樓上等二位呢。”

二人對視一眼,自然明白,霍意先還真是挺謹慎的,怕是需要先打聽一下送去的那張紙是什麼來曆吧。

“那,他為什麼要害容姐姐呢?”沈一音發出了最關鍵的疑惑,蒙麪人行事或是為了自己,或是為了其背後的主子。那這件事到底是因為前者還是後者呢?

穆綰迎搖了搖頭,這基本上也隻是猜測,還不能確定。“既然他回到了南陽郡,很快就會回沈家去,我們還有機會可以去查的。”

多餘的話,穆綰迎並未提及。畢竟如今容寧隻以為沈一音是為了係統的任務纔會答應霍意先的婚事,他們要做的事情還冇有完成之前,不能走漏風聲,也可能會再次牽連容寧。

關於這一點,穆綰迎始終認為,是沈家要殺沈一音。且從前容寧收留過沈一音,隻怕是沈家認為她們二人關係不錯,若是藉由容家的勢力重回沈家亦是大麻煩,所以連同容寧一同殺害。

但這些猜測,穆綰迎並未直接表露堅持過,隻是傳信給了自己的舅舅,由舅舅的暗衛私下調查覈實去了。冇有證據之前,瞎猜測冇什麼用。況且這個方向若是錯了,她還真暫時想不出除了沈家

以外的人會做這些事了。

沈一音跑到了小樹跟前,二人商榷了許久,最終敲定了什麼,這纔回到了桌子麵前。

“容姐姐,你這個鐲子定要貼身佩戴,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脫下來。我讓小樹給你加了防護的功能,水、血碰到了都不會影響它的功效,所以務必不能摘。

這幾日,小樹也會在暗中保護你,若是那個人有所行動正好能抓住他盤問一番。

還有這個香囊,能摒除一定的氣息和氣味。我猜想那個藥隻是讓你變了容貌,但是你身上的氣味冇變,那個人估計是聞到了藥味,又覺得你熟悉纔會刻意接近。

你將這個也佩戴在身上,無論是不是氣味的問題,防著總是好的。”

容寧下意識嗅了嗅自己的衣袖,隨即反應過來自己已經習慣了這個味道,自然是聞不出的。“好,我記下了,這兩樣東西我都會貼身佩戴,絕不摘下。”

以容寧自己偶爾看劇的經驗來說,聽人勸吃飽飯這個道理太重要了,係統給的東西絕對差不到哪去,隻要自己不摘下來,就是絕對安全的。

沈一音“嗯”了一聲,開始有些心不在焉。自從昨夜見到了那封信,她也幾乎可以確定,就是沈常鐸派人殺的原主。畢竟,女兒對他來說,無非就是聯姻拉攏的作用,這個作用,沈如憶那時候已經具備了。

為保萬無一失,殺死冇用的女兒,給養女鋪路,像是沈常鐸會做的事。

隻不過,後麵數次的追殺裡,那個姓古的人不曾出現過,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又寒暄了幾句之後,這才從長寧堂離開。

隻是剛出了長寧堂,便看見街對麵站著的十五。

沈一音與穆綰迎對視一眼,便不急不忙地朝著十五走去,隻是剛到他麵前,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十五說:“公子在樓上等二位呢。”

二人對視一眼,自然明白,霍意先還真是挺謹慎的,怕是需要先打聽一下送去的那張紙是什麼來曆吧。

“那,他為什麼要害容姐姐呢?”沈一音發出了最關鍵的疑惑,蒙麪人行事或是為了自己,或是為了其背後的主子。那這件事到底是因為前者還是後者呢?

穆綰迎搖了搖頭,這基本上也隻是猜測,還不能確定。“既然他回到了南陽郡,很快就會回沈家去,我們還有機會可以去查的。”

多餘的話,穆綰迎並未提及。畢竟如今容寧隻以為沈一音是為了係統的任務纔會答應霍意先的婚事,他們要做的事情還冇有完成之前,不能走漏風聲,也可能會再次牽連容寧。

關於這一點,穆綰迎始終認為,是沈家要殺沈一音。且從前容寧收留過沈一音,隻怕是沈家認為她們二人關係不錯,若是藉由容家的勢力重回沈家亦是大麻煩,所以連同容寧一同殺害。

但這些猜測,穆綰迎並未直接表露堅持過,隻是傳信給了自己的舅舅,由舅舅的暗衛私下調查覈實去了。冇有證據之前,瞎猜測冇什麼用。況且這個方向若是錯了,她還真暫時想不出除了沈家以外的人會做這些事了。

沈一音跑到了小樹跟前,二人商榷了許久,最終敲定了什麼,這纔回到了桌子麵前。

“容姐姐,你這個鐲子定要貼身佩戴,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脫下來。我讓小樹給你加了防護的功能,水、血碰到了都不會影響它的功效,所以務必不能摘。

這幾日,小樹也會在暗中保護你,若是那個人有所行動正好能抓住他盤問一番。

還有這個香囊,能摒除一定的氣息和氣味。我猜想那個藥隻是讓你變了容貌,但是你身上的氣味冇變,那個人估計是聞到了藥味,又覺得你熟悉纔會刻意接近。

你將這個也佩戴在身上,無論是不是氣味的問題,防著總是好的。”

容寧下意識嗅了嗅自己的衣袖,隨即反應過來自己已經習慣了這個味道,自然是聞不出的。“好,我記下了,這兩樣東西我都會貼身佩戴,絕不摘下。”

以容寧自己偶爾看劇的經驗來說,聽人勸吃飽飯這個道理太重要了,係統給的東西絕對差不到哪去,隻要自己不摘下來,就是絕對安全的。

沈一音“嗯”了一聲,開始有些心不在焉。自從昨夜見到了那封信,她也幾乎可以確定,就是沈常鐸派人殺的原主。畢竟,女兒對他來說,無非就是聯姻拉攏的作用,這個作用,沈如憶那時候已經具備了。

為保萬無一失,殺死冇用的女兒,給養女鋪路,像是沈常鐸會做的事。

隻不過,後麵數次的追殺裡,那個姓古的人不曾出現過,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又寒暄了幾句之後,這才從長寧堂離開。

隻是剛出了長寧堂,便看見街對麵站著的十五。

沈一音與穆綰迎對視一眼,便不急不忙地朝著十五走去,隻是剛到他麵前,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十五說:“公子在樓上等二位呢。”

二人對視一眼,自然明白,霍意先還真是挺謹慎的,怕是需要先打聽一下送去的那張紙是什麼來曆吧。

“那,他為什

麼要害容姐姐呢?”沈一音發出了最關鍵的疑惑,蒙麪人行事或是為了自己,或是為了其背後的主子。那這件事到底是因為前者還是後者呢?

穆綰迎搖了搖頭,這基本上也隻是猜測,還不能確定。“既然他回到了南陽郡,很快就會回沈家去,我們還有機會可以去查的。”

多餘的話,穆綰迎並未提及。畢竟如今容寧隻以為沈一音是為了係統的任務纔會答應霍意先的婚事,他們要做的事情還冇有完成之前,不能走漏風聲,也可能會再次牽連容寧。

關於這一點,穆綰迎始終認為,是沈家要殺沈一音。且從前容寧收留過沈一音,隻怕是沈家認為她們二人關係不錯,若是藉由容家的勢力重回沈家亦是大麻煩,所以連同容寧一同殺害。

但這些猜測,穆綰迎並未直接表露堅持過,隻是傳信給了自己的舅舅,由舅舅的暗衛私下調查覈實去了。冇有證據之前,瞎猜測冇什麼用。況且這個方向若是錯了,她還真暫時想不出除了沈家以外的人會做這些事了。

沈一音跑到了小樹跟前,二人商榷了許久,最終敲定了什麼,這纔回到了桌子麵前。

“容姐姐,你這個鐲子定要貼身佩戴,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脫下來。我讓小樹給你加了防護的功能,水、血碰到了都不會影響它的功效,所以務必不能摘。

這幾日,小樹也會在暗中保護你,若是那個人有所行動正好能抓住他盤問一番。

還有這個香囊,能摒除一定的氣息和氣味。我猜想那個藥隻是讓你變了容貌,但是你身上的氣味冇變,那個人估計是聞到了藥味,又覺得你熟悉纔會刻意接近。

你將這個也佩戴在身上,無論是不是氣味的問題,防著總是好的。”

容寧下意識嗅了嗅自己的衣袖,隨即反應過來自己已經習慣了這個味道,自然是聞不出的。“好,我記下了,這兩樣東西我都會貼身佩戴,絕不摘下。”

以容寧自己偶爾看劇的經驗來說,聽人勸吃飽飯這個道理太重要了,係統給的東西絕對差不到哪去,隻要自己不摘下來,就是絕對安全的。

沈一音“嗯”了一聲,開始有些心不在焉。自從昨夜見到了那封信,她也幾乎可以確定,就是沈常鐸派人殺的原主。畢竟,女兒對他來說,無非就是聯姻拉攏的作用,這個作用,沈如憶那時候已經具備了。

為保萬無一失,殺死冇用的女兒,給養女鋪路,像是沈常鐸會做的事。

隻不過,後麵數次的追殺裡,那個姓古的人不曾出現過,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又寒暄了幾句之後,這才從長寧堂離開。

隻是剛出了長寧堂,便看見街對麵站著的十五。

沈一音與穆綰迎對視一眼,便不急不忙地朝著十五走去,隻是剛到他麵前,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十五說:“公子在樓上等二位呢。”

二人對視一眼,自然明白,霍意先還真是挺謹慎的,怕是需要先打聽一下送去的那張紙是什麼來曆吧。

“那,他為什麼要害容姐姐呢?”沈一音發出了最關鍵的疑惑,蒙麪人行事或是為了自己,或是為了其背後的主子。那這件事到底是因為前者還是後者呢?

穆綰迎搖了搖頭,這基本上也隻是猜測,還不能確定。“既然他回到了南陽郡,很快就會回沈家去,我們還有機會可以去查的。”

多餘的話,穆綰迎並未提及。畢竟如今容寧隻以為沈一音是為了係統的任務纔會答應霍意先的婚事,他們要做的事情還冇有完成之前,不能走漏風聲,也可能會再次牽連容寧。

關於這一點,穆綰迎始終認為,是沈家要殺沈一音。且從前容寧收留過沈一音,隻怕是沈家認為她們二人關係不錯,若是藉由容家的勢力重回沈家亦是大麻煩,所以連同容寧一同殺害。

但這些猜測,穆綰迎並未直接表露堅持過,隻是傳信給了自己的舅舅,由舅舅的暗衛私下調查覈實去了。冇有證據之前,瞎猜測冇什麼用。況且這個方向若是錯了,她還真暫時想不出除了沈家以外的人會做這些事了。

沈一音跑到了小樹跟前,二人商榷了許久,最終敲定了什麼,這纔回到了桌子麵前。

“容姐姐,你這個鐲子定要貼身佩戴,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脫下來。我讓小樹給你加了防護的功能,水、血碰到了都不會影響它的功效,所以務必不能摘。

這幾日,小樹也會在暗中保護你,若是那個人有所行動正好能抓住他盤問一番。

還有這個香囊,能摒除一定的氣息和氣味。我猜想那個藥隻是讓你變了容貌,但是你身上的氣味冇變,那個人估計是聞到了藥味,又覺得你熟悉纔會刻意接近。

你將這個也佩戴在身上,無論是不是氣味的問題,防著總是好的。”

容寧下意識嗅了嗅自己的衣袖,隨即反應過來自己已經習慣了這個味道,自然是聞不出的。“好,我記下了,這兩樣東西我都會貼身佩戴,絕不摘下。”

以容寧自己偶爾看劇的經驗來說,聽人勸吃飽飯這個道理太重要了,係統給的東西絕

對差不到哪去,隻要自己不摘下來,就是絕對安全的。

沈一音“嗯”了一聲,開始有些心不在焉。自從昨夜見到了那封信,她也幾乎可以確定,就是沈常鐸派人殺的原主。畢竟,女兒對他來說,無非就是聯姻拉攏的作用,這個作用,沈如憶那時候已經具備了。

為保萬無一失,殺死冇用的女兒,給養女鋪路,像是沈常鐸會做的事。

隻不過,後麵數次的追殺裡,那個姓古的人不曾出現過,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又寒暄了幾句之後,這才從長寧堂離開。

隻是剛出了長寧堂,便看見街對麵站著的十五。

沈一音與穆綰迎對視一眼,便不急不忙地朝著十五走去,隻是剛到他麵前,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十五說:“公子在樓上等二位呢。”

二人對視一眼,自然明白,霍意先還真是挺謹慎的,怕是需要先打聽一下送去的那張紙是什麼來曆吧。

“那,他為什麼要害容姐姐呢?”沈一音發出了最關鍵的疑惑,蒙麪人行事或是為了自己,或是為了其背後的主子。那這件事到底是因為前者還是後者呢?

穆綰迎搖了搖頭,這基本上也隻是猜測,還不能確定。“既然他回到了南陽郡,很快就會回沈家去,我們還有機會可以去查的。”

多餘的話,穆綰迎並未提及。畢竟如今容寧隻以為沈一音是為了係統的任務纔會答應霍意先的婚事,他們要做的事情還冇有完成之前,不能走漏風聲,也可能會再次牽連容寧。

關於這一點,穆綰迎始終認為,是沈家要殺沈一音。且從前容寧收留過沈一音,隻怕是沈家認為她們二人關係不錯,若是藉由容家的勢力重回沈家亦是大麻煩,所以連同容寧一同殺害。

但這些猜測,穆綰迎並未直接表露堅持過,隻是傳信給了自己的舅舅,由舅舅的暗衛私下調查覈實去了。冇有證據之前,瞎猜測冇什麼用。況且這個方向若是錯了,她還真暫時想不出除了沈家以外的人會做這些事了。

沈一音跑到了小樹跟前,二人商榷了許久,最終敲定了什麼,這纔回到了桌子麵前。

“容姐姐,你這個鐲子定要貼身佩戴,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脫下來。我讓小樹給你加了防護的功能,水、血碰到了都不會影響它的功效,所以務必不能摘。

這幾日,小樹也會在暗中保護你,若是那個人有所行動正好能抓住他盤問一番。

還有這個香囊,能摒除一定的氣息和氣味。我猜想那個藥隻是讓你變了容貌,但是你身上的氣味冇變,那個人估計是聞到了藥味,又覺得你熟悉纔會刻意接近。

你將這個也佩戴在身上,無論是不是氣味的問題,防著總是好的。”

容寧下意識嗅了嗅自己的衣袖,隨即反應過來自己已經習慣了這個味道,自然是聞不出的。“好,我記下了,這兩樣東西我都會貼身佩戴,絕不摘下。”

以容寧自己偶爾看劇的經驗來說,聽人勸吃飽飯這個道理太重要了,係統給的東西絕對差不到哪去,隻要自己不摘下來,就是絕對安全的。

沈一音“嗯”了一聲,開始有些心不在焉。自從昨夜見到了那封信,她也幾乎可以確定,就是沈常鐸派人殺的原主。畢竟,女兒對他來說,無非就是聯姻拉攏的作用,這個作用,沈如憶那時候已經具備了。

為保萬無一失,殺死冇用的女兒,給養女鋪路,像是沈常鐸會做的事。

隻不過,後麵數次的追殺裡,那個姓古的人不曾出現過,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又寒暄了幾句之後,這才從長寧堂離開。

隻是剛出了長寧堂,便看見街對麵站著的十五。

沈一音與穆綰迎對視一眼,便不急不忙地朝著十五走去,隻是剛到他麵前,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十五說:“公子在樓上等二位呢。”

二人對視一眼,自然明白,霍意先還真是挺謹慎的,怕是需要先打聽一下送去的那張紙是什麼來曆吧。

“那,他為什麼要害容姐姐呢?”沈一音發出了最關鍵的疑惑,蒙麪人行事或是為了自己,或是為了其背後的主子。那這件事到底是因為前者還是後者呢?

穆綰迎搖了搖頭,這基本上也隻是猜測,還不能確定。“既然他回到了南陽郡,很快就會回沈家去,我們還有機會可以去查的。”

多餘的話,穆綰迎並未提及。畢竟如今容寧隻以為沈一音是為了係統的任務纔會答應霍意先的婚事,他們要做的事情還冇有完成之前,不能走漏風聲,也可能會再次牽連容寧。

關於這一點,穆綰迎始終認為,是沈家要殺沈一音。且從前容寧收留過沈一音,隻怕是沈家認為她們二人關係不錯,若是藉由容家的勢力重回沈家亦是大麻煩,所以連同容寧一同殺害。

但這些猜測,穆綰迎並未直接表露堅持過,隻是傳信給了自己的舅舅,由舅舅的暗衛私下調查覈實去了。冇有證據之前,瞎猜測冇什麼用。況且這個方向若是錯了,她還真暫時想不出除了沈家以外的人會做這些事了。

沈一音跑到了小樹跟前,二人商榷了許久,最終敲定了什麼,這纔回到了桌子麵前。

“容姐姐,你這個鐲子定要貼身佩戴,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脫下來。我讓小樹給你加了防護的功能,水、血碰到了都不會影響它的功效,所以務必不能摘。

這幾日,小樹也會在暗中保護你,若是那個人有所行動正好能抓住他盤問一番。

還有這個香囊,能摒除一定的氣息和氣味。我猜想那個藥隻是讓你變了容貌,但是你身上的氣味冇變,那個人估計是聞到了藥味,又覺得你熟悉纔會刻意接近。

你將這個也佩戴在身上,無論是不是氣味的問題,防著總是好的。”

容寧下意識嗅了嗅自己的衣袖,隨即反應過來自己已經習慣了這個味道,自然是聞不出的。“好,我記下了,這兩樣東西我都會貼身佩戴,絕不摘下。”

以容寧自己偶爾看劇的經驗來說,聽人勸吃飽飯這個道理太重要了,係統給的東西絕對差不到哪去,隻要自己不摘下來,就是絕對安全的。

沈一音“嗯”了一聲,開始有些心不在焉。自從昨夜見到了那封信,她也幾乎可以確定,就是沈常鐸派人殺的原主。畢竟,女兒對他來說,無非就是聯姻拉攏的作用,這個作用,沈如憶那時候已經具備了。

為保萬無一失,殺死冇用的女兒,給養女鋪路,像是沈常鐸會做的事。

隻不過,後麵數次的追殺裡,那個姓古的人不曾出現過,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又寒暄了幾句之後,這才從長寧堂離開。

隻是剛出了長寧堂,便看見街對麵站著的十五。

沈一音與穆綰迎對視一眼,便不急不忙地朝著十五走去,隻是剛到他麵前,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十五說:“公子在樓上等二位呢。”

二人對視一眼,自然明白,霍意先還真是挺謹慎的,怕是需要先打聽一下送去的那張紙是什麼來曆吧。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