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千金複仇路 > 第十五章 回京

第十五章 回京

-

“唉,聽說冇,知府大人居然私通塔坦,盜取庫銀。”

“聽說了,當了這麼大的官,居然還盜取庫銀,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聽說這位知府大人還有個紅顏知己呢。”

幾個士卒圍在一起討論的熱火朝天,絲毫冇有注意到身後千戶的到來。

“都在說些什麼啊,不妨讓我也來聽聽。”

“千戶大人,冇冇什麼。”

“都給我好好守城,真出了什麼事情,小心你們的項上人頭。”

話音剛落,一個守城士卒慌忙跑了過來:“千戶大人,不好了。塔坦人,塔坦人來了。”

“什麼?”

定州府衙內,沈言坐在大堂之上,眉頭緊皺。

“大人,塔坦人既然來了,為何烽火台卻未點燃啊。”

“是啊,難道烽火台被他們占領了不成。”

眾人在堂下你說你的,我說我的。沈言聽的頭都快炸了,正欲發怒,薑漓卻突然說道:“諸位大人,依在下的淺薄之見,塔坦人之所以選擇趁夜色前來,其一是因為獅騎衛不易察覺;其二便是他們確保今晚一定可以拿下定州。”

“今晚拿下定州?薑大人可否細說。”

“是,定州乃邊防重鎮,易守難攻,我想塔坦人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可是他們為何還要選擇今晚偷偷前來,且一直冇有進攻呢。我想他們肯定是得到了張玉成的訊息,今晚會打開城門,靜候他們的到來。”

沈言眉頭這才稍稍舒緩開來:“那依薑倉曹之見,我們現在該當如何?”

“等待便可,時間一到塔坦人自會退去。”

“好,本官就信你一次。看看塔坦人是否會如你預料到的那般。”

薑漓嘴角輕揚:“沈大人,到時間自會有分曉的。”

大約兩個時辰過後,一名府衛進來說道:“各位大人,塔坦人退兵了。”

“神了,薑大人真是神了。”

沈言對此也是頗感震驚:“冇想到真如薑倉曹所言,沈言佩服。不過既然是虛驚一場,那麼諸位大人也早些回去歇息吧,本官也不再強留。”

眾人聽後皆相繼告退,隻有薑漓依舊呆在原地。

“薑大人,怎麼,還有什麼事嗎,本官有些乏了,有事改日再說吧。”說罷準備離去。

“你究竟是誰的人?”

沈言的腳步微微一錯,停下說道:“丞相府。”

此事過後,曆時數月的定州庫銀被盜案終於水落石出。其中涉及到案件的翠華樓,歸欄坊等全部查封,相關的涉案人也被沈言全部處斬。而塔坦和大律的關市貿易並冇有受到影響,一切照舊。

定州城上,薑漓和沈言並肩站立,眺望著遠處一望無際的大漠。

“薑漓,你我很快就會分道揚鑣了。”

見薑漓沉默不語,沈言接著說道“三日前,我將定州城所發生的事告知了丞相。今日得到了回信,其中一條是令你回京。”

“那你呢?”

“自然是繼續當我的定州知府。還有,丞相讓你明日便啟程,薑大人可切勿耽擱了。”

“嗯,多謝告知。”

次日,薑漓和陸桐兩個人便往京城趕去,經過五日的長途跋涉,終於來到了久違的大律京城。

“公子,我們這回可是離開的夠久的,足足有半年多呢。”

半年了嗎,薑漓原以為此次離京,冇有個兩三年的時間時不會再回來了,也許是造化弄人吧,隻用了半年時間,便讓自己再次回到了這個再熟悉不過的地方。

“公子,我們現在去哪裡?”

“丞相府。”

北門,丞相府。

“在下薑漓,煩勞通稟。”

“哦,是薑公子啊,老爺已然囑咐,如果是薑公子前來,直接進入便可,請吧。”

府內,上官雪正好從書房中走出,一眼便看到了漫步走來的薑漓。

“薑漓?真的是你,爹爹果然冇有騙我。”

“雪兒姑娘,半年未見,姑娘真是愈發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了。”

上官雪和薑漓二人聊的火熱,絲毫冇有注意到身後的陸桐。

“公子,我呢?”

薑漓這纔想起了自己並不是孤身一人,連忙將陸桐拉了過來。

“雪兒姑娘,這是陸桐,這一路都是她在照顧我。”

上官雪麵帶微笑的摸了摸陸桐的腦袋,對著一旁的丫鬟說道:“給這個小丫頭找身合體的衣裳換上,再帶著她去街上買些吃食。我和薑公子要談些事。”

“是。”

“薑漓,我們去後花園說吧。”

“雪兒姑娘請。”

後花園中,上官雪和薑漓二人停在了一處池塘前。

“薑漓,為什麼你不詢問爹爹乾什麼去了。”

“丞相大人公務繁忙,在下豈敢過分打聽。”

上官雪聽到這裡,隨即彎腰從撿了個石頭,朝著池塘砸去。過了好一會才繼續說道:“薑漓,你知道嗎。從前我一直以為爹爹是憑著自己的博學坐上了丞相之位,直到有一天,我偷聽了爹爹和蕭時的對話,才知道原來爹爹的丞相之位是陷害前任丞相纔得到的。在那一刻,爹爹的形象在我心目中一落千丈,我越看越覺著陌生,以前的爹爹究竟去了哪裡。”

剛剛掀起波瀾的湖麵,此刻又歸於了平靜。

“雪兒姑娘,在下可否鬥膽問個問題?”

“怎麼了?”

薑漓看向湖麵,許久纔開口問道:“倘若有一日,丞相大人的所作所為被聖上發現,下了天牢。雪兒姑娘會怎麼選擇。”

上官雪想都冇想,便脫口而出:“自然是和爹爹一同赴死,爹爹不在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在下明白了,多謝雪兒姑娘告知。”

上官雪一臉不解的看向了薑漓:“薑漓,你問這話什麼意思,你想背叛爹爹?”

“自然不是。”薑漓拱手說道:“這世間哪有密不透風的牆,隻要是乾了,總會露出破綻的。至於我是否會背叛丞相,我想雪兒姑娘是多慮了,在下和丞相共同綁在一條船上,如若丞相東窗事發,在下又豈能獨活?在下隻是想知道,真到了那一天,雪兒姑娘會如何抉擇罷了。”

上官雪聽後正欲回話,就看見一名丫鬟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怎麼了?”

“回小姐,老爺回來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