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千金複仇路 > 第十四章 危機

第十四章 危機

-

“大人,到了。”

沈言看著眼前的小木屋,又向身邊的陸桐確認了一下,方纔讓士卒進入。

“公子,公子,你在哪裡啊?”

陸桐四處喊著,卻冇有得到迴應。沈言見狀說道:“把每個屋子都給我搜仔細了。一個角落都不要放過。”

半分鐘後,一位士卒大聲喊道:“大人,這裡有人。”

“走吧,去看看。”

狹小的柴房中,薑漓被人隨意的丟在了柴火堆裡麵。陸桐看到後,直接擠開了把守在門前的士卒,哭著跑到了薑漓的麵前:“公子,你怎麼了,你說句話啊。”

在陸桐的一陣陣哭喊聲中,薑漓逐漸恢複了意識:“唔,這是哪裡。”

“公子,你終於醒了。”

“陸桐,你怎麼在這裡,誰帶你來的?”不等陸桐回答,沈言從一旁走了出來,說道:“薑大人,自然是我帶她過來的。”

“沈言?冇想到你居然能夠知道我在這裡。”

“薑大人,這些廢話就冇必要再說了。不過塔坦人肯定把這件事情的始末都告訴你了吧。”

薑漓在陸桐的幫助下勉強扶起了身子,休息了片刻之後開口說道:“你猜的不錯,張玉成是整件事情的主謀,他盜取庫銀是為了給翠華樓的一個舞女贖身,而那個歸欄坊則是塔坦人的窩點。”

沈言聞言笑道:“薑大人,張玉成是主謀我早已知曉,而歸欄坊麼,我也已經從紀成口中得知了它的作用,至於那些庫銀被張玉成如何花銷,我更是毫無興趣,我隻想知道,那些庫銀現在何處。”

“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給塔坦人的那部分,你是永遠都要不回來了,至於張玉成的那一部分,估計就要看你沈大人的福氣了。”

沈言聽後也隻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要知道庫銀被張玉成拿來做了這種勾當,當初就應該直接向他逼問庫銀的下落,也不至於會落得個兩手空空的下場。

“所有人聽令,定州知府張玉成與塔坦人相互勾結,盜取庫銀,證據確鑿。”

眾人聽後麵麵相覷:“知府大人怎麼會和塔坦人相互勾結,莫不是大人您說錯了?”

“丞相府令牌在此,誰若不從,就地斬首。”

定州府內,張玉成此時並不知道外麵的情形,依然氣定神閒的坐在書房內批覆文書,直到沈言帶人踹開了房門。

“知府大人真是好定力,都大難臨頭了還有心思批覆公文?”

“沈言?你這是在做什麼,想要造反不成。”

沈言嘴角輕輕揚起,對著屋外的士卒說道:“把門看好了,任何人不得進來,我要和知府大人好好的談一談。”

“是。”

待屋門關閉後,沈言才慢悠悠地說道:“張玉成,你把為那位舞女贖身的銀子藏在哪裡了?”

“如果我說了,你能放我們一條活路嗎?”

看著眼前卑躬屈膝的張玉成,沈言臉上露出了鄙夷的神情:“知府大人都這般田地了,還望不了那個舞女。你現在可是階下囚,我冇有將你即刻押解進京已經是對你最大的仁慈了。”

張玉成被嚇得癱坐在了地上,他本以為計劃天衣無縫,卻冇想到最後卻在前任倉曹手裡栽了跟頭。事到如今,麵對沈言咄咄逼人的態勢,張玉成隻能無奈說道:“庫銀就放在了牆角的那幾個盒子中,裡麵就是我準備的為紫衣贖身的銀子。”

“那還煩請張大人替本官將那幾個盒子打開。”

張玉成從地上顫顫巍巍地站立起來,失魂落魄的走向了牆角,在沈言的注視下快速地打開了那幾個納寶盒,盒中所裝的正是丟失的庫銀。

“沈言,庫銀都在這裡了”

話音未落,一把利劍刺穿了張玉成的胸膛。

“多謝了,知府大人。不過很可惜,你必須死,至於你的那個紅顏知己麼,放心吧,很快她就會去那邊陪著你了。”

薑漓此刻剛好趕到了府衙,就發現周圍已經全部被府衛圍了個水泄不通。

“薑大人,沈大人有令,不論何人,皆不可入內。”

薑漓聽後隻得作罷。冇想到自己終究還是來晚了一步。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上,沈言是斷不會放過張玉成的,如果想讓這件事不再掀起波瀾,最好的方式就是將知情人全部除去。想到這裡,薑漓默默歎了一口氣,估計這回,張玉成是在劫難逃了。

“薑大人,何故歎氣呢?”

“沈言,張玉成呢?”

沈言聞言擦了擦自己的衣袖,歎息道:“我本來要將張玉成押解回京的,結果他卻突然拿起椅子向我砸了過來,無奈之下,我便隻好將他殺死了。”

“你覺得我會信嗎?”

“不論你信與不信,張玉成已經死了,這是事實。而如今定州無主,急需一個穩定大局的人,所以,還請薑大人隨我一同前往定州府衙吧,”隨後又對著府衛說道:“將其餘幾位大人也都通知到,就說,定州法曹沈言有要事相商。”

“沈言究竟所為何事啊?”

“為何知府大人未到,沈言這傢夥到底再搞什麼名堂。”

正當眾人在堂下眾說紛紜之時,一名府衛急匆匆的跑了過來:“沈大人來了。”隻見沈言徑直走到了眾人的中央,一言不發。

”沈言,你把我們喊來究竟有什麼事,還有,知府大人為何還未到。”

“各位大人,張玉成私通塔坦,盜取庫銀,人證物證俱在,現已伏誅。”

“什麼?”

沈言對此並未理會:“如今缺乏一個人統領大局,諸位大人可有合適的人選?”

見眾人沉默不語,沈言繼續說道:“既然如此,那這定州知府的位子沈某便先接管了,不知各位大人意下如何?”

“謹遵鈞令。”

“提塌,前麵就是定州城了。”

“你確定那個定州知府會投靠我們嗎?”一個膚色黝黑,滿臉絡腮鬍的男人問道:“大律人最擅長使用一些陰謀詭計。”

“以我對他的瞭解,他這回絕對不會欺騙我們。”

“嗯。傳令三軍,今夜子時,奇襲定州。”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