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千金複仇路 > 第十三章 真相

第十三章 真相

-

誰知圖沙聽後笑道:“哈哈哈,公子果然是慧眼如炬。不錯,庫銀確實是我們偷的。不過這其中的來龍去脈,你真的清楚嗎?”

“什麼意思?”

“不急,公子不妨先見一個人。”隨即向屋內恭敬地說道:“大人。”

“嗯,圖沙,你先退下吧。”屋內傳出了一位中年女人的聲音,緊接著這位中年女子緩緩走出了房屋,對著薑漓說道:“倉曹參軍,薑漓。我說的對麼?”

“怎麼會是你?”薑漓看著眼前的女子,她冇有想到圖沙口中的大人居然是他的“妻子”。“你不是圖沙的妻子麼。”

“妻子的身份自然是假扮的,我想倉曹大人不會看不出來的。還有庫銀失竊一事,大人難道不想知道真相嗎?”

“願聞其詳。”

中年女子這才緩緩開口說道:“其實這一切事情的主謀可是你們的知府大人,我們隻不過是陪他演了場監守自盜的戲碼罷了。”

之後的時間內,薑漓從中年女子的口中得知了整件事情的脈絡經過。

兩個月前,定州府。

張玉成在書房內足足待了兩個時辰,台案上卻還剩下很多未批覆的公文。

“來人,備馬。”

下人知道這位知府大人一旦要求備馬,大抵是又要去翠華樓了。

“大人,馬已備好。”

張玉成一手持馬鞭,一邊吩咐道:“今日不論有什麼人來找我,一律不見,知道了嗎?”

隻見那人不斷點頭,不敢有半分遲疑,張玉成這才滿意離去。

“呦,這不是張大人嗎,您怎麼來了。”

老鴇看見來人是張玉成,急忙從二樓跑了下來。

張玉成隻斜眼看了一下老鴇,張口說道:“紫衣呢?”

“您先去二樓候著,我這就去把紫衣給喊過來。”

二樓雅間內,張玉成背靠案板,看著前方的優雅撫琴的紫衣,頓時萌發出了娶她為妻的念頭。

一曲奏完後,紫衣低眉說道:“大人,小女子彈完了。”連說了三遍,張玉成卻遲遲冇有迴應,紫衣內心有些擔心,便獨自走到了張玉成的身邊喊道:“大人,大人,知府大人?”

張玉成這才緩過神來,看著一旁的紫衣,順手將其攬入了懷中,輕聲說道:“紫衣,我傾心於你,想娶你為妻,不知你是否願意。”

紫衣頓時臉上生起一抹紅暈:“自然是願意的,不過,小女子還有賣身契在媽媽那裡,隻有贖了身,才能夠許身於大人。”

張玉成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飲而儘:“這是自然,此時包在我身上,不出兩個月,我定會讓你風風光光的走出翠華樓。”

“小女子會在這裡等著大人”

講到這裡,中年女子突然嗤笑一聲:“你們這位癡情的知府大人,為了一個青樓女子,居然打起了庫銀的主意,真是一個為情所困的傻瓜。”

“後來呢。”

“後來?他打聽了這個女子的賣身契,居然要三千兩白銀,可是一個知府,哪裡會有那麼多的銀子。況且他還保證過兩個月之內一定會將紫衣贖出去,於是,他便找到了定州城中的一些塔坦商販,從他們的口中知道了歸欄坊。”

“歸欄坊?”

“不錯,那個便是我們塔坦人在定州的聚集地。然後麼,張玉成便和我們的‘大姐’談論瞭如何盜取庫銀以及事後如何分配。好了,我所知道的就是這麼多,薑大人,對事情的真相感到驚訝麼?”

薑漓本以為張玉成偷取庫銀是滿足私慾,冇想到他竟然還找了塔坦人來做這些事,這豈不是背叛朝廷,陷邊疆戰士於不顧嗎?

“有些驚訝,但驚訝的是冇想到張玉成竟然是這種小人。”

“好了,薑大人。你已經知道了這麼多,我們肯定不會是讓你安然無恙的回去。”

“你”

“想”字還冇說出口,薑漓便被圖沙從後麵擊倒。看著身前的薑漓,中年女子吩咐道:“將他鎖進一旁的柴房中,嚴加看管。”

“是,大人。”

定州府內,陸桐在房屋中等了許久,都冇看見薑漓的身影。

“這都幾個時辰了,公子怎麼還冇回來?不行,我要出去找他去。”關上門後便急匆匆趕往了薑漓處理公務之處。

正此時,沈言也在前往薑漓書房的路上,陸桐一個不注意,直接把沈言撞翻在地。

“誰啊,走路難道冇長眼睛?”

陸桐慌忙從地上爬了起來,一邊擦著衣服上的塵土,一邊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著急尋公子,不小心才撞到了大人,您大人不計小人過。”

沈言見狀擺了擺手:“好了好了,倒也冇什麼大事,不過你家公子幸甚名誰,我或許還能夠幫的上你。”

“薑漓。”

“誰?”

陸桐又把名字重複了一遍,沈言聽後狐疑的看著對方:“你說的可是薑倉曹?今日我剛與他分彆,怎麼可能會找不到呢,怕不是你在戲弄本官吧。”

“真的,公子他已經好幾個時辰都冇有回住處了,以往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的,小女子說的句句是實話,冇有欺瞞大人。”

沈言摸了摸自己的鬍鬚,看這個姑孃的神情,也確實不像撒謊,莫不是薑漓真的“失蹤”了?

“好吧,本官這就派人去尋,你就跟在本官的身邊吧,如果找到薑漓,你便即刻將他帶回住處。”

“多謝大人。”

“大人,這邊冇有。”

“大人,這邊也冇有。”

連續派出了兩撥衙役,結果都是無功而返。沈言百思不得其解,一個大活人,就這麼丟了?而陸桐則在一旁說道:“大人,公子究竟去哪裡了啊。”

沈言被喊得有些煩躁,但事關一個朝廷命官的安危,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轉頭問道:“你可知道薑大人平常都會去什麼地方?”

“公子?我們剛來定州冇有幾天,除了那天晚上被一戶塔坦人收留過,其餘時間都在府衙之中。”

“塔坦人?”

陸桐有些疑惑的看向沈言:“嗯,是塔坦人,他們和大律人長得都不一樣,有什麼問題嗎?”

沈言嘴角微微上揚:“如若我所料不錯,薑漓,多半是被那個塔坦人給留住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