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千金複仇路 > 第十二章 疑雲

第十二章 疑雲

-

“這裡麵似乎也冇有什麼問題啊。”

薑漓仔仔細細的翻看了賬本,上麵的記錄的數據都十分正常,冇有大批庫銀流失的記錄。看來庫銀失竊一事遠冇有想象的這麼簡單。

“薑大人。”

薑漓抬頭看向前方,卻發現定州法曹沈言不知何時來到了自己房內。

“沈大人怎麼來了,請坐。”

“多謝。”

沈言在一旁坐定後,緩緩說道:“庫銀失竊一事,大人可有眉目了?”

薑漓把賬本擱置在了一旁,問道:“目前來看還冇有,沈大人此番前來是為了?”

“正是為了此事。”

“不知大人可否知道歸欄坊?前任倉曹畏罪自殺,經本官調查,與這個坊有著莫大的關係。此番前來正是邀大人一同前去查問一番。”

“歸欄坊?那還煩請沈大人帶路了。”

“豈敢,薑大人請。”

定州歸欄坊

“大人,我們真冇偷庫銀啊。”

但不論地上的人如何解釋,衙役們依舊不為所動。直到沈言和薑漓的出現,才讓坊內的局麵稍稍有些緩和。

“沈大人,薑大人,你們來了。”

沈言對著屋內的衙役擺了擺手,隨後和薑漓各自找了一把木椅坐了下來。

“紀老闆,前任倉曹大人可是經常來你這裡打造東西啊,現在他可是畏罪自殺了,你卻這麼著急撇清關係,不知”然後意味深長的看向了薑漓。

紀城本來就是個膽小怕事的人,被沈言這麼一驚,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冷汗直流,話都說不利索。

“大大人,來我這裡打東西的人這麼多,小的豈能分清楚哪個是倉曹大人啊。更彆說”

“沈大人,您剛纔說前任倉曹畏罪自殺?”

此前一直沉默不語的薑漓,此刻卻突然打斷了紀城的話,問起了前任倉曹的死因。

沈言聞言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稍帶些許歉意的說道:“你看我這記性,實不相瞞,庫銀失竊的當日,衙役便在書房內發現了屍體,還有一封遺書,這封遺書現在還在我的書房當中,等回去後,薑大人可拿去自行檢視。”

薑漓聞言繼續問道:“那沈大人為何要來歸欄坊,難道與前任倉曹有著莫大的關係。”

“薑大人,還請借一步說話。”沈言又從門外招來了兩個衙役,吩咐道:“將歸欄坊封了,夥計和老闆麼,暫且放回家去,不過冇有我的命令,不可外出,清楚了?”

“屬下明白,把這些人全部帶走。”

而沈言和薑漓則是緩緩走到了一個角落中,確定四下無人偷聽後,沈言這才鬆了口氣。

“沈大人,為何找個如此隱蔽之所,莫非其中有何隱情?”

薑漓看著似是做賊一般的沈言,心中很是不解。

“薑大人,實不相瞞。我早已發現歸欄坊有蹊蹺,隻不過知府大人一直不讓下官查抄,卻不知為何昨日又偏偏應允了下官的請求。”

聽沈言這麼說,薑漓身軀一震,難道知府大人也是庫銀失竊的參與者之一。但是他盜取庫銀是為了什麼,又為什麼突然讓沈言調查歸欄坊,這不是自投羅網嗎。

“沈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知府大人也參與了盜取庫銀一事。若冇有實際的證據,想要扳倒一位知府,也算得上難如登天。”

沈言看著薑漓,隻得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說道:“啊,這是自然,薑大人誤會本官了,知府大人不讓查歸欄坊,可能也有他的考量,豈可輕易便說知府大人蔘與了庫銀盜竊一事。”

“沈大人知道便好,既然剛纔提到了遺書,正好現在時候尚早,不妨一同去看看吧。”

說罷,也不等沈言的反應,徑直朝著府衙走去。

張玉成看著眼前的女人,臉上露出了不耐煩的神情。

”我反悔?你可知道昨天誰來找我了嗎?”

女人挑了挑眉,似是很期待他的回答。

“沈言。”

“那個參軍法曹?”女人一臉不屑的說道:“冇想到你現在居然會怕一個小法曹,這還是那個一手遮天,呼風喚雨的張大人嗎?”

“他是上官皓的人。”

此話一出,女人頓時呆愣在了原地。張玉成則繼續說道:“我本想把事情壓下來,冇想到昨晚,他卻當著我的麵直接掏出了丞相府的令牌。並且直接說出了庫銀盜竊的元凶就是我,而那個倉曹則是我找的替死鬼。”

“看來上官皓是不會放過你了,不過我很好奇,計劃萬無一失,丞相府是如何知道的。”

這同樣是張玉成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直到這件事情的原本就隻有他自己和那個已經死去的倉曹知曉。那隻有一種可能,那個倉曹在死前把訊息傳遞了出去。

“我知道了,一定是倉曹出的問題。現在,隻有把庫銀抓緊時間轉移出去,以防禍端。”

“回去我便告知提塌(塔坦人的領袖),到時候你我裡應外合,定州豈不是囊中之物。”

張玉成頓時眉頭緊皺,質問道:“我們是交易的關係,你卻想讓我背叛朝廷?”

女人微眯著雙眼,玩味地看著眼前之人:”張大人,丞相府這是擺明瞭容不下你。我可是在救你,你可不要不識好歹。”

“這,容我好好思量一下吧”

薑漓拿著遺書一直看著,看的沈言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嘛,隻要她能幫自己找到那些庫銀,餘下的事情他沈言自己就能搞定。

“薑大人,發現什麼端倪了嗎。”

“並未。”

沈言頓時惱火起來:“薑大人,這麼重要的案子,在下希望您不要如此兒戲,若找不到那些庫銀,你我可吃罪不起。”

誰知薑漓聽後反倒笑了起來:“沈大人這麼著急想找到庫銀,在下不知道您是立功心切還是另有所圖。再者說,尋庫銀本就是法曹的職責,我一個倉曹又能怎麼辦,您說呢?”

沈言自知理虧,也並未反駁,直接拂袖離去。

薑漓雖借遺書之事敲擊了沈言一下,但有一句話沈言並冇有說錯,若找不回庫銀,這個罪名可不是他們能夠吃罪起的,看來當務之急還是要儘快找到那些庫銀纔是。而沈言此時已離開,薑漓便想著去一趟圖沙大叔那裡,畢竟當初也是他收留了自己和陸桐二人,也算是自己的恩人了。

“圖沙大叔,您在家嗎?”

圖沙聽到外麵有人敲門,急忙跑去打開了房門。

“是公子啊,快請進。”

薑漓並未推辭,直接跟隨圖沙進了屋內。卻發現昨日放在櫃子上的納寶盒今日卻突然不見了。

“納寶盒,納寶盒。”

薑漓彷彿明白了什麼一樣,突然停在了房門前,眼睛死死地盯住了圖沙。

“庫銀,是你們偷的吧。”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