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鬨劇1 > 接受?

接受?

-

他還是不肯吃任何東西嗎?”

書房中,路景初看著地下室的監控,問著身邊的張博軒,一臉憂愁。

“是”張博軒迴應著路景初的話,並對路景初的做法表示不理解,“就認定他了嗎?他三年都不願接受你,你就控製了他三年,放過他也放過你不好嗎?”

“不好,一點都不好!三年他不接受,那就四年、五年…總有一天.他會明白我的心意!”

路景初把玩著手中的戒指,那是之前找人定製的專屬於他們的戒指路景初本是送給了王紹軒,但王紹軒的態度非常絕決:

“路景初!我說過,我不是同性戀!你的這份愛,我接受不了!”

張博軒搖搖頭,看著路景初的愛逐漸變了性質,他這個做兄弟的卻什麼也幫不了他。張博軒離開書房,盤算著下一步行動。

“唉…隻能從王紹軒那邊下手了。”

“軒軒!怎麼在這裡發呆啊!”

劉宇航的聲音打斷了張博軒的思緒。張博軒看到劉宇航的瞬間,便撲過去伸手搭在了劉宇航的肩上,攬過了他的脖子,然後不懷好意地發問:

“你和王紹軒還是兄弟不!”

“啊?”劉宇航對於張博軒會問出這樣的問題表示出極大的不理解,但也乖乖回道:“是,怎麼了?”

聽到回答的張博軒繼續發問:“以咱倆的關係,我說話你聽不聽?”張博軒眨巴著眼睛等待著劉宇航的回答。

“啊???聽啊!”劉宇航變得警惕了起來,生怕張博軒挖坑引著自己住下跳。

猜到結果的張博軒立刻變得興奮了起來:“那你去找王紹軒,和他談談,讓他試著接受路景初唄?好不好!”眼見目的將要達成的張博軒越發激動,劉宇航卻是冇了迴應,和王紹軒兄弟這麼多年,他很清楚王紹軒對於同性戀的反感,王紹軒不反對同性戀,但也決對不會成為同性戀.,

遲遲冇能等到迴應的張博軒開始焦急了起來,他急忙補充:“你就和他談談,勸說一下,必竟我們都不希望路景初和王紹軒再經曆幾年這樣的生活吧!”

劉宇航也考慮到了這一點,雖有萬般糾結,但還是同意了張博軒的請求。看著張博軒開心的樣子,心中的糾結也是減輕了很多。

“希望…結果會是好的吧…”

[地下室]

漆黑的圍牆上掛著點點血跡,房頂上也同樣滴落著幾抹血色。唯一的光亮來自於兩組鐵欄杆之間的油燈,燈光忽明忽暗,氛圍十分怪異。

“王紹軒,是我,談談嗎?”

劉宇航的聲音在這空蕩的地下室裡各外突出。隨著劉宇航的視線看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坐在牆角的人,他身穿潔白的襯衣,讓人一眼便能發現。身處血跡斑斑的地下室,衣服卻還能保持潔白無瑕,這是路景初與王紹軒吵架後,依舊找人精心打掃過的結果。

“談?談什麼?”

王紹軒抬起頭,直視著劉宇航,眼神裡透露著冷淡和疏離,劉宇航冇見過王紹軒如此冷淡的樣子,在他的印象中,王紹軒一直都很開朗的。

“你…那個,要不就接受路景初吧,至少能比現在舒服…”

王紹軒聽到劉宇航的活後,直接站了起來,弄得他左腳上的鐵鏈與鐵欄杆相撞,發出刺耳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地下室。

“接受?你的意思是我做錯了?他從一開始糾纏,到了跟蹤,監視,直致現在的控製!你讓我接受他?劉宇航,換做是你,你願意嗎?”

王紹軒的聲音在整個地下室裡迴盪著,劉宇航看出了王紹軒心中對於路景裙隻有痛恨和厭惡,也就不再勸他了。劉宇航離開了地下室,在門口不遠處遇到了張博軒。劉宇航上前一把抱住了張博軒,張博軒被突然出現的劉宇航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後便也回抱住了劉宇航。“怎麼了?冇勸成功嗎?”

“嗯…他們兩個一個比一個倔脾氣,煩死了,要抱…”

劉宇航整個人像個掛件似的賴在了張博軒的身上,張博軒無奈,安慰劉宇航:

“冇事的,我今天找路景初了,他同意讓王紹軒離開地下室回到側臥去了。”

劉宇航聽到這個訊息後,滿臉震驚,很難相信路景初才吵完架兩天不到就服軟了。劉宇航鬆開抱住張博軒的手,問道:

“你怎麼說的?他竟然會同意?!”

張博軒一臉傲驕,雙手環抱在胸前,“哼”了一聲便開始和劉宇航講述事情的經過。張博軒講得零零散散的,想到啥講話,劉宇航聽了半天大概瞭解了個因果。就是在路景初麵前說王紹軒的艱苦,說他住的地方多麼多麼不好之類的,讓路景初心軟再引導幾句就大功告成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