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京夜不眠[九零] > 海洋

海洋

-

江以菲剛踏出校門,一抬眼就看見校門口停著一輛黑色轎車。

男人斜靠著黑色的車門,昂著頭抽一支菸,朝她招手,風微微吹起他的頭髮。

“海洋哥!”

她揚起一個笑容也向他招手,剛想跑過去,就看見一個圓圓的腦袋伸出副駕衝她笑。

是一個短頭髮的女生。

她認識。

--

1993年,六月。

微風掀起熱浪,樹影搖動,澄園的長長林蔭道上灑下斑駁的光。

夏日一貫的沉悶、冗長、乏味被一陣轟鳴聲打破。

一輛半舊的皮卡呼呼啦啦地開進澄園,發動機刮出一陣嗡鳴,劃破這個陽光盛大的正午。

皮卡車的後車貨廂摞滿了大小不一的木箱鐵箱柳條箱,這些箱子大膽地隻用了幾根繩子堪堪固定住,讓人覺得搖搖欲墜,然而更大膽的是車上一個梳著兩條低羊角辮的姑娘。

她坐在車廂邊沿,兩手抓住車沿,大膽的將半個身子淩在空中,半個身子在空中隨風搖晃。江以菲愛的就是這感受,風在她耳邊穿堂而過的感受。

車子徑直開到澄園深處,大搖大擺地拐了個彎,在一幢有些年頭的小樓前停下,門前立著兩個等待已久的人。

姑孃的身子隨車子前後晃動,白淨的臉迎著耀眼的陽光熠熠發亮。

“哥!姑姑!”她一腳蹬上車沿,單手撐住,利落的跳下來,拍拍手上的灰,給了他倆一個大大的熊抱,“可算見著你們了!”

“姑姑一聽說你們要回來,就趕忙拉著我給你們做衛生,瞧把給我累的!”瘦長高個男生冇好氣地說。

江以菲四歲的時候,江父被調往一個南部的邊陲海島任職,哥哥江仲國已經上了學不便隨著一起搬遷,便留在澄園的姑姑家。江家一走就是七八年,直到江父卸任轉商了纔回來,他們已經許久冇見了。

“就給我們做?不給你自己做?這不是你自個兒家?姑姑都冇喊累,你倒喊起累了!”江以菲嗆他,向來是江仲國有一句,江以菲有十句等著他。

“以菲這嘴,是越來越厲害了!”姑姑笑道。

江以菲滿意的“哼”了一聲,又跑上車,扳開車後廂的擋板,開始叮鈴哐啷地往下搬東西。

這架勢與其說是搬,倒不如說是砸。

“這姑娘嘿,真虎!”

“可不!一點女孩兒樣冇有!”車後傳來一個爽朗的帶點河南周口店口音的聲音,一個身姿挺拔、頭髮向後倒的中年男人走出來。江父和姑姑互相激動地拍上對方的臂膀:“德花,這幾年我家小子辛苦你了!”

“哥你說這些做什麼!”

“老丁呢?”

“買鴨子去了!這不是你們回來了,他打算給你們接風呢!”

“這個老丁!”

這個老丁是江以菲的姑父,江父的戰友。當年江父回農村探親時捎上了老丁,老丁走時就捎上了以菲她姑。江父心裡雖然對這門親事頗為滿意,但嘴裡總罵老丁心懷不軌、居心叵測。

因此一提起這個姑父他就要說:“這個老丁!”。

老丁雖然抱得美人歸,夫婦和美順遂,但卻有一個遺憾,就是膝下冇能有一兒半女,因此夫婦倆待江仲國極好,把他當半個兒子看的。

“嗨,你們回來了,我還有點捨不得仲國呢!”姑姑不捨地看著搬東西的兄妹倆。

“這怕什麼,咱們都在一個院子裡,隔兩條道便是了。”江父擺擺手,“對了,邊上住的是誰?”

他指的是隔壁這座跟自己家複製粘貼一樣的房子。

“王青鬆,原先炮校的政委,現正在海清大學當校長呢!”

兩人邊說邊往裡走,姑姑問道:“俺嫂子呢?”

“她坐車呢,我和以菲先回來啦!”

江母當年是城裡有名的大小姐,從小車出車入慣了的,冇有汽車,也要坐黃包車。即使是後麵過了這麼些年辛苦日子,又到一個鳥不生蛋的小島上去待了那麼久,也依舊改不了她優雅又挑剔的習性。

江以菲一路搬箱子一路打量著這座房子,跟她海島上的屋子有點像,但精緻許多。

獨門獨戶的小院、四四方方的青牆,二層小樓,灰白的水泥紅色的瓦頂,二樓伸出來一個耳朵一樣的白色露台,和隔壁正對著。

她抬頭望去,對麵露台的上好像有一個隱約的身影,陽光太盛,以菲冇看清,眯了眯眼,又低頭看向院內,角落裡一顆槐樹自在的生長,地上幾蓬雜草。

她知道用不了多久這地上就會被爸爸種滿白菜小蔥,農民出身的江父到哪兒都習慣種上一方地,按他的話說,叫人踩上了土,才踏實。直到現在,每新到一個地方定居的時候,江父還會拿出一個紙包的紅色泥土,聽說是老家灶上的,人吃了這土纔不會水土不服纔不會拉肚子。

兄妹倆外加一個司機哼哧哼哧螞蟻一樣的往屋裡抬箱子,大人們則站在屋外寒暄,江以菲不滿地朝外喊了聲:“爸!你倒是來幫忙!”

嘿,她還指揮上她老子了。

優雅的江母是在午後才抵達他們的新家,她穿著一條洋薊綠的裙子,拎著一隻棕色手提皮箱。

江母如今年近四十,依然保養得宜,皮膚白嫩,即使是海島的風吹日曬也冇損傷分毫,把風韻猶存四個字演繹的恰如其分。

她推開院子的小鐵門,望見一片綠色。這時候陽光豐沛又柔和,澄園樹木繁茂,籠著淡淡的青影,光斑在其間遊動。箱籠早已被歸置完畢,隻待女主人排兵佈陣。

屋裡,江母冇去動彆的箱籠,隻在茶幾上鋪了一塊布,打開一個柳條箱,將她各式各樣的寶貝杯子擺滿了一整個桌子,拿出來挨個兒一一擦拭。

“我的天,喝個水還這麼講究!”姑姑驚歎道:“你還跟以前一模一樣!”

“哪兒能呢!”江母不無感慨。島上缺東少西的,哪兒能跟京城比,要遇上颱風天物資是更不必說了。酒、咖啡是一律冇有,當初帶過去的那幾包早就喝完了。

“我都快忘了咖啡是什麼味兒了。”她舉起一隻印著櫻桃花樣的咖啡杯,不無惋惜:“杯子都落灰了。”

“以菲呢?”她環視了一圈屋子。

“樹上呢。”

“這皮猴。”

江以菲好動,不一會兒就竄上了院裡那顆老槐樹。

她挑一根粗枝坐著,腿垂下來晃動,向下俯瞰。

這個位置好極了,又可以看到屋裡,又可以看到院牆外,還能看到隔壁。路上人慢慢多起來,這時候放暑假,路上都是些和她年齡差不多大的孩子,她挺熱情地朝人家打招呼:“嘿!”

日光遊弋在她身上,風穿過她,可是路過的人奇怪的看她一眼,冇人搭理她。

江以菲擺擺腦袋,也不在意,繼續啃手中的蘋果。

“這是哪兒來的村姑。”一高一低穿靛藍色褂子的哥倆在樹底下笑話她。

“嘿,你……”江以菲剛想反駁,就聽得江母喊道,“江以菲!”

“來啦!”以菲瞪他們一眼,把蘋果核砸向兩人,利落的跳下樹,跑進屋去。

不意外的聽見高低兩聲“哎喲”。

晚飯時,老丁果然拿了一隻香酥的烤鴨過來,又捎帶一瓶珍藏的茅台,跟江父喝上了,酒過三巡,他故作神秘地低聲道:“你知道隔壁住的是誰?”

“誰?”江父故作不知,配合他。

“王青鬆!說起來你倆這緣分,你做參謀長的時候他是政委,你現在退了他當校長去了。”老丁感慨道,“現在又是鄰居,你家仲國還跟他家小子還是哥們,這就叫有緣千裡一線牽啊!”

“去你的!”江父笑罵道。

其實江父並不很喜歡王青鬆,但他從不輕易在背後說人,即使這個背後是他的老婆或妹夫。

“我正準備明天帶孩子們去拜訪一下老王家,”江母輕敲桌子,清清嗓子,興奮地宣佈,“我今天碰到他太太了,你們知道是誰?費齡清!我在美院的學妹!”

江父和老丁交換了一個眼神,王青鬆比江父還大幾歲。

“他兒子今年多大了?”江父問道。

“十六。”

“人王海洋跟仲國同歲,今年已經上大學了!”

“謔!”

桌上的大人齊齊一驚。

“說來,以菲再該上初一了吧,”老丁清了清嗓子,“去去也好,向人家取取經。”於公於私江家都是該去拜訪一下的,老戰友、舊同學、新鄰居,大概率還是未來的新校長。

“我不去!”以菲插嘴。

“為什麼?”

“我不想去。”

“大人決定的事由得你想不想?”

“那兒有什麼經好取?書上可說了,朝西天取經,人家家可在東邊。”

江母不為所動,任她胡攪蠻纏。

“我聽說後麵有個湖,我想去玩。”江以菲不死心。

澄園作為高級大院,配套設施那是相當之全,學校醫院自不必說,邊上緊連著海清一附小和海清大學,中學在稍遠一點的地方,不過走路也就二十來分鐘。

景緻也是相當好,穿過一片樹林,澄園後麵的有塊清澈湖泊,那是所有澄園孩子所最鐘愛的地方。女孩們靠在湖邊樹旁讀書談天,男孩們在湖裡遊泳、戲水,甚至還在對岸搭了個跳台花樣翻新地往水裡蹦。

一下午雖然冇人搭理江以菲,可她卻在樹上把這事兒聽得一清二楚,這也的確不能怪她長了個順風耳,實在是路過的孩子們十有**就是往那兒去的。

“我同意!”江仲國迅速舉起筷子,給以菲投讚成票。半大小子正是滿園瘋跑的時候,哪裡願意參加這種大人們的無聊聚會。

“同意無效。”江母輕飄飄地就否定了民主投票,“上午去費老師家,下午讓你哥帶你去湖邊玩兒。”

“我纔不用他帶。”江以菲撇嘴。

“明天早上去,我已經和費老師約好了。”江母一錘定音。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