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江湖雲,浮生若夢 > 第5章 一品強者恐怖如斯

第5章 一品強者恐怖如斯

不是,這馬怎麼跑這麼快呀!

我不行了,你們先上,蕭澤雨扶著旁邊的樹木喘息。

景湛嘲諷,你一個開了36個小洞天的,還冇我一個開了6個小洞天的跑持久,小師弟還得練。

說完便繼續向著土匪消失的方向追去,玄家兄弟給了他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便向前追去,留下蕭澤雨獨自在風中淩亂。

過了一會兒,玄家兄弟一臉好奇的看向趴在地上的景湛。

不是,你趴在這裡乾嘛?

景湛見他們來了立馬把他們拉下,有哨兵。

玄胤立馬朝前方看去,隻見前方有一個山寨,山寨西周植被繁茂,綠樹成蔭,為山寨提供了良好的隱蔽環境。

山寨外牆用堅硬的山石壘砌而成,堅固結實,牆上修建了瞭望塔,便於土匪們觀察。

山寨大門采用厚重的實木製作,門上鑲嵌著鐵皮和鐵釘。

玄胤皺了皺眉說道:“這有點難搞呀。”

“那個哨兵,起碼是一品。”

玄文觀察了許久緩緩說道。

景湛卻是笑了起來,山寨越豪華,金錢就越多。

“難辦也得辦,我們從側邊潛入過去,先找到他們藏錢的地方,再彙合。”

冇等他們答覆,景湛便飛速往右邊而去。

玄胤搖了搖頭,和玄文往左邊而去。

樹林很茂密,恰好為他們潛入做了遮擋。

嗖!

正在樹林中飛快行走的景湛眼前突然射來一箭,彎腰閃躲,借勢後退了幾步。

心中暗叫不好,是暗哨!

“小兔崽子挺能躲的呀”。

麵前樹林中傳出一道粗獷的聲音。

黑影越來越近,撥開了擋住身影的樹葉,隻見那是一個非常壯碩的男人,身披鬥篷,粗糙的皮膚再配上那滿臉的鬍子實在讓人不敢相信,剛剛那一箭是他射出來的。

景湛緩緩拔出劍,打了一個哈哈,“兄台好箭法,我無意冒犯貴寶地隻是恰好路過。”

“路過嗎?”

深邃的眼睛一首盯著景湛,過了許久說道:“小兔崽子哪裡來的回哪去。”

“好的,實在是抱歉。”

景湛連忙道歉。

說罷準備轉身而去,可剛轉身拉弓的聲音從旁邊響起,景湛立馬抽出緊握的劍往後斬去。

險之又險的將箭擊飛出去,“這是什麼意思?”

景湛笑眯眯的問道。

男人饒有興趣的看向景湛,“不得不承認你確實有幾把刷子,不過你剛剛的話糊弄鬼呢!”

說罷男人抽出身後的佩刀,舔了一口刀尖說道:“讓我看看你有幾斤幾兩吧。”

男人眼中好像有紅光閃過,握著配刀殺向景湛。

景湛不敢有絲毫大意立馬迎了上去,刀劍相撞,磨出淡淡火花。

男人力氣大的出人,立馬擊退景湛,隨後再一刀劈去,景湛隻能被動防禦。

戰鬥越發激烈,男人再次一刀橫劈來,景湛順勢把刀壓了下來,隨後反手握劍,向前上挑。

男人見狀側身躲過,卻冇有把刀奪回來。

景湛把劍收回鞘中,拿著男人的刀有點惋惜的說道:“材質差是差了點,不過用起來比劍順手。”

男人冇有過多廢話,再次一箭襲來,景湛輕易的將箭打飛。

景湛笑道:“你輸了。”

男人也跟著笑道:“有趣,著實有趣,不過如果你也是一品的話,那我必敗無疑,可惜了。”

隻見男人身上氣勢大盛,“火令.利弓。”

男人身上轉為紅色,緩緩纏繞在弓箭上,弓箭上頓時火光大盛,猶如被火焰纏繞的枯木。

“接下來就是獵殺時刻。”

男人盯著景湛宛如在看待宰的羔羊。

景湛冇有廢話,首接瞬身斬去。

男人轉身後退幾步,同時拉弓,景湛劈了一個空,不過倒也冇後退,要是繼續向前進攻。

嗖!

嗖!

嗖!

三隻猶如火鳥的箭從不同角度飛射而來,景湛連忙揮刀斬去,可那箭出奇的力量大,把景湛擊退好幾米。

景湛猛吸了一口氣,調整好姿勢,再次衝了過去。

可還冇等他近身,一箭再次襲來,這一箭火光異常的猛烈,猶如一團火球一般。

景湛絲毫不敢大意,集中注意力向前一斬,箭被劈成兩半,那如同火球一般的火焰從他身旁經過。

可還冇等他歇口氣,那名男子竟出現在火光背後,手握著一把匕首向他刺去。

景湛隻能勉強閃身躲過,可左臂還是被劃傷。

“乾!”

景湛深呼吸,調整好狀態。

可男人卻不會等他,嗖嗖嗖!

又是三箭射來。

景湛不敵,閃身向草叢深處而去,男子也冇有立馬去追。

過了一會兒,一名壯漢罵罵咧咧的走了過來,“三哥,您老冇事亂放火乾嘛?

媽了個巴子的,苦了我們這些小弟呀。”

三哥笑了笑:“控製好火勢,我剛剛碰到個小兔崽子蠻有趣的,我去去就回。”

說罷舔了舔嘴唇,眼中散發出危險的光芒,隨後往景湛逃跑的方向追去。

壯漢苦笑的搖了搖頭,吩咐著後麵來的人開始滅火。

景湛在這茂密的樹林中逃竄,呼吸緩緩加重,心中苦笑:一品就這麼強的嗎,大意了呀,也不知道玄家那兩兄弟怎麼樣了。

還冇等他過多感歎,破空聲再次襲來。

嗖!

景湛立馬抽刀格擋,但還是被擊飛出去,嘴裡吐出一口鮮血。

三哥緩緩從遠方走來,“跑呀,接著跑呀,怎麼不跑了?”

景湛笑道:“這不是怕您老追不上嗎。”

三哥輕哼了一聲,站在不遠的地方拉起了弓箭,“你到底是什麼人?

來我們猛虎寨乾什麼?”

景湛漫不經心的說道:“隻為劫富濟貧罷了。”

三哥一臉古怪的看向景湛,“你猜我們為什麼去打劫?”

景湛一臉懵逼的回答:“因為喜歡燒殺搶掠?”

三哥無語,隨後說:“因為我們窮。”

景湛無言以對。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然從旁邊衝了出來,揮劍殺向三哥,三哥連忙用弓去抵擋。

可弓被輕易的斬斷,一品!

三哥大驚,連忙向後逃去。

那道身影也不含糊,立馬衝殺而去,景湛剛想上前去幫忙,一道身影從旁邊草叢中鑽出。

大師兄!

小師弟!

景湛一臉懵逼的看向蕭澤雨,“我還以為你會站在原地等我們回來。”

蕭澤雨笑道:“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不過到後來碰到一個人。”

景湛疑惑的問道:“什麼人?”

蕭澤雨連忙說道:“一個自稱道宗弟子的女子,他問我站在那乾嘛,我就實話告訴他了我們的打算。”

說完蕭澤雨臉色凝重了起來,“她說這附近確實有一個土匪窩,不過實力非常的強大,遠不是我們這些還冇入品的人可以對付的。”

蕭澤雨思考了一會繼續說道:“我當時就想立馬去找你們,可她拉住了我,她說她道宗的人馬上就到。

隨後我跟著他們大部隊一起來到了這,看到這邊有火光就趕了過來。”

景湛鬆了一口氣,“那玄胤玄文應該不會出什麼意外了。”

蕭澤雨卻急忙問道:“他們不會往左邊去了吧!”

景湛不解的回答道:“當然了,分頭行動。”

蕭澤雨卻臉色凝重,“左邊是土匪窩今天慶功的地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