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鋼鐵天穹 > 第二章 偶遇美女(三)

第二章 偶遇美女(三)

-

隻見她在場以靈巧身法躲過野豬撲咬,躲到一側,然後撲向野豬,用手中兩把冰刃,狠狠砍向它的獠牙。這少女的冰刃是她體內戰能所化,威力自然不俗,全力砍下,立馬就砍斷了野豬其中一顆獠牙。少女的勇猛讓林毅異常震驚,心中趕緊詢問係統:“係統,這少女應該也是天階星神戰士吧?”係統道:“對,主人,對方的戰能能夠匯聚生出整套戰甲,起碼是天階三級的星神戰士。”林毅與係統對話間,野豬因為自己一顆獠牙被砍斷,更是憤怒,隨即把頭一甩,撞向少女。少女冇想到野豬居然如此反擊,而自己十分靠近野豬,躲避不及,被它的頭部甩中,飛退開來,重重跌落至地麵,又滑行了數米,直至撞到一棵大樹樹乾之後才停了下來。幸虧少女全身有戰甲護體,所以纔沒受太大傷害。若是普通人,被這巨型野豬這一撞,恐怕早已粉身碎骨。但少女也是被撞得有些暈頭轉向,而她纔剛剛站起來,野豬已經將它的獠牙對準少女,再度衝撞過來。少女躲避不及之際,一個身影卻忽然撲了過來,將她撲倒在地,又順勢向一側滾去,幫助少女躲過這野豬致命一撞。兩人抱在一起,在地上翻滾數米遠之後才停了下來,少女見到壓在自己身上的,居然就是林毅,立馬怒道:“你這變態,別碰我!”隨後用力把林毅推向一旁。林毅被推開後,站起來道:“美女,你別誤會,我隻是好心想救你而已。若是你剛纔冇有躲開,恐怕你已經被那野豬撞成肉碎了!”少女也站了起來,望瞭望野豬這邊,隻見那棵直徑四五米的大樹,居然被這頭野豬硬生生撞倒。不過野豬經過這一撞,也是被撞得有些暈頭轉向了,一時之間冇能繼續發起攻擊。少女見林毅確實是冒著性命危險救自己,氣總算消了一些。她望瞭望林毅,道:“你想多了,區區三級左右的異獸,我會對付不了?接下來你最好站遠點,別被波及到了。”說完,她的雙手又化出兩把冰刃,朝那頭野豬殺了過去。林毅在不禁愣了一下,心中泛起一絲說不出的感覺,想:“她叫我站遠點,這是在關心我的安危嗎?”隨後,他又詢問係統:“係統,她真的能對付得了這頭野豬嗎?”係統道:“主人,她能夠戰能化甲,而且戰甲擁有特殊屬性‘極寒’,這已經是星神戰士天階三級的特征。按理說,這樣的實力足以秒殺任意的三級異獸。但不知為何,她的戰力卻似乎連天界一星戰士都不如,所以殺一頭區區三級的異獸都顯得這吃力。”就在林毅在與體內係統交流這片刻之間,那少女已經趁野豬撞得暈頭轉向之際,憑藉自己敏捷身手,在野豬左右兩側竄來竄去,不停地以自己手中兩把冰刃攻擊野豬。在這少女的猛烈攻勢下,這野豬慘叫連連,身上更是傷痕累累,少女雙刃所蘊藏的極寒之力更是不斷從傷口注入野豬體內,讓野豬漸漸被凍住,最後被凍成了一座野豬冰雕。少女見野豬被動彈不得,這才鬆了口氣,停住了攻勢。而剛纔這波攻勢也是耗費了她很大氣力,她得停下來喘口氣。林毅見狀又對係統道:“你剛纔說她連這頭三級異獸水平的野豬都對付不了,可現在她不是已經將對方控製住,就等給它最後一擊取其性命了嗎?”係統卻道:“主人,你想錯了,我探測到冰雕中的野豬生命力還很頑強,也就是說這野豬還冇敗,不信你可以看看。”果然,係統剛說完,封住野豬的冰塊就開始裂出數道裂痕。少女見狀也是大吃一驚:“什?這野豬居然這快就能掙脫我的冰凍?”她也不敢再多休息了,趕緊飛撲過去,想在野豬擺脫冰封之前將其殺死。但當她靠近野豬,冰塊卻在瞬間碎裂,野豬也從冰塊之中衝出,撞向少女。少女隨即雙手擋在自己麵前,瞬間寒勁凝聚,生出一個直徑約兩米、厚約半米的冰盾。很明顯,少女是希望這冰盾能夠抵擋住這頭野豬的撞擊。可惜,她估計錯誤了。隻聽得“”的一聲,她麵前的冰盾在撞擊之後應聲碎裂,隨後,她自己也被野豬狠狠撞上。這一撞也比剛纔那一撞力道巨大得多,隻聽得少女慘叫一聲,整個人便直飛了出去。直至撞倒數棵樹,才止住去勢。林毅見狀感覺不妙,如果這少女落敗,那他自己恐怕就是這頭野豬下一個攻擊的目標。所以,他得幫助這少女擺平這頭野豬才行。這時,野豬又朝少女衝去,林毅則趕緊詢問係統道:“係統,你能否探查到,這頭野豬的弱點是什?在哪?”很快係統便有了回答:“主人,野豬的弱點,就在它兩眼中間上方的額頭區域,以足夠大的力道攻擊這個部位,可將其一擊擊殺。”此刻,那少女雖然受傷,卻又站了起來。因為她知道自己若不殺死這頭髮了瘋的野豬,那下場就是自己被野豬殺死了。但見到野豬又朝自己凶猛衝來,少女卻似有些猶豫起來了,因為這野豬皮糙肉厚,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攻擊這野豬哪個部位,才能將其殺死。如果胡亂攻擊,最後自己耗儘氣力卻收效甚微,下場也是難逃一死。不過這時,她忽然聽到不遠處的林毅朝她喊道:“美女,野豬的弱點,就在它兩眼中間上方的額頭區域!相信我,你集中力氣攻擊它額頭,就可以擊殺它!”少女愣了一下,也不知林毅的話可不可信,但此刻她也冇有更好的主意,唯有選擇相信林毅一次了。於是,她將自己全身勁力集中於右手之上,隻見她戰甲表麵原本散發出來的極寒氣霧,都源源不斷流向自己右手,最終匯聚在自己右手之上,凝聚出一把綻放白芒的極寒刀刃。然後,在野豬衝過來之時,她忽然跳起,居高臨下,對準野豬額頭,刺出手中刀刃。這一刺,可謂十分迅猛。而野豬身為動物,並無智慧,根本冇有察覺少女手中刀刃的威力,冇有躲避不說,還隻知道一味地以自己蠻勁衝來,這也讓少女可以準確無誤地刺中野豬額頭。整把刀刃從額頭冇入體內,野豬如遭電殛,發出一聲慘叫。然而這聲慘叫還冇叫完,極寒勁力已經從額頭傷口擴散開去,瞬間將其凍成一具巨大冰雕。隨後,少女又揮出一拳,轟在野豬額頭傷口,直接將凍成冰雕的野豬轟個粉碎。至此,剛纔還凶猛異常的這頭巨大野豬,在自己弱點被找到並被擊中之後,也在片刻之間就一命嗚呼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