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符月鏡之城 > 第1章 平凡的日常與不平凡的夜晚

第1章 平凡的日常與不平凡的夜晚

-

清晨的陽光透過教室的窗戶灑在桌麵上,光影斑駁。明朗的少女坐在教室的後排,雖然她的視線落在黑板上,但心思已經飄到了遠方。曆史老師的聲音在講述著古代的戰役,無比的慘烈,她的思緒卻在昨夜那場奇異的冒險中徘徊。她用道術封印了一隻惡靈,但那之後的場景似乎有點蹊蹺。“迷鹿,迷鹿...”坐在她旁邊的周澤輕輕地戳了戳她,將她從遐思中喚回。“老師叫你回答問題了。”迷鹿輕輕歎了口氣,轉向老師,迅速回答了一個與元朝統治相關的問題。說完,老師略帶怨氣的看著這個看似成熟的小女孩,繼續講課了。“這苦逼的日子,真不知道我還能堅持多久啊……”【………………………】(昨天夜)“───今夜,就是你的終結。“年輕女性的聲音冷靜而堅定。惡靈冇有形體,隻是一團漆黑的陰影,但它的存在無比真實。每當它揮動自己的暗影觸手,都帶起一陣陰冷的風,而這風,每一次拂過林迷鹿的臉龐,都讓她感受到死亡的呼吸。“你以為,僅憑一己之力,就能阻擋我?“惡靈的聲音如同來自地獄的迴響,空洞且充滿嘲諷。迷鹿不為所動,她深吸一口氣,迅速從腿襪上滑出一張精緻的銀色符籙。這符籙在月光下閃著幽幽的光芒,彷彿包含著某種神秘而強大的力量。“───你的聲音,已經聽夠了。“迷鹿輕輕一揮手,符籙化作一道銀光,直奔惡靈而去。惡靈怒吼一聲,周圍的黑霧瞬間膨脹,形成了一麵巨大的陰影屏障,試圖阻擋那道銀光。然而,銀光如有神助,穿透黑霧,直擊其核心。“啊───!“惡靈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其聲音在夜空中迴盪,令人毛骨悚然。它想逃!林迷鹿緊隨其後,她的步伐輕盈而迅速,每一步都踩在風的尖端,彷彿與這個世界的速度在賽跑。突然,黑霧中的觸手如同狂風暴雨般向她襲來,每一條都蘊含著致命的力量。“────如果你做不到,那就停下來!“迷鹿飛速轉身,低喝一聲,雙手快速結印。“繪界——”周圍的空氣開始震動,一圈圈的光環在她身周展開,彷彿波濤之力就要吞噬周圍的空氣,“以吾周身,幻為真神!”語音還冇落,光環就形成一道道青色屏障,硬生生擋下了這波攻擊。碰撞所散發的能量已經快把周圍的樹震倒,反撲,“餌料,我要把你變成餌料!”不管觸手如何瘋狂,被包裹在中間的青色光環卻越發得明亮。“────看好了。這是你的末日!“她的聲音中帶著不容置疑的決絕。再次單手結印,手中符籙化形,林迷鹿用儘小臂的力量,指向惡靈的眉心。“群邪辟易,不破不摧”“破!─────”這一次,符籙化為一道藍色的光芒,直擊目標。光束在空中迅速擴散開來,形成一個巨大的青龍形狀,龍頭張開銜住惡靈的核心。隨著迷鹿的力道和內力的注入,光龍的軀體閃耀著更加璀璨的光輝,其龍吟之聲迴盪在整個空間內,震撼而威嚴。吼!──────青龍的能量在短暫的光芒中爆發,形成了一道強大的能量場,這股力量不僅牢牢束縛住惡靈,還開始從內部侵蝕它的邪惡本質。惡靈的黑暗能量在青龍光芒的照耀下逐漸消散,試問又有哪個邪物能夠抵擋這來自古老道術的淨化力量?“什——!“惡靈的聲音還冇張開,隻見青龍光芒達到頂點,爆發出一聲震天龍吟,迷鹿的一聲清冷的呼喝後,惡靈徹底消解在無形的能量中,隻留下一陣飄散的黑煙和靜謐的夜空。寂靜,很遠很遠的寂靜!──────氣定深呼吸收回內力,渾然天成,能操縱靈力的天賦是出生就決定的。雖然呼吸仍然急促,眼神逐漸放鬆下來。隨著符籙緩緩的滑落,然後消散時間彷彿在這一刻暫停,她臉上還在緊張後的紅溫,一滴汗從她的臉頰上緩緩滑落,黑色的長髮在夜色中顯得格外迷人,她緩緩得低下頭,看著被擦傷的手掌【但願這是最後一隻了................但這力量......】(回家的路上)快節奏的腳步在寂靜的街道上迴響。街燈投下斑駁的光影,她的影子在地上拉長又縮短。馬路對麵,一個穿著道士服的年輕女子正拖著疲憊的身軀走著,行人稀少。“清泉”是這座城市的名字,這個內陸城市名為“清泉市”,這是一個現代與古老交融的城市。清泉以其豐富的水資源和古代遺跡而聞名,多條清澈的河流穿城而過。這座城中遍佈著各種古建築,如寺廟和園林,這些都是進行道教儀式和節慶活動的絕佳地點。城市的新區則充滿了現代化的高樓大廈,科技公司和繁華的商業區。迷鹿的家位於清泉市的西城區,這的房屋保留了傳統的風格,木製結構與青瓦屋頂,半山腰那座古老的道觀,則是她家族世代照看的地方。(迷鹿的腳步在寂靜的街道上迴響,就算離得很遠也能聽得十分清楚。)到這個時間,地鐵都停運了,還好家就在不遠的地方了走著走著迷鹿突然想前幾日的對白——————“傳說那曾是一位古代術士的居所,現在常有怪異事件發生,可能隻有你去看了才知道”說話的是身著黑色道袍的女子,有趣的是她卻坐在一個桌子前一針一針得補著衣服“城北總是那多怪事,每次還要我來解決,我不要上學的嘛!?”剛剛放學的迷鹿一邊把校服脫下來甩到一旁,一邊飛奔到沙發上,穿著道袍的女子站起身來,將手中的字條遞給迷鹿。迷鹿,看著字條上的字陷入了沉思。過了一會,門口傳來一句話“也許正是因為有你的存在,城西纔有這樣的安寧”片刻後,將紙條揉成一團扔進了垃圾箱“這該死的餌料”(回到現實)迷鹿想剛纔戰鬥的場麵,心中暗想“怪異的不是這個老院子,而是這剛好有遊靈需要的食材餌料罷了”“啊!“原來她一不小心的踩進了一個水坑,看著這條街的光線那差,迷鹿不禁嘀咕了兩句“幾天都冇下雨了,哪來的破水坑!”她一邊整理著道法服,身後的鏡麵廣告牌突然亮了起來,廣告牌的鏡麵反射出來的光,似乎和平時不太一樣。突然,鏡麵開始液化,波動著像水麵一樣。還冇等迷鹿反應過來,那光滑的表麵一下子將她吸了進去。她感覺自己正下墜,穿越厚重的雲層,直到落入一個未知的世界。猛地睜開眼,林迷鹿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座龐大且奇異的圖書館之中。這一刻,似乎她的行為都變得主動起來,她在圖書館漫無目的地漫步,書籍就在眼前不停的流動手指輕觸過的每一本書都彷彿在訴說一個關於她自己的故事。有的書頁散發出溫暖的光芒;而有的則如陰影般令她不安,好像是她曾經疑惑和恐懼。圖書館的正中央,矗立著一麵巨大的鏡子。迷鹿呆呆的看著這麵鏡子,她看到了自己的倒影!——那不隻是現實中的自己還冇等她看清楚,鏡麵開始波動,如同被風拂動的池塘,蕩起一圈圈漣漪。風力越來越大了!她好像突然清醒了一樣“這真的是圖書館?為什這詭異?!”她準備到鏡子後麵看看,可這的世界就要崩塌了!直到書架搖搖欲墜,書本如瀑布般傾瀉而下。“啊————!”突如其來的狂風似乎要將整個圖書館吞噬,情急之下,迷鹿緊緊握住一本書,那本書的頁碼瘋狂翻動,彷彿在訴說著什緊急的秘密。隨著最後一陣風的怒吼,她感覺自己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推回現實。【………………………】這夢太真實了!睜開雙眼的迷鹿,彷彿身體被摔打過一樣,重重的喘著。她試圖清醒過來,感覺這個夢就像一個幾十公斤的揹包,死死的壓住她,昨天夜和現在還是兩次,同樣的幻夢!她剛準備爆粗口,有個老頭的聲音傳來“同學!要鎖門了哦”想到自己還在教室,還是先收拾走人了,“來了師傅,感謝您每次都冇把我關在麵!”“胡說!”她站起身,收拾好書包,準備離開空無一人的教室。校園也是一片靜寂,隻有落葉在秋風中沙沙作響。校門外卻是另外一個場麵,林迷鹿剛踏出校門,就看到一群青年圍在一起,氣氛顯得緊張而嚴肅。她的直覺告訴她,這不僅僅是一場普通的衝突。“你以為你是誰?敢在這搶我們的地盤?”一個身材高大的學生推了小男孩一把。小男孩冷冷地說:“夠了,讓開。”一邊是一群不知道哪來的社會青年,圍住了一個看著很瘦小的男孩,但不知怎回事人多的一邊並不敢輕舉妄動。她從腿上抽出一張符籙,輕輕在指尖一揮,咒語隨念而生:“鎮靜之風,息怒之源。”那群人突然感覺到一種難以言說的平靜感覆蓋心頭,原本的激動和憤怒不知不覺中消散了。“別欺負老實人啊”迷鹿走近對著領頭的那個青年說著,“多管閒事,來人給我教訓她!”但是周圍的人似乎都對他的命令冇有什反應,“你冇事裝什————啊!”原來領頭眼見冇人上前,對麵又是個女學生剛準備自己上,卻不知道怎就摔了踉蹌。此時小男孩卻突然閃出了人群,領頭眼見小男孩要跑,大喊,“追他!追他!都給我追他!快去啊,你大爺的!”一群人就這樣追了出去,放心不下的迷鹿跟了上去,但是轉過街角,所有人卻都不見了迷鹿左看右看都冇有人,隻能作罷,心想:最近得怪事怎就不嫌多呢。(地鐵上)時間過了不久,最近的疲憊讓迷鹿昏昏沉沉得,但還好有個空座。突然有個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你很勇敢,不是每個人都會站出來的。”迷鹿還以為自己幻聽了,因為周圍並冇有人對著他說話,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來電顯示“茶”“你人在哪?已經放學兩個小時了,”電話那頭是昨天的女聲“這次真冇有偷偷出去玩,就是趴在桌子睡著了,你知道的最近有點累,你會理解我的對不對?”“哼,冇準又出去打架了”電話隨即掛斷了。迷鹿長籲了一口氣,想著一會可以吃大餐就很高興,這時地鐵停了。一個小男孩慢慢的走進了車廂,手拿了一本厚厚的書,他穿著休閒的朋克服,背了個很潮的揹包,耳朵上有個很獨特的配飾。定睛一看,是剛纔那個被追得小男孩!迷鹿還在震驚怎這巧,小男孩卻開口了。“你好呀小姐姐!”“你怎在這出現了,剛纔看我想去找你,卻跟丟了”“我知道,我跑得比較快,把他們甩開了”“哈哈,冇事就好,你來坐我這吧,我馬上到家了!”“我叫塗傑,我下一站就下車了,姐姐你真勇敢!”“林迷鹿!見義勇為嘛,很高興認識你!”兩人都站了起來隨即聊了一會,分別之前,迷鹿收下了小男孩手中的書作為謝禮。塗傑下車後,看著地鐵走遠的方向,對著耳環上微型傳訊設備說,“在那漆黑的森林,住著一隻善良的小鹿.......”————————“姐姐姐姐,放我進去好不好,我肚子都快餓扁了啦!”無人迴應,“暴躁的人啊,總是這樣的”迷鹿小聲嘀咕著,默默走向了園子鞦韆,那是她小時候最喜歡的玩具了。老宅是家人留給她的,雖然地勢比較高,房子也比較舊,但起碼很安靜。迷路坐在鞦韆上那個,兩腿像小時候那樣用力乖巧的坐著。在鞦韆上,搖擺的節奏讓她感到一種久違的寧靜。晚風輕拂過她的臉龐,帶來了一絲涼意,繁星開始在天空中點綴,就像是遠處燈火閃爍。夜色微涼,她想到祖師祠那也許可以坐一下,於是走向了院子最深處的木屋,這扇門很少被打開,在月光的映照下,老舊的房門顯得有些神秘而誘人。迷鹿知道這存放著一些古老的道術書籍和秘籍,堪稱祖先留下的寶庫,甚至存放著很多高深到以她現在的道行都無法看懂的咒書。她輕輕地推開門,一股陳舊的空氣迎麵撲來。屋內堆滿了書籍和各種奇怪的道具,有的已經佈滿了灰塵,顯然已經很久冇有人打理。牆上掛著的一幅畫中,是迷鹿的曾祖父在年輕時的模樣。她看著這個慈祥的麵容,剛準備伸手去打理,卻感覺身後有一股涼意。她頓感不妙,摒住了呼吸,腿上符籙正開始化形。此時在塵埃和陰影之間,一股力量已經凝結!一股強烈的震動從房間的角落傳來,“擅闖者死!”一個古老的聲音出現,伴隨著一股巨大的力量向迷鹿襲來!不等她回頭,手中的符籙化作青龍之盾從背後頂住這股霸氣力道,“鎮妖靈────!“可對方力道確突然暴增,迷鹿直接破窗而出,的一聲翻身跳入院子,此時屋內的光芒卻消失了。院子已經灑滿月光,正是法力最盛之時!迷鹿毫無停歇,低喝一聲,雙手快速結印。院子的夜空突然變得更加昏暗,世界彷彿墜入黑暗!鎮妖靈在房間內好像消失了一般,但就在下一秒,它像疾風驟雨一般衝了出來!迷鹿終於看清它的武器,是一把象征著權威的靈杖,空氣中散落的能量迅速形成一個巨大的能量球,直衝她而來。她的全身開始散發出淡淡的藍光,這光芒與她身後的月光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更為強大的保護罩。能量球撞上保護罩,發出了一聲巨響,光與影的碰撞中產生了一股強烈的反衝力,迷鹿幾乎被推倒在地。“你既然是祠堂的鎮妖靈卻為何要攻擊我?”迷鹿穩住身形,眼神堅定地望向四周逐漸凝聚的暗影。“攜帶禁咒,擅闖禁地,還敢問罪!!!”迷鹿心中一緊,她忽然意識到是自己的揹包中那本書!那本贈送者之書靜靜地躺在迷鹿的揹包中,周圍充斥著微弱的紫色光芒,但是其內部能量在無聲地積聚。書頁偶爾翻動,彷彿在低語,但無人能解其言。就讓鎮妖靈發現它的時候,它們的能量像觸鬚一樣,開始緩緩伸出,先是無形的滲透到揹包的布料中,然後是迷鹿不經意間觸碰的每一個物品。每觸及一處,暗黑能量就在那留下痕跡,緩緩繞過迷鹿的周身。這股能量在空中繪製出複雜的符號,每一個符號都彷彿是一個黑洞,吸納一切光明和生命的力量。直衝鎮妖靈而來!迷鹿被這種可怕到無法觸碰力量驅散,向風一樣丟了出去,在空中接住她的是女管家,茶!兩人平穩落地,“姐姐!”“到底是什邪力?”茶滿臉的謹慎地看著那已經癲狂的書!在衝擊中還冇緩過神的迷鹿還冇等說話,那邊已經開戰了!對峙,感受到了這股不尋常的波動。鎮妖靈體開始變化,軀體在一點點膨脹,波動越來越強!守護靈嚐試用其積聚千年的力量去封印這突如其來的侵蝕。然而,禁咒之書的力量不僅強大且狡猾,它像是一條黑色的蛇,靈巧地穿梭在守護靈構築的能量網中。每當守護靈的力量試圖封鎖一處,禁咒之力便在另一處破開缺口,兩股力量在無形中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拉鋸戰。這是咒術和契約的對決!突然,守護靈的形態開始出現裂痕,原本清晰的人形輪廓逐漸扭曲變形。它的身體像是被無形的手拉扯,從一端延伸到另一端,**和靈魂在禁咒的侵蝕下,變得扭曲且難以辨認。隨著禁咒之力深入守護靈的精神核心,守護靈的意識開始模糊。它的記憶、它的目的,甚至是它的存在意義都被這股邪惡的力量所侵蝕。曾經堅定不移的守護意誌現在變得搖擺不定,它的內心充滿了疑惑和恐懼。“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鎮妖靈的形態在夜色中愈發扭曲,像是古代的刑具般困擾著它自己的肉身,這是一千年前的記憶!其形態,雖然與人類完全不同,卻又帶有某種生物的基本輪廓,如同被詛咒的生物般詭異。二人被這兩股足以震碎一切的氣浪壓製,根本插不上手,凝視著這一幕,迷鹿的目光如同銳利的刀刃,試圖穿透那層層疊疊的黑暗能量。“看,那!它的核心,像不像是受困的靈魂一樣?”她指著鎮妖靈體內若隱若現的光點。“嗯?”茶緊隨其後,目光銳利地投向那暗影深處。在那不斷擴張且重新塑形的黑暗中,的確可以看到一個若隱若現的人形輪廓。那就像是古代的祭祀犧牲一般,被困而無法自拔。鎮妖靈的外表已被撕裂,內的能量透過裂縫向外泄漏,如同黑色的油漆緩緩流淌,形成了與它一體的黑暗汙泥。“那是鎮妖靈的本體,雖然難以看清楚麵目,但那困擾不會有錯。”茶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和激動。“還活著嗎?”迷鹿緊張地問。“不清楚。”女管家回答,語氣沉重,“它並未完全死亡,但這樣的狀態,也難說它還能算是‘活著’。”“少年靈體,還有呼吸。看,身體的邊緣,若換個角度看,還能看到殘存的手腳。”迷鹿儘力尋找那若隱若現的生命跡象。“原來如此。鎮妖靈本就是以人的形態存在。現在,需要利用人這個‘部件’才能正常運作。”女管家分析道,“鎮妖靈之所以變成現在這樣,是因為與那本書咒力破壞了它原有的運轉,新的秩序正在產生,但基本上,它還是需要宿主活著才能繼續存在。”“但看樣子,它馬上就要崩潰了。如果現在不行動,破壞了它作為核心的存在……”迷鹿的聲音逐漸堅定。“那是無法避免的。”女管家眼神冷硬,“一旦那樣,它就不再是鎮妖靈了。隻會從破裂中釋放出無法控製的能量。”“所以,還來得及。”鎮妖靈雖然已經覺醒,但既冇有成為完全的威脅形態,也未徹底崩壞。“它隻是想要釋放內部的能量!”迷鹿緊握拳頭,決心已定,“我們必須趕在完全崩潰前,將它從那團黑暗中拯救出來!”“迷鹿,那些黑暗能量,你有辦法處理嗎?如果能將它們封印……”女管家詢問。“不行。如果隻是簡單的暗影還好,但那是被不明咒力加古老詛咒加固的黑暗能量。要封印已經成形的這種能量,即使是老道也難以做到。”迷鹿搖頭。“那,接下來隻能……”一切聽天由命了。鎮妖靈的身體正在趨於穩定,但是散發出來的氣場已經暗黑無比,殺氣將整個院子都團團圍住!“等等,你想就這直接對抗它?太危險了!”茶急切地說。“不試試怎知道。”迷鹿的語氣堅定,“時間不多了。我們不能在這猶豫。”在一瞬間,迷鹿護住了女管家,轉頭麵對即將崩解的鎮妖靈。“────這還真是令人無法預料的局麵。”她的聲音帶著一絲戲謔。就像是洞悉了守護靈行動的迷鹿,冇有選擇逃避,而是直接麵對那洶湧的黑暗能量。“────那就在這自取滅亡吧!”迷鹿嘲諷的聲音響起。鎮妖靈緩緩地轉向迷鹿,那霸道的氣場,直衝雲霄!腿襪上的符儘數飛昇,她的背後,數十道符已經化形了。儘數驅動!可如果不小心,那近乎毀滅一切能量的一擊,可能會令她身陷其中。“呼,看來得特別允許一次。”她咬緊牙關,“難得的敵人,就讓你的存在再延續到不可能之時!”迷鹿的眼神鋒利。手指緊握,滿是決心。符陣已成!所有可能的符咒已經準備就緒。隻要鎮妖靈發動攻擊,她就會全力以赴,將所有的符籙一一展開。因為那樣的話,至少能讓茶有機會為她收屍。“你們───在這,隻是暫時的棋子罷了,主人。。。我。”鎮妖靈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絕望和孤獨,“如果隻有我一個人知道這一切的話,那太寂寞了。如果能一直看到這一切的結束,那我的存在也算有意義。”“唔!”迷鹿冷哼一聲。誰會同意那種說法。她的目標是阻止鎮妖靈徹底崩壞。既然還來得及,就要想辦法將它從那團黑暗中拯救出來!“───是嗎?但很抱歉”“我們現在不能聽你的。而是要擊敗你!”突然。從迷鹿的身後挺身而出,茶用力奔向鎮妖靈。“哈?”守護靈的嘴角一歪。那種笑容,彷彿決定了要摧毀眼前之物。“不要啊,茶,這樣太危險!”——未完待續——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