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風菱 > 大鬨雲巷

大鬨雲巷

-

檀木上塌臥上,一女子身著絳紅裡裙,暗黑色外衫以硃色雲帶約束,顯腰不盈"握,發間一支七寶珊瑚簪,映得麵若芙蓉。麵容豔雨無比,一雙鳳眼媚意天成,卻又凜然生威,白皓腕於輕紗下,輕靠檀桌,如削蔥。般的手指握著《論語》,那小指大小的明珠,瑩亮如雪。星星點點在發閃爍,三千青絲垂落至細腰以下,如錦緞般華美。

倏忽,一婢女步覆匆匆,附耳到那女子耳邊,輕聲說了些什麼,那女子媚眼生怒:"他怎麼敢!"

"芰荷,令人備車,去雲巷。"

雲巷東宅。

銀河耿耿,夜沉如水,墨染傾天,東宅燈火通明。

一華麗馬車立於東宅門前,一貌比花妍的女子緩緩而下,冷眼看著東宅。

小廝見了來人是誰,立刻點頭哈腰上前:"上官小姐,您怎麼來了?公子還未回來。"

上官菱望向東宅裡頭,隨後道:"怎麼,這我來不得?"

那小廝冷汗漣漣:"不,不,來得,小姐,裡麵請。"

上宮菱長裙曳地,帶著芰荷緩步走進東宅。

東宅內建築古色古香,紅牆綠瓦的房屋錯落有致,鱗次櫛比,它內中央有一座小巧的假山,旁邊流淌著一汪清澈的水池。

上官菱冷聲對身旁的芰荷道:"去,問問那女人住哪。"

芰荷很快回來,道:"小姐,在東廂那邊。"

上官菱帶著芰荷往東廂去,那小廝也攔過,奈向攔不住。

府中眾人也不敢攔,上官家的千金大小姐,誰敢攔?

上宮菱一路暢通無阻到了東廂主房,房中還有兩個婢女正裝飾房屋。

上宮菱走到桌前,桌上還置著一盞落與幾個茶杯,她挑眉朝著屋內打量,隻覺越看越刺眼,纖細素手撫向桌邊,一把掀翻。

茶杯碎地刺耳的聲音,驚到了那兩個還在裝飾的婢女。

那兩個婢女回過神後,看清了來人,立刻到上官菱麵前跪了下來,瑟瑟發抖。

上官菱到一旁完好的椅凳上坐了下來:"你們兩個,給我把這砸了,砸得越重,我越開心,我開心了,你們就可以領賞了。"

那兩個婢女頭垂著地,硬著頭皮起身,滿身顫粟,雙手顫抖地砸著屋內的房具。

這可是上官大小姐,誰敢不從?

半晌,看到屋內淩亂一片,上官菱滿意了。

"芰荷,賞。"

兩個婢女得了賞賜,立刻落荒而逃。

這時,一個姿容俊逸的男子從門外進來,不一會兒,一個清妍秀麗的女子站到男子身旁,眼中似有怯意。

上宮菱朝那女子打量去,身著素色長裙,細腰不盈一握,香嬌玉嫩秀靨比花嬌,眸含春水清波流盼,令人不忍憐惜。

那男子怒斥:"上官菱,你胡鬨什麼?"

"胡鬨?"

上官菱緩緩起身,朱唇微勾,隻是那鳳眼滿是冷意,她折纖腰以微步,在那男子麵前止步,朱唇輕名:"陸郎,這宅子可是我上官家的,我砸自家東西,也算胡鬨?"

"況且你我還未成婚,你憑什麼管我?”

上官菱風眸流轉,曬笑道:"陸郎,你莫不是說反了,胡鬨的人是你吧。我的未婚夫,將旁的女人帶到我家來,怎麼,還想反容為主?"

說完,她斜眼瞥了一眼陸世均身旁那好,都快貼到陸世均身上了。

上官菱對那女子冷笑:"還是說,不僅想成為陸家宗婦,還要成為上官家的大小姐?"

"我冇有。"

白采芝美眸泛出盈盈淚光,這上官小姐怎麼這樣冤枉她?

陸世均道:"白姑娘父母於我有思,二人剛逝世,白姑娘又無依無靠,我總不能不管她,這宅子我已跟上官兄說好,他同意了。

“菱兒,彆鬨了。"

上官菱不迴應他:"要麼,她立刻離開東宅;要麼,你以後彆再進上官府。"

"上官菱,你能不能彆無理取鬨了!"

上官菱挑眉,鳳眸微含笑意:"我就要無理取鬨,你能殺我何?"

說完,也不等人迴應,便走出房門。

陸世均撫額,頓感頭疼。

白采芝看了眼陸世均,輕聲道:"陸大哥,我還是走吧。

你和上官小姐好好解釋,彆為了我生氣。

陸世均放下手,道:"不是因為你,她就這樣,你不用走,空心,住著便是。”

說完便離開了。

上官菱出了東宅,眼神便冷了下來。

"芰苟,你說,陸世均喜歡那女人嗎?"

"奴婢看不出。"

"他陸世均今日能帶那女人進上官家的宅子,他日便能上位代替我成為陸家宗婦。"

芰荷疑感道:"小姐,她不過一個父母雙失,無依無靠的孤女,也冇有強大的家世,如何能與小姐您比?"

上官菱輕笑了聲:"可彆小看她,要知道咱們上官府的現在的夫人就是這樣上位的。"

"回府。"

上官菱剛回到府中,迎麵走來一個儒雅俊美的男子,若細看,便可發現他與上官菱有五分相似。

那男子一見到上官菱,俊臉躍上欣喜:"菱兒,去哪了,怎的這麼晚才

回?"

上官菱道:"去了雲巷東宅。"

上官宿臉上笑意消失。

上官菱秀眉微虔:"哥,你為向同意,將東它讓陸世場安置那女人,你難道忘了母親?你就不怕那女人也同樣抱了你妹妹的夫君?"

上官宿俊臉上滿欠意:"世場對你是真心的,他不會的。""當年上官大人對母親也是真心的,後麵呢?傻哥哥,人都是會變的。"

上官菱丟下這一百話便走了,留上官宿一人獨自想了許久。

上宮宿望著上官菱走的方向,看了許久。

他覺得自己卻來越著不懂妹妹了。

他一直覺得妹妹喜歡陸世均,要不然小時候也不會追著陸世均跑,包括今天她去東宅鬨,也都是因為喜歡陸世均,可是妹妹剛剛那番話,他又不確定了。

但若是不喜歡,那她去那一鬨又是圖什麼?

關於陸世均是否真心,他認為應是真心的。但妹妹說他日後會變,他仔細想想,也並非不會,畢竟這人有些優柔寡斷。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