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爾濱賣羊湯,半月狂賺千萬 > 第1章

第1章

取了一隻碗,在裡麵加上一小撮紫菜,蝦皮,香蔥,撒入少量的鹽。

開始在湯鍋裡加水煮沸,水沸騰後,舀了一瓢熱水倒入碗中,一碗飄著紫菜和香蔥的,香氣撲鼻的餛飩湯衝好了。

將五個餛飩下入鍋中開始煮,等到餛飩開始浮在水麵上,秦銳將它們用笊籬撈出,放入衝好的湯碗中。

看著這碗熱氣騰騰的餛飩,秦銳忍不住喝了一口湯。

帶著蔥花香氣的熱湯鹹鮮無比,蝦皮和紫菜帶來的海鮮風味在口腔中充斥著。

將這一口熱湯嚥下,腸胃頓時暖和了起來。

早起的腸胃板結,冇有食慾的問題,瞬間被解決了。

秦銳感覺自己的腸胃復甦了,鼻腔中聞著熱騰騰的香蔥味,他食慾瞬間被打開了。

拿勺子舀起一個餛飩,顫巍巍地放入口中。

燙燙燙!秦銳急忙將餛飩藏在一側口腔中,不斷地吸著涼氣,將餛飩降溫。

隨著餛飩溫度的降低,燙感逐漸減弱。

混沌皮的滑嫩體現了出來,將皮咬開,輕輕咀嚼,裡麵的肉餡瞬間在嘴裡爆汁,鹹鮮的味道帶著濃鬱的肉香在口腔中瞬間就充滿了。

繼續咀嚼肉餡,肉餡口感滑嫩,冇有過於強烈的肉感,絞的很碎,冇有一丁點筋膜。

滑嫩,鮮香!

秦銳一連將碗裡的五個餛飩吃完,接著將熱湯喝光。

感受著口腔中殘留的鮮味兒和海鮮味兒,和全身暖乎乎的感覺,他重重撥出一口氣來。

舒爽!

今天的餛飩,註定要再次讓大家追捧了。

過了兩個小時,羊湯熬好了,秦銳把它從鍋中舀入保溫桶裡,接著開始進行餛飩以及蔥花紫菜等的打包工作。

將今天要用的東西都分裝好,秦銳大包小包地拎著它們出了家門,把這些東西放到餐車上放好。

隨後,他發動了餐車,駛出了大門,消失在了白茫茫的晨霧之中。

朝著中央大街緩緩行駛而去。

……

早上七點半,濱城紅磚早市一條街上,已經人頭攢動了。

到處都是穿著白色長款羽絨服的小土豆們。

自從最近冰雪大世界火爆全網以後,這裡的早市也成為了大家打卡的網紅景點。

這條街上的早餐種類齊全,而且價格都不貴,深得大家的喜愛。

油炸糕、烤肉腸、粘豆包、羊雜粉,應有儘有。

其中一個小土豆拉著她的閨蜜,正在烏央烏央的人群中擠著。

她呼著白氣,臉上凍得紅紅的。

她閨蜜正在對著一家賣粘豆包的攤位發起著衝擊。

剛出鍋的粘豆包熱氣騰騰的,紫色黃色白色三色粘豆包,在籠屜裡胖胖的,冒著熱氣。

她卻對此興趣缺缺,不斷地左右尋視著,彷彿在用目光尋找著什麼。

“趙小敏,我讓你來濱城是來放鬆的,你不要這麼心不在焉好不好,咱們就請了一週假,這周過完,咱們今年就再也請不出假了,請你認真對待這個假期,全身心的投入好嗎?”

她的閨蜜發現自己拽不動她,急的朝著她碎碎念著。

趙小敏被她的唸叨打斷了思緒,笑道:“你在說什麼呀,我哪有心不在焉,我這不是在找羊湯攤嗎?”

“你說昨天晚上那個小帥哥的羊湯吧”她閨蜜恍然大悟。

“那還行,我還以為你在想工作的事呢。”

“說起這個,我就來氣,昨天咱兩剛看到沈騰的微薄,就開始朝著冰雪大世界奔過去了,結果還是晚了,剛過去,就看到個橘黃色的小吃車的背影離開了。”

“搞的我連羊湯是什麼味兒都冇聞到。”

“你這一說,我還真饞了,咱們不吃粘豆包了,找家羊湯喝吧。”

很顯然,閨蜜在趙小敏的提示下,也想到了昨天晚上冰雪大世界門前那個攤子。

二人瞬間達成了一致。

她兩在人群中被推搡著往前走,兩個人的目光在沿途的早點攤上不斷地尋找著。

就在二人有點失望的時候,突然趙小敏眼前一亮,看向了一個攤子,湯鍋裡燉著褐色的羊雜。

她急忙拉著閨蜜朝著那個攤子衝了過去,在人群中硬生生擠出了一條路。

趙小敏站在羊雜攤子前,眼睛亮閃閃的,看著湯鍋裡的羊雜在浮浮沉沉。

正準備買一碗,趙小敏突然看到了攤子旁邊的招牌上寫著羊雜粉。

她瞬間就愣住了,因為她明明記得昨天那個在網上很火的小哥賣的是羊湯啊。

不是羊雜粉啊。

就在她猶豫的時候,她閨蜜卻是直接問老闆要了兩碗羊雜粉。

不一會兒,老闆將兩碗羊雜粉遞了出來。

接過羊雜粉,趙小敏看著略帶渾濁的湯汁中漂浮著幾塊羊肺和少量的羊肝,上麵雖然撒了一點香菜,但是依然有一股濃濃的羊膻味伴隨著熱氣被激發了出來,竄進了鼻腔。

她眉頭微皺,嘗試著喝了一口,拋開微燙的口感不談,羊膻味直衝腦門。

她勉強將這口湯嚥了下去,吸了一口冷氣。

燙還好說,冷氣一進口中,瞬間將羊油的膻味在鼻腔裡體現了出來。

她現在感覺自己嘴裡有一頭膻氣十足的老山羊。

隻要一呼吸,就能聞到羊膻味兒。

她急忙用筷子在湯碗裡撈起粉絲,放進嘴裡。

粉絲煮過頭了,軟趴趴的,冇有什麼嚼勁,也冇有什麼味道。

看著老闆那期待的眼神,她實在有些不好意思表現出不好吃的意思來。

畢竟老闆大早上辛辛苦苦出來擺攤,而且價格還不貴,這麼一份隻有七塊錢。

她隻能尷尬地朝著老闆笑了笑,朝他豎起一個大拇指,示意味道還不錯。

把老闆哄的很開心,甚至提出要免費再給她續一碗。

她苦笑著連連擺手示意不用了。

接著拉著還在喝湯喝的津津有味的閨蜜急匆匆地離開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