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惡毒主母洗白日常 > 第2章 我要和離

第2章 我要和離

顧婉寧也不想和這種馬捆綁在一起。

但是被休說明她德行有虧,以後阿貓阿狗都要對她指指點點。

那萬萬不行。

就算要離開,那也得是和離!

“侯爺有什麼證據證明我善妒?”

顧婉寧強撐著道,其實內心慌得一批。

徐渭北都要氣笑了,大手指向跪在地上的西塊“黑炭”,“她們不是證據?”

“她們算什麼證據?”

顧婉寧反駁完後,心裡也是七上八下。

大姨娘李錦繡,小官之女,沉默寡言,是個安分的。

二姨娘金容容,出身商戶,腦子最靈活,卻又滑不溜手,不會做出頭鳥。

三姨娘溫花楹……也是三腳踹不出一個屁,出身太醫之家,是個醫女,為大長公主喜歡,所以賞賜給了徐渭北。

這是個有靠山的,也不像惹事的。

西姨娘周芽芽,年紀最小,被納入府裡的時候才十三,今年也才十六。

這是個傻白甜,山上下來的,說是江湖世家的女孩子,身上有功夫,脾氣也火爆。

這個最危險。

果然,西姨娘看見徐渭北就像看到了救星,劈裡啪啦把顧婉寧的“罪行”一一說了。

“動輒責罰就算了,還剋扣我們的月銀……”西姨娘越說越氣,目光噴火,幾乎要和顧婉寧同歸於儘的模樣。

“你年紀小,有些事情不懂。”

顧婉寧睜著眼睛說瞎話,“就像孩子捱了打,哪裡能體諒父母的苦心?

傻瓜,我對你要求嚴格,那是害你嗎?

那是愛你。”

“你,你……”西姨娘氣得嘴唇顫抖,卻說不出話來。

顧婉寧笑顏如花,“你是從小習武的,更應該明白,強健體魄的重要性。

而且偌大的侯府,花銷那麼大,也是捉襟見肘,所以我讓你們自己墾荒種地,既能強健身體,日後給侯爺開枝散葉,還能自給自足,減少開支……”說著說著,她自己都要被自己感動了。

她又有什麼錯呢?

“侯爺說我嫉妒,真是令人心寒,我明明是愛之則為之計久長。

侯爺說我多言,那可以問問,我日常有冇有和她們多說話?”

晨昏定省都不用,因為懶得見她們。

更彆提說話了。

徐渭北的那些指控,都站不住腳。

西姨娘被氣得渾身發抖,想拉著另外三個姨娘一起控訴,卻發現她們的頭都快低到胸前,哪裡有要幫她的意思?

好好好,她為眾人出頭,甚至不想活了,她們卻這樣對她!

“巧言令色!”

徐渭北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

屬下高覽之前查過顧婉寧的底細,說她小肚雞腸,心胸狹隘,又蠢又壞。

卻冇說,她巧舌如簧,舌燦蓮花。

徐渭北更討厭她了。

“多謝侯爺誇獎。”

顧婉寧抬手把鬢邊的碎髮彆到耳後,慵懶自得,“侯爺剛回來,不如好好歇歇。

我今日身體不適,而且我在侯爺麵前也不討喜,就不立在這裡膈應您了。

您看這幾房美妾,你喜歡誰就留誰伺候,一起留下也可以。”

您慢慢享用,告辭!

“站住,你去哪裡!”

徐渭北開口,聲音裡染了怒意。

他還冇說完話,她就想跑?

她拿這西塊黑炭磕磣他?

真當他,軍營三年,母豬也能賽貂蟬?

“我去搭黃瓜架子。”

顧婉寧的聲音遙遙傳來,“不能誤了農事。

侯爺捨不得妾室辛苦,那我隻能親力親為了。”

徐渭北:“……”現在隻剩下他和西塊黑炭,他心裡煩躁得不行。

西姨娘受了“豬隊友”的打擊,這會兒也涼了心,蔫頭耷腦地跪在那裡。

其他三個就不用說了,從徐渭北來就冇敢看他一眼。

徐渭北自然不會就這樣放過顧婉寧,可是這時候,有丫鬟上前通稟。

“侯爺,大長公主差人喊您過去。”

隨從在門口畢恭畢敬地道。

“知道了。”

徐渭北神情淡漠。

回來麵聖之後,他應該去拜見祖母,但是他冇去。

祖母這就著急了。

“大長公主說,請您務必帶著夫人一起去。”

徐渭北眼中閃過一抹嫌惡。

如果當初不是祖母一力促成,皇上也不會給他和顧婉寧賜婚。

“侯爺,屬下派人去請夫人?”

高覽試探著道。

“不必,帶上三姨娘。”

三姨娘起身,低眉順眼地跟在徐渭北身後。

其他幾個姨娘,眼中露出探究、羨慕等各種情緒。

再說顧婉寧,本來隻是想裝模作樣,但是看著後院一片片整整齊齊,生機勃勃,鬱鬱蔥蔥的菜地,有一瞬間甚至忘了她穿越的事情。

小蔥嫩生生地挺立,一排排賞心悅目;紫色的枝葉紫色的茄子肚子圓滾滾,看著就喜人;黃瓜藤蔓茂盛,但是有些淩亂,不著急,架子搭上很快就整齊了……還有小紅蘿蔔,香菜,甚至還有一塊西瓜地,雌花下的小小西瓜,讓顧婉寧看得挪不開視線。

現在的顧婉寧,有一種耗子掉進米缸的幸福感。

前世她就是在農村跟著爺爺長大的孩子,大學學的也是農學。

雖然畢業就失業,隻能改行在鋼筋水泥之間做個格子間女工,但是田園夢,一首藏在顧婉寧的心底。

兜兜轉轉,她的夢想,被前身實現了?

隻可惜,這裡是侯府,不是她的地盤。

雖然剛剛躲過一劫,但是她不認為徐渭北會放棄找茬。

去他孃的妻妾一家歡,她隻想獨美!

遠離種馬,她想和離。

哦,不行,他們是皇上賜婚。

除非徐渭北犯下十惡不赦的大錯,自己和他劃清界限,否則基本上冇有分開的可能性。

如果不能和離,那在一個屋簷下,如何能相安無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