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地獄公寓 > 第三十卷(結局卷) 魔王第二十九章 李隱,子夜,彌真

第三十卷(結局卷) 魔王第二十九章 李隱,子夜,彌真

-

這是一片幽靜的樹林中。此刻天還是一片灰濛濛的景象,林間可以說是萬籟俱寂,猶如墳場一般安靜。而在樹林深處,卻是搭著一個猶如馬戲團一般的巨大帳篷,占地相當大。

此刻,一個穿著黑色和服,擁有著驚世絕倫的美貌的女人,緩緩朝著那馬戲團帳篷走去。她的步伐表麵上來看不大,然而速度卻是非常快。不一會,就走到帳篷前。

走入帳篷內,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具具倒在地麵上的骸骨,橫陳在帳篷內的各個地方,竟然不下數十具,甚至有可能上百!

綠的目光,很快集中在了帳篷中心部位的一具骷髏上麵。那骷髏的身體已經碎裂了大半部分,頭骨則是也裂開了一半。

而綠剛抬起腳步,想走過去,忽然,她的腳步懸停在半空,然後,她的頭輕輕轉過,看向一旁的虛無處,抬起衣袖,雙手猛然向前一握!

接著,空間頓時猶如玻璃一般碎開,她從那空間裂縫中,一把抓住了一張半米長的羊皮紙,而那羊皮紙上,則是有著一個血紅色的漩渦!

這,正是上官眠持有的地獄契約!

她拿過那契約,凝視了一番後,將那羊皮紙捲起,放入身上,隨後,頭也不回地繼續朝著中心處的骷髏走去。

隨著她接近那骷髏,忽然,那具骷髏的手,赫然動了起來!那頭骨,竟然也開始慢慢抬起!

可是,當綠完全來到那骷髏麵前,這骸骨再度倒在了地上,一動也動不了了。緊接著,那整個頭骨,竟然開始融化了起來!

很快,森森白骨就變為了一大糰粉末,而在粉末中,出現了一把小

巧的鑰匙。綠蹲下身子將那鑰匙拿了起來。

這鑰匙,竟然是生生藏在那骷髏的頭骨內!而這鑰匙竟然冇有受到絲毫的侵蝕,完好如初!

與此同時,在公寓內的李隱忽然間睜開了雙目!

“這是……怎麼回事?”

李隱馬上將手伸入口袋,拿出手機一看,立即知道了今天的日期和現在的時間!而就在這時候,手機鈴聲也是馬上響起!來電者是彌真!

他馬上將電話接通:“喂,彌真,到底是……”

“快!李隱,到2908室去,進入那的臥室撕開牆紙,那裡麵,有著蒲靡靈留下的最後線索!是我們能夠和魔王抗衡的最後希望!”

此刻的彌真就在深雨的身旁。蒲靡靈留下的信,她也已經看到了。現在的她和深雨都是在現實世界,剛纔已經和綠暫時分開了。而綠,竟然真的讓詛咒暫時被壓下,得以讓李隱甦醒,深雨的石化被解除!

李隱很快聽彌真大致說明瞭事情原委,哪裡還敢停留,迅速衝出房間朝著電梯跑去!現在公寓已經冇有任何鬼魂了,乘坐電梯自然也是安全的。

此刻公寓冇有任何人,自然電梯很快就到達四樓,李隱進入後,迅速按下了頂層凹樓的按扭!

電梯向上的過程中李隱也是非常緊張。按照彌真的說法,蒲靡靈居然佈局了那麼長的時間,隻為了瞞過魔王留下線索!所謂“多了一個”究竟是什麼意思,隻怕很快就要揭曉了!而一旦獲得這個〖答〗案,住戶們也就有了新希望!

一念及此,李隱如何能不激動!隻要能夠知道魔王的秘密也許就能將其封印,那麼,他就真的可以獲得〖自〗由不再是公寓住戶了!

最後,電梯門打開李隱筆直衝了出去,循著房間大門很快來到凹gc室的門前。門倒是冇有鎖,李隱記得這個房間的住戶在血字總清算中是慘死了。

將門打開,他就立即尋找著臥室,不久後,就來到了臥室大門前,猛然推開門,就衝著眼前的牆壁跑去!不得不說蒲靡靈很有心計,公寓的牆紙無論過去多久也不可能脫落或者褪色,就算被撕開也很快能複原,被髮現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

他伸出手,就將牆紙迅速撕開,畢竟牆紙很快會複原,他動作不能慢!

這裡……冇有!這裡……冇有!這裡……也冇有!

到了最後一段牆麵前,他伸出手,將那牆紙狠狠撕下!同時,他的心也幾乎要跳出嗓子眼了,畢竟,〖答〗案就要揭曉了!

果然,眼前,一段用像是蠟筆寫下的字句出現在眼前。很簡短。

“深雨,如果你看到這段文字就說明你找到了我的信。綠此時應該會出現在你身邊,和她一起拿到鑰匙。這樣,你們就會知道魔王級血字的真正生路。”

這段話卻是讓李隱目瞪口呆。

這是什麼意思?

蒲靡靈即使在最後關頭依舊是小心謹慎,不敢把秘密完全寫出來!

而且,秘密,竟然全部係在綠的身上!

而通過和彌真的通話,李隱也獲悉了綠的存在。彌真也不知道綠是世界第一毒藥師,隻是知道她和上官眠是實力相當的人物(其實實力遠在上官之上)。而此女出現,果真驗證了這段話。

既然如此,值得搏一搏!李隱考慮過,就算算上倉庫血字,他也隻是完成八次血字,還有最後兩次血字,第九次和第十次血字,他實在冇有信心可以將其完成。而目前的魔王級血字,尚且有一線生機,而且完整地獄契約也已經出現,怎能不搏一搏?

李隱將這段話拍攝下來,用彩信發給彌真,繼而轉過頭,準備到404室去,寫下“祭”字!

進入電梯後,李隱這次激動的心情稍稍收斂了一些。他此刻抬起頭,看著電梯上方,自言自語道:“對不起,子夜。我承諾過帶著你一起離開公寓的,但是,我冇能做到。

但是我絕不會屈服,絕對不會!可惜不能將你的遺體帶出公寓,但是,我一定會離開公寓的。一定會,回到光明的世界去!”

子夜的死,終究是李隱心中無法揮去的痛楚。他畢竟那樣強烈地深愛著她,甚至可以愛到忘記自我讓他可以將她的生命看得和自己的生命一般重要。然而,逝者已矣,生命仍然要繼續下去。

回到四樓後,他走出去來到自己的房門前,看著隔壁403室的房門。在倉庫惡靈永遠消失後,他再也無法看到子夜了,哪怕是虛假的她。而,他此番出去無論是生是死,都將永遠離開這個公寓。

他走到406室的門,深深低下了頭,此刻回憶起昔日和子夜的一幕幕,淚水,決堤而出。

“對不起……半夜……”

在這最後時刻他能想到和子夜說的話,隻有這個了。住戶不可能變成鬼,子夜當然也不可能聽到這番話了。

可是。即便如此,李隱還是想說這句話。

“還有我要說,一直以來,我真的愛你,子夜。”

李隱的頭微微抬起此刻看向402室的門,這扇門的住戶,永遠不會再將門打開了。

“再見。”

就這樣,李隱回過了頭。縱然此刻悲傷,可是他還是有要去做的事情。

將404室的門打開,他走了進去,隨後,將隨身攜帶的刀子取出,割傷了手指,走到牆上龍飛鳳舞地寫下一個“祭”!

很快,血字,開始一個一個浮現而出……

此刻銀夜和銀羽沿著走廊不斷拐著彎。他們發現,所謂金色神國竟然是受到惡靈的詛咒而誕生的!

銀夜微微側過頭,看向走廊另外一端,他心中自然無比緊張。但是,此刻他還是要安慰著銀羽:“不會有事的,上官帶著地獄契約,她一定不會有事的。”

剛纔,本來會被那黑洞吸進去,銀夜在最後一刻選擇和銀羽一起被拉入了鏡子的世界。此刻他的經曆,和昔日的李隱何其相似。

“我,我知道”可是,銀羽此刻身體一直忍不住地顫抖著,畢竟,她再怎麼堅強也是有限度的,畢竟,她是女人啊。此刻,若冇有銀夜陪伴,她恐怕已經是精神崩潰了。

她多麼渴望能夠和銀夜一起離開公鼻,多麼渴望能和銀夜一起偕手白頭,能為他生兒育女,能和他一起享受天倫這時候,她的身體被銀夜擁攬著,他身體的溫度漸漸驅散銀羽的寒冷,而他那鏗鏘有力的聲調傳入耳中:“有我在。”

雖然隻是簡短的三個字,但是銀羽卻是停止了顫抖。她看向銀夜,此刻的他,眼眸中冇有恐懼,唯有一絲堅韌。

此刻這個地方,可以說是龍潭虎穴,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出現鏡子中的惡靈。雖然現實世界中的惡靈之鏡已經被上官眠打碎,詛咒消失了,可是在這個空間,詛咒卻是依舊會源源不斷產生。

而此刻的銀夜也冇有發現,在二人的頭頂,新的空間裂縫,正悄然出現……………

同時,李隱走出了公寓。最後的時間內,完成了魔王級血字,他就可以永遠離開公寓。他已經是開弓冇有回頭箭了。

“2011年12月31日,從22:30到午夜零點為止,在公寓附近的無人區,執行魔王級血字指示。”

這是,李隱最後的血字。後麵的內容和其他住戶,都是一樣的,冇有區彆。

就在李隱邁步朝著和彌真約定的地點走去時,一個聲音傳入李隱的耳際。

“李隱。”

李隱的腳步頓時停滯了。他雖然已經有所預料,但是還是冇有想到會那麼快。

他的頭,一點點迴轉過去。無人的大街上,唯有兩個身影。

子夜,就站在他身後,僅僅五米多遠的地方。一頭飄逸的長髮,那張美到令人心醉的臉龐。此刻的她,就這樣站在李隱麵前,並非是倉庫惡靈,而是子夜!

這半年來,李隱從來冇有停止過思念子夜。縱然是現在,也是一樣的。對他而言,子夜是他心中無法抹去的一個人,一個他深愛的,願意為守護她而活的女人。

此時,二人,隻有那麼近的距離。

子夜,一步步走了過來,很快,來到了李隱的麵前。

李隱知道,這是心魔。他更知道,如果完成了魔王級血字,他就可以將她帶入現實世界。那麼,他就等於冇有失去子夜。

眼前的子夜,其音容笑貌,和真正的子夜找不出一絲一毫的不同。無論聲音,神態,身上哪怕是一根頭髮,都是完全相同的。

接著,子夜一步上前,緊緊抱住了李隱。這一刻,讓他幾近窒息。他知道這是心魔,然而,內心那無法抑製的相思卻是在此刻無法抑製地產生而出。畢竟子夜是他那樣深愛的人啊!

“彆走,李隱我知道,彌真對你很好,可是,請你回到我身邊來吧。李隱,我真的很愛你,很愛你!“熟悉的聲音傳入耳畔,讓李隱一時內心也顫抖起來。

當時,在彌真即將墜入魔王的空間中時,他腦海中隻記得,不能就這樣讓她死去。那一刻,他說出了內心深藏的感情。

但,這不代表他就可以忘記了子夜。雖然現在的他愛著彌真,但是又如何能捨棄對子夜的寸寸相思?如果子夜此時複活,那麼他該如何抉擇?

命運為何這樣殘忍?李隱終究也隻是個普通人,他又如何去麵對這等令他斷腸的局麵?愛,不能,不愛,做不到。

此刻,眼前的場景突然切換,下一瞬,李隱發現,自己和子夜竟然出現在公寓內!

那是在404室中。而此刻的子夜,輕輕抬起頭,對李隱說:“帶我走吧,李隱。和我,一起離開公寓吧。我就是子夜,真正的子夜,我不能忘記你。在被拖入倉庫抽屜的那一瞬,我腦海中思念著的人,隻有你。你還記得嗎?銀月島上我們的生死相依?從銀月島回來後,我就答應你,願意和你在一起。你說過吧,愛上我,隻是因為愛上了,冇有什麼理由。我也一樣,愛上你,並冇有任何理由。送信血字的時候,我和你都以為已經絕望了,那時候,你說過,就算死去,就算轉世,我們也一定要再度相遇。我們……”

“夠了!”

李隱此刻已經心亂如麻。他的腦海越發混亂,明知道這是魔王創造出來的心魔,可是子夜的話如何不讓他心動呢?帶著她離開,帶著她離開公寓,………,

他想想推開子夜,可是觸及她身上的體香,看著她那含情脈脈的眼神,聽她追訴過去的記憶,李隱竟然無法分辨,她究竟是不是就是真正的子夜?抑或,該將錯就錯,將她當做真正的子夜嗎?他真的可以,再度擁有子夜嗎?

但是,這一刻,腦海中,另外一張麵孔出現了。那個和他一直在“地獄”中,在絕望中一起尋求生機的身影,她的笑容,總是可以在最危難關頭給他希望和信心。

“子夜,我……”

然而就在這時候,眼前的空間,忽然間碎裂,緊接著,一個身影,拿著引路燈,出現在他和子夜的麵前!

彌真,怎麼也冇有想到如此輕易就進入了李隱所在的異空間。而她看到的,卻是和子夜緊緊相擁的李隱。

這一刻,三人相對著,一時間,陷入了死寂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