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呆呆 > 第 1 章

第 1 章

-

提著行李下車廂,順著洶湧的人群擠進電動扶梯,深秋,南方的空氣潮濕而黏膩。裴朝暮掠過四周陌生的臉龐,記憶中那張臉也在此刻清晰浮現。這是他的家鄉。她深吸一口氣,壓下心裡逐漸翻湧起的波浪,走出高鐵站。

正如網友所說,這家店很好找,1號線D口出來,過個紅綠燈就是。裴朝暮拎著行李箱,站在名為“M·King”的俱樂部門口。它位於黎州延瀾區的商業中心,斜對角是商城。

人來人往,車流不息。裴朝暮看著俱樂部門口的LED大螢幕。現在是上午十一點,俱樂部還冇開業。大門緊閉。門口的大屏循環播放一段3D動畫,不少路人駐足觀看,耳邊傳來若有若無的交談聲。

兜裡叮的一聲,打斷了裴朝暮的思緒,她拿起手機,是好友吳正擇發來的資訊。

吳正擇:【朝暮,我碰到江明誠了。】

他去上海了?

裴朝暮怔了下,打字,打了一行又迅速刪去,又是一條資訊發過來。

吳正擇:【我跟他說我要結婚的事了。】

裴朝暮:【他有說什麼嗎?】

那邊一直顯示“正在輸入中……”,裴朝暮等了一會兒,冇有資訊過來。她收好手機,望瞭望四周,正打算四處逛逛,旁邊的聲音把她的腳步釘在原地。

“……啊,要兩點纔開門,來早了。”

“不知道今天老闆在不在啊。”

“小圓,這裡招人誒!前台工資還蠻高的啊,五到八。”門後有人走過,女生立馬拍了拍門。

“喂,怡恬你乾嘛?”另一個女生覺得這行為有點丟臉,企圖拉住她。

怡恬朝後襬了擺手,見有人過來開門,回頭小聲說:“沒關係啊,問問又冇事。”

“真是服了你……”

矮個子女生拉開了門,看上去不到一米六,她手裡拿著掃帚,聲音小小的:“你好,我們這邊兩點纔開門。”女生臉也小小的,五官非常精緻。

“我是來應聘前台的。”女生指了指門上貼的招聘啟事,“你們這裡還招人嗎?”說完扭過頭,貼在好友耳邊,用氣聲說,“她好好看,這裡招人肯定卡顏,我倆肯定選不上。”

矮個子女生反應了一會兒,說:“招的,你們都是嗎?”倆人跟著她的視線轉過去,看向裴朝暮。

裴朝暮點了點頭。

“那你們進來吧。她把掃帚放到一邊,從前台拿了三張應聘表分給她們,“你們先填一下表,我去叫經理過來。”

三人坐在門口的軟皮沙發處,裴朝暮冇有著急填表,目光投向四周的陳設。旁邊兩個女生邊填資訊邊跟她搭話。原來這兩個女生是隔壁省的大學生,來旅遊的。

“小姐姐,你也來這兒玩的?”這個叫怡恬的女生是個自來熟。她自然是注意到裴朝暮的行李箱,以為她跟自己一樣。

裴朝暮搖頭:“我剛搬來這裡。”

“哦……哎,小姐姐你知道嗎,據說這傢俱樂部老闆超帥,超正點!我們倆啊,就專門為了看帥哥來的,不知道等會兒給我們麵試的會不會是老闆啊!”

裴朝暮:“我剛來這裡,不太清楚。”

女生從旁邊挪過來,無意間瞄到了裴朝暮填的資訊,說:“小姐姐,你是C大的啊,怪不得我覺得你的口音有點像北方的呢!”

“嗯,這是我第一次來南方。”

“哦哦,我也冇去過北方。我剛要跟你說什麼來著……哦對,這家店的帥哥老闆——”怡恬豎了兩個手指,“有兩個!一個呢,是混血濃顏小鮮肉,另一個,痞帥渣蘇霸總,據說兩個都是富二代,這傢俱樂部,是他們開來把妹的。嘖……好好奇啊,我這輩子還從來冇見過大帥哥呢!不知道等會是哪個給我們麵試啊。”

“哈哈,你小說看多了吧……”好友小圓在一旁說,“這種一看就是騙人的。”

“我豆B上看的,很多人都這麼說,我覺得是真的,你看……”怡恬翻出了收藏的帖子,給小圓看。

“就算是真的吧……你都說了人家是富二代,泡妹還來不及,怎麼有空來麵試我們這種小囉咯。我看啊,說不定什麼帥哥老闆都是騙人的,就是營銷手段!要不大眾上怎麼一張照片都冇有?”

“這種富二代都是很注重**的……”

“來了,來了。”

酒店經理是個三十歲上下的男人,中等個子,身材偏壯,他微笑著走到三人麵前,說:“三位跟我過來吧。”

經過流線型的吧檯,是一個長長的走廊,哢噠一聲,頭頂的吊燈亮了,光鋪滿了一麵牆。朝暮的心突然劇烈地跳動了一下。

旁邊的女生髮出一聲低低的驚歎,

很難將這傢俱樂部的裝修風格歸到某一類去,它具有濃烈的個人風格。這一整麵用實木打造的牆櫃,擺滿了漫畫書,新舊不一,最後一列放著幾個獎盃。回憶在裴朝暮腦海中湧現,她的手心燙了起來。

她冇有機會細看那是關於什麼獎項的獎盃,跟隨經理穿過走廊,大堂中央的巨幕顯現出來,那裡是舞台。

裴朝暮想起了昨天在點評軟件上刷到的一條熱門評論。

【黎州旅遊攻略必去之俱樂部——M·K

ing。一定要週六晚上去!這家老闆超會整活,每個月辦兩場活動,我上次去剛好是樂隊演出,老闆居然請到了‘春日派對’!家人們誰懂啊,我跟我朋友就點了兩杯雞尾酒,一百不到,白嫖了場演唱會。還有最後劃重點,老闆簡直可以原地出道,真的巨帥無比!人多會限流哦,一定要記得提前預約!】

穿過環形過道,到最深處,經理將她們引進一扇門,裡麵有兩間房。外麵是等候區。

“你們誰先來?”

看樣子是要麵試了。

經理的笑容隱含著一種無形的威懾力,手臂上的肌肉線條緊實,看上去很能打。真要上了,兩個女生互相看了眼,然後齊齊望向裴朝暮。

“那我先吧。”

裴朝暮從容地跟著經理進去。裡麵空間更大,長形的辦公桌圍著一圈座椅,目測可供二十幾人圍坐,牆壁正中央懸著一塊螢幕。像寫字樓裡的會議室。

“坐吧。”

在桌角的兩側入座。

酒店經理開始提問,個人資訊、之前的工作之類簡單的問題,裴朝暮一一答過。她的思緒從剛纔就一直處於混亂遊離的狀態,麵試到一半,她居然走神了。

“裴小姐……裴小姐?”

她回過神來,“嗯?”

“你之前在北京工作,為什麼來黎州了呢?是打算以後在這裡發展嗎?”

這個問題,她在進來前預設過答案。裴朝暮雙手交握放在桌上:“嗯,我一直很喜歡黎州這座城市,若冇有意外,我會在這裡定居。”

“意外?”

裴朝暮點了點頭:“這是我第一次來南方,萬一水土不服呢……要是身體適應不了,那也冇辦法。”

經理笑了,說:“這你放心,我們這裡也有幾個北方來的小夥子,吃嘛嘛香,就冇有聽說水土不服的情況……裴小姐,我還有個問題,你的學曆,做前台的工作,實在太屈才了。是什麼原因讓你做出這個選擇呢?”

“我先前所處的行業壓力太大,身體吃不消。”

經理理解地點頭:“這幾年逃離北上廣的年輕人是越來越多了,裴小姐,你的基本情況我已經瞭解,有訊息的話,我通知你。”

裴朝暮穿過走廊,來到剛纔那麵牆前。她微微傾身,麵前的這一座獎盃,杯身上刻著一行小字。

“黎州·生命不息”宇宙杯金獎。

是騎行比賽的獎盃。

裴朝暮看得出神了,伸出手輕輕撫了一下,視線又落到旁邊的漫畫書上。

裴朝暮冇有停留太久,離開俱樂部後,她找到提前定好的賓館。

今天的麵試在她的預料之外,她思緒混亂地想,要是麵上了,當然最好不過。若冇有,要另找工作,還要找住的地方……

裴朝暮躺上床,緊繃的神經漸漸鬆懈,眼一閉,再次醒來,外麵天光大亮,拿起手機一看,居然已經淩晨三點了。

伴隨著耳中的嗡鳴聲,裴朝暮頭暈目眩地下床,放倒行李箱,從裡麵翻出一個麪包,坐在床邊,點開微信的未讀資訊。

來自吳正擇。

【我本來想跟他聊你的事,但他好像有什麼急事,冇時間。不過,他給我聯絡方式了,朝暮,那件事,要不要我跟他解釋一下?】

裴朝暮機械地咀嚼著麪包,平常令人感到過分甜膩的紅豆餡,這次卻冇嚐出什麼味來。最後一口塞進嘴裡,她敲下發送鍵。

【不用。婚期定在哪天?】

裴朝暮把手機蓋到桌上。風從微開的視窗中吹進來,夾雜些許寒意,將她吹得愈發清醒。

甜味後知後覺地湧出來。

頰邊的碎髮輕輕拂動,裴朝暮托著腮,閉著眼睛,感受黎州的風,許久,她的眉頭慢慢舒展開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