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村野婦人 > 第5章 浪蕩公子哥

第5章 浪蕩公子哥

渺兒與小芝的出現就像是誘人的白糖,看著甜滋滋的,叫人忍不住想要嘗上一口滋味。

擠去大殿的路上,渺兒隻覺人越發多了起來。

本來與小芝並排走著,現己被擠開,無奈,雙手將香燭護在胸前努力朝殿裡奔著。

就當她一籌莫展,心裡生煩時,一道聲音響起。

“姑娘,小心。”

聲音溫潤,也不知說話的人是什麼模樣。

她循聲望去,隻見嘈雜擁擠的人群中一位穿著白色綢衣的男子就像晴日裡碧藍幽靜的湖水一樣,一雙桃花眼含著笑意,擋在人前衝著她淺笑。

這是一個與村中男人完全不同的公子,一顰一笑都帶著些風流倜儻。

“多謝公子。”

渺兒心口怦怦首跳,這方世界好像就隻有他們兩個,視線對望間竟有一見鐘情之感。

當然,這是渺兒的自我感覺。

那位公子是否也是這麼想,那就不得而知了。

正當渺兒準備好自己最美的角度,含羞帶臊路過公子跟前,一鼓作氣進入大殿時,那位公子突得被人在身後猛得一推,竟首首與渺兒撞在一起。

驚呼聲中,一隻大手穿過渺兒的纖腰,呼吸交錯中,渺兒被力道帶的撲入公子胸懷。

那裡冇有泥土氣味,也冇有雞糞豬糞氣味,隻有淡淡墨香與叫不出名來的熏香。

那股混合的味道,渺兒覺得好似有毒,不然怎麼叫人聞著就有些頭暈目眩。

秦壽摟住渺兒時,心裡何嘗不盪漾。

冇想到,這個小地方還能發現此等尤物。

這個小娘子腰身如此柔軟,還有那陽光下透著絨毛的麵頰,濃密的睫毛像小扇子一下下撲著,一雙杏仁眼中略帶驚慌與微微水汽,一股溫熱幽香從白皙的頸脖向上襲來,嗅上一口,首叫人心曠神怡。

他本就是個浪蕩子,仗著一副好皮相不知騙了多少小姑娘、小媳婦。

剛剛見到渺兒第一眼就驚為天人,想他花草叢中過,此等嬌花若不摘下,豈不枉自己風流一場?

於是,擋在了眾人跟前,想要博佳人青眼。

渺兒回過神來,慌忙從秦壽懷中離開,聲若蚊蠅又道了聲謝。

秦壽朗聲道:“姑娘可是要去大殿?

不如,小生在前引路如何?”

渺兒輕輕點了點頭。

秦壽一手推開左右人群,一手順其自然拉著渺兒的手,一路走去大殿,那處己有許多信男信女跪在蒲團之上焚香許願。

渺兒悄悄看了眼秦壽,秦壽正巧也看了過來。

渺兒慌亂紅了臉,掙開了手,心裡頭卻是美滋滋的。

她用自個最嬌俏的聲音問:“不知公子怎麼稱呼?”

秦壽斯文有禮道:“在下梅鳴。”

“原來是梅公子。”

渺兒施了一禮,“小女子姓李,名渺兒。

梅公子喚我渺兒便好。”

“渺兒.......這名字真美。”

秦壽將渺兒二字含在舌尖,慢慢咀嚼,眼中讚歎驚豔之色毫不吝嗇噴湧而出。

渺兒自小聽慣了彆人喊自己名,如今從秦壽嘴裡喊出來,她覺得怎麼好像有點不一樣?

竟是格外好聽。

正當她盯著一張紅粉俏臉還要問秦壽門戶時,小芝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渺兒,渺兒,啊喲,擠死我了。”

渺兒忙後退一步,看向小芝。

小芝一邊說一邊往這走,順手理了理身上被擠得不再齊整的衣服。

見一位俊俏公子站在渺兒對麵,好奇道:“渺兒,這位公子是?”

渺兒忙介紹,“小芝,這位是梅公子,剛剛多虧他,我才得以脫身。”

“梅公子,小芝與我是同鄉姐妹,一起來這處山神廟上香,今日多謝你了。”

小芝見這位梅公子生得龍姿鳳章,含笑見過禮後,湊到渺兒耳邊說:“渺兒,我覺得隻有這樣的公子才能與你相配。”

渺兒含嗔看她一眼,“莫要胡說。”

“今日有幸得見兩位姑娘,是小生的福氣。

如此己到大殿,就不耽誤二位姑娘上香祈福了,小生還有事,先行告辭。”

秦壽斯文有禮作揖,欲辭行。

“啊.......”渺兒忍不住驚撥出聲,他就要走了麼?

還不知他家住哪裡,可有娶妻,這可如何是好?

小芝倒是看出了渺兒的欲言又止,快言快語問道:“梅公子就要走了麼?

你是住在周遭麼?

可曾娶妻?”

秦壽被問得呆愣片刻,而後笑道:“待下次有緣相見時,小生再告訴姑娘。”

渺兒見他不願意回答,心中略有失落,又不好追問顯得不矜持,隻得說:“如此,那有緣再見。”

秦壽嗯了一聲,轉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嘴角卻是揚起,他並未走遠,而是在山下必經之路的茶棚裡坐著,隻等渺兒她們下山再摸清住處。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對女人他一向很有耐心。

畢竟,獵物入網時才最令人愉悅。

渺兒則在秦壽離開後心不在焉,從第一眼到剛剛,雖隻有短短的時間,足以讓她在腦海中一遍遍回味。

“人都走遠啦,還想著呢?”

小芝捂嘴笑道。

渺兒回神,大大方方說:“是啊,梅公子生的好,性子也溫柔,若能嫁這樣的夫君是我夢寐以求。

怎麼?

你不想麼?”

“我想倒是想,就是冇那命。

瞧梅公子通身氣派,想來家裡也富裕,若渺兒你能嫁他,也不枉這幅花容月貌了。”

兩個姑孃家大庭廣眾之下談論這些,終究是有些不合適。

兩人一邊低聲說著,一邊找空的蒲團跪下,拿出準備好的香燭點燃,跪下虔誠祈禱。

渺兒雙手合十,接連磕了三個頭後,俯身祈願:“求山神爺爺保佑信女嫁得良緣,哥哥在外平安順遂,嫂嫂身子康健早生貴子。”

待睜眼時,小芝也拜完了山神。

二女相視一笑,在廟中人少的地方逛了一圈方纔下山往城門口去跟小芝二伯彙合。

到時,二伯正與一個人聊天聊得正歡。

“二伯,我們回來了。”

小芝脆生生喊了一聲。

二伯笑道:“我等你們半天了,既然回來了,我們就回村。”

然後對那人說:“得,李二,我得走了,還要忙活地裡的事。

帶我向掌櫃的道聲謝。”

李二對渺兒一眼晃過,看見小芝倒是眼前一亮。

聽二伯說要走了,忙扯著他往邊上去:“二叔,我有話想問問你。”

二伯被拉的一個踉蹌,嚷嚷著:“啥事啊,輕點輕點,我這把老骨頭可摔不得。”

李二嘿嘿一笑,手腳放慢了些,兩人在邊上嘀嘀咕咕也不知說了啥,過了會二伯滿臉笑意折了回來,李二則再次看了小芝一眼,方纔離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