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穿成暗戀他養的一隻貓 > 第二章

第二章

-

江鶴九擔心薑早小小的身子摔傷,拿在手上反覆檢視,見小傢夥隻是往他懷裡鑽,他鬆口氣然後給她隨便找件自己衣服團成一團讓她睡在上麵。

薑早趴在江鶴九黑色外套上,聞著清淡的皂粉香,看著黑暗中睡在床上的人。

待會兒爬上去跟九九一起睡。

早上江鶴九醒來感受到臉旁邊傳來溫熱,他睜眼看著趴在他枕頭上雪白的一團。

他撿來這隻貓後就感受到她的黏人,見地上的外套,他想著自己要給九九買貓砂盆貓屋等等。

下課後要努力賺錢了,可以多加點班,不然這點錢除了買藥還要養九九。

北辰高中是所私立高中,裡麵不少富家子弟,教育資源豐厚,江鶴九憑著優異成績進入學校,儼然成為北辰的招牌,學費全免,獎學金任由他拿。

對於有心臟病的江鶴九來說是很好的選擇。

長的帥,常年霸榜第一,江鶴九肯定是學校熱門人物,可是後麵傳來謠言江鶴九跟外麵社會混混玩,加上被父母拋棄患有心臟病,見他也不出來攻破謠言,隻是依舊冷著一張臉,漸漸江鶴九開始被孤立。

“誒,江鶴九今天你怎麼來怎麼晚,你這個學霸可跟我這個常年遲到的人差不多了,怎麼跟我坐久了快被我傳染了。”

王子裕像冇骨頭似的趴在桌子上。

江鶴九想到今天早上上學出門被九九纏著。

他平日一副沉默寡言,很少說話,王子裕想到就是這樣一個人幫他揍人下手死重,他雖然也很混,但是江鶴九令他怵然發骨。

“算了就知道你高冷,數學作業給我抄一下。”王子裕見開始收作業,立馬坐好等著江鶴九的作業投喂。

啪一下作業甩過來,王子裕趕緊提筆抄寫。

“王子殿下你下次抄作業能走心點嗎?你叫江鶴九?人家數學滿分你連零頭都冇有。”

允菲收抱著一踏作業本,瞧著某人連名字都抄,想到昨天給他留下的後遺症不小。

少女高高馬尾紮起,杏仁眼帶著圓潤,有些嬰兒肥的臉蛋上掛著漫不經心的笑意。

“死巫婆我今天抄作業是給你臉你知道嗎?你簡直狗拿耗子,多管閒事!”王子裕想到昨天為了讓他寫作業這人不要臉的跟他去男廁所。

小弟瞧著他眼神都不對,真是把他搞得落荒而逃。

“好吧要是你下次能乖乖自己寫就更好了。”允菲眼睛彎彎,黑眸燃著光亮,眉眼帶著笑意。

王子裕想起李海那傢夥天天嚷嚷著,允菲是她的女神,看來李海應該掛個眼科了。

靠,她以為這就拿捏住他了,他就不寫。

“累了不寫了,你拿走吧。”王子裕啪一下把筆放下,腳放在桌上,一臉不耐煩凶狠的說道。

“好好那你下次不累了記得寫。”允菲想到他不吃硬吃軟的性格,毫不在意的說道。

要知道自己一覺重生到老公少年時,她有多麼震驚。現在的王子裕年年倒數逃學打架,是老師辦公室請的常客。

想到他後來接手家族生意被人嘲笑,快三十歲的人了晚上天天刷題重新高考,要是看見自己現在這副模樣肯定想揍死自己。

這老公不要也罷,可是想到王子裕追她甚至婚後她都是被他寵在手心裡。

算了改造一下還能要,這些賬等以後找他算。

少女穿著黑色連衣裙,彎下身子拿起作業,一股淡淡橘子香絲絲纏繞'在王子裕鼻尖,少年打耳洞上麵打著銀色耳釘,染著這一頭黃毛張揚不羈。

虧著長相英氣,帶著野性和硬朗,不然硬生生成了不良少年。

吸了吸鼻子,王子裕見自己目光老是放在少女身上。

艸一聲轉過頭去。

允菲看他又黑下的臉,眼底閃過一絲笑意,今天她特意穿了裙子噴了香水,迷不死他!。

少女走過柔軟的裙襬拂過少年垂下的手,王子裕眼底暗沉,又轉頭看向門口背影。

也不知道從不跟他說話的人突然有一天開始湊到他麵前來,他是個連老師都頭疼的學渣,跟她這個學霸八竿子打不著。

坐在第一排的人,天天往他這個倒數第一排跑。

“老巫婆是不是看上我了?不然老是往這裡湊,你說是你帥還是我帥?”王子裕想到什麼,吊兒郎當的轉頭向一旁問道。

江鶴九瞥了他臉上的得意。

“你一個考零分的。”

艸看不起他。

王子裕兩腳猛然放下,嘴巴抿起,看著江鶴九冷漠的側臉,想著自己打不過,憤恨的拿起課本。

不行這不就著了那老巫婆的當了嗎?她肯定高興死了。

“我還是睡覺吧。”說完趴下。

江鶴九拿出老師要的課本,手上傳來濕潤的感覺,他低頭垂眸看著書包內乖乖蹲在他課本上的九九舔他手指。

什麼時候跑到裡麵的?江鶴九抽出課本並冇有拉上拉鍊。

薑早伸出腦袋還是爬上了江鶴九腿上。

她昨晚跟江鶴九睡覺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腦海裡帶著一個充電的標誌,速度不快,估計這個她變身標準,看來她要多貼貼江鶴九。

想早點變成人跟他見麵啊。

江鶴九感受到腿上一團暖意,他垂眸,對上一雙又大又圓的藍色眼睛。

好乖。

半響,勾了勾唇,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教室內,少年安靜的聽課記筆記,腿上趴著睡覺的貓咪,另一隻手時不時撫摸著。

孟書禾今天特意請假,見到江鶴九上學出門,她才從轉角處偷偷出來。

拿出備用鑰匙,她心裡得意,要知道之前把房子租給他,可是她看他可憐求了爸爸好久才準許的,現在她很快就拿到身份,那就把江鶴九趕走,不然放著這個隱患她不放心。

打開門,房間雖小但收拾的整潔乾淨。

孟書禾打量著周圍,想到上世江鶴九發病在這間屋內死去,還是警察調查戶口才發現的他,那時的他已經麵目全非。

冇有想到是A市豪門江家上門為他收屍,她看見房間內遺物有一塊玉佩,這就是江家當年失蹤的孩子。

當年江家夫人生產時候醫院意外發生火災,在那樣情況下孩子是死是活冇人知道,這些年江家也封鎖了訊息,冇人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

江鶴九居然是那個孩子,可惜了他死後江家才發現他,隻留下一副殘敗不堪的白骨。

孟書禾想到上世江鶴九就把這塊玉佩放在床下,她很快在一堆收納盒裡找到。

一塊雕刻著平安的溫潤白玉。

她手腕握住玉佩的手指攥緊顫抖,眼底已是翻江倒滾,帶著瘋癲的血紅。

孟書禾緩緩站起身子,嘴角上揚,笑容玩味。

這可是她重生後能不能改變結局的籌碼,江家她勢在必得,想到這她要儘快拿到江鶴九的頭髮和血液。

江家那樣的豪門肯定重視血緣,她得做好準備萬無一失。

江鶴九我把你撿回家給你一個住處,不然你現在還在哪裡流浪呢,你得感恩我纔對,這身份就當送給我了,不然你一個病鬼也無福享受。

孟書禾小心翼翼掩蓋她來過的痕跡,關上門,她站在樓梯口望著遠處。

這處破敗,臟亂的巷子是她出生的地方,父母重男輕女讓她小心翼翼艱難活著,好不容易拚命學習遇見李赫陽,她惶恐,自卑,再到跟他在一起,她以為他可以改變她的一切,可是最後她還是認清楚現實,然後瘋掉自殺。

“阿陽,你不是喜歡我嗎?剛好幫我一件事我就答應你。”聽見電話裡李赫陽猝不及防的答應,什麼原因都冇有問,孟書禾滿意的一笑。

這一世她早就在那等著李赫陽上鉤,不然家世優越從小被人捧著的他,怎麼會看得上她。

重來一世,她要毀掉李家,然後穩穩拿住這偷來的身份,她要成為人上人,把曾經看不起欺負她的人踩在腳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