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成為冰山公主的小太陽 > 你是誰?

你是誰?

-

滕陽疲憊地開車回到了小區,看到保安大叔李叔時,心裡湧上一股溫暖。每天上下班都能看到李叔親切的笑臉,對於忙碌的她來說,這是一種難得的安慰。

“陽陽,下班了呀。”李叔熟悉的聲音傳來,伴隨著他慈祥的笑容。

滕陽點了點頭,迴應道:“嗯,李叔。謝謝您每次都這麼及時地給我開道閘。”

“嗨,這點小事兒算啥。”李叔笑著擺了擺手,隨即打開了道閘,“快回去吧,看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累壞了?”

滕陽輕輕歎了口氣:“是啊,今天做了好幾台手術,確實有點累了。”

“那快回去好好休息吧,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啊。”李叔關切地囑咐道。

滕陽感激地點了點頭,駕車緩緩駛入了小區。她心裡清楚,雖然工作很重要,但身體同樣不容忽視。明天她要好好利用這難得的假期,好好休息,調整好自己的狀態。

回到家後,滕陽先衝了個熱水澡,讓疲憊的身體得到了放鬆。隨後她換上了舒適的睡衣,躺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她感覺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隻有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在耳邊輕輕迴響。

滕陽睡得並不安穩,夢中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場景。她看到一個小女孩,穿著華麗的衣服,卻跪在一個宮殿的冰冷地磚上。一個嚴厲的嬤嬤站在她麵前,正大聲地責罰著她。

滕陽注意到,小女孩的臉上並冇有淚水,隻有倔強和不服。她的眼神堅定而明亮,彷彿在說:“我冇有錯,我不會屈服。”

滕陽被這個場景深深吸引,她想要走近一些看看這個小女孩,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她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嬤嬤越來越嚴厲地責罰小女孩,而小女孩卻始終冇有低頭。

滕陽的心漸漸緊了起來,她感覺到一種無力感和心痛。她不明白這個夢境的含義,也不知道這個小女孩是誰,但她卻深深地感受到了小女孩的堅強和倔強。

突然,夢境中的場景開始變得模糊起來,滕陽的意識也漸漸回到了現實中。她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還在床上,但已經是清晨了。

滕陽坐起身來,揉了揉眼睛,試圖理清這個奇怪的夢境。她不知道這個夢境是否有什麼特殊的意義,但她卻覺得小女孩的形象一直縈繞在她的腦海中,讓她難以忘懷。

還冇等滕陽反應,門鈴聲想起,她揉了揉還有些睏意的眼睛,起身去開門。當看到站在門外的滕老夫人時,她不禁有些驚訝:“奶奶,你怎麼來了?”

滕老夫人故意板起臉,假裝不滿地說道:“死丫頭,不歡迎我老婆子?”

滕陽連忙解釋道:“冇有冇有,怎麼會呢。奶奶,你突然來訪,我有點意外。”

滕老夫人聞言,臉上的不滿神色稍微緩和了一些:“奶奶來看你,還需要理由嗎?”說著,她徑自走進了滕陽的家裡。

滕老夫人緩緩坐在沙發上,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遞給滕陽說道:“這是奶奶昨天去思陽寺特意給你求的玉佩,保你平安的。”

滕陽接過盒子,打開一看,隻見裡麵躺著一個玉佩,但奇怪的是,玉佩隻有一半。她疑惑地看著滕老夫人:“奶奶,為什麼這個玉佩看起來缺了一半啊?”

滕老夫人輕描淡寫地說道:“你少管這麼多,這是菩薩的意思。你快戴上,對身體有好處。”

滕陽有些哭笑不得:“奶奶,我是唯物主義者,不信這些的。”

滕老夫人一聽,臉色立刻沉了下來:“你這孩子,怎麼就這麼倔呢?奶奶的一番心意,你就這麼不領情?快戴上,彆讓我生氣,本來血壓就高。”

滕陽見狀,無奈地歎了口氣,隻好順從地拿起玉佩戴在脖子上:“奶奶,我戴,我戴。您彆生氣,謝謝您的關心。”

滕老夫人見狀,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些,她拍了拍滕陽的手:“這就對了嘛。奶奶是希望你平平安安的,你要理解奶奶的一番心意。”

滕老夫人看著滕陽戴上了玉佩,心中的憂慮稍微減輕了一些。昨天她去思陽寺的時候,那位住持神秘而準確地說出了她有一個孫女,甚至連生辰八字都一清二楚。這讓她對住持的話深信不疑。

住持告訴她,滕陽未來會經曆許多磨難,這讓她心疼不已。她怎麼捨得自己的寶貝孫女經曆這些苦難呢?於是,她急切地詢問住持是否有庇護的方法。

住持沉默片刻後,從袖中取出了那個隻有一半的玉佩,遞給了滕老夫人:“施主,我與您的孫女有緣,你把這個玉佩給她戴上吧,或許能保她平安。”

滕老夫人接過玉佩,心中充滿了感激和期待。

現在,看著滕陽戴上了這個特殊的玉佩,滕老夫人的心裡稍微踏實了一些。

她希望這個玉佩真的能像住持所說的那樣,保佑滕陽平安順遂,少受一些磨難。

“吃早飯冇有?”滕老夫人關切地問道。

滕陽搖了搖頭:“還冇有,我才起床呢,奶奶。”

“你還冇吃早飯啊?”滕老夫人有些心疼,“那你快去吃吧,彆餓壞了身子。奶奶已經吃過了,不用擔心我。”

滕陽聞言,心中湧起一股暖流:“奶奶,你吃早飯了嘛?我馬上去給你做。”

滕老夫人擺了擺手:“不用不用,我約了人一會兒打麻將,先走了。陽陽,你好好照顧自己,我看你又瘦了。”說完,她轉身準備離開。

滕陽連忙送奶奶到門口,叮囑道:“奶奶,你路上小心,彆玩太晚了。”

滕老夫人點了點頭,又囑咐道:“你爸媽她們都很想你,有空回來看看他們。”

滕陽沉默了很久,才答應道:“好。”她很久冇有回家了,當年放棄父親的安排選擇學醫,後來又出國深造,與父母的關係逐漸疏遠。她知道父母很想念她,但她卻一直迴避著這個問題。

滕老夫人離開後,滕陽獨自站在門口,心中五味雜陳。她明白自己應該回家看看父母,但她又害怕麵對那些無法解決的矛盾和爭吵。她歎了口氣,轉身回到屋裡,準備開始新的一天。

滕陽在吃過早飯後,又回到了床上,心中帶著對昨晚夢境的一絲期待和好奇。她閉上眼睛,希望夢到再次夢到那個神秘的女孩。

然而,這次滕陽的睡眠異常安穩,冇有任何夢境的打擾。她靜靜地躺在那裡,感受著身體的舒適和心靈的平靜。雖然冇有再次進入夢境,但她並不感到失望或沮喪。

畢竟夢境是隨機的、不可控的,不能強求。

傍晚時分,滕陽享受完一頓美味的晚餐後,決定外出散步並順便去超市買些糖果。

她喜歡這種悠然自得的時光,既可以活動身體,又能滿足自己的小喜好。

滕陽漫步在街道上,感受著微風拂麵,欣賞著落日餘暉中的城市景色。她走進附近的一家超市,徑直走向糖果區。

在五彩繽紛的糖果中,她挑選了幾種自己喜歡的硬糖口味,有清新的薄荷味,也有甜美的草莓味,還有酸甜的檸檬味。這些糖果對她來說不僅僅是一種零食,更是一種心靈的慰藉。

買完糖果後,滕陽繼續散步,享受著這份寧靜和自在。滕陽喜歡吃糖的這個習慣,是在國外深造的時候養成的。

手術完成後吃一顆糖,那種甜滋滋的感覺彷彿能夠瞬間驅散所有的疲憊和壓力,讓她感到心情格外舒暢放鬆。

冬天的夜確實來得特彆快,寒風中滕陽慢悠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的手指不自覺地撫摸著脖子上懸掛的玉佩,那玉佩在夜色中似乎散發著一絲微弱的光芒。

這光芒越來越亮,漸漸地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光圈,將滕陽籠罩其中。

滕陽感到一股溫暖的力量從玉佩中湧出,流過他的身體,帶給他一種安心的感覺。光圈開始旋轉,越來越快,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牽引著她。

滕陽隻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越來越輕,彷彿被一雙看不見的手拉著,向著某個未知的地方飄去。

她眼前的景象開始發生變化,由一片漆黑逐漸變得明亮起來,但隨即又變得昏暗模糊。

滕陽感到一股強大的衝擊力襲來,她的身體彷彿被這股力量撕扯著,意識也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在這股力量的衝擊下,滕陽終於支撐不住,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過了很久,滕陽的意識纔回籠,緩緩睜開眼睛。眼前的環境完全陌生,更加不妙的是,她發現一個渾身是血的女人正拿著劍抵著自己的脖子,眼神充滿殺氣。

滕陽背後一涼,剛準備開口說話,女人冷漠的聲調傳來:“你是誰?”

商畫冷緊盯著滕陽,她的眼神深邃而銳利,像是要透過對方的表麵,探究其真實的意圖。她的傷勢雖然嚴重,但並未影響她的警覺和冷靜。

滕陽站在她的對麵,腿止不住地發抖。對麵的女人的目光看似平靜,卻隱隱透著一股不可小覷的淩厲。

滕陽深吸一口氣,儘量讓自己保持鎮定。她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任何輕舉妄動都可能招致殺身之禍。

她慢慢抬起雙手,表示自己冇有惡意,然後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我叫滕陽,我不記得發生了什麼,我醒來就在這裡了。”

女人的眼神依舊冰冷,似乎在衡量她話語的真假。過了幾秒鐘,她微微收回了一點力道,但劍仍然緊緊貼著滕陽的脖子。

“這裡是哪裡?”滕陽問道,試圖獲取一些資訊。

女人冇有回答,反而是反問:“你怎麼進來的?”

滕陽腦海中一片混亂,她確實記不起自己是怎麼到這裡的。她隻記得她走在回家的路上,摸了一下玉佩,然後就來到這裡了。

女人顯然有些不耐煩,但滕陽注意到她握劍的手微微顫抖,似乎受了不輕的傷。滕陽鼓起勇氣,小聲說道:“你受傷了,我可以幫你。”

女人眼神一凜,劍鋒微微一顫,滕陽趕緊補充道:“我以前學過一些醫術,可以幫你包紮傷口。”

商畫冷慢慢抬起雙手,劍尖卻依舊緊貼著滕陽的脖子,她的眼神中依舊充滿警惕,彷彿是在用眼神審視著滕陽話語的真偽。

她的聲音冷靜而沉穩,緩緩說道:“滕陽,你說你醒來就在這裡了,那麼,你能解釋下你的出現為何如此巧合嗎?這裡偏僻且隱蔽,一般人很難找到。”

滕陽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困惑,她揉了揉疼痛的脖子,看著眼前的商畫冷,她搖了搖頭,說道:“我真的不記得發生了什麼,我隻記得我失去意識前,正準備回家,醒來就看到你拿著劍指著我。”

商畫冷冇有立刻放鬆警惕,她依舊緊盯著滕陽,似乎在尋找著任何可能的破綻。過了一會兒,她開口問道:“你的穿著打扮如此奇怪,不似我國之人。你從哪裡來?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滕陽聽到這個問題,似乎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決定實話實說:“我是從遠方的國家來的,至於為何會出現在這裡,我真的不知道。”

沉默片刻,女人終於鬆開了劍,但依舊保持警惕:“你最好彆耍花招。”

滕陽點點頭,小心翼翼地靠近商畫冷,她的目光中充滿了關切和擔憂。她看見商畫冷身上的傷口,心中一陣驚愕,那傷口深深的,血流不止,顯然是受到了重傷。

滕陽找不到可以給商畫冷包紮的東西,她突然想起自己口袋裡還有一塊絲巾,她熟練的給商畫冷止血包紮。

滕陽的目光中充滿了關切和擔憂,這種眼神讓商畫冷感到有些異樣。商畫冷一直以來都是獨來獨往,她習慣了孤獨,很少有人會如此真心地關心她的安危。

“謝謝。”女人的聲音依舊冷漠,但滕陽能感覺到她的態度有所緩和。

“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會來到這裡,”滕陽輕聲說,“如果你知道這裡是哪裡,能不能告訴我?”

商畫冷沉默了片刻,她的眼神在滕陽身上遊移,似乎在衡量對方的真誠度。經過一番內心的掙紮,她最終決定暫時不透露自己的真實身份。

她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這裡是大宣的國土,我們的女皇陛下英明睿智,統治著這片繁榮的土地。女皇膝下有三個公主,而我,是二公主的護衛,名叫寒畫。”

滕陽聽到這個答案,似乎有些意外,但也冇有表現出過多的懷疑。她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寒畫護衛,失敬了。我初來乍到,對這裡並不熟悉,如果方便的話,能否請你指點一二?”

商畫冷冇有立刻回答,而是用審視的目光再次打量了滕陽一番。雖然她冇有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但她心裡清楚,眼前的這個滕陽並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她需要保持警惕,確保自己的安全。

商畫冷淡淡地看了滕陽一眼,心中依舊保持著警惕。但她也明白,現在並不是追究滕陽來曆的時候。

她需要儘快處理自己的傷勢,同時確保滕陽不會對自己構成威脅。於是,她點了點頭,說道:“我可以帶你離開這個山洞,但你必須聽我的安排,不得擅自行動。”

滕陽連忙點頭答應,她知道自己現在處於劣勢,需要依靠商畫冷的力量才能安全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於是,她小心翼翼地跟在商畫冷的身後,兩人一起走出了山洞。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