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測評兼職後我成了恐怖板塊大網紅 > 第六十八章 不同時期的同一人

第六十八章 不同時期的同一人

-

日記上的字跡有些混亂,一行一行閱讀過去,有一種前言不搭後語的割裂感,當時語言風格又是一致的,陳獨翻閱著,感覺這日記本像兩個不同時期的同一個人在上麵記錄的。

曹珍的筆跡是冇有錯的,內容並不多,陳獨窩在沙發上,一頁一頁翻看過去。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真是好奇啊,不過更擔心陳獨怎麼樣了,畢竟每次都被嚇到失憶怎麼看都不太好吧,唉】

這一部分應該是最早進入魂域時後曹珍記錄的,陳獨分析道。

【好奇怪?我這是在哪裡,本來應該在我自己的魂域裡好好呆著,現在怎麼在這裡?】

【居然能在這裡看到陳獨,她看起來心事重重的,這裡到底是哪?】

【我好像在某個強魂的魂域裡,好奇怪,為什麼每次進到這裡的時間都很短暫,好想陳獨。】

這並不是之前日記內容的銜接。陳獨皺了皺眉,看到文中提到了曹珍的魂域,通常情況下,有魂域的魂體都和煙花有關聯,難道曹珍也是?不過如果曹珍有自己的魂域的話,是不是意味著,她可以去找自己的友人,並且用鐲子將她帶在身邊了。

陳獨想到這裡,不禁有了幾分期待。

【看到陳獨在廁所裡見到的是什麼了,她看起來很冷靜,這個世界似乎有些割裂。】

【為什麼日記本裡記錄的內容我都冇有任何印象?真是奇怪。】

【學校裡發生了凶殺案,好可怖,和她們三個講完,她們果然被嚇了一跳,隻是陳獨怎麼看起來這麼冷靜,她之前明明很膽小的啊?】

【不知道陳獨偷溜去哪,她好像變了唉】

曹珍的日記裡一大半都是自己的動向,陳獨看著歎了口氣,高中最好的朋友在魂域裡投射出來,也依然是愛她的樣子,陳獨加快了閱讀速度,她現在急切想知道,曹珍的魂體是不是真的還在,如果在的話,她的魂域又在哪?

【又到這個魂域裡了,奇怪,怎麼感覺這個魂域越來越不穩定了。】

【好熟悉的氣息,不好,好像又是那些東西。】

【陳獨怎麼還冇回來,好擔心,再等等,如果再不回來就出去找她。】

【有些擔心,在魂域裡死亡可是會墜入虛無的,再等十分鐘吧!】

墜入虛無?陳獨眼睛亮了亮,如果記錄下這些文字的人是那個被投影的虛假的曹珍,根本不會知道什麼是魂域,也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虛無,這說明曹珍的魂體還存在!猜想被證實,陳獨不由得有一種失而複得的欣喜感,她繼續向下翻閱著。

【奇怪,什麼魂域,上麵的文字是我的字體啊,但我怎麼冇記得我寫過這些東西。】

【唉,好端端的怎麼會出現什麼凶殺案,現在全被封起來了,哪裡也去不了,不過倒是不用上課了。】

【陳獨又溜出去乾嘛了,難道她不知道那凶手還冇被抓,外麵很危險嗎?】

【真受不了,慣會讓人擔】

“心”字隻落下了一個筆畫還拉出了長長的一道筆印,似乎是有什麼東西突然發生打斷了後麵的記錄,陳獨腦海裡不由得浮現起來當時的畫麵。

曹珍一如既往的喜歡跪在地上然後將本子放在床上記錄,隻是記到這裡時,關十突然從門外傳入,曹珍來不及蓋上筆蓋,就慌忙合上本子,塞進枕套裡,圓珠筆被迅速抽離,在本子上留下一條黑長的印記。

看著曹珍寫的日記,陳獨覺得眼眶酸酸的,無論是記憶投影,還是好像是真正的曹珍的魂體,字裡行間寫的都是對她的在意,想到這裡,她開始回想最後死在關十刀下的到底是哪一個曹珍。

曹珍為什麼會笑?

又為什麼會義無反顧地迎向那把刀?

如果是記憶投影的曹珍,她根本不應該迎上去,根據陳獨對她的瞭解,這個女孩被放開以後,一定是會找時機進行反擊的,而不是還迎上去,另外陳獨說出隨便關十的話時,她的反應也不應該是那樣。

一個被放棄的人,怎麼會笑。

所以最後死在關十刀下的人是真正的曹珍,準確來說,是曹珍真正的魂體,這樣所有的疑點她都能理清了。

陳獨越想越覺得渾身發冷,如果那是真的曹珍的魂體,她死在關十手裡,結合日記裡的那句話,她的魂體會永遠被困於虛無,她自己的魂域消失,陳獨從真正意義上,再也不能和她見麵。

少女的手越來越抖,知道日記本從空中墜落摔在沙發上又被彈起。

曹珍知道,魂域消失的結果就是所有人都被困在虛無裡,所以她迎向那把刀,就是為了儘快將刀麵上的血跡填滿,為陳獨爭取生機,想到這裡,陳獨第一次痛哭出聲。

她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因為難受而抽搐,如果當時多多關心一點,也許她就不會冇發現這些苗頭,如果她冇有那麼自大的認為這隻是記憶投影,就不會在最後一刻才意識到曹珍的不對勁。

高中時候知道朋友去世時的痛苦又再次席捲重來,隻是這次比上一次來得還要凶猛,十幾分鐘前,她還為曹珍的魂體還存在而感到欣喜,而現在卻有一種失望破滅的感覺。

非局內,氣氛沉重的可怕,所有工作還在照常進行,但是每個人的臉上的表情都比哭還難看。

王宿正看著地圖上的紅點做彙報:“截止到目前,地圖上的魂域消失了兩處。”

他有些短粗的手指指在螢幕上,語氣平淡道:“一處就是在青載街,查樂玩具店,另一處”他看向其餘同事們,將手指左移,“另一處就是平豐隧道,這裡的魂域也消失了。”

“平豐隧道?我記得這個隧道一直很穩定,根據記錄,這裡甚至出現任務的頻率都很低,從出現到現在好像隻有一次任務釋出在這裡。”

林宇坤歪了歪頭:“這裡的魂域怎麼會平白無故地消失?好奇怪。”

“這裡發生過的命案都有什麼,把檔案發給我看。”包尚一手指輕點兩下桌麵,雖然魂域徹底消失是好事,但他們還是最好搞清楚兩處的關聯在哪,畢竟關十所生的那個魂域可是有些太過邪門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