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白矮星 > 校霸

校霸

-

做好早飯,張斯成背上書包就去學校了,晶晶一直不和他說話,昨天小姨打電話說要來接晶晶,張斯成正愁怎麼請下午的假。

小姨是一定要張斯成在場的,她來未晶晶辦財產轉移手續…房子和存款,都是要留給晶晶的…

餘疆剛彩排完下週的演講,星城一中同英國一所中學進行交流會,餘疆作為學生代表要上台進行全英演講,暑假上的培訓班,就是英語口語。

回來時剛下早自習。

桌子上放著一個麪包和巧克力。

餘疆把演講稿放進抽屜,然後拿出下節課要的教材,注意到張斯成一直在偷瞄他這邊,突然起了逗逗他的心思。

“強子,你給我的巧克力嗎?你不知道我過敏嗎?”餘疆一腳踢醒前桌在睡覺的強子,強子一個激靈坐起來。

“誰啊!*的!乾嘛吵老子睡覺!”

“你巧克力過敏嗎!?”張斯成停止了假裝寫字的手,“對不起,我看你老不吃早餐,很容易低血糖的,我給你帶了…”

“你給的嗎?”餘疆拿起那塊巧克力,張斯成點點頭,攤開手,示意餘疆把巧克力還他,他說:“抱歉,那你把麪包吃了,肉鬆的。”

“你給我的巧克力不過敏。”餘疆拆開包裝袋,將巧克力放進嘴裡。

“彆——過敏的話吃不了巧…”張斯成冇攔住,伸出的手還是慢了餘疆一步,餘疆沉浸握住張斯成的手腕,然後把巧克力包裝袋放進張斯成的嶄新。

“我已經吃掉了,如果有什麼問題,斯成同學記得送我去醫院。”

張斯成生怕餘疆真的過敏,強子這個時候已經清醒了。

“過敏?狗纔對巧克力過敏。”強子對於餘疆把自己踹醒很生氣,看張斯成這個小心翼翼的樣子趁機含沙射影。

“冇事就行,你記得把麪包吃了。”張斯成將包裝袋塞進褲子口袋。

“你不知道疆哥從不吃早餐嗎?”強子見張斯成一副長輩的樣子,“我冇吃,給我吃。”強子伸手就去要去拿麪包。

餘疆比他更快一步,拿起麪包撕開包裝袋咬了一口。

“再上課睡覺,下次籃球聯賽我們就不參加了。”餘疆淡淡開口,好冰冷的話,強子抱拳:“疆哥,我錯了。”

上午兩節課後有大課間,餘疆剛從辦公室出來,就看到一班的教室圍滿了人。

他知道,開始了。

壓製住控製不住笑意的嘴角,垂下眼皮蓋住不再如平常純淨的眼眸。

五班沈遲,是星城一中有名的混子,按理來說這樣的人進不了一中,但奈何他家裡有錢,成績有剛好夠得上一中的線,塞也就塞進來了,平常鬨事也是不大不小的事————在大多數人眼裡,老師也不敢管,基本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成績很好?乖學生?”沈遲扯著張斯成的衣領,他又高又壯,張斯成被勒的喘不過氣。

“和那個餘疆一樣吧…老師的乖寶寶~”沈遲看了眼匆忙跑來的餘疆,將張斯成掉落在地的眼鏡一腳踩碎。

“鬆手。”餘疆因為跑來的有些急,加上生氣,臉微微泛紅。

沈遲鬆開張斯成,張斯成下意識的用手護住餘疆,他之前就聽強子說,全校冇有人不喜歡餘疆的,唯一對他有意見的就是五班那個校霸。

餘疆倒是冇想到,他按計劃是來表演保護張斯成的角色的。

那人手攔在餘疆身前,生怕沈遲遷怒餘疆的樣子。

“喲~抱團了?”沈遲推了一把張斯成,“你要替他賠錢嗎?”

“明明是你撞上來的。”張斯成瞪著沈遲,他本想去辦公室找老師請假,這人自己拿著手機不看路,兩人相撞,沈遲的手機掉在地上摔碎了螢幕。

餘疆看了眼地上的手機,還有沈遲腳邊那副已經扭曲的張斯成的眼鏡。

“我幫他賠。”餘疆開口,“但這副眼鏡,你也應該…”

“這又不是我弄壞的,你們誰看到了?”沈遲衝餘疆挑了挑眉,又問了一圈看熱鬨的人,“你看見了?還是你?”

同學們知道沈遲是個混混,都低著頭不說話。

“你——”

“我什麼我?記住了,老子沈遲,下次看到我繞著走!”沈遲瞥見有老師從辦公室出來後,丟下一句話離開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