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白矮星 > 變故

變故

-

爸爸把書房後麵一個小雜貨間收拾出來了,把行軍床放進去,再提了一把落地電扇進去。

“斯成,爸爸給你收拾出了房間,以後你就彆睡在客廳了。”

“謝謝爸。”張斯成低著頭吃飯,這一桌菜有肉有湯,都是晶晶愛吃的,他來這麼久,好像媽媽冇有問過他愛吃什麼。

“對呀哥哥,爸媽都很心疼你。”晶晶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張斯成。

這是他親妹妹啊,一個可愛但好像…不怎麼歡迎他的妹妹。

這幾天吃飯時間爸媽總要問幾句資助人的事,可惜問的東西張斯成要麼不知道,要麼不能說,爸媽對他也冇有開始那麼熱情了。

沒關係,有家就好,每天能吃上熱乎的飯菜。

他坐在自己的“新房間”,電風扇並冇有打開,他並不是很熱。

把行李搬進來時,一個小盒子掉落出來。

是那天買的盲盒。

坐在床上打開,是一個打籃球的少年,挺可愛的,擺在了房間小窗戶的窗沿上。

時先生的動作很快,張斯成的學籍戶籍很快就調來了星城,進入了星城一中,他把事情告訴爸媽時,爸媽很高興。

“上次你老闆的兒子要調學籍可弄了好久,送了不少禮,這個時先生動作那麼快嘛?很有人脈吧。”

媽媽戳了戳爸爸的手肘,看似在和爸爸聊天,其實是在暗示張斯成,“斯成,爸爸媽媽和你商量個事唄,妹妹要上高中了,我和你爸想送她去京市…你認識時先生…能不能…”

說罷給張斯成拿出來一個新手機,爸爸把手機放進張斯成手機。

“爸爸看你手機碎了,好像總是突然關機吧,爸爸給你買了個新的。”

張斯成看了眼手機早就碎了的好幾年前款式的手機,默默接過新手機。

是新款的華為手機,還能摺疊。

“我…問問吧。”

這是爸媽第一次直白的請求自己的幫助,他不知道怎麼告訴爸媽,時先生應該不會答應,畢竟時先生給他的資助也是有條件的…

時先生不出意外的拒絕了,告誡他不要被原生家庭影響。

可這是他的家啊,這些都是他的家人。

張斯成還是不知道怎麼說,所以爸媽每次問,張斯成都說在等訊息。

她們為著時先生的幫助,對張斯成愈發好了起來。

導致晶晶這幾天有些不對勁。

“我不愛吃西紅柿!媽媽,你怎麼又弄這道菜!”

“哥哥愛吃!彆鬨!”媽媽等了一眼晶晶,小心翼翼地看向張斯成,“斯成,妹妹被慣壞了,她聞不了西紅柿的味道。”

張斯成其實並是特彆愛吃,隻是在張叔家裡時冇什麼零嘴,他喜歡到菜園裡摘西紅柿生吃。

應該是張叔告訴爸爸媽媽的。

張晶晶筷子一丟進了房間。

類似這樣的事很多,爸媽也當著張斯成的麵教訓過晶晶,順便例行詢問時先生回訊息了嗎。

張斯成想著開學前再說吧…一點私心,希望能多感受一下爸媽對自己的好。

暑假在家裡除了自學高二的功課,還要幫自己的妹妹輔導功課,這對張斯成來說很簡單。

本以為暑假會這麼平淡的過去,如果不和爸媽吵一場架的話…

意外是發生在那一個晚上…

照常檢查晶晶的作業時,晶晶突然說:“你可以離開我家嗎?”

張斯成拿著試卷的手抖了一下。

“這也是我家。”

客廳門響了,是爸媽回來了。

張晶晶哭著跑進剛進門的爸媽懷裡說哥哥要打她,媽媽趕緊將晶晶保護到自己身後,剛從小房間出來的張斯成有些懵。

“哥哥說…他纔是爸爸媽媽第一個孩子,是我搶走了爸爸媽媽,哥哥要我離開這個家…我不肯…哥哥要打我…”

演技很拙劣,張斯成看著在媽媽身後衝他挑眉的晶晶,下週就開學了,晶晶是想在開學之前把張斯成氣走。

愛她的人其實不會關心她是不是真的受了委屈,隻要她說,他們就信。

巴掌甩在了張斯成臉上。

他明明什麼都冇做。

手機被爸爸搶走,冇有密碼,爸爸看到桌麵照片是十幾年前在老家門口拍的照片時愣了一下,但打開訊息記錄找到時先生時,氣的摔了他的手機。

“他當天就拒絕你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們?”爸爸一開口,媽媽就明白了,摸了摸晶晶的頭,溫柔的同她說:“晶晶先進房間,爸爸媽媽幫你教訓哥哥。”

張晶晶含著眼淚進了臥室,關上門嘴角露出得逞的笑。

“看我們有求於你,對你好,你就得寸進尺是嗎?”媽媽冇有了以往的柔情,爸爸坐在沙發上,氣的手都在抖。

“我以為板上釘釘的事,晶晶要去京市讀書的訊息很多人都知道了!”

“你讓我麵子往哪裡擱。”

爸爸也不是之前的樣子了,張斯成沉默地看著這一切,這是他的家,他生活了一個暑假,準確算來,是一個月多十天的家。

事情也不是突然這樣子的,其實爸媽在房間裡的談話聲他早就聽見了。

“本來想著把他送到旁邊那個私立學校去,冇想到那個資助的幫他把戶籍和學籍都弄好了。”

“我們剛開始打算接他回來不就是因為他傍上大人物了嗎?成績又好,說不定以後有出息我們老了還得靠他呢!”

“晶晶去京市的事你和他說了嗎?”

“明天給他買個新手機,你不知道,我上次給他買了幾件打折的衣服他感動的不得了。”

“晶晶,爸爸媽媽隻是有求於哥哥,最愛的還是你呀。”

“晶晶,你把哥哥給你的鐲子丟了?丟了就丟了吧,媽媽給你買個新的。”

“晶晶,爸爸絕對不動你的書房,他過段時間去學校了,不會回來住的。”

“我是你們的孩子嗎?”

張斯成隻是反問了一句。

爸爸想到那張合照,有些惱羞成怒,“張武!我們怎麼對你的你感受不到嗎?帶你買這個買那個!你有把我們當家人嗎?有把晶晶當妹妹嗎?”

“爸爸!您還記得我叫張武!從第一麵開始,你們喊的就是張斯成!我早該知道的!你們需要的,是背後有資助人的張斯成!”張斯成崩著的弦終於斷了,在爸爸喊出張武的名字時。

他早該知道的。

張叔喊他小武、劉姨喊他小武,爸爸媽媽走之前也是喊他小武,他再遇見時先生之前一直叫張武。

是時先生說:斯文儒雅、謙遜有禮,成事在人,前途光明,以後,你就叫張斯成。

爸媽一直喊的,是時先生給他改的名字,爸爸媽媽一開始,就是為了時先生來的。

——————

“孩子,還記得這裡嗎?”男人坐在紅色真皮沙發上,指尖的煙閃著暗紅的亮光。

餘疆站在門口就已經有點喘不過氣,這個房間冇有窗戶,冇有燈,有的隻是走廊上照進來的紅紫色暗光。

“上次那個,我很滿意,隻是…不經玩…”男人吐出一大口煙,很安靜,餘疆能聽見男人左手食指敲擊沙發的聲音。

“我已經很久冇見到你了,有點想你呢。”他吞嚥口水的聲音讓餘疆很反胃。

這個人突然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餘疆帶到了這裡。

起身,西裝摩擦的聲音,皮鞋踩在木地板的聲音…

“有新人了。”餘疆忍住想後退的衝動,他越瑟縮,那個人越喜歡,隻有直麵他,那個人纔會表現的冇興趣。

“哦?”男人停下腳步,退回到了沙發上,“是誰?”

“我們班新轉來一個,叫張斯成…身世調查過了,冇威脅。”

下週開學,老班把同學花名冊發給作為班長的餘疆,他知道了,學校將這學期迎來一個轉校生。

“我很期待哦~”男人笑了起來,餘疆轉身就走。

“*”一種草本植物。

“這衣服回去丟了。”餘疆聞到了衣服上的特製香水味和煙味,抑製不住的反胃。

——————

星城是座不夜城,隻有夜晚,才能真正感受到他的魅力。

張斯成第一次自己來市中心,人真的很多。今天是七夕,街頭大屏上都是愛心,路邊還有許多玫瑰花的設計。

他隨便坐了一趟地鐵,然後跟著人群下了車,就到了廣場這兒,不愧是年輕人的城市,年輕人真的很多。

張斯成走在路邊上,這兒不光人多,車也多,這一條街有很多酒吧和live

house之類的,張斯成走在這裡,和門口打扮潮流的年輕人,有些格格不入。

他是個乖學生,不光冇見過這些東西,也接受不了這些東西。

前麵是斑馬線,紅燈。

張斯成已經被人群擠的站到了路邊上。

一輛立標的奔馳停在一旁,後車窗開著。

張斯成聞到了一股不屬於這條道路的香水味。

後座坐著一個和他年紀相仿的男孩,此時正頭冒冷汗嘴唇發白的坐在車裡。

張斯成冇看清那人的臉,隻看到那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他手上還拿著一瓶水。

對視的一刹那,張斯成想起來自己以前養過的一隻小土狗,張叔說那個小狗眼睛大,可愛,送給張斯成養了。

有魔力般的,張斯成從口袋掏出一塊巧克力遞給車裡的男孩。

男孩也是一愣,他的視角來看,自己家司機等紅綠燈時路邊站著一個不走人行道的男生,還一直盯著自己。

那人白色T恤雖然寬大,但是能看得出是個很瘦的,至少遞巧克力過來的手骨節分明。

“謝謝…”餘疆接過,他從樓裡出來就覺得難受了,一直冒著冷汗,身體覺得冷,可是他覺得好熱,好熱好熱,幸好車載冰箱裡有冰水,他灌了一口又一口。

綠燈了,車子開了。

餘疆拿著巧克力愣了會兒神,自己冒冷汗臉發白,他以為自己低血糖吧,纔會遞巧克力過來。

他笑了一下,真是傻子。

他那是被變態嚇的。

張斯成口袋裡的巧克力本來是準備等會兒回去送給妹妹的。

雖然妹妹誣陷他,但畢竟隻是小姑娘冇安全感吃醋,畢竟是家人…

新手機被爸爸摔了,帶了舊手機出來,似乎不太靈敏,掃不上地鐵乘車碼,他試了一遍又一遍,後麵的人開始催了。

他說了聲抱歉後往旁邊讓開。

人群一一穿過閘機,進了地鐵站消失不見。

說回意外。

爸媽和妹妹出車禍了,為了哄妹妹,爸媽開車帶她去江邊兜風,就在買完肯德基回來的路上,和一個醉酒駕駛的人相撞,那人當場死亡,爸爸在送去醫院的路上斷了氣,媽媽還在搶救,倒是晶晶,被媽媽護著,隻是受了點皮外傷。

媽媽拉著張斯成的手落下,冰涼涼的,還帶著黏膩的血。

張斯成跌坐在病床前。

埋在病床上嗚咽。

他短暫的擁有家人共四十一天。

“錢…錢都給晶晶…”

這是媽媽唯一留下的一句話。

因為張晶晶醒來就一直不說話,醫院怕她腦部受了傷,就留她在醫院觀察,爸爸媽媽的房子和錢自動留給了張斯成。

挺突然的,辦好手續的張斯成站在家門口。

明明才考完地理,明明才得知爸媽要來接自己,明明纔有了家、有了家人,突然成為了一個隻有一套空房子的孤家寡人。

就算帶有目的…那也是張斯成一這十幾年來,唯一享受過的父愛和母愛。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