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阿瑞斯與月老 > 02

02

-

“嘔——”羅殷正扶著羅馬式的大理石柱乾嘔。這一路顛沛流離……啊,不是,是艱難險阻,可算是到了。

“哎呀,現在的年輕人,還是得多經曆磨練,出個遠門就暈成這樣可不行啊。”土地說道。

羅殷直起腰來,隻是聲音極其虛弱:“土地爺爺,這裡就是西方天庭嗎”

“你看。”土地指了指柱子旁邊的一塊殘破的石碑。上麵歪歪扭扭地寫了幾個字元,像是用幾條扭曲的蟲子拚湊出來的東西。

“這是”羅殷疑惑地看著土地。

“奧林波斯山。”土地老成地摸著鬍子,“希臘眾神居住之地。”

“……找到了。”青年喃喃自語,古井無波的眸中竟流露出幾分興奮。那是對於即將到來的殺戮的興奮。

一道殘影閃過,羅殷敏銳地躲過突襲,連著紅線的手不停地結印,霎時紅光大盛,無數紅線從她手中生長延伸,衝向對方。

“唉唉唉,怎麼打起來了”土地根本冇反應過來,二人便已經打的不可開交。

“阿瑞斯,你跑哪去了”雅典娜匆忙趕來,在看到土地的時候驚訝道:“誒東方天庭的人難不成……”

下一秒,雅典娜的話戛然而止。

土地瞳孔地震。

黑捲髮的灰眸青年神情淡漠,身上纏繞著無數根發亮的紅線,一手環著穿著櫻粉色長裙的少女的腰,一手握住少女的手,十指相扣。少女表情呆滯,不可置信地微仰著頭看他。四目相對

“f**k!”雅典娜目瞪口呆,手中的電子產品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又一次被按下快門。

【雅典娜:恐怖片[圖片.jpg]】

【赫爾墨斯:已存。他兩婚禮上我要把這張圖片放大當背景板。】

【宙斯:小姑娘還挺好看,可惜不是我的菜。

【赫拉回覆宙斯:今晚你給我跪榴蓮去。】

【阿芙洛狄特:謔,這紅線威力這麼強嗎

【愛若斯回覆阿芙洛狄特:我的箭矢也毫不遜色好吧。】

【阿波羅:6】

雅典娜剛將手機放進兜裡,就與拿著手機的土地麵麵相覷。

雅典娜瞪大了眼:“原來你也——”

土地和藹一笑,亮出自己的手機螢幕:“咱倆加個微信吧小姑娘。”

“放手。”阿瑞斯說道

“啥”羅殷思考了兩秒,發現自己確實聽不懂對方的話。

“他讓你放手。”雅典娜好心提醒道。

羅殷轉過頭,發現兩部手機正齊刷刷對著自己,臉一下變得通紅。

她連忙放開手,正欲後退一步時對麵的青年卻突然收緊了小臂,再次將她攬進懷中。

羅殷:……

這傢夥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的怎麼想都絕對是故意的吧!

“大哥,放下手行嗎”羅殷掰弄著橫在自己腰上強勁有力的手臂,卻發現根本掰不開,隻好無奈地歎了口氣。

阿瑞斯皺了一下眉,看向雅典娜:“她說什麼”

“讓你放手。”雅典娜繼續擔當翻譯官。

“他說的話我怎麼也聽不懂啊”土地問道,

當時為瞭解決外交時語言不通的問題,宙斯命令阿波羅配製出了一種能夠通曉數百種語言的藥劑,大家覺得稀奇,基本上都喝了。他估計冇喝那藥劑。”雅典娜解釋道。

“……放不了。”心底那種原始的渴望一點點被奇怪的滿足感取之而代。阿瑞斯竟意外地覺得這種感覺還不錯。

真是見鬼了。

一定是那條線的問題。想到這裡,他的臉逐漸陰沉下來。

“神經病,自己不想放手還讓彆人放手,擱這玩欲擒故縱呢。”雅典娜無語地走向前,掰開他的手。

戰爭女神的臂力可不是鬨著玩的,就連同為戰爭之神的阿瑞斯也得退讓三分。羅殷成功被解救出來,隻是臉依然燙的厲害。

殺不掉。阿瑞斯的目光依舊停留在她身上。剛纔也是,本來想要扼住她脖子的,結果竟莫名其妙地牽住了她的手。

這種被人掌控情緒的感覺實在太令人不爽了。

“真的非常抱歉把紅線牽到你的身上。”羅殷揉了揉臉,躲在土地身後,“但我是來解決問題的,不是來製造問題的。”

早在交手的過程中羅殷就發現了纏在他手上的紅線,隻是在發現這人根本不聽勸隻一心下死手時隻好顧著防守了。

但對方實在太強,再加上剛纔暈車的debuff,羅殷一個腿軟就要往前撲倒,在摔倒前一秒時她還看見了對方直衝門麵的手。本來都以為要死了,冇想到對方居然接住了她。

她當時還想,這人還怪好的哩。

雖然已經反應過來其實是紅線在作祟。

“這個,”阿瑞斯舉起手腕,“解開。

“這個暫時還解不了。”羅殷通過對方的肢體語言也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些底氣不足地說道。

阿瑞斯看向雅典娜。

“暫時解不了。還有,你待會記得找阿波羅拿百言藥劑。”

“土地爺爺,隻能用那個方法解紅線嗎”羅殷有點為難地看了眼阿瑞斯。當然還有其他的辦法,隻是那個辦法是最直截了當的。”土地有些惋惜地歎了口氣,然後迅速湊到羅殷耳邊小聲嘀咕道:“可惜這傢夥長得俊是俊,就是太冰塊臉,還上來就打架,看著就不會疼人。小羅你可彆看上他,太浪費資源了。”

“相處三個月不與對方生情便可。”土地與羅殷耳語完後又清了清嗓子說道,“紅線的目的說到底就是撮合兩個有緣人生情,三個月便是它的時限。若是在三個月內的相處中雙方都不對對方生出男女之情,這紅線便會不解自開。但月老的紅線往往是感情的催化劑,它會誘導你不可遏製地愛上對方。”

“能抵抗住這份透惑的人少之又少,這麼多年來,牽了紅線後不靠姻緣剪卻能成功解開的人,這幾百年來,我也才見過一個。”

土地轉頭看向羅殷,目光閃爍,眼裡藏著複雜的情緒,“你師傅,上一任月老。”

“師傅”羅殷明顯愣住了,腦海裡浮現出師傅那張明媚卻清冷的臉,那雙彷彿含有浮冰碎雪的眼睛,藏有化不開的寒意,毫無世俗之慾。

如果是師傅的話,就難怪了。

“唉,你幼時就被你師傅抽去了一根情絲,如不出意外,此生怕是難對他人動情。”

“所以我倒是不擔心你對他生情,因為這紅線對你的影響微乎其微,想必你自己也應該感受到了。”

土地緩緩看向正被雅典娜訓話的阿瑞斯,“隻是他可能要受點苦了,畢竟陷入戀愛的滋味可不好受,而且你還永遠不會迴應他。單相思可是很痛苦的。”

“說到底,都怪我不小心牽錯了線。”羅殷麵露羞愧,語氣有些低落。如果不是因為她修煉功夫不到家的話,他也不會經受這種痛苦。

“不必自責,他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好人,你就當除惡揚善了。”土地笑眯眯道。

“老頭子你看人還挺準嘛。”雅典娜點頭附和道。

“我去,你什麼時候出現的”土地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鬍子都差點快掉下來了。

“就剛剛啊,早就聊完了。”雅典娜毫不在意道,轉而拍了拍羅殷的肩膀,“妹妹,我替他道個歉,雖然他絕對是故意的而且脾氣超臭人品超爛但是他剛剛已經被我罵過一頓了而且已經(被我揍得)知錯了。要是他下次還敢欺負你,你就和我說,我幫你揍他。”

“謝謝姐姐。”羅殷乖巧道。

“哎喲好乖的小女孩啊,比山裡頭那些老女人們可愛多了,讓姐姐好好疼疼你——對了,妹妹你叫啥名啊”雅典娜兩眼放光,揉搓著羅殷的兩頰可愛的蘋果肌並且對此愛不釋手。

“唔·……羅殷。”羅殷在魔爪中艱難地發出音節。

“包羅萬象的羅,殷紅的殷。”雅典娜終於放開手,羅殷揉了揉被搓紅的臉,有些害羞。

好……好熱情的大姐姐。

“你這線還挺精緻,我們這裡也有擅長紡織的神。”雅典娜一把拽起懸在空中的紅線,絲毫不在乎紅線那頭的戰神的死活。

“我去,你碰瓷啊。”阿波羅驚恐地看向癱倒在地的阿瑞斯,又看了眼手中拿著的玻璃瓶上貼著的標簽,“這是百言藥劑冇錯啊。

“不是藥的問題。”阿瑞斯握緊了拳,艱難發聲道。

“哎呀駭死我了,我就說我的藥就算放了五百年也不可能過期嘛。”

“就是這裡啦。”雅典娜一邊將羅殷帶到一個木屋前,一邊飛速打字,“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可以再到處逛逛,我們這裡的人雖然精神狀態都不大正常,但是規矩還是有的,我已經提前和他們打好招呼了。”

【相親相愛一家神

雅典娜:有東方天庭的小姑娘來做客,大概要在這住三個月,大家都注意一點,彆引發外交爭端啊,不然就做好捱揍的準備吧。[微笑.jpg]】

雅典娜發完訊息後滿意地將手機揣進兜裡,“進去吧,小羅妹妹,估計她們已經等你很久了。”

“好,謝謝雅典娜姐姐。”羅殷道了謝,心裡還在想土地走前笑眯咪地囑咐她在這裡好好呆著,以便早日解開姻緣線,不禁有點被拋棄的悲涼。

算了,到底是自己惹出來的麻煩。

羅殷站在屋前,猶豫了一會,還是走上前敲了門,“請問……”

“進來吧。”是個很溫柔平和的女聲。

羅殷推開門,入目的是如河水般緩緩流動的黑髮。

如黑夜般的深黑色,彷彿上好的絲綢,鋪滿了地板,而那長髮的主人們隱匿在雪白的長袍後,隻伸出一雙纖長秀美的手臂。紡織機發出的紡織聲從未間斷。

三張一模一樣的臉出現在羅殷眼前。

“羅殷。”在紡織機麵前的女人衝她淺淺一笑,“你來了。”

“我是克羅托,手上拿著尺子的是拉克西絲,拿著剪刀的是阿特洛波斯。”(*命運三女神:又被稱為莫伊拉三姐妹,克羅托負責紡織生命線,拉克西絲丈量,阿特洛波斯剪斷)

“好,好的。”羅殷站在門口,看著滿地的頭髮,有些窘迫。

根本冇地方下腳啊。

“請進來,不用在意我的頭髮。”克羅托輕笑了一聲,湖泊藍的眸子盛滿溫柔。

“這麼漂亮的頭髮,還是要在意的。”紅絲從袖中探出,飛快織成一張懸在空中的小毯子,羅殷輕輕踩上去,紅絲隨著她的每一步消失又化形。

“我喜歡懂禮貌的好孩子。”說話的是拉克西絲,她閉著眼,一手撚著金色的絲線,一手拿著透明的長尺。

“誰他媽敢踩老孃頭髮我就剁了他。”

羅殷身形一抖,差點冇踩穩。她看向第三個說話的人,是在屋子角落的阿特洛波斯,女人懶散地靠在牆角,淡紫的瞳眸似有若無地看向她。線到她這可算是到了儘頭,她毫不留情地用巨大的黑色剪子哢嚓一下剪斷,發出清脆的聲響。

“阿特洛波斯,彆嚇到她了。”克羅托有些譴責地看向她。

“但凡你剛剛敢踩上一腳,你現在保準身首異處。”阿特洛波斯故意更加用力地揮動著剪刀。

羅殷背後忽感一陣惡寒。

“抱歉,她不太會說話,我替她向你道個歉。”克羅托有些歉意地看向羅殷。

“冇,沒關係羅殷聽著哢哢的剪刀聲,背挺得更直了,像被罰站的小學生。

“過來吧。”克羅托微笑著示意她走前去。

羅殷踏著紅線來到克羅托身邊,有些好奇地看著她手中的紡織機。

流金的絲線在女神靈巧的手下誕生,乖巧地飄向拉克西絲的方向,接受第二位女神公正無私的測量。

“這就是生命線嗎好神奇。”羅殷目不轉睛地看著那一條條時不時閃爍著金光的絲絛,彷彿能看見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有力的心跳。

“小丫頭,過來。”

羅殷有些驚訝地看向阿特洛波斯,

“快點。”對方有些不耐煩地催促道。

“你這紅繩還挺別緻。”冷漠無情的女神扯過她手腕上的線,仔細觀察後,冷笑道,“這東西還挺能耐,能讓阿瑞斯墜入愛河。或許對他來說,這已經算是他最好的下場了。”

羅殷則是一眼就相中了這位女神的寶物,弱弱開口道:“姐姐,請問你這剪刀……”

“做不到。”阿特洛波斯重新靠回牆壁,又恢覆成了剛纔那副懶散的樣子,“也不想多管閒事。”

“好的,謝謝。”羅殷有些無奈地歎了口氣。

“羅殷,你過來,我們要送你一件禮物。”

羅殷聞言轉過身,走向拉克西絲的方向。

“我是客人,應該是我送禮纔對。”羅殷在自己背的小包裡一陣搗鼓,最後掏出三把桃木梳,“這是我用百年的桃木自己做的梳子。

阿特洛波斯毫不客氣地用絲線捲走其中一把梳子,“謝了。”

拉克西絲淺笑著收下剩下兩把梳子,“那麼,就作為回禮吧。”

原本闔眸的女神突然睜開眼,銀白的瞳眸盯住羅殷,“羅殷,看著我。”

彷彿被吸住一般,羅殷直直墜入她的眼睛裡。

“……去吧。”

眼前開始發黑,身體逐漸變得沉重,意識也開始模糊起來,羅殷迷迷糊糊間似乎聽見了一聲脆響。

紡織的聲音依舊,拉克西絲重新閉上眼,莫伊拉姐妹繼續不厭其煩地紡織著眾生的命運,一如既往。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