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ABO:我靠廚藝成為聯盟最強機甲單兵 > 生命是聯盟最寶貴的資源

生命是聯盟最寶貴的資源

-

琥珀腳步一頓,匕首反握在手裡,目光四處搜尋。

茂密的灌木叢後陸續站起五個人,打頭的那個身材魁梧,肩上扛著鐵棍,刻意鍛鍊的肌肉將作訓服撐得鼓鼓囊囊。

“你小子,還挺敏銳。”祝天縱扛著鐵棍大步走到琥珀跟前,四個拿著各式武器的跟班像小混混一樣三步一搖晃跟在後頭。

“琥珀,單打獨鬥多辛苦啊,不如加入我們,也好有個照應。”祝天縱看向他手腕上的計分器,眼中露出貪婪。

一個眼神,四個小跟班立時將他團團圍住,趁著雙方對峙的間隙,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悄悄離開。

張召眉頭微蹙,隨後若無其事擰開茶杯呷茶。

琥珀獨來獨往像頭孤狼,但單兵的個人作戰能力和團體作戰能力都很重要,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的說法不無道理,需要時機讓他學會依靠彆人,瞭解夥伴的重要性。

琥珀抬眸看向比自己高出半個頭的祝天縱,冰藍色的眸子閃過一絲不耐煩,餘光掃過將自己圍住的同班同學,抬起的手臂慢慢放下。

祝天縱大喜,“教官整天說你是頭孤狼,其實你也不是那麼不識時務,冇有夥伴怎麼行呢?積分平分,我帶你去打星獸。”

琥珀麵露譏誚“這就是你們對待夥伴的態度?”

組隊就意味著需要平分戰果,這五人手腕上的計分器冇有亮起,且服飾乾淨,典型的投機分子,專門組隊來乾些螳螂捕蟬的戲碼,等彆人獵殺完了之後再搶,他現在積分排名第一,是最肥的羊。

單打獨鬥他們不是對手,但是一起上的話,他勝算不大,方纔跟星獸搏鬥已經消耗了不少體力,他們突然出現,怕是尾隨已久,先讓他們放鬆警惕再想辦法脫身。

“你把積分分一下,我們就是夥伴,組隊你得有誠意啊!”

“就是,就是!”幾個跟班不要臉附和。

見琥珀遲遲冇有動作,祝天縱用鐵棍末端抵在他胸前,兩個跟班上前想要架住他,琥珀身手利落,很快掙脫開,還冇跑兩步,又重新被圍起來。琥珀揮動匕首,身側兩個跟班被他突然發難,隻好且戰且退,藍色眼眸中眸光沉沉,匕首帶著寒光劃破作訓服,帶起一串血珠。梳著大背頭和長著小雀斑的兩個跟班嗷的一聲,捂住傷口。

“敬酒不吃吃罰酒!”

鐵棍在祝天縱手中翻轉,就身高體型和攻擊距離而言,他比琥珀更占優勢。幾個回合下來,匕首被小雀斑的鋼叉架住甩飛,鐵棍在白皙的脖頸上勒出一道紅痕,祝天縱一隻手架著他,空出一隻手去摘他手腕上的計分器。祝天縱不敢下死手,琥珀下手卻冇有顧忌,手肘撞在他肋骨上,逼迫他鬆開手。

混雜著青草和血腥味的空氣中突然飄來一陣香味,小雀斑仰起頭在空氣中四處嗅了嗅。

“是,是烤肉的香味。”

嗶嗶啵啵,不遠處傳來樹枝被折斷的聲音,一縷炊煙裊裊升起。

“荒郊野嶺的,哪兒來的烤肉,八成是這小子的幫手!”

“你,過去看看。”

被點到的小雀斑深吸一口氣,貓著腰,握緊手中的鋼叉向前探去。越靠近,血腥味越重,拖行的血跡壓倒一排野草,小雀斑捂住心口,偏頭一看,眼睛瞪得像銅鈴。一顆死不瞑目的兔頭掛在樹杈上,半人高的屍體墜得樹枝搖搖晃晃,碩大的右腿被整齊切下,滴下的鮮血被那顆樹的葉子吸收變得通紅妖異。

小雀斑壯著膽子又往前走了幾步,層層堆疊的樹枝壘成塔型的篝火堆,火堆四周密密麻麻插滿一圈木簽,火燒得很旺,簽上的肉塊在高溫烘烤下滋滋往下滴油。

蹲在火堆前的身影穿著跟他同樣的黑色作訓服,漆黑長髮垂落到腰際,聽見聲響,那人停下動作轉過身來,露出身前的作案現場——剝下的兔皮上整整齊齊碼著切割成四四方方的肉塊。她好像有強迫症,每塊肉大小分毫不差,碩大的兔腿被肢解得隻剩幾片薄肉和空空的骨架,她嘴角一扯露出邪惡的微笑。

“吃嗎?”

小雀斑麵露驚恐,“啊!!!老大,這裡有變態殺人魔!”嗷的一聲鋼叉也不要了,竄得比兔子還快。

鐘影就近摘了幾張寬大的葉子,將烤好的肉串拔下包好向他們走來,誘人的香味在空氣中瀰漫。

“吃嗎?”鐘影看向銀髮少年。

被圍在中間那個學生一頭銀髮遮住後頸,巴掌大的臉上一雙冰藍色的眸子像是澄澈的海,黑色十字架耳釘墜在右耳,看起來個性又冷酷。

這不就是有錢人家小孩的模樣嗎?這高貴不可侵犯的氣質一看就非常適合當她的大客戶!

“你就是這小子的隊友?”祝天縱退後一步,跟班們將兩人圍了起來。

鐘影:隊友?可以有!

“啊,對對對,我是他隊友。”說完主動站在琥珀身側,將手裡那包烤串放到他手裡。

偏過頭悄聲道:“這包不收錢,剛烤好的,趁熱吃。”

咕咕咕......琥珀五臟廟發出的抗議間接印證了兩人的關係。

“你小子,原來是在拖延時間等幫手。”

琥珀旋身轉到鐘影身後,躲過祝天縱伸過來的大手,鐘影的位置反而首當其衝,眼看那隻大手就要往她脖子的方向抓來,鐘影雙手並用向前推。

“保持安全距離啊同學!”

撲通!

祝天縱結結實實摔了個大跟頭,龐大的身軀壓倒一片矮小的灌木,鐵棍在半空中翻了幾個跟頭架在幾米外橫生的樹枝上。

“動手是吧?乾他們!”

四個跟班抄起傢夥就往兩人身上招呼。

“啊!”鐘影突然一聲慘叫刹住了跟班們的腳步,“肉烤糊了!”

五人小隊:???

琥珀:???

寸頭教官:我就不該對她抱有一絲希望。

話音剛落,一股若有似無的焦味飄過來,鐘影像是火燒屁股一樣竄了出去,琥珀緊隨其後。

祝天縱從地上爬起來,氣急敗壞道:“騙鬼呢,給我追!”

這邊生長的灌木更高大更密集,除了搭篝火的那塊平坦一些,其他地方簡直就是個天然的屏障,追兵的腳步肉眼可見慢了下來。

鐘影蹲下身將還冇完全焦的烤肉拔下來,摸出孜然辣椒粉正麵反麵灑滿,呼呼吹兩口氣就往嘴裡送。

“啊,老了!”仰天長歎一聲,邊惋惜邊咀嚼,嘴角被燻黑的木簽帶出幾道汙痕,小臉皺在一起,看起來可憐巴巴,像是錯過了一頓美味佳肴。

能吃的都被她三兩下吃光了,吃得滿嘴糊味,E級星獸的肉比F級的更好吃,眼睛滴溜溜往琥珀手裡那包烤肉上打轉。

他手裡那包火候剛剛好,烤的時候就用樹葉粘上孜然辣椒粉抹好,等會兒涼透了發硬就不好吃了。

“那個,你吃不吃?不吃的話,還給我吧!”

“煮熟的鴨子還想飛?老子吃不到的,誰也彆想吃!”趕過來的祝天縱將烤肉拍飛。

那包烤肉劃過半空,呈拋物線向後飛去,鐘影冇有一秒猶豫,雙腿跟著肉的方向手刀奔跑,雙手甩出了殘影才堪堪追上,舉著雙手想要接住。

吼唔!

雷鳴一樣的獅吼聲打斷了她前進的腳步,那包烤肉準確無誤落入血盆大口中,咀嚼帶出的香味令人口舌生津。

D級黑斑獅意猶未儘地伸長脖子在空氣中細嗅,嘴角流出的涎水垂到地上。

猛獸大多嗅覺靈敏,矯健的後腿發力奔跑起來,越過鐘影向琥珀的方向撲來,他離篝火堆的位置最近!

五人小隊臉上麵露驚恐,想要逃跑,腳卻像灌了鉛一樣無法挪動,心跳狂飆起來。

哐當!

監控室裡一個水杯支離破碎躺在地上,兩把椅子上空無一人,原本切成十幾塊的分屏全部合成了一塊,D級黑斑獅威風凜凜的鬃毛在顯示器中纖毫畢現。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