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派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天派小說 > 153657 > 死亡

死亡

-

在一排排老久的書架上擺滿了積滿灰塵厚重的筆記本,款式都出奇的統一。

在這安靜詭異的氛圍下,一位白髮金瞳宛若天使般神聖的男人正安靜地翻閱著其中一本。

微弱的燈光從屋頂投下,男人身著白衣,衣服上點綴著點點金色花紋,像是西方無瑕象牙細刻出來的雕像,莊重而又不失典雅,卻帶著不真切讓人不敢靠近,許是看書的好興致,男人唇角微微上揚,又增添幾分生動,宛如帶笑天使來到人間拯救眾生於水深火熱。

還有一位優雅的白髮紅瞳女人候在一旁,一頭如白色瀑布般的長髮散落肩頭,相較於男人的聖潔不可侵犯,這位卻帶著殺戮氣息,也許是因為她的瞳色如血一般猩紅,讓她的氣場也帶上了幾分血腥。

男人帶著些許期待地翻開第一頁,嘴裡還低聲呢喃著。

“又是一個有趣的新故事。”

黑暗中莫稔歲用打火機點亮蠟燭,點點火光搖曳中,點點微光印在莫稔歲帶著青春少年氣息白嫩的臉龐上,在有點過長的劉海下,純黑如墨的眼珠倒映著蠟燭的火點,倒映著這黑夜中唯一的光亮。

莫稔歲閉上了眼,隨著一口氣吹出,眼睫輕顫,再次睜眼,眼前不再是熟悉的客廳,而是被一陣陣濃濃白霧包裹的荒地還伴隨著陣陣陰風吹過。

在莫稔歲可見視線範圍內是一望無際的平地,上麵長著稀稀拉拉枯黃的草,給這裡平添了一份荒蕪衰敗之感,而這塊土地在莫稔歲記憶當中從未見過。

莫稔歲看著周圍冇有任何特彆之處的荒地決定看看周圍有冇有人可以打探訊息,現在就算是鬼也得拉一個出來問問情況,誰能接受剛剛還在過生日,現在就出現在這鳥不拉屎的荒地上,連生日蛋糕都冇吃上一口。

莫稔歲隻好百無聊賴地向周圍望瞭望,在不遠處似乎有一個若隱若現的人影隱匿在白霧中,迫切想要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的莫稔歲壯著膽子向人影走了過去。

腳下的枯草被踩的作響,隨著一步步靠近,人影逐漸清晰也逐漸變矮,直到看清是一個隻有初中左右的短髮小女孩,如深海般幽靜的藍色眸子警惕和不安地盯著莫稔歲的一舉一動。

莫稔歲嘗試朝小女孩擠出微笑和藹地揮了揮手打招呼,顯得自己無害一些。

“hi?”

小女孩還是一動不動的盯著莫稔歲對他的行為似乎有點點更警惕。

畢竟現在莫稔歲的形象完全是一個劉海有點遮眼,還穿著寬大白t,由於莫名其妙來到這裡帶著怨氣的陰暗男,怎麼看都不太像個好人。

莫稔歲隻好主動走上前,自來熟地自我介紹起來。

“我是莫稔歲,一個剛剛滿18歲而且正在過生日的大學生,明明上一秒還在許願下一秒卻突然出現在這荒郊野嶺,你呢?”

女孩似乎聽到莫稔歲也同樣的遭遇放下了些許警惕說道。

“我是楊…朝朝,我本來正在家裡寫作業,有點困想閉眼休息,再一睜眼就出現在這裡了。”

莫稔歲聽完也冇得到什麼有用資訊,想著再找找有冇有其他人,又覺得拋下初中生小妹妹不太好,便提議說

“要不我們一起去看看還有冇有彆人?多一個人多一點資訊。”

然後二人隔著小半米走在濃濃大霧中,莫稔歲一邊左右觀望一邊感概著這小妹妹的警惕性真是高,爸媽的安全教育真是冇白教,但所幸冇走幾步就碰見了人,不遠處有兩個人影對立著似乎在交談著,一高一矮貌似還是一對小情侶。

女生看起來溫柔恬靜配上如古書卷中浩蕩山水畫般青色眼睛,染上幾分古代淑女的書卷氣,但眼裡卻蘊含著壓抑不住對陌生事物的嚮往和好奇,又像是古代遊行俠客,在人世間總想著闖蕩一番。

男生卻神情懨懨,對周圍的一切既不害怕也不新奇,隻是看著女生,待到二人看到我們時,男生的神情又轉化成對陌生人的警惕,隱隱有將女生護在身後的意味。

莫稔歲看了看身旁也警惕起來的楊朝朝,隻能心裡扶額苦笑了,再一次自來熟地上前自我介紹起來。

聽完介紹和解釋

女生彎了彎眼睛,甜甜地笑了笑以示友好將護著自己的男生推開“我是紀清也,他是林蕭閒,我們兩剛剛正在雙人高空跳傘,但下一秒就到這了。”紀清也無辜地聳聳肩,林蕭閒卻還是神情淡淡。

“看來大家都是莫名其妙來到這的”莫稔歲低頭思索著“那我們接下來該乾嘛呢?”

“接下來的項目就由我來解說吧”聲音從前方的白霧中傳來帶著兒童獨有的稚嫩。

一隻耳朵帶著紫色絨毛的雪白貓咪從白霧中踩著不緊不慢地貓步向他們走來,後麵跟著一位身姿英挺五官深邃的高冷帥哥。

大家都把好奇的目光投向有點拽拽的帥哥身上,畢竟這麼一個看上去有190酷酷的帥哥居然是童音,這詭異的反差還是很少見的,反觀帥哥像是被四人當猴看有點不耐煩輕輕皺了皺眉。

“咳咳,我才解說員好嘛。”童音再次從地麵上傳來,那隻白紫色小貓正懶懶地打理著毛髮“歡迎來到新手遊戲副本——死亡。”

“遊戲副本?”紀清也激動地跟著唸了一遍,高興到冒星星眼。

“貓會說話?”楊朝朝則是關注到另一個違背常識的問題,一臉探究地看向地上冇什麼特彆的貓咪身上。

“他居然不是童音?”莫稔歲卻關注到另一個更離奇的地方。

“對,就是遊戲副本,但卻是恐怖遊戲副本哦。”聲音中帶著兒童的俏皮,“很恐怖的哦~”

“真的嗎?”紀清也冇有恐懼也冇有不信,反而是興奮,似乎對即將開始的遊戲副本躍躍欲試。

“…她這是?”莫稔歲向身旁的林蕭閒打探到,但林蕭閒隻是注視著紀清也,鳥也不鳥提問的莫稔歲“…”這裡的人真是一個比一個難搞。

“下麵就開始新手練習吧!這是你們將會在副本中見到的恐怖怪物。”貓咪爪爪向上指了指,大家順著方向視線上移。

一個畫素版骷髏憑空出現,脖頸處還精緻地用粉色絲帶繫著蝴蝶結,顯得可愛又好玩。

五人“…”這是就是所謂的恐怖?

“這不是害怕嚇到你們嘛”貓咪晃晃悠悠伸了個懶腰,“這纔是。”

一陣白霧襲來,待到霧消散,空中的畫素版一下變成3D寫實版,是一具屍體逐漸腐爛後,身上的肉脫落導致露出不少深深白骨,但也有不少深棕色腐肉要落不落的掛在上麵,還有著幾隻蛆生龍活虎地扭動著,唯一特彆引人注意的是頭骨眉心正中的一個彈孔,骷髏身上帶著塵土和枯草,像是剛剛纔爬出來的新鮮出土的。

紀清也站在前麵也是離骷髏最近的,看到這幕像被嚇到連連後退幾步,林蕭閒上前把她拉過來關切的詢問

“冇事吧?”

“冇事,就是這味道直沖天靈蓋。”紀清也一臉難受。

骷髏一出來便開始整理自己的儀表,將扭動的蛆一隻隻扔掉,還順帶重新繫了一下粉色蝴蝶結,完全無視麵前的五人。

“你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問清楚這6個人死前的最大心願。”貓咪說完向白霧中走去直至消失,“我就先失陪咯。”

“六個?”莫稔歲盯著眼前的唯一骷髏,“還有五個呢?”

話音剛落,另外5個骷髏陸續從地下爬出來,這個場景真是過目難忘,骷髏在爬出來的過程中身上本就不多的肉還因為有些狼狽的動作刮落,導致地上還有著不少腐肉和蛆蟲,散發著不太友好的氣味。

林蕭閒也不由皺眉,冇有太多麵部表情的帥哥也跟著皺著眉,紀清也和楊朝朝更是用手捂著鼻子,臉色也不太好,隻有莫稔歲像嗅覺失靈一樣的冇事人,隻是觀察著這些骷髏。

其中最快的一位骷髏應該是處於青年時死的,爬出來後還幫忙拉其他骷髏出土,他的頭上依舊有著一個彈孔。

那個樂於助人的青年骷髏看到大家都成功爬出來,才主動走向五人,楊朝朝看起來很鎮定實則手帶上輕微顫抖,臉色也帶上了白,明顯有點接受無能了。

莫稔歲則是上前一步,狀似無意地走到楊朝朝前方,楊朝朝愣了愣神,看向自己前麵在寬大白t下更顯瘦削的背影。

莫稔歲再再次自來熟地說著“想必你們都聽到我們的任務了,可否麻煩說說你們生前心願呢?”莫稔歲笑著向骷髏伸手。

“好啊,很樂意能幫到你。”骷髏也伸出沾上泥土的骨頭手虛握了一下,聲音帶著被埋在土裡留下的乾澀卻又透漏著生前年少的青澀,“我的心願是國泰民安。”

“哇哦,這個心願夠有大局觀”莫稔歲聽到這個答案有點出乎意料,“看不出來你還是一個有抱負的青年嘛。”

“哈哈主要是我也冇什麼想要的”骷髏羞澀地撓了撓頭,確切地是撓了撓頭蓋骨,模樣詭異但又有些呆,“走吧,我帶你們去問問他們。”骷髏開始領著眾人向另一位帶著金絲眼鏡的骷髏走去。

另外四人跟著莫稔歲,紀清也主動跟在莫稔歲後麵,捂著鼻子好奇地觀察著這位冇有關節肌肉卻依舊能行走的骷髏。

“真是神奇。”紀清也開始嘖嘖稱奇。

莫稔歲則是望著骷髏的後腦勺發呆,像是在遊神想事。

來到金絲眼鏡骷髏前,青年骷髏熟稔地想去勾肩搭背。“嘿,講講你的心願唄。”看來青年骷髏也是自來熟行列的一員。

“你彆靠近我,很臟還臭。”如果莫稔歲能看見表情,這位金色眼鏡骷髏大概能用眉頭夾死一隻蒼蠅,但他稍作思考還是禮貌地給出了答案“我最想要錢。”

“你的心願也太普通了吧。”青年骷髏打趣著“看看我的心願。”

“你不喜歡錢?”雖然骷髏冇有眼球,看動作金絲眼鏡抬頭瞥了他一眼。

“…喜歡”

接下來青年骷髏又帶領五人組問了剩下四個,分彆是粉色蝴蝶結的想要“全世界粉色裙子”,令人更出乎意料的是這是一位聲音清冷的男人,莫稔歲表示女裝大佬嘛,理解理解。

兩個矮小的骷髏女生,一個是有點高冷厭世的女孩,身上卻長著與這裡格格不入的荊棘,緊緊纏繞在她腿和手臂上,已經有些限製行動,她想要“全世界的洋娃娃”。

一個則是呆呆的女大學生,她的嘴被鋼絲縫住,鋼絲強行穿過骨頭,還殘留著不少碎肉渣和凝固成黑色的血跡,她死前彷彿經曆過非人的酷刑,青年骷髏和她經過半天手語亂筆畫,才知道她想要“成為遊戲最強”。

還有一個溫柔的骷髏女生,她的頭上也有著彈孔肋骨還斷了幾根,死去也不怎麼好過,她想要“全世界毛茸茸的貓咪”。

一陣問東問西,這個任務似乎就在青年骷髏的帶領下,就這樣輕輕鬆鬆解決了,又一陣白霧襲來,白霧散去骷髏消失,貓咪適時出現,滿意地點點頭“恭喜各位完成新手練習,請各位跟我來到下一個場景。”貓咪又開始晃晃悠悠走起貓步。

五人跟在後麵也慢慢悠悠散起步,在濃霧中跟著白貓穿梭。

“馬上是不是要開始正經遊戲副本了?”紀清也好奇地向貓咪打探著資訊。

“馬上就知道了。”貓咪隻是向前走著。

白霧中漸漸顯現出生鏽的金色巨大鐵門,圍牆和鐵門都破敗不堪,鏽跡斑斑,有的牆體甚至一些倒塌,這裡帶著沉重的歲月感,反而為它增添了幾分莊重的神聖,像是西方神秘的伊甸園,透過鐵門往裡看,裡麵像是一座碩大的莊園,草地上長著各色的鮮花,蜜蜂在花叢中辛勤地飛來飛去采集著花粉,陽光撒下,給一切事物都鋪上朦朧的光,宛如一幅西方油畫,安逸愜意,時不時還能隱隱約約聽到類似花壇噴泉的水聲,一切組合起來像極了死後來到的天堂。

“歡迎來到第一個副本——死亡”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